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今天你社畜了嘛?
2019-10-29 12:18
走出舒适圈,走进办公室,不管你的起点是低是高,只要你是被签约的那一方,你就已经站在了社畜的起跑线。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马拉松。你的老板、上司、同事、下属、竞争对手、合作对象,将对你进行前所未有的开发、切割、雕琢、抛光,以便赏玩或者蹂躏。
 
社会的大门正缓缓向你打开,请做好一夜长大的准备。你满腹的才能、昂扬的斗志多半会被压榨,请在膏肓前想好对策。如果没有,也没关系,你还有时间可以犯错。轻度社畜什么都懂,但还那么单纯。
 
劳工
 
代表人物:荻野千寻
参考文献:[千与千寻],宫崎骏,日本,2001
活跃区域:汤屋
活跃时间:千寻的少女时代
社畜指数:1级
综合评价:单纯是幸运儿的特权。
 
 
生存背景:
 
她差一点忘记了自己叫荻野千寻。
 
在这个汤屋里,她被称作“小千”。甭管雇佣童工是否合法合理,在这里,把人类变成猪然后吃掉,都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她的老板,是个女巫。她的同事,什么都有,牛头马面、魑魅魍魉。这是神明们的消费场所,却更接近农耕社会的奴隶秩序。
 
员工们重复机械地工作,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无自我,无自由,他们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来此的原因和目的。
 
一方面,汤婆婆剥夺了他们的名字,因为她靠剥夺他们的名字来掌控他们,这是规则也是诅咒,一旦被夺走了名字,就无法回家。
 
另一方面,他们为了生存,也主动放弃了自己原本的样子,接受了从里到外的奴化改造。
 
白龙就无法想起自己的本名。
 
白先生是老板身边的红人,得汤屋上下尊重。那日黄昏,他遇到正在桥上看风景的千寻,突然想起前尘往事。
 
这个妹妹,是曾见过的。
 
是夜,百鬼夜行。再不回去,人将灰飞烟灭。白先生出手相助。
 
虽是误打误撞来到神明的异世界,但千寻的父母因为吃了神明的祭品,已经被汤婆婆变成了猪。千寻要救出父母,首先要在汤屋寻个生计留下来。
 
僧多粥少,汤婆婆不缺人,除非她想要一辈子做最辛苦的事,也就是,底层苦力。千寻答应了。
 
作为签约条件,汤婆婆抹去了千寻的本名,千寻从此变成“小千”。
 
这里的消费群体是八百天神,实打实的“顾客都是上帝”。但实际上,员工也在偷懒。
 
因为掺了蚯蚓干的水,无比浑浊,所以汤池即使不擦干净,客人也看不见脏。遇到大单,为了赚个盆满钵满,就算半生不熟的东西也要端上来。
 
对小千来说,这份工作最危险的是,但凡说一句辛苦,小千会和她的父母一样,被立刻变成猪。
 
发展过程
 
她比绝大多数初入职场的菜鸟都要幸运。
 
虽然老板都是个利欲熏心、心狠手辣的老巫婆,但小千的直属上司是白先生,部门同事是玲,公司前辈是锅炉爷爷,第一单客户是无脸男,甲方爸爸基本痴肥多金。
 
小千勤勤恳恳。她的第一份工作是招呼腐烂神在大浴池洗澡。腐烂神现身时,已经脏到连钱都没人想收了。
 
小千用无脸男帮忙拿到的牌子换取了药浴,在脏污中,坚持给客人添水,锅炉爷爷出了大力。
 
小千发现腐烂神身上的玄机,和玲一起拔除了腐烂神身上吸附的城市垃圾,洗净的腐烂神竟摇身一变成了河神。河川主人,砂金一地。
 
这一单的成功,令小千得到了河神给的丸子。
 
本可用丸子救出父母的小千,迎来了“先救谁”的世纪难题。
 
因受汤婆婆遣去竞争对手钱婆婆处偷印章,受印章诅咒,白龙重伤无用了,汤婆婆要处理掉。小千决定去请钱婆婆救人一命。
 
临行前,小千用半颗丸子吊住了白龙一条命。
 
这是一条有去难回的路。不知道在世上待了多少岁的锅炉爷爷也感叹,“这就是爱啊”。
 
即使要被汤婆婆大卸八块,白先生也要去带回小千。
 
小千差一点忘记了自己叫荻野千寻,白龙却帮她记得。
 
诚然,办公室恋情,很难不见光死,很难不无疾而终,而这段纯情,都成就了最好的彼此。
 
无脸男倒也不算单恋无果。他像很多刚进入社会面临冲击浮沉的人一样,一旦欲望膨胀,就会正邪难分。
 
只不过他有幸,遇到的是单纯的小千。小千用另半颗丸子救了他,戳穿了,他也只是寂寞。在通往未知的电车上,无脸男默默守护小千,两个人也算一起走过了一段路。
 
而对小千来说,最幸运的是,钱婆婆是个截然不同的老板。到了这里,就连汤婆婆家的巨婴,也找到了劳动的乐趣。一直跟随小千的无脸男,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价值。
 
