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今天你社畜了嘛?
2019-10-30 12:15
社畜走到这一步,基本是没治了。
 
他们对工作极度依赖,完全丧失人格,任凭老板的肆意宰割,即使身负重病重伤也得去上班。也有的,为了职位、身份的跃迁而不择手段,但最终无论怎样的努力都付诸于泡水,永不翻身。
 
这样的人,都是生活中最平庸的人,他们其貌不扬,无甚才华,只是笨拙而努力地活着。他们挣脱不了自己的命运,稍有一场风波,就将他们推向了毁灭。
 
其实这并不他们的错,说到底,还是身处社会的不公、冷漠,是所在世道的残酷、无情。
 
雇佣渔民
 
代表人物:纳多尼·瓦拉斯托(安东尼奥·阿西迪亚科诺饰)
参考文献:[大地在波动],卢奇诺·维斯康蒂,意大利,1948
活跃地域:海边乡镇
活跃时间:二战后
社畜指数:9级
 
 
生存背景
 
西西里岛上的瓦拉斯托一家,世世代代都是渔民。不止是他们,在这个围绕爱奥尼亚海边而建立的小城,几乎都是以捕鱼贩鱼为生。
 
每天清晨,日出之前,鱼贩们一定已经早早地等候在港口,等候着渔船从海上归来。这些渔船,则是在前一天晚上就要出海,到黎明前带着一点鱼返航。
 
逻辑上,只要能捕到鱼,渔民就能以此谋生,事实上,渔民也只能维持在生存的边界。
 
二战之后,鱼贩更是串通一气,不断地压低价格,让渔民只能便宜地卖出,即使运气好,收获到更多、更大的鱼,也无法让生活变得好转一些。如果运气不好,遇上暴风雨,那么就可能永远地葬身大海。
 
纳多尼·瓦拉斯托的父亲就是这样离去的。在一次出海捕鱼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连遗体也不见踪影。
 
此后,纳多尼作为长子,担起了全家生计的重任。瓦拉斯托一家的遭遇,代表了所有当地鱼贩的遭遇。渔民总是最辛苦,承担最大的风险,却最终只能获得最可怜的报酬。
 
渔民的命,就是这么苦。
 
发展过程
 
老人们早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他们忍气吞声,埋头苦干,不做出任何改变。年轻人则不一样,他们血气方刚,有理想,有欲望。他们不能忍受商贩的剥削、压榨,他们下定决心要反抗。
 
纳多尼无疑是其中的领头羊。他参过军,到过不少地方,视野开阔,也更有勇气。他说服弟弟,说服家人,抵押房子,购置自己的渔船,捕获的鱼自己腌、自己卖。瓦拉斯托从此独立自主,突然变成了小镇里的富人家。
 
好景不长,瓦拉斯托一家很快就遭到了重创。为了持续地偿还贷款,无论面对怎样的天气他们都得硬着头皮出海捕鱼,全然不顾性命安全。
 
就这样,在一次可怕的暴风雨天气中,他们虽然死命回到了岸边,渔船却遭到了严重的损坏。他们再也没有钱去修补,也没法再去捕鱼,腌好的鱼只能廉价出卖,以换取必要的食物。他们再也还不上房贷了,更加可怕的变故紧随其后。
 
弟弟离家出走了,爷爷生了重病,房子要被银行收回了,纳多尼深爱的姑娘妮达投靠了别的男人,瓦拉斯托家变得一无所有。
 
最终,纳多尼和他的两个小弟弟,只得成为鱼贩的雇佣水手,拿着稀薄的薪水,任其宰割。纳多尼只能这样,学会了“在不公中生存”。
 
综合评价:社畜不要想着翻身,没有出路的,老老实实被压榨吧!
 
