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音乐之声
2020-01-02 16:06
位于京都东映太秦映画村玄关不远处的映画历史博物馆,又名美空云雀博物馆——这位战后日本最声名显赫的歌手,在平成初年的《川流不息》中去世。
 
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国家的人民对电影和音乐的喜爱始终如一。
 
来一段扶桑小曲儿
 
1945年8月15日,随着日本宣布战败投降,GHQ(驻日盟军总司令部)接管了日本的文化和宣传口。
 
对日本电影人来说,他们的处境比战时受军国主义分子审查时好了不少,但前有狼后有虎,又不得不面临GHQ的管制和审查,许多类型的电影封存了好几年,比如武士电影。
 
战后第一部通过审查上映的电影是松竹电影厂的[微风],女主人公拿着一只苹果在苹果园里一边奔跑一边快乐地歌唱:“苹果苹果你不说话呀,不说话呀不吭声,她的话到处传颂,你呀我呀都来听。”
 
演唱者并木路子的母亲死于东京轰炸中,该片上映时,她的歌声飘荡在一片废墟的东京上空,为无数人送去了希望。
 
并木路子和《苹果之歌》之后登上了第一届红白歌会,这首战后第一号歌谣曲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象征,出现在了多部电影里。
 
从此以后,日本观众对这种影视作品和音乐作品我中有你的形式情有独钟。
 
近年来,传唱度最高的几首歌曲都出自电影和电视剧:《恋》(星野源)来自《逃避可耻但有用》、《前前前世》(RADWIMPS)来自[你的名字。]、《Let It Go》(松隆子,吹替)来自[冰雪奇缘]。
 
“戏不够歌来凑”对日本人来说根本不是事儿,他们恨不得在一部戏里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加入音乐。
 
 这种现象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达到了高峰,高度发达的唱片业发现了tie商法,让旗下歌手的作品随影视作品一同发行获利,出现了许多让人哭笑不得的案例。
 
比如大黑摩季为《灌篮高手》演唱的片尾曲《只凝视着你》中有这样一句歌词:一眼就能认出你的车,甚至开始喜欢足球。这样让人脑门缓缓打出问号的歌词,一眼可见本来该为动画主题服务的音乐,却和主题背道而驰。
 
[浪客剑心]是又一个硬tie大户,九十年代的动画电影由彩虹乐队演唱,而几年前的真人电影版则由ONE OK ROCK乐队演唱,这份执着倒也贯穿了整个平成年代。
 
 
当然,也有对音乐的使用精益求精的存在,比如高畑勳和宫崎骏。两人制作[风之谷]时,原定由细野晴臣负责电影原声,细野已经写完主题曲,由偶像歌手安田成美演唱。
 
意外发生了,当时还是一介新人的久石让,因为一张印象专辑受到宫崎骏和高畑勳青睐,随之顶替了细野晴臣的位子。
 
一边是和坂本龙一齐名的YMO成员细野晴臣,一边是默默无闻的久石让,即将成立吉卜力的宫崎骏和高畑勳选择了后者,理由只有一个:音乐的相性和[风之谷]更好。
 
此后久石让一飞冲天,成为吉卜力工作室和北野武工作室的御用作曲家。
 
我曾与配乐家岩代太郎聊起过当代日本有哪些优秀的电影配乐,聊到小林武史,岩代说:“他是一位音乐制作人”。
 
曾发掘了天团MR CHILDREN的小林武史,在九十年代几乎与小室哲哉并驾齐驱,可想而知他那时能够为岩井俊二提供音乐是多么宝贵。
 
相比小室哲哉引领的舞曲风潮,小林武史把他最擅长的流行摇滚带进了[燕尾蝶]里。
 
在livehouse卖唱的固力果和歌手Chara的形象结合在了一起,以至于前几年Chara以Yen Town Band的名义时隔20多年展开巡演时,当年的影迷们纷纷去寻找青春。
 
[燕尾蝶]和[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严格来说并非音乐电影,但Chara和Salyu都在电影上映后发行了两张收录了电影中所有演唱曲目的个人专辑——而非电影原声带。这种形式,比同时代大多数硬tie作品的做法好了无数倍。
 
