新闻
一规一矩
2020-03-19 15:28
去年,祖峰因为首部导演长片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受到了媒体关注。聚光灯射在“导演”二字之上,他演员的身份,仿佛遭到了忽视。
 
而我们,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祖峰的工作室,位于北京的一个创业园区,很多影视相关的公司,都坐落于此。
 
采访开始之前,我和同事跟他闲聊了几句。言语之间,他身上的某种特质,让我有些诧异,却一直无法找到合适的形容方式。
 
直到阿郎主编开始提问,我才惊觉,这个特质,是当下很多演员不具备的,如果非要描述,只能说“他一点也不像个演员,却因此,是个彻彻底底的演员”,一点都不油腻。
 
就像摆在我们面前的热茶,剔透的菊花黄,三两花瓣飘在水面,静静地,等待着,伴着窗外时而传来的火车声,聊聊电影,聊聊表演。
 
 
■你是什么时候萌生了做演员的想法?
 
□应该是考北京电影学院之前,但是我记得小的时候,小学那会儿,应该是南京电视台,要拍一部短的电视剧,具体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了,去我们学校挑过演员。
 
当时应该是派了副导演,到各个小学,在操场上观察,觉得谁还不错,就记下来,告诉你什么时间,去哪个地点集合。
 
一拨一拨地看,如果觉得好,就留下你的地址,那个时候,用书信联系比较多,家里也没有电话。
 
我当时留的是父亲单位的地址,他是搞建筑的,留的是项目的地址,其实有收到过一封信,很晚才到我父亲手中,信还不知道被谁打开了,再后来就没收到信了,也就错过了出演的机会。
 
■让你选择演员这个职业的契机是什么?
 
□不是一下子冒出的想法,是一个累积的过程,不是因为某个事件就决定要当演员了。累积的过程包括,看电影的时候被感动,或是与做演员失之交臂的机会等等。
 
大概是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级一部分同学被选上去录制节目,合唱,刚好唱的就是那部电视剧的歌曲,我在现场还有幸再次见到了那位副导演,他也认出我来了。
 
真的很巧,那个时候13岁吧,有开始对表演产生兴趣。
 
当然小学的时候,也算是学校的文艺骨干,我们学校的辅导员很有能力,北方人,一口普通话,在学校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我都会积极参加,觉得特别有意思。
 
小时候觉得电影很神奇,喜欢看打仗的电影,[闪闪的红星]、[渡江侦察记]等等。
 
再后来,港台的一些商业电影就进入内地了,看了一些周星驰的喜剧片,后期还看了很多成龙的电影,他电影最后,走字幕的时候,经常有那些幕后拍摄花絮,一些镜头出了问题,大家一起嘻嘻哈哈,重新来过,让我觉得拍电影的过程,挺快乐。
 
这种幕后花絮,当时应该只能在成龙的影片中看到,对普通观众、行业外的人来说,挺有意思的。
 
再长大了一点,是我的一个同学跟我说,北京有北京电影学院这样的学校。
 
那时候,我看过《大众电影》,记得每年的第一期上面,有电影学院的招生简章,看过之后,觉得考试内容很吸引人,练你的反应能力,朗诵之类。
 
当时觉得我朗诵水平还行,因为语文课,有些抒情散文,会被老师点名来朗诵。所以说,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准备考电影学院的。
 
 
■进入大学之后,觉得老师教的表演,跟你之前理解中的表演有什么不一样吗?
 
□没觉得有很大区别。主要是因为,我之前,对表演没有什么系统上的理解,主要是看热闹,毕竟年龄小,也是行业之外的人。
 
老师教的,就是从专业角度,开始打基础。从多方面,要求我们做到专业。入学之后没几天,先是军训,军训过后,我们有一个汇报演出,类似那种面向全校的展示,好像中戏也有类似的。
 
这算是一个传统,表演系姑娘比较多,外形相对突出,会受到瞩目,大家都会好奇,新来的这一批孩子什么样呀?包括其他系的老师、同学,都会很好奇。
 
这个展示,不一定是表演相关,因为还没开始上课,有歌舞什么的,总之要弄一台节目。虽然电影学院的剧场不是很大,但设施一应俱全,对我们来说,那是第一次身处后台。
 
崔新琴老师带着我们把舞台前前后后都布置妥当。她从各个方面,教会我们要专业。
 
比如会跟我们说,演出过程中,不能站在侧台往观众席看,告诉我们这是很业余的举动。
 
业余的剧团可能会这样,说你看,家里谁谁谁在台下坐着呢,但是专业的剧团不会。这种对细节的专业性,让班里没有经历过这些的同学,对这个职业,肃然起敬。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某些规矩的存在,是有其合理性的。还有一些规矩,是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和崇敬。
 
■上了学之后,看的电影,跟之前很不一样了吧?是不是看了很多大师的作品?
 
