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你的脸
2020-03-18 16:39
演员是看脸的职业,这话没毛病。
 
这脸不一定要好看,但一定要有戏,即能够承载戏剧信息。有一张既好看又有戏的脸,基本就是演员中的王牌,招人羡慕。
 
 
西尔莎·罗南有一张怎样的脸?美或不美,莫衷一是。一方面,她不是标准的大众美女脸,另一方面,人在不同时期,不同妆容下,颜值存在波动。
 
不过,撇开好看与否来说,罗南的脸肯定是一张适合银幕观看的脸,自然舒服,像是隐藏在大众里的非大众——看上去跟你我没有太大距离,但又具有超脱于你我的气质,可塑性极强。这种人同样是演员中的王牌。
 
 
初次知道西尔莎·罗南时,她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女,刚演完电影[回来的路]不久。
 
那时的她看上去很瘦小,在片中扮演从农场逃亡出来的孤女,纯真,质朴。正是这个角色把我拽入了她的表演世界,被她那沉静的布满雀斑的少女面庞征服。
 
接着,我找来了她12岁时主演的电影[赎罪],再次惊叹于她浑然天成的演技,自小就有着由内而外的表演天赋。
 
2019年,凭借[小妇人],西尔莎·罗南第三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即便最终未能获奖,但在好莱坞,她早已是独当一面的演员。
 
 
少女,脸庞
 
西尔莎·罗南有一张不属于大众美女标准的脸庞,少女时期瘦削,成年后微胖,特写镜头里,能够看清两侧脸颊的雀斑。
 
但就是这张脸庞,既有邻家妹妹的淳朴,又有写满心事的宁静,所以跟她合作的导演们从不排斥给她来个面部大特写。
 
1994年,罗南在纽约出生,父母都是爱尔兰移民,但很快他们一家又回到了爱尔兰生活。父亲保罗·罗兰在英国和爱尔兰从事演员工作,因此罗南很小就获得了登台演出的机会。
 
 
起初是在一些舞台剧、电视剧中演一些小角色,13岁时,她被英国著名导演乔·赖特选中,主演了电影[赎罪],一举成名,获得2008年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
 
没有人看完这部电影后,不带着复杂的心情看待片中罗南饰演的少女布里奥妮,一脸天真但又心怀鬼胎,偏执地破坏了姐姐的爱情,把她和男友推向悲惨的命运。
 
少女的戏份主要集中在影片前面一小时里,后面一个多小时中,则由另一名演员扮演长大后的她。两相对比之下,罗南的表演更胜一筹。
 
对于一个13岁的女孩来说,布里奥妮这个角色有点复杂。
 
情窦初开,爱上看着自己长大的大哥哥,这种感觉并不稀奇,纯情稚嫩的外表下,潜藏的巨大的表现欲和嫉妒心,才是布里奥妮耐人寻味的地方。
 
她刚刚为即将归来的哥哥写了一个戏剧,便迈着自信的步伐去找母亲,期待她的意见;她遇到仆人的儿子罗比,即是她暗恋的男人,故作自然地邀请他来看演出。
 
布里奥妮是影片前五十分钟戏的中心人物,观众的视线和心理感受都由她引导。她喜欢写作,想要得到大人的关注,因此也特别在意罗比是否在乎自己。
 
她问罗比如果自己掉入河中,他会不会救她,然后真的跳入水中让罗比来救。她比同龄人成熟、偏执、自我,得不到的干脆毁掉,罗比被他陷害入狱。
 
饰演布里奥妮,罗南没有太多机会与人互动,大多时候要依靠她的形体和神情去演绎少女的心事。导演乔·赖特在罗南的出场镜头里,拍摄了她疾步行走的身影,向母亲求得赞赏。
 
罗南瘦小的身躯,伴着轻盈跳动的步伐快速在偌大的房间、庄园内移动,这是一个小孩在吸引大人、吸引喜欢的男生的关注。
 
罗南在片中贡献了令人过目难忘的眼神戏,诠释了布里奥妮复杂的内心。当布里奥妮透过窗户看见罗比和姐姐争吵时,发现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脸上,本来光明的脸庞浮现出阴霾。罗南那张童真的脸,写满了失落和愤怒。即使镜头推得很近,也看不出表演的破绽,真是一副天生有戏的脸。
 
布里奥妮偷看罗比写给姐姐的信,无意中又看到他们亲密,妒火中烧,诬陷罗比强奸了她的朋友。让一个13岁的孩子演出这三场戏中的心理感受,而且能够满足导演对特写镜头的要求,并非易事。
 
幸亏,乔·怀特遇到了西尔莎·罗南。在前面五十分钟以布里奥妮为中心的戏里,罗南在特写镜头中,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准确地刻画了这个角色每一次的内心变化。
 
 
当罗比被警察带走之时,布里奥妮站在楼上的窗户看着一切。她用最残忍的方式报复了没有明白她的爱的男人。
 
别人的眼里,她还是一个小孩。她确实还是小孩,才会为爱做出那样愚蠢的事,让人恨得无奈。
 
乔·赖特在拍摄布里奥妮观望罗比被带走的戏时,让罗南直勾勾地盯着窗外,镜头从侧面远景拍过去,慢慢推近到她泛着泪光的眼角,把角色此刻的孤立、悲伤和隐隐的悔意,释放出来。
 