快递小哥
 
代表人物:瑞奇(克里斯·希钦饰)
参考文献:[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肯·洛奇,英国,2019
活跃地域:穿梭于城市街道
活跃时间:当代
社畜指数:9级
 
 
生存背景
 
瑞奇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对此很满意。自从金融危机失业之后,瑞奇就很难找到一份好工作。这份工作我们看着很熟悉,就是身边常常看到的,在城市里东奔西跑的快递员。
 
只要足够勤奋,再多积累点经验,不要犯什么太大的错误,就能获得不错的薪水。再加上瑞奇的妻子已经有一份稳定的护工活,供养一对子女生活读书,应该不成问题。
 
瑞奇的想法是好的,但真正做起来,他才发现这份快递员工作远没有想象中的容易。每天的工作量巨大,还可能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而上司老板初看时一副温和讲理的模样,但正式干活起来,却是那么的苛刻、不通情理。
 
瑞奇的小女儿听话又懂事,但大儿子实在不让人省心。他对上课读书似乎毫无兴趣,而是对涂鸦充满了迷恋。总是与几个小伙伴偷偷逃学,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用喷涂颜料在墙上作画。
 
就这样,瑞奇与妻子总是要被学校或者警察局在工作时间传唤,而两人的工作都难以临时请假。
 
瑞奇一旦有事,根本找不到人代替他完成当天的快递工作,只能按照旷工处理,受处罚,扣工资。而妻子的护理对象都是生理不便的孤寡老人,他们分布在各个地方,有着各种各样奇怪的要求,还会时不时在非工作时间请求她帮助。
 
瑞奇的理想化成了泡影,他每天焦头烂额,压力山大。夫妻俩光是应付工作都已经辛苦万分,每天回到家都已经筋疲力尽,几乎没有任何休假。而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两个孩子健康成长,好好学习。
 
发展过程
 
瑞奇的目标就是拼命地工作赚钱。但他没有发现,越是拼命工作,他与孩子的陪伴时间越少,对孩子的理解和关怀也越来越少。
 
瑞奇努力了,可以说非常努力了,可情况却越来越糟。他始终想做个好爸爸,教育孩子的时候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乱发脾气,不打骂孩子。
 
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实在令人抓狂,到处惹麻烦,也总是不听话,还与父母顶嘴争执。在工作和孩子的双重烦恼下,瑞奇与儿子越吵越凶,甚至还打了他一巴掌。
 
他也感到懊悔,但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儿子离家出走,还用黑色喷漆将家中的合影涂上黑叉叉。
 
不仅如此,在公司,瑞奇与上司也争取不到半点权益,受尽压迫,却还不得不依靠着他保护住这个饭碗。
 
瑞奇遭遇了意外,被恶意的流氓打伤,快递也被抢走。瑞奇受到了重伤,肋骨骨折,脸上满是淤青,手臂打着石膏,身上更是处处绑着绷带。
 
因为受伤,儿子终于回到家里。瑞奇感到欣慰,但他仍旧苦恼的是,因为受伤已经损失了许多钱。
 
纵使家里人一致反对,瑞奇依然偷偷摸上车,开始了新一天的快递员生活。“我没有办法,我必须得上班”。
 
综合评价:社畜的命不是自己的,快死了也得先把工作做完,再去死。
 
青少年工人
 
代表人物:罗塞塔(艾米莉·德奎恩饰)
参考文献:[罗塞塔],让-皮埃尔·达内/吕克·达内,比利时/法国,1999
活跃地域:黑心企业、私人商贩
活跃时间:90年代至今
社畜指数:9级
 
 
生存背景
 
罗塞塔还未满18岁,但她已经在为工作四处奔波了。
 
她生于一个不幸的家庭,与酗酒、滥交的母亲住在名为“大峡谷”的房车公园。她痛恨母亲的堕落,不想让自己也成为她那样。所以年纪轻轻的她便已经开始在外打工,用自己的双手赚取生活费。
 