一个好的老板,就像个人生导师,她告诉小千,“不管是你的父母,还是你的男朋友,只能靠你自己去救,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
 
千寻遵循规则,终于破除了诅咒,解救了父母,合约失了效,恢复了人身自由。在她的帮助下,白龙也想起了自己的名字。在这个世界,找到名字,就是找到自己。千寻与白龙,都有了各自要去的去处,各自要过的人生。他们告别,也约定再见。
 
当千寻走出那个世界,回头看去,那个限定的假日,有悲有喜。对大人来说真实得残忍,对孩子来说却美好得像个梦。
 
会计
 
代表人物:多米尼克(Sandro Panseri饰)
参考文献:[工作],埃曼诺·奥尔米,意大利,1962
活跃区域:办公室
活跃时间:20世纪60年代
社畜指数:1级
综合评价:他还没长大,就老了。
 
 
生存背景
 
二战后的欧洲,百废俱兴。到了六十年代,意大利的经济水平已经率先展现了抬头的趋势。大企业开始出现,咖啡文化深入上班族。
 
多米尼克想上班,想赚钱给父亲买辆摩托车,想穿模特身上当季最时髦的风衣,想和那个女孩一起吃完午饭喝杯咖啡。
 
工业城市与乡村的贫富差距愈发拉大,对于乡下的人来说,情况好点儿的,天刚蒙蒙亮就要去乘火车到城里上班。多米尼克的父亲就是这样每天风尘仆仆地奔走,已经无比疲倦。为了供给弟弟上学,多米尼克虽然刚刚中学毕业,但也得要去米兰开始找寻自己的职业人生。
 
少年的眼睛里都是光亮,他是满怀着期待的,期待到甚至有些惶恐慌张。
 
面试的这天,他拉着一见钟情的那个姑娘,穿过钢筋水泥的建筑工地,经过重重文试武试,得到了第一份工作。
 
最好的时光不就是这样,工作和初恋,纷至沓来。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次,他要彻底长大成人。
 
发展过程
 
一起进了这家大公司,却常常见不到那个女孩。在雨中,他穿得体面帅气,她却在别人伞下。新年舞会,她没有来。
 
当男与女贴面舞动,他发现,有人热烈疯狂,有人无人问候,有人心猿意马,有人意兴阑珊。
 
原来男女之情,不过如此。
 
终于顶替别人坐到了好的职位,他被安插在一群老头里。在论资排辈的写字间,拥挤又沉闷,但除非去世或被炒,都没有人离开。
 
有的人等了二十年,只换得一张台灯没坏的桌子。
 
伴随从未停止的机械滚轴声,他抬眼看去,那些所谓的前辈、领导,个个双目无神、死气沉沉。看似忙忙碌碌,实则无所事事。
 
那些待了几十年还在摸鱼的老人,仿佛就是自己的未来了。轰隆隆碾过一具具尸体,是时代的巨轮。
 
原来工作与爱情一样,令人失望。
 
原来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无聊的,是我们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销售助理
 
代表人物:深海晶(新垣结衣饰)
参考文献:《我们无法成为野兽》,水田伸生,日本,2018
活跃区域:写字楼
活跃时间:20世纪90年代至今
社畜指数:2级
综合评价:人畜无害的是新垣结衣,社畜无害的是深海晶。
 
 
生存背景
 
深海,女,30岁,爱好假笑,职业背锅。
 
早上六点半,准时起床,挤早高峰的路上接到夺命连环call的短信,告知今天工作的内容有哪些,八点半坐定上班,晚上搭乘零点的末班车下班。
 
男同事社恐,跟客户应酬,都让深海陪(挡)酒,当深海找上门予以心理辅导,他直言,“我既没有梦想,也没有存款,我不想辞职,但我也不想干活,我想要一个女朋友,但我不想负责”,垮掉的一代废物典型。
 
