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杜氏痴线男
2019-11-07 15:56
粤语里有个词叫“痴线”,一般译作普通话是“神经”,但失掉了很多风味,糙得很。
 
“痴”者,执着,“线”,是一根筋。两字叠加,有股倔劲、莽撞。杜琪峰电影里的男性角色,尤其是爱情电影里的男主角,未必神经,但一定痴线。
 
从[柔道龙虎榜]里满大街找人比柔道的Tony,到[神探]里能看到人心里的鬼,被人们视为疯子的割耳神探陈桂彬,从[龙凤斗]里把偷当调情的盗生,到[百年好合]里伤女无数当游戏的“伤女王”洪飞虎。
 
[我的拳王男友]里的鲁虎,又是一根筋得像块石头。“痴”是他们的心结,“怪”是他们的病症,“勇”是他们的个人英雄主义,“纯”是他们一切古怪行为的原点。
 
这些角色由不同人扮演,但不管你是潇洒如刘德华,还是英俊如古天乐,只要在杜琪峰手下,保证你能被发掘出最古怪甚至憨痴的一面。而这一次,接受改造的,是向佐。
 
 
“痴”,是一种“我执”,咬定便不放松,一根筋。
 
而向佐,是那种“顽石系男孩”。看起来莽莽撞撞,不解风情,油盐不进。
 
你正为这块蠢石头发愁,气得踢了一脚,他又咕噜咕噜在地上滚起来,又好气,又好笑。这种气质,太适合演痴痴的杜氏男人。
 
 
杜氏男人如何痴?有武痴,好像[柔道龙虎榜]的Tony,憨笑着拉住陌生人,两眼放光地要打架,大千世界的其他,全都是空气。
 
也有情痴,好像[单身男女]的方启宏,见了伊人一天,就记了好几年,一起吃过的海鲜,他学着做味道一丝不差的;伊人送的“蛙兄”,毋宁说是癞蛤蟆,那么丑陋、冷静吃掉可爱蛐蛐样子可怕至极,他却视若珍宝。个个执着得像发癫。
 
向佐在[我的拳王男友]里饰演“吃货拳王”鲁虎。既为“拳王”,又是“男友”。但痴人,只能执着一样东西,不然,叫什么痴?鲁虎打拳只是讨份生活,但这生活的主题,原来是爱情。
 
看他谈恋爱你都着急,像块石头。杜小娟(王可如饰)要杀到选秀现场,跟那个骗了她感情又偷了她歌的前男友导师对质,他开着车,拉着杜小娟去一个海选现场。
 
没晋级,顽石男子当然是老实要回家各找各妈,杜小娟踢了这石头一脚——走,换个城市,去另一场海选!踢了,石头便动一动,开往下一站。
 
石头痴缠的方式很耿直。默默鼓励她唱歌,能做的也不多,提供场地给她练歌,陪她去现场,告诉她,你是最棒的。
 
痴到,身体打不了拳了,可老板以杜小娟相威胁,他就“好好好”“打打打”;痴到,又想打拳了,可前男友跑来用钱逼迫杜小娟退赛,他又忍不住出手揍人,把自己从赛场揍进了局子。
 
所有爱的方式,鲁莽得可爱,从没有弯弯绕绕。
 
 
“怪”是另类癖好,“痴”走到极端,自然生出怪癖。
 
“吃货拳王”的名头,本身就怪。在当代做个智人就苦,碳水摄入多一点点,就易发胖,过不了严苛的当代审美标准。更不要说“拳王”,本身就得严格控制热量摄入与输出,脂肪与肌肉配比不能有差池。
 
“吃货”和“拳王”,像一对反义词似的。但这对反义词却在鲁虎身上喜结良缘。报幕员大喊,“吃货拳王,鲁虎!”便见一个格斗装扮的男子,撕咬着一块大鸡排,狼吞虎咽的劲儿,像闹饥荒三年突然发现了一家肯德基。
 
 
他心中理想,也不是当拳王,而是开火锅店,啥海底捞的、呷哺呷哺的锅底味儿都照样复制来,超满足,像个火锅味儿的梦。
 
 
 
杜琪峰和韦家辉一旦双剑合璧,主角总是会不幸染上怪癖。
 
[龙凤斗]里,盗生和盗太都出身优渥,身家无数,可就爱偷东西寻刺激。但偷盗癖和[神探]比起来,奇怪程度又是小巫见大巫了——神探陈桂生能见到人心里的鬼。
 
拳王爱吃,怪是怪,可竟然还有点小可爱。这怪也不是无缘无故,还不是从小穷怕了,饿怕了?向佐此番把对“吃”的热爱描绘得如饥似渴,不管是撕咬鸡排的肌肉咬合力度,还是开了火锅店那轻快的小碎步,都无愧吃货之名。
 