虽然在公司里表现良好,但试用期一过,罗塞塔竟没有被雇用。脾气刚烈的她立刻就跑去跟经理争论,甚至与保安大打出手。
 
徒劳争取之后,罗塞塔并不认命,她四处咨询哪里可以提供工作岗位。
 
终于,一家松饼店新空出来一个岗位,店里的售货员小哥利奎特意跑来告诉她。老板愿意雇用她,并教会她和面的方法。
 
回到家中,还要为母亲的酗酒问题糟心劳神。母亲对生活自暴自弃,即使女儿鼓励她去康复中心戒酒,母亲也拼命抵制,不惜将罗塞塔推进湖水里,自己头也不回地逃跑离开。
 
罗塞塔安慰自己:“我的名字叫罗塞塔,我找到了工作,我有一位朋友,我过着正常的生活,我不会被丢在路边……”
 
没料到的是,第二天,她就被老板解雇了,因为老板要把工作岗位留给自己考学失败的儿子。
 
罗塞塔,又失业了。
 
发展过程
 
第二份工作仅仅做了三天就丢了,罗塞塔情绪奔溃,再度暴走。老板无奈,只能答应她,只要有新的工作就给他。
 
新的工作?说的轻巧,每个人都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工作,怎么能有新的工作空出来呢?就算是有,又该等多久才可以?
 
只有一个办法。
 
松饼店一共只有两个职位,和面和售货。前者给了老板的儿子,那么只要利奎做不了了,罗塞塔就有机会接替他。
 
利奎曾掉进湖水里,差点因为陷入泥潭里出不来。罗塞塔当时犹豫不决,如果利奎就这么消失在泥潭里,那么她就能有工作了。
 
罗塞塔救起了利奎。但这依然不能阻止她获得这份工作。
 
她向老板告发了利奎的小秘密,后者在上班时间偷偷售卖自己做的松饼。老板很愤怒,将利奎赶出了售卖车,并让罗塞塔接替了他。
 
罗塞塔终于达成了心愿,欣慰而满足地售卖着松饼。但利奎因为背叛,极其地不解、愤怒。
 
他纠缠着罗塞塔,反复地问她这么做的原因。一个年轻人为了获得一份工作,只能顶替掉另一个年轻人,即使这是她唯一的朋友。
 
罗塞塔感到愧疚。回到家中,母亲因为酗酒完全丧失意识。生活的不堪,并没有清除,反而让自己变得不再善良、纯真。她成了个坏人,和她的母亲一样令人讨厌。
 
她打开煤气,紧闭房门,决定将自己和不省人事的母亲一同杀死。
 
煤气用完了,自杀计划失败。罗塞塔还得继续抱着沉重的煤气罐去换新的,生活依旧艰难,太难了。
 
综合评价:想要有工作,就得心够狠。不要想着自杀来逃避,生活就是负重前行。
 
非法移民
 
代表人物:艾卡(萨梅尔·叶斯利亚莫娃饰)
参考文献:[小家伙],谢尔盖·德瓦茨沃伊,俄罗斯,2018
活跃地域:国际大都市各个角落
活跃时间:当代
社畜指数:9级
 
 
生存背景
 
艾卡的梦想是开一家缝纫店。
 
她并非俄罗斯人,而是来自中亚内陆国家吉尔吉斯斯坦。这是一个风气趋于保守的穆斯林国家,重男轻女,女性地位非常低。艾卡的家庭甚至还包办婚姻,让她感到毫无自由可言。
 
艾卡向高利贷借了钱,从家里跑了出来,一直偷渡进俄罗斯。
 
这座世界闻名的大城市,高度地现代化,人多,工作机会也多。艾卡想,只要不怕吃苦,在这里一定能够赚到钱,先把高利贷的债还上,再挣够开店的钱。
 
艾卡相信,有志者,事竟成。虽然是个女性,但她认为自己并不男性差,也不需要依靠男性。她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学,无论多苦多累,她都能承担。
 