□是的。以前电影评论,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像北京电影学院、电影资料馆,信息不对等,他们的信息来源更多,跟普通老百姓来说。
 
现在网络时代,这么发达,如果你是一个热爱电影的人,找到任何一部影片,都不是一件难事。所以自媒体才这么蓬勃,即便没有受过专业的教育,也能做这一行。
 
对我们来说,很宝贵的是,学校有片库,我们可以拉片,基本都是录像带。等到我们上高年级,才有了碟片。
 
相当于普通大学的图书馆,拿着学生证就可以借用。有很大的拉片室,教室里桌子上也有屏幕,你可以带着耳机,反复地去看,那时候影评也是作业的一部分。
 
我们每周三要放国外的电影,周二放国产电影,国产电影相对容易一些,在北影这种老牌的学校,借到拷贝不难。
 
国外的电影,拷贝比较难搞到,老的艺术片的拷贝有很多。入学其他系的,比如导演系和文学系的,他们考试的时候,做了很多准备,看过很多知名大师的作品。
 
刚入学的时候,他们嘴里说的那些人,我们都没听过,演员可能认识,导演很多就不认识了。在楼道了碰见,会对我说,哎呀,今天放谁谁谁的电影,老牛了!我也不认识,默默地去查查资料什么的。
 
那个时候也会看一些意识流的作品,真的挺难看进去的,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困了,睡着了。放到一半,突然惊醒,发现不止我一个人睡着,睡一大片。影片结束,灯一亮,大家都鼓掌(笑)。
 
现在回想,学生时代,挺 可爱的。
 
还有一个看片途径,是从学校毕了业的导演,带着导演作品回到学校放映。别的系的老师曾经跟我说,这需要不少勇气。
 
学生都有一些轻狂,虽然导演可能是前辈、学长,但有过放映过程中,觉得拍得不好,起哄的情况发生。想想挺气人的,但感觉那个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还是放在专业上。
 
我觉得现在社会这么多姿多彩,对学校的影响,可能会很大。我2000年毕业,2001年回学校教书,一直到2006年,那段时间,感觉学校的气氛,跟我上学那会儿,就已经不一样了。
 
 
■接演的第一个商业演员工作是什么?
 
□是电视剧《红岩》,何群执导的,宋春丽老师演江姐。那时候,剧组回来学校选演员,老师也会找认识的行业内的人,来看汇报演出。
 
当时我就被选中了,演一个年轻的地下党,对手戏最多的是谢刚老师,他演甫志高,我演甫的下线。从形象上,我相对朴实一些,适合这个角色。
 
■在实际中应用表演,跟学习表演,是否有很大区别?
 
□区别非常大,要大幅度调整,完全不一样。学校的训练,是在舞台上完成的,包括表演片段或是更大一些的。
 
舞台上,讲究第四面墙嘛,在墙内行为就行。在片场,也有这方面,但你要更注意拿捏。
 
第一个自我,要进到角色里面,第二个自我,跳出来,哪些是合理的,哪些是不合理的。完全投入进去,不顾及其他,不太现实。
 
比如拍摄现场,你要走入某个特定的光区,你要走到某个特定的镜头里面。如果真的跟角色附体了,啥都不管了,那时候没经验,技术方面需要注意的细节,肯定做不到。
 
■后来也演了电影,有觉得电视剧和电影的表演,有什么不一样吗?
 
□最开始,没觉得。使用的器材都差不多,就是进行表演嘛。慢慢地,感到了不同,电视剧,故事更重要,电视剧的表演,需要更准确。电影可能更需要一些味道的东西。
 
二者观看的环境也不一样,一般看剧,都是在家里,灯都开着。
 
看电影,条件允许,都是在电影院里,一群人在一个黑盒子里,有一种代入感,需要弦外之音的东西,就像音乐演奏之间的停顿,都是抓人的,动人的。
 
■你一般怎么进入一个角色?
 
□主要是前期的准备。
 
■以李涯为例,你都做了什么样的准备?
 