女上司废柴,秉承“我做可以,你做更好”的共事理念,施展小恩小惠利用人情捆绑,自己的活儿扔给深海干,熟练掌握“不打笑脸人”的通理。
 
老板魔鬼,让深海兼任泡咖啡、准备开会资料、订机票酒店等秘书工作,专挑软柿子捏。
 
深海不是没觉悟,只是没找到机会拿出一直藏在包里的辞职书。酒吧里的男人对她的第一印象是,“笑得很美,但那样完美的假笑让人很恶心”。
 
只是,在完美的外壳里,包裹着她不敢辞职的真相。
 
与擅自取用了自己所有存款的母亲断联六年,父亲车祸去世,深海不仅仅是个口红蹭到地铁玻璃上也会仔细擦掉的优秀女孩,还是个在东京漂泊的无人拖底的普通小人物。
 
原生家庭,房租欠款,成为野兽有多难呢,都只是困兽罢了。
 
发展过程
 
完美员工,当然会升职。只不过就算升职,她的主要工作依然是,替下属背锅,给领导擦屁股。深海的脸上,写满了疲惫。
 
表面上,她是一个爱情事业双丰收的都市丽人。实际上,她是一个向往像野兽般自由的笼中社畜。
 
她能想到的办法,是恋爱。
 
寄希望于男人有什么好处?相恋四年的男友正偷偷和前女友同居,客户横行霸道地性骚扰,酒吧里碰到的新男人,首先邀约的不是会,而是炮。成人世界里想要一份正儿八经的爱情不比工作艰难。
 
超负荷的深海第一次回嘴,收到了老板“这个公司,离了谁都一样转”的回应,她终于觉醒,为了不走到丧失自我、真正自杀的那一步,只能辞职。
 
其实走到离开这一步,深海也没有像脑海中幻想了千百遍的那样痛快撕破脸。她甚至对大家深深鞠了一躬,说出一句对不起。
 
穿上皮衣皮靴是为助长自己的勇气,戴上墨镜是为遮挡眼中的犹豫。平凡人的职业生涯,怎么会有凶猛的外挂。
 
重新出发,实际上是与世界和解,我们都要接受命运,无法成为野兽的命运。
 
业务员
 
代表人物:李想(饰)
参考文献:[华丽上班族],杜琪峰,中国,2015
活跃区域:写字楼
活跃时间:2008年
社畜指数:2级
综合评价:工作之余,爱情买卖。
 
 
生存背景
 
李想,李安的李,梦想的想。
 
他是个新人,不同于要隐瞒董事长千金身份而怕被人提问的琪琪,等着“答不出的时候自然有人搭救”,因为根本没有人问他问题。甚至因为反复强调“李安的李,梦想的想”,大家还会把他的名字记成“李念”。
 
虽然工作很累,但是他兴致高昂。每晚回了家,他会悉心熨烫养护自己的白衬衫,高兴地唱歌。“天天都赶场,没白活一场。我是有价值的人,不是下蛋的鸡。”不是自我洗脑,而是新人共通的精神面貌。
 
这是一家生意兴隆的公司,但在它的华丽背后,是上上下下盘根错节的情爱关系。李想的上司是主管,主管背后是女强人,女强人背后是董事长,董事长背后是妻子的家族财团,似乎达成了某种制衡统一。
 
很难说,究竟是拼才能业绩,还是考裙带床技。
 
李想才进公司,就不怎么招上司待见。李想自己还没发现,王大伟已经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张总,徐娘半老,和董事长痴缠二十年的爱情故事,是公司公开的秘密。她在等,等董事长的发妻咽了气,就入主东宫。
 
而王大伟,则是被她一手提拔也牢牢控制的心腹,不似师徒,更胜姐弟,说白了,就是市场上常见的富婆与养成系小白脸。
 
年轻的李想让张总想起了曾经的大伟,小狼狗还是年轻的好,她有点动心。
 
李想浑然不觉,这究竟是他的幸,还是他的孽。
 
发展过程
 
李想还没有那么深的城府与权术,但是他还是有些心眼子。作为新人,他精密安排自己与老总的巧遇,打好每一次对话的腹稿,在得到注意后,守住了本分,捂紧了嘴巴。
 
受人器用,李想开始每天跑工厂。他开始不耐烦,开始虚荣功利,开始真的越来越像王大伟。
 
这很危险。
 
幸好,王大伟先抛锚了,张总输急眼儿了,本就是一笔糊涂账,血败得更糊涂。
 
这位职场菜鸟的上位,竟得益于公司内部情爱关系的崩溃,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高手过招,便宜了看戏的渔翁。
 