但现实并没有她所期望得那么顺利。她为一家黑心老板拔鸡毛,辛苦几天,却一分钱都没拿到。
 
她因为生孩子,耽误了几天工,服务员的工作也丢了。她不能告诉老板不能上班的原因,新人顶了她的位置,她没有任何办法。
 
一切都太不凑巧了,刚生完孩子的她,体力虚弱得不行,乳腺胀痛,下体还止不住流血。
 
几十年一遇的特大暴风雪,降临莫斯科,正常人走在街上都难以吃得消,更别说此时的艾卡。
 
她在这里无亲无故,居住在狭小的群租房,随时可能被遣返回国。因为非法移民的身份,很难找到一份正式工作,找到了也得不到任何保障。
 
与此同时,高利贷追债人步步紧逼,甚至直接追到了她的住处。她无路可逃。
 
发展过程
 
卖掉孩子,或许是艾卡唯一能解脱的路径。
 
她从来不想要这个孩子,这不是她有意愿生下来的。她被一个警察强奸,怀上了孕。她又没有钱去堕胎,只能把他生下来。可生下来也没钱抚养他,只能丢在医院。现在刚好债主找上门了,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拿他抵债。
 
艾卡逃离了家里的禁锢,却又陷入债务的深渊。她远离了保守的家庭,不想作为生育工具,被父母卖给陌生的人家。她只想自由地选择人生,却又在大城市中受尽压迫。
 
一本《如何开一家缝纫店》始终放在她的床头,即使一天工作再累,她也会在睡前看上几页。只不过到了今天,她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远,她成了毫无人情的社畜。甚至还要卖掉自己的孩子,艾卡因为生活,变成了和她父母相同的人。
 
 
 
艾卡从医院把孩子抱了出来,虽然她并未想要过他,但这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稚嫩的小脸正嚎啕大哭,可怜兮兮,一定是饿了吧。
 
她拨开自己的衣服,给孩子喂奶,天然的母性就这样在她的身体里被唤醒。
 
她终于留下了为难的眼泪,今后她该如何是好?
 
综合评价:有梦想是好事,能激励你好好工作赚钱;有良心,没用。
 
中年白领
 
代表人物:李立中(李立群饰)
参考文献:[请假装你会舍不得],杨德昌,中国,1986
活跃地域:大型企业、事业单位
活跃时间:上世纪80年代至今
社畜指数:10级
 
 
生存背景
 
李立中一生没什么成就,最大的成就就是娶了个漂亮的老婆周郁芬。
 
周郁芬想当作家,嫁给李立中之后就辞去了工作,专职在家写作。周郁芬长得漂亮,气质好,又有才;李立中呢,相貌平平,性格软弱,毫无特长,家境也一般。
 
身边的同学和朋友都想不到,这么一个女神般的她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男人。
 
但有一点是切实的,李立中实在是个老实人,安分守己,他对周郁芬的付出是全心全意的,毫无怨言。
 
李立中心里也明白,周郁芬向往舒适的生活,追求别致的事物,内心敏感,自尊心强,招人喜欢,受人欢迎。
 
他努力工作,对领导点头哈腰,处处表现自己的上进心,为的就是保住一份稳定的收入。只要能让老婆过上幸福的日子,工作辛苦一点也都算不了什么。
 
他希望看到她开心,看到她没有负担地从事写作,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从未有过争吵,相处得和睦而平静。
 
然而,夫妻之间似乎总存在着一层厚厚的隔阂。周郁芬的写作事业进行得并不顺利。
 
丈夫的生活单调而乏味,工作时间很长,很少与她陪伴。她的生活平稳而缺乏变化,写作很快就陷入了瓶颈,丢失了灵感。
 
看到她这么的烦恼,李立中也会耐心地安慰她:“写不出来没关系,明天继续写就好啦。”但这样的安慰对周郁芬毫无作用。她都懒得向李立中解释,因为她清楚,他不会明白自己内心是怎么想的。
 
在她眼里,他们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始终都有些看不起他。
 
他不懂她。他不知道周郁芬真正需要怎样的生活,即使知道,他也给不了。
 
李立中也很烦恼。他自卑,怯懦,能力一般。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她,他也真的很不容易,天赋不高,魅力不足。结婚多年,也只能在医院混得个小小的化验员。
 