最怪的一个设计,莫过于鲁虎打拳,一定要杜小娟加油。有就是行,没有就是不行
 
。哪怕是电影开头,刚见第一眼,也是如此。她的举牌欢呼,就好像是他体内力量的一个开关。拳赛老板也问,你怎么不使那招啊?可没有杜小娟,就是使不出来。顽石点头,这头点的方式,也诚实耿直得可爱。
 
这种有点超现实的设计,以夸张行为,代替繁复心理描写,就好像[钟无艳]里,那随爱与不爱,而出现又消失的胎记,又像[百年好合]里,心越痛,伤心断肠剑就能越上一层。爱很怪,在杜琪峰的爱情片里,绝不仅仅是一种虚指。
 
 
勇,是义无反顾,即使以卵击石,也一往无前。
 
石头一般的向佐,自带一股笨拙的蛮劲。以致于鲁虎脸上好像就写着:谁欺负小娟了,我就去砸谁哦!
 
杜氏爱情电影里,爱是本能冲动,心火一点燃,便什么都能去做。当一方勇于为另一方付出,不顾现实情况,科学道理,就是这一刻了,就是这一刻,主角面对自己,承认爱情。
 
[盲探]里盲了的庄士敦,为了把受枪伤的何佳彤从荒山野岭送去医院,即使看不见,也哆哆嗦嗦地发动了汽车,踩下了油门。
 
[单身男女2]里的张申然,本来是决心了要和新任重头来过,好好做人,但看到了隔壁的旧爱,还是忍不住,徒手爬上摩天高楼,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可是那又怎样,不勇敢试一次,不如掉下去。
 
鲁虎再打拳,眼会瞎,肝会坏,人会死。
 
 
他望着远处浑然不觉的杜小娟,笑嘻嘻地说不打了不打了,可金主抓着杜小娟逼着还钱,他就又笑嘻嘻地复出。我也不是大无畏,我也不是不怕死,但为你,悬崖亦当是平地。
 
但这次有点不一样的是,在杜氏爱情电影里,男主角的勇,不光为了爱情,也为了师徒情谊。
 
再次复出,鲁虎是自愿,是“杀人魔”拳王不讲职业道德,也无怜悯之心,在比赛结束之时,还重击了鲁虎之师,叫他有生命危险,于是鲁虎要复仇。
 
尽管在这之前,鲁虎还嘻嘻哈哈说,哎,还好我没答应你跟这个杀人魔打,肯定会死的啦。
 
石头很勇,因为硬,因为倔,因为其实,内心很柔软。
 
 
纯,是孩子心性,一些或痴,或怪,或勇的行为,都源自这种单纯。
 
杜琪峰不止一次讲,他的爱情观很老土。但有时候,他的爱情观,在这个过于求新求异求潮的时代,反而有一种在旧日子里才有的古典、纯情。
 
[瘦身男女]里的肥佬,集杜氏爱情片男主单纯之大成。一个肥胖的男人,帮一个肥胖的女人恢复体重,身无一技之长,就去挨揍,帮有压力的人发泄。这种纯到有点纯的桥段,也只有老杜想到。
 
[我左眼见到鬼]里默默守候帮妻子走出丧夫阴影的鬼,[龙凤斗]里不要盗太知道自己患绝症,而跟她玩游戏的盗生,谁又不是单纯地叫人落泪。
 
 
鲁虎有多纯,其实一开始就掩饰不住了。
 
金主逮住了杜小娟要她赔钱,鲁虎大包大揽说哎嘿嘿,交给我交给我。转脸吓唬杜小娟,我要你去拍三级片哦,看她惊恐的样子,觉得好有趣。
 
切,多像幼稚园小男孩欺负小女孩,非把她吓得眼睛红红,才觉得过瘾。但暗地里,鲁虎早安排好了几分还算体面的工作。忙是默默地帮,人是明晃晃地吓,这块蠢石头,一点不会做人。
 
对待旁人也是一样。天天吆喝着“记得还钱”,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大债主。但其实,又哪一次真要还了?
 
到头来,是借钱出借得勤快,收钱却只过过嘴瘾。
 
对师父骂骂咧咧,好像恨得牙痒痒。但偷偷给穷困潦倒的师兄弟送吃送喝的是他,豁出命给师父报仇的,也是他。他什么都干了,就是不好意思要你记得他的好。你感谢他,他要脸红的,像个纯情的小男孩。
 
这块看起来笨笨的石头啊,里面有纯纯的璞玉。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11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萨菲罗斯
现在这种浮躁的社会现状,璞玉顽石的性格又能有几位,看过小编的介绍后期待观影体验。
2019-11-07   16:59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