其实不然,李想这个受赏识的“出头鸟”,不知不觉已经成了董事长的消息卧底,顺便,董事长还教会了女儿琪琪如何利用男人,借力打力。
 
李想这小子,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最后,琪琪向李想发出“爱”的信号。李想的未来越发明晰。他没坐实第二个王大伟,倒是要成为曾经的董事长。但或许,他最多会走上张总的老路。这就是“捧杀”。
 
在情场,被骗是事故。在职场,被骗是故事。恭喜李想变成,有故事的男同学。
 
银行职员
 
代表人物:半泽直树(堺雅人饰)
参考文献:《半泽直树》,福泽克雄/棚泽孝义/田中健太,日本,2013
活跃区域:银行
活跃时间:20世纪90年代至今
社畜指数:3级
综合评价:职业报仇,二十年不晚。
 
 
生存背景
 
1991年,被写进历史教科书的日本泡沫经济,开始破裂。企业倒闭,失业率大涨。半泽直树赶在这关头前大学毕业,进入了产业中央银行。
 
在日本的银行企业文化中,员工一经雇佣,都是终身制。老板无法无缘无故裁掉一个员工,只能通过人事变动,进行变相的边缘化。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辞职,无论如何不能失业,半泽只能负重前行。
 
同期入职的年轻人,都在立志成为家财万贯、受人敬仰的银行家,半泽则想走上高层。没说出口的那半句话是,为父报仇。
 
少时,半泽父亲经营的工厂因资金短缺向产业中央银行贷款,然而银行是个晴天借伞、雨天收伞的,这直接导致了工厂的倒闭,父亲自缢身亡。
 
而后,半泽读金融,进银行,是心中雪恨支撑。他的目标,是总行的董事大和田晓,也是“旧产业”派系的老大。
 
所谓“旧产业”,是相对于“旧东京”而言的派系之争。
 
产业中央银行与东京第一银行合并为世界第三大银行——东京中央银行之后,这个银行体系更加庞大,阶层等级划分更加明显,派系争斗剑拔弩张,险象环生。
 
半泽要等。
 
这一等,就是十年。
 
“以牙还牙,加倍奉还。”他对自己说。
 
发展过程
 
2002年,攒了满满当当惊人业绩的半泽,爬到东京中央银行大阪西分行融资课课长位置。他距离高层的圈子,一步之遥。
 
为了冲刺百亿融资目标,成为最佳分行,半泽的直属领导分行长执意要给一个危险企业贷款五亿。三个月后,该企业宣布破产,五亿贷款化为泡影。
 
领导说了,半泽背锅。
 
面对上层无理的施压与指责,半泽毅然接下讨回债款的任务,决心要让污蔑者付出代价。打完嘴炮,半泽用实际行动,追回了债款。顺便,还揪出了一个惊人的黑幕,分行长和企业之间存在利益交易。
 
掀领导下马,半泽职位晋升。
 
终于直面到最终大Boss,二十年本泽复仇记,成败在此最后一击!
 
但这一次,幕后操纵的又岂止银行与企业,更涉及根深蒂固的派系党朋之争。半泽除了报仇,更要掀起体制改革。
 
半泽是个异类,面对拉拢与陷阱,他牢记父亲的教诲,看重人际,约束自身。
 
半泽或许是个天才,又或许是幸运,也有可能是时势造就,他只身挑战权威,凭借一身银行家的职业道德与道义,得到关键客户的鼎力支持,最后竟真的撼动乾坤。
 
在人人皆社畜的日本职场,自杀被认为是消除痛苦唯一的出路。像半泽直树一样反抗的人是少数,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还有没有绝地反击的机会。
 
主编助理
 
代表人物:安迪(安妮·海瑟薇饰)
参考文献:[穿普拉达的女王],大卫·弗兰科尔,美国,2006
活跃区域:办公室、服装店、咖啡店、餐厅、领导私宅、时装周、慈善晚宴
活跃时间:21世纪初
社畜指数:3级
综合评价:不为交房租而忍耐,就为争口气而辞职。
 
 
生存背景
 
距离路易十四统治下的法国已经过去了三个世纪,曾经高度集权的时尚潮流也从卢浮宫的华丽宫闱里流窜出去,进入了一个汹涌澎湃、野蛮生长的状态。
 
它不再只是贵族王爵赏玩的游戏,而成了弄潮儿们较劲的把戏。时尚的圣地,始终是巴黎,而它的精神首都,已经迁至纽约。
 
都是女人,但她们不一样。
 
为了踩高跟鞋所以坚持打车上班的时尚女孩,用量杯和肉眼可见的颗数精确进食,她们的口红既不粘牙也不沾杯;而往人畜难分的地铁早高峰走去的安迪小姐,正飞快地啃着她卡路里爆炸的大汉堡,出门前抹的开价唇膏早给吃得干干净净。
 
