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梅姨和铁叔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2019-09-26 11:25
影片改编自英国作家约翰·福尔斯的同名小说——描述了维多利亚时代,末落的贵族青年查尔斯(杰瑞米·艾恩斯饰)被身份卑微的女子萨拉 (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所吸引,背弃了金钱交易下的婚约,转而投向她的温柔乡;孰料,一夜情之后,萨拉独自离开,三年后才放出消息让查尔斯找到她。
 
这是在小说基础上建立的剧情。
 
影片另外添加了一个具有对照意义的现代戏段落,男女主角迈克和安娜,同样是由杰瑞米·艾恩斯和梅丽尔·斯特里普扮演,他们似乎正在拍摄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在现实里陷入了和剧中人相同的爱情纠结,两个时空的戏以不同的结局收场。
 
通过这个剧情设置,影片巧妙地解决了小说开放性结局的问题。

关于影碟

影片为胶片拍摄,原始画幅为1.85:1,蓝光碟为1080p高清转制,保留了原始画幅。
 
影片中维多利亚时代和现代戏部分的色调变化,以及戏份不少的绿色森林的场景,十分具有层次,画面清晰又不失年代感。
 
在年代戏部分,梅丽尔·斯特里普和杰瑞米·艾恩斯的表演保留了一点舞台剧感, 现代戏则自由乖张许多,但整体的表演仍然是十分克制,人物情绪的变化体现在肢体和神情的细微转变中。高清画面将镜头捕捉到的变化完美呈现,色彩饱和,人物和环境的色调与对比清晰。

声音方面,采用的是线性脉冲编码调制(LPCM),即是未经压缩的原音重现。对于片中梅丽尔·斯特里普和杰瑞米·艾恩斯十分明显的维多利亚时期戏剧表演的腔调,原音重现的效果非常具有表现力。
 

关于花絮

电影学者解读

小说《法国中尉的女人》本身是本畅销书,作者约翰·福尔斯在1969年出版了这部小说,以维多利亚时代的语言风格,再现了这一时期女性对自由、爱情的向往和贵族生活、思想的没落。
 
影片完成于1981年,用现在的话来说,这是一部大IP改编的作品。
 
在观看这部电影时,原著小说也是经常被拿来谈论的对象。尤其是电影中维多利亚时代的戏份,像小说是用那个时期的语言写作一样,电影在表演上刻意模仿了那个时代的戏剧表演形式,呈现具有年代感的没落贵族和底层女性追求自己人生自由的故事。

电影学者伊恩·克里斯蒂带有拉片及解析性质的访谈,从影片原著作者和小说的创作特点谈起,自然过渡到对编剧的改编、演员的表演、影片的剧情等方面的解读上来。
 
尤其是对这样一部编剧、导演、演员和原著小说作者都非常有实力的电影来说,可细细品味的空间更大。
 
福尔斯在写作上的特殊性,给导演卡雷尔·赖兹和编剧哈罗德·品特留了一个很大的难题。花絮中,伊恩引述了特吕弗的戏中戏结构的[日以继夜]、大卫·林奇以维多利亚时期为背景的[象人] 等,发散式地分析了这部有着非常强烈的时代感的影片,在故事结构、镜头画面等层面上所做出的努力。

约翰·福尔斯在[法国中尉的女人] 之前已有两部作品被改编成电影。一部是根据其成名作——1963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收藏家》改编, 由美国著名导演威廉·惠勒执导的[蝴蝶春梦],在商业和艺术上都十分成功。
 
[蝴蝶春梦]获得了1965年戛纳电影节的影帝、影后两项大奖,这是戛纳电影节首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把最佳男女主角奖颁给同一部影片。
 
另一部是根据其1965年完成的小说《巫术师》改编,和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 一样,这部小说也是采用了历史和现实两个时空交叉出现的结构,极为注重心理描写,约翰·福尔斯亲自担任了电影版的编剧。