人到中年,已经基本丧失了自我,在公司唯命是从,阿谀奉承,却得不到器重;在家里对处处忍让,却始终不能走进老婆的内心。
 
他又有什么办法改变呢?李立中看不到希望。亦或许他不希望有所改变,他只希望继续这么维持下去就好,维持着这场虚妄的婚姻关系。
 
他拼命地想要讨好别人,却始终不得章法,他渺小而无力,
 
80年代的台北市,经济高速发展。楼房一栋又一栋地拔地而起,但仔细一看,每栋楼房长得都一样,一点儿生气也没有。
 
就像在楼里面生活的人们,情感变得越来越淡漠,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离。
 
发展过程
 
一通电话,打破了周郁芬的宁静。电话那头的陌生人说,她是丈夫的情人。
 
其实这只是一位被关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少女,为打发时间而制造的恶作剧。但这些都无关紧要,丈夫是不是真的有情人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这件意外深深刺激了周郁芬,引发了她深藏已久的欲望——她想开始新的生活。
 
她离家出走,与大学情人重燃旧爱,找到了写作的灵感,完成了自己的小说。
 
李立中对此无法理解。他到底做错了什么才导致了郁芬离开他?是他给不了周郁芬舒服的生活吗?是他太过平庸无能,让她看不起吗?
 
不管怎样,他似乎还有挽回的余地。不久之前,他的组长突发心脏病,去世了。组长的位置也因此空了出来,这让他心底有了一丝最后的希望。
 
升职,对于李立中来说,太重要了!
 
他坚信,只要自己成功爬上了小组长职位,一切就能发生改变。妻子回到身边,生活步入正轨,而且还会变得越来越好。
 
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定要抓住,不惜一切代价。为此,他还耍了个心眼,意图陷害与自己竞争的同事。
 
遗憾的是,李立中失败了,功亏一篑。他还发现,造成郁芬出走的,是一个毛头丫头的恶作剧促使的。他正打算去解释,却发现郁芬已经与旧情人在一起。
 
沉重的生活压垮了李立中,事业彻底失败了,婚宴也走向了尽头。对于这样一个平凡的小职员,他已经无力回天,陷入了彻底的崩溃。
 
他来拜访已身为警官的老同学,堆起满脸笑容,幸福地诉说着他的幻想:成功升职,郁芬回归。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庆祝。老同学醉倒后,李立中偷走了他的手枪。他一枪毙了不让他升职的主任,又一枪毙了抢走郁芬的情敌,报仇雪恨。
 
然而,这一切都是想象。李立中最终还是当不了杀手,当不了恐怖分子,到头来只能以一名软弱无能的社畜身份,无奈地迎接属于自己的现实。
 
他掏出了老同学的手枪,将枪口对准了自己。
 
综合评价:一切都不会好起来的,只会越来越糟。平庸的中年人已经没价值了,死亡才是唯一的归宿。
 
底层劳工
 
代表人物:胡里奥(本博尔·罗科饰)
参考文献:[马尼拉:在霓虹灯的魔爪下],利诺·布罗卡,菲律宾,1975
活跃地域:建筑工地
活跃时间:上世纪60~70年代
社畜指数:10级
 
 
生存背景
 
上世纪70年代,菲律宾的首都马里拉是个可怕的吃人社会。
 
从乡下来的青年胡里奥,本是为了寻找心爱的女人,却因为盘缠用尽,只得寻找一份工作维持生计。他什么技能也不会,只得在建筑工地打临时工。
 
这一份艰辛的工作,每天都要付出繁重的劳力,而获得的薪水却少得可怜,时不时还会被工头克扣一部分。这是一份危险的工作,工人的生命并不得到保障,随时可能遭受到意外丧生。
 
可怜的底层工人,只要能保住工作、养家糊口就不错了,即使工资被削减得再少,也不敢顶撞工头,任凭工头压榨剥削。
 
胡里奥起初完全适应不了工作,加上几天没有吃饭,体力跟不上,一下子就晕了过去。好在工友及时给予了帮助,让他慢慢适应了建筑工地的粗活。从这时候,胡里奥才渐渐看到繁华城市背后的残酷。
 