从肉眼可见的穿搭,到隐秘的内衣品味,她们从里到外都不一样。
 
 
安迪,西北大学毕业,校报主编,美国记者竞赛冠军,为了成为职业记者来到北美乃至全球传媒产业的绝对中心——纽约,一个简历比脸蛋更漂亮的女孩。
 
显然,在传媒公司、出版集团鳞次栉比的纽约,没有人脉的安迪,收到的回执寥寥无几。
 
她撞大运了。
 
21世纪的时尚行业,以《天桥》杂志为风向标。所谓的时尚,基本上由杂志主编的嗅觉决定。
 
米兰达就是那个传奇主编,那个穿着普拉达的女王。最关键的是,只要为她卖命一年,之后想去哪家杂志都可以。
 
这就是安迪暂时放下职业理想、无论如何也要来“镀金”的唯一原因。米兰达选上安迪的原因也只有一个,聪明,至少看上去是。
 
虽然是第二助理,但此前没能坐热该板凳的每一位,都是来《天桥》朝圣的苗条娇娃,但,无一例外的愚蠢(在米兰达看来)。
 
于是,直到面试也没听说过米兰达名号,不够漂亮不够纤细的安迪,要面临的何止是初次走进的所谓职场,更是变化诡谲的时尚风云。
 
菜鸟不怕吃苦,怕就怕,“当你穿上那双Jimmy Choo的鞋,就已经出卖了你的灵魂。”
 
发展过程
 
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不,名校出身的他们,都在为很烂的工作卖命。
 
但是,他们不认命。
 
米兰达需要两个助理,首席助理负责安排日程,参加时装周,深入名利场,算是体面活儿。第二助理则更像是个私人助理,衣食住行事无巨细,甚至帮米兰达的女儿搞《哈利·波特》未出版的手稿。
 
在外卖没有那么发达还无准时达保障的纽约,安迪开始生死时速般地穿梭在咖啡店、餐厅和各大品牌店铺。
 
 
安迪最主要的工作是听候差遣和传递“圣经”。“听候”的意思是,米兰达会用不亚于嘻哈歌手的语速说完她的全部需求,不接受二次提问。
 
“圣经”则是每期杂志的雏形,包含所有的设计素材,助理需要在米兰达的私人住宅和各部门之间传经。此经若有差池,不仅是她饭碗不保,时尚全教受到波及。
 
此外,当有幸跟随米兰达参加时尚聚会,她需要提前背熟所有与会嘉宾的名字与职位,通晓他们的私生活,以便及时提示米兰达,促成体面熟稔的社交。
 
但安迪还是没有得到米兰达的认可。她发现,了解时尚不如了解主编的肢体语言和微表情,主编的观点才是圣经。她改变不了规则,想得到米兰达的认可,只能改变自己。
 
为了让米兰达多看一眼,安迪开始认真对待自己的脸和身体。
 
第一次把自己塞进大牌服装,安迪问男友,好看吗。审美显然不在线上的男友,只会觉得她不穿衣服最好看。
 
安迪疯狂地工作,无暇顾及恋人、朋友,接受父母的房租救济金的同时,也彻底抛下了自己的生活。
 
安迪开始经受纸醉金迷的诱惑,面临火辣辣的撩拨与勾引,以及潜在的,青云直上的捷径。
 
眼看着个人生活岌岌可危,过来人坦言,等她的个人生活化为乌有,就要升职了。
 
果然,安迪的爱情,结束于男友口中“那个让你随时接电话的人”,因为,那是她“真正在乎的人”。与此同时,安迪成了自己曾经轻视的“那种女孩”。
 
她通身的气派,倒不像第二助理,倒像个“嫡亲”的助理。很快,她就要顶替首席的位置了。
 
终于,这一切结束于米兰达的一句首肯。
 
在高层们的权谋斗争中,米兰达选择牺牲一位得力下属,这是安迪进入职场以来第一次直面血淋淋的厮杀。
 
米兰达的青睐有加,令心中秉承着“媒体道德”的安迪感到不适。在米兰达风轻云淡地吐出这句,在安迪身上看到很多与自己相似的地方时,安迪前所未有地害怕。自己岂非也有底线溃败的一天?
 
 
安迪选择了退出。留下一句,“我做不出这样的事”。
 
既不想变成自己最不想成为的人,就褪下华服,急流勇退。反而,令所有人另眼相看,包括那个女魔头。
 
辞职,认输,是胆小鬼的唯一出路,也是真的勇士的一记翻身仗。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10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