□我认为演员塑造角色,前提是要有文本的支撑,有了这个土壤,才有角色的存活率。没有文本,拼了命,使出浑身解数,也很难。
 
绝大部分的表演,不是一个人,是全剧的逻辑,关联在一起。
 
《潜伏》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文本,给演员提供了很大的空间。我第一遍看剧本,主要是看故事,很吸引我。
 
接演了之后,反复读剧本,我会让人物在脑海中具体起来,比如在观看的作品中,寻找相同的气质,或者在读到的小说中,寻觅相似的影子。
 
我记得当时《越狱》挺火的,剧里特勤局那个探员,给主角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我有参考。
 
我认为李涯在剧中的功能,就是要给余则成造成麻烦的。如果压迫感不够,整个戏都不好看,不惊心动魄。
 
另外一个参考对象,是《悲惨世界》的沙威,他同样给冉阿让造成了压迫感,而且我觉得沙威跟李涯有一点很相似,他们不图什么。
 
李涯没有个人生活,他不是为了个人利益,是秉承着与余则成不同的原则,不同的理想主义。他坚信他的信仰,可以为之舍身忘死。
 
■出演了这个角色,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当时算是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演员,因为那个戏,被很多人知道,《潜伏》算是爆款戏。当时最大的感触,是机会比之前多了,有一些选择的机会。之前觉得有工作可以接,就很高兴了。
 
■李涯这个角色,有没有让你被定型呢?
 
□其实也是主动选择的过程,会尽量避开同类型的角色。因为如果想拍,类似李涯的角色,可以不断的接演。
 
尽管这是我养家糊口的行当,但还是希望有创造力在里面,我相信行业内很多演员也是这么想的。
 
 
■很多导演都有自己明显的风格,你觉得演员的风格是什么?
 
□我觉得,比如说作家,其风格比较稳定,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风格会有些许变化,莎士比亚后期作品,就跟早期不一样。
 
演员呢,也有这一类,本身魅力强大,演的很多片子里面,都有独自魅力绽放的人,像是罗伯特·德尼罗,个人特点鲜明,甚至盖过了角色本身。
 
国内姜文老师也是这种风格,他好像也很喜欢德尼罗。
 
还有一种,就像丹尼尔·戴·刘易斯,把本人的气质收起来,演[林肯]的时候,演[纯真年代],演[最后的莫西干人],都截然不同,很难联想到是同一个人演的。
 
■你想成为哪一种?
 
□成为后一种可能比较好玩。
 
■那么丹尼尔·戴·刘易斯是你非常喜爱的演员吗?还喜欢哪些演员?
 
□丹尼尔是其中一个,还有罗宾·威廉姆斯,还有一个丹麦演员,他演过[狩猎]。
 
■麦斯·米科尔森。
 
□还有[间谍之桥]的马克·里朗斯。我是觉得他们在专业上都很厉害,但行业中的地位,不尽相同。
 
■哪部电影对你影响重大?
 
□立刻想到的是[饥饿]。我上大学的时候,很多外国电影,都是在放映厅看的。
 
罗宾·威廉姆斯的[死亡诗社],一般人都是电脑上看的,我们是在大银幕上看的,观看环境不一样,冲击力也不一样,看到结尾的时候,站在桌子上,眼泪都往外飞,走出放映室眼泪都止不住,也不觉得流泪丢人。
 
那种出色的老师,很能感同身受。
 
入行之后,看电影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冷静的分析。比如演员正对着镜子,就会想,他们把摄像机放哪了?
 
比如[罗马],最后那场戏,一家人在海滩,有钱人家老公走掉了,女佣的男友也把她甩了,带着两个孩子在海里。
 
一个镜头,从岸上走到海里,回到岸上,又跑进海里。风浪特别大,几番周折,一家人抱在一起,就是海报那个镜头。我当时觉得,除了轨道,水下也放了栈桥,一定很结实。
 
一是为了完成镜头,二是因为安全。
 
■你认为表演更多依靠天分,还是更多依靠后天技巧?
 
□这个问题挺难回答,我认为都需要,表演走到更高阶的时候,每个行业都是这样吧,不能说忘掉技巧,也不能光靠天分,还要有其他的东西。
 
所谓无招胜有招,看似好像是说要忘掉技巧,但也不是单纯依靠天分。可能因人而异,两者结合,说不定会形成一种很难用言语形容的另一种东西。
 
■现在你接演角色的原则是什么?
 
□主要是看故事能否打动我。每年看的剧本大致分三类,一小部分,比较差;一大部分,觉得还不错,各方面都不赖,但没有震撼感;最后一小部分,是非常棒的,很想接演的。
 
现在新的故事,并不多见,但新鲜的故事 ,还是很吸引人,做重复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义。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20年3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pocketme(猴哥)
🤔
2020-03-20   23:1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