工人们没日没夜地干活,最后只能勉强度日。有的睡在贫民窟,有的就睡在工地上。
 
在建筑工地上,工人的生命形同草芥。乐观开朗、热爱唱歌的工友,轻易地就摔死在工地上,让工地工作变得更加枯燥、压抑。
 
工头只考虑自己的利益,想尽一切办法,从工人们的身上榨取价值,当建筑项目快完工时,为了节省开支,工头毫无理由地裁去了大部分工人,包括稚嫩的胡里奥。
 
他之后开启了流浪生活,露宿过街头,尝试做男妓,目睹了马尼拉各行各业被压迫的底层人民。
 
作为劳苦大众,只是依靠勤勉、正直的工作,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只有通过出卖自己的肉体、出卖自己的灵魂,才能实现阶层的跃迁。
 
他的一个工友,通过夜校学习翻身做了白领,却变得人情冷漠,道德沦丧。而胡里奥偶遇的公园男妓,则向他展示了,只要愿意卖身,就能过上还不错的生活。
 
这两种方式,胡里奥都无法接受。然而,除此之外,他也找不到脱离贫穷的办法。马尼拉夜色下的五彩霓虹,在胡里奥看来,已然成了吃人的魔爪。
 
他来到马尼拉,为了寻找他在家乡青梅竹马的女人利加亚。两人本在老家两情相悦,过着贫穷、简单却快乐的生活。
 
然而,一个神秘的黑衣胖女人——科鲁兹夫人的到来,打破了小村庄的宁静。她看中了包括利加亚在内的几个漂亮姑娘,哄骗她们和她们的家人,愿意带她们前往大都会马尼拉获得更好的教育。
 
利加亚就此跟随科鲁兹夫人离开家乡,与胡里奥分别。很长时间过去了,利加亚杳无音讯,胡里奥感到难以忍受,便一个人来到马尼拉寻找利加亚的踪迹。
 
胡里奥内心单纯,痴情一片,他耐心地等待,坚定地寻找。
 
发展过程
 
找到利加亚,带她回家,是解救胡里奥的唯一道路。
 
但在马尼拉这座大城市里,想要寻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胡里奥唯一找到的线索,就是发现了戴着墨镜、胖胖的科鲁兹夫人。
 
他跟踪这个胖女人,来到了一个特别的房子,里面住着一个瘦瘦的老混混。他想打听利加亚的消息,却一无所获。
 
没有别的线索了,他只能死盯着这栋房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胡里奥终于遇见了利加亚。两人久别重逢,激动万分,相互诉说着自己的经历。
 
原来,科鲁兹夫人把村里的漂亮女孩带来并不是要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教育,而是被关起来逼她们卖淫。利加亚最终被卖给了一个菲律宾华裔阿泰克,作为他的情妇。
 
胡里奥听完,义愤填膺,决定要带利加亚离开,逃离这个城市,他们约好时间再次相见,一起离开。结果,利加亚并没有在约定时间里到来。
 
直到第二天,胡里奥才知晓,利加亚昨晚在与阿泰克的搏斗中,从楼梯上摔下来,死了。
 
胡里奥心中最后的光芒破灭了,他悲愤至极,彻底厌倦了这个无情的社会,沉入复仇的黑暗。他手攥螺丝刀,一路尾随阿泰克,伺机扑向他,在他身上捅下了多刀。
 
阿泰克倒在血泊中,胡里奥通过暴行完成了复仇。但随之而来的,周围的人们开始讨伐胡里奥的罪行。
 
可怜的胡里奥,从曾经一个纯真闪灵的乡下男孩,就这么堕入了深渊。他在马尼拉的街头拼命地奔跑,但追赶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他这才知道,他的对手并不是一个两个邪恶的资本家,而是整个城市、整个社会。他无力抵抗,也无处逃生。
 
胡里奥被逼到了死角,他走投无路了,人们向他蜂拥而来,他绝望地咆哮着,无人理会。一个天真的人就这样被马尼拉城吞噬了,永不复生。
 
综合评价:有钱,活在这就是幸福。没钱,这里就是地狱。欢迎来到地狱,社畜们!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10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