罗南有一张经得起细拍的脸,棱角分明,乍看上去普普通通,细看又像蕴藏着故事,是做演员的好料。她也很幸运,遇到了乔·赖特和[赎罪],用13岁少女的脸庞,展现了纯真下的阴暗。
 
 
蔡明亮拍过一部电影叫[你的脸],就只是拍普通老人的脸,布满皱纹、老年斑,不经修饰;阿涅斯·瓦尔达和艺术家JR联合制作的纪录片[脸庞,村庄],是基于他们为形形色色的普通人制作独特的肖像画而完成。
 
这是艺术家对人生丰富性的关注,那人生未经现代审美的过度雕刻,自然,真实。
 
罗南就有一张这样的值得记录的脸庞,那是她的表演所能传达出的情感密码的基础。
 
16岁时,在与导演彼得·威尔合作的电影[回来的路]中,罗南饰演为了躲避苏联政府的迫害而逃亡的孤女伊莲娜,路上经历饥寒、酷暑,少女的脸被摧残的失去血色,皮肤破裂结痂。
 
伊莲娜向一起逃亡的同伴诉说自己的过去,在没有获得信任之前,她为了博得同情而撒谎,流下悲伤的泪水,但当说起真正的身世时,她反倒没有哭泣。
 
镜头对准她茫然的脸庞,眼神空洞——那是失去一切后的无力。此刻的罗南展现了她在表演上的可塑性,即使不喜欢她,也不得不承认,作为演员,她被上帝眷顾过,天生一张能够引起生命联想的脸。
 
乖乖女的叛逆角色
 
西尔莎·罗南与父母关系和谐,没有流传出什么青春叛逆期的风云故事,这倒是契合她外表的文静。不过,她让观众记住的第一个角色,却是[赎罪]里的阴暗少女。
 
成年后,在[伯德小姐]中,她扮演对小镇生活感到厌倦的叛逆少女,一心想离开父母去大城市上大学,同样让人印象深刻。
 
伯德小姐和母亲的关系非常差,为学业的事情一次次争吵——她的成绩和家境不允许她去大城市读好学校。伯德小姐固执己见,一定要离开小镇。
 
为了宣示反抗,她染了头发,故意特立独行,和母亲吵架时,毫不思索地打开车门,跳下疾驰中的车,惊得母亲目瞪口呆。
 
这个角色赋予了乖乖女罗兰别样的性格反差,那是她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如何不会做出的事情。偏执、自以为是、走出父母生活的窠臼,并不是困扰她的问题。
 
罗南把母亲视为自己的生活榜样。伯德小姐虽然和她年纪相仿,处在类似的现实生活情境里,但罗南是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另一种人的人生,不会被片中人的情绪影响。
 
关于反叛,罗南曾在采访中说到,“我没有反叛过,我不想也不需要这么去做,可能因为随着成长,我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要去做。涉及到工作,我会去做我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朝着一条固定的路走,我很满意。”
 
“我认为那个年纪的青少年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有出路、被孤立,或者人生道路是由别人选定。我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叛逆”。
 
罗南的演绎道路走得相当平稳,家庭给了她接触表演的便利,外表又给了她走进表演的通行证,再加上自身的努力,才得以有今天的成绩。
 
 
2014年,罗南主演了电影[布鲁克林]——像是为她量身定做。女主角出身成长于爱尔兰小城,年轻的她在那里没有发展的机会,于是在教会同乡的资助下,远渡重洋到纽约闯荡。
 
罗南虽然出生在纽约,但是在爱尔兰长大,在英国发展,后来又去了好莱坞。也许在今天,身份对罗南来说并不构成问题,但她可能会像[布鲁克林]的女主角一样,面临人生的选择。
 
[布鲁克林]让成年后的罗南进入影迷的视野。此前,人们对她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赎罪]里。
 
虽然后来与彼得·杰克逊合作了电影[可爱的骨头],参演了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但都为能帮其树立合适的银幕形象。
 
罗南为[布鲁克林]增肥,让人觉得她一下从少女变成了大妈,不过这形象增加了角色的朴实色彩,更像个背井离乡,从底层做起的普通女孩。
 
这个角色除了为他嬴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更重要的是让她被导演格蕾塔·葛韦格看中,邀请她主演电影[伯德小姐],并因为这部电影,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
 
之后,两人又合作了电影[小妇人],罗南第三次被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格蕾塔·葛韦格是纽约著名的文青型导演和演员,主演过电影[弗兰西斯·哈],片中角色与伯德小姐一样,在大城市里追求生活。
 
罗南与到她和电影[伯德小姐],如同少女时期遇到乔·赖特和电影[赎罪],在最好的年华,遇到最对的导演和角色。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20年3月号
 
 
电影代表作
[赎罪](2007)
[可爱的骨头](2009)
[布达佩斯大饭店](2014)
[布鲁克林](2015)
[回来的路](2016)
[伯德小姐](2017)
[小妇人](2019)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