要说tie商法的成功之作,当属平井坚的《轻闭双眼》,来自电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主题曲。
 
这部电影让人过目不忘的一个镜头便是长泽雅美轻轻闭上双眼,呼吸着新鲜空气,所以平井坚的曲子并不突兀,立意上和电影主题契合。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大卖85亿日元,为当年票房冠军,而《轻闭双眼》累计销量超过100万张,同样是当年的单曲销量冠军。再典型不过的双赢局面。
 
 
载歌载舞之时
 
去年日本的票房冠军是[波西米亚狂想曲],今年所有人都在等着[冰雪奇缘Ⅱ]大爆,那么明年会是[猫]吗?既然日本人对音乐电影那么情有独钟,那么他们自己的音乐电影呢?
 
很遗憾,正如日本没有自己的米高梅和百老汇,他们也没有成体系的歌舞片。
 
位于东京的日比谷每天都要上演好几部大型音乐剧——[伊丽莎白]、[悲惨世界]、[梦幻骑士]……全部是欧美音乐剧的日语版。之前[冰雪奇缘]席卷日本时,松隆子和神田沙也加的吹替版也大受欢迎。
 
甚至日本电影人自己拍的音乐剧电影,如周防正行的[窈窕舞妓],也是翻拍自好莱坞的[窈窕淑女]。
 
这就陷入了一种矛盾,日本观众对音乐电影旺盛的需求,和日本电影工业低下的生产能力的矛盾。每次有外国歌舞片在日本上映时,这个话题都要被拿出来鞭尸一遍。
 
 
 
 
以音乐为题材的电影在日本有很多。
 
之前提到的小林武史就在2010年亲自操刀了[绷带],宫藤官九郎的[少年手指虎]和[早死早投胎]更是朋克乐队题材,但要真正达到音乐剧电影的定义——歌、舞、芝居的三拍子,那真是少之又少。
 
其实日本最资深的两家电影公司,东宝和松竹旗下都有演剧部。早年间像京町子、有马稻子、八千草薫这样的音乐剧演员,退团后都能很顺利地转型电影演员。
 
但是随着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电视选秀风潮和各家艺能事务所崛起,演员、歌手、役者、偶像、模特……全部变成了固定商业模式里的螺丝钉,各安其位,泾渭分明。
 
还是拿东宝来说,指望演剧部和映画部的协作或人员流动,几乎不可能。所以我们即使能看到长泽雅美去演TBS电视台制作的音乐剧,也不会有机会让东宝为她量身定做一部歌舞片。
 
近年来具备了歌舞片形式的电影有三池崇史的[爱与诚]、园子温的[东京暴走族]、矢口史靖的[与我跳舞]等片,都谈不上大制作,上映时也没有足够的馆数支持,自然谈不上太大的影响力。
 
园子温谈到为什么要用音乐剧的形式拍[东京暴走族]时这样说:“饶舌属于街头。”仅仅是一次尝试。
 
川村元气在做[告白]企划案时,想到的是英国的RADIOHEAD。电影人本身不是作曲家,也让这类电影很难成为常规产品。
 
大正京都时期的日本电影,沿袭了日本传统歌舞伎的路子,很有几分挥剑起舞的风姿。但是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好莱坞歌舞片全盛期,日本电影却没有跟进。
 
归根到底,日本人对于舶来物,完全是一种“拿来主义”的心态。
 
所以年末年初电影院被前来观看[冰雪奇缘Ⅱ]和[猫]的观众挤爆时,下一部本土歌舞片在为资金问题发愁。这种困境在平成年未能解决,在新时代仍将持续。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爱看电影
👍
2020-01-18   23:15
draccula
涨知识
2020-01-05   01:38
pocketme(猴哥)
🤩
2020-01-04   23:14
老安头
日本电影有潜力
2020-01-04   14:18
用户7285337935
幼 女 资 原【 www.jm7.me 】箩 利 资 原【 www.jm7.xyz 】
2020-01-02   21:15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