关于小说改编的电影,伊恩还引述了大卫·里恩执导的由查尔斯·狄更斯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雾都孤儿] 和[远大前程]。
 
两部片子的背景都是十九世纪的英国。查尔斯·狄更斯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改编他的作品和改编[法国中尉的女人] 一样,在年代呈现上十分具有挑战性。
 
对于本片采用年代戏与现代戏对比、以美国女人演绎欧洲女人的形式,伊恩觉得这是对这部小说非常好的改编方式。为此,编剧哈罗德·品特对小说进行了大量修改和删减。
 
创作者访谈

花絮的第二部分,即《南岸访谈秀》,是当时的一个电视访谈节目,形式较为自由,在居家环境而非摄影棚内,主持人分别采访了影片的原著作者约翰·福尔斯、编剧哈罗德·品特、导演卡雷尔·赖兹,三人就各自的工作内容谈论了从小说到电影的创作思路。
 
约翰·福尔斯谈到他在写作小说时的习惯,最初的灵感可能并非来自某件事情,而是来自于图像,“我所有的小说,都是从一个画面开始,比如一张照片。”影片中开场不久后出现的海边堤岸,对于福尔斯创作这部小说具有重要影响。
 
花絮里面展现了现实生活中的那个堤岸,福尔斯的家就住在那个堤岸不远的地方。他从这个场景开始谈到如何去构思和写作《法国中尉的夫人》这部小说。

编剧哈罗德·品特同时也是一名剧作家、诗人,创作过大量的诗歌、戏剧,和电视剧、广播剧及电影的剧本。在[法国中厨的女人]之前,他创作了[仆人]、[车祸]等为人熟知的影片的剧本。
 
2005年,哈罗德·品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于小说改编的剧本,他认为最重要的是保持作品叙事基调的统一性,“叙事有很多种方式,但基调一定要贯穿始终,不能半途而废。跟小说是一样的,也是这样的道理。”
 
对于改编过程中的取舍,品特也相对 重导演的选择。片中现代戏部分,安娜和迈克在旅馆房间约会,安娜读着报纸上的有关伦敦妓女信息的新闻。
 
品特说“我写了妓女的戏,原著上 也有,卡雷尔也拍了出来。那场戏本身是好戏,但导演的意思是,它在结构上出现在错误的地方, 强调点太多,破坏了整体的叙事。”
 
所以最终的成片只保留了这段报纸新闻的戏,没有出现妓女的画面。(不过在维多利亚时代的部分,查尔斯在街头寻找萨拉的戏中,出现了伦敦地下社会里的妓女)。
 
访谈最重头的部分,放在了导演身上,卡雷尔细致地回答了主持人关于影片的众多细节疑问, 自然也少不了那个经典而重复的“改编是否忠于原著”的问题。
 
“所见即所得,你不能深入到别人的思想里,无法进入他们的脑袋,只看他们说话, 思考和感受,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意思,大家都说什么忠实于原著,忠实的改编,那都是胡说,不一样了。”
 
所以对于卡雷尔来说,重点是要找到小说的让人感兴趣的故事,“你要决定使用小说哪个部分,有一些故事让你感兴趣,一般都是爱情故事,那么让其他故事远离你的视线。还有一点就是,一定要给自己时间去判断好坏,不能操之过急,必须要让素材喘口气。”

关于萨拉的身份背景,影片用了非常简短的 一个场景做了交代:她的雇主刚刚去世,萨拉因此暂时无处可去。
 
 
在导演赖兹看来,这场戏非常重要,“如果没有那场戏的话,我们直接看到她走到石坝上,就不知道怎么想了。一定要有一些复 杂性和兴趣点,这样观众才能关心这个情妇,不能只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人的长镜头。萨拉站在石坝上,那样没人会关心她了,你必须要去引导观 众入戏。”

对主演梅丽尔·斯特里普、杰瑞米·艾恩斯和剪辑师的访谈,是花絮的第三部分。详细讲述了影片拍摄时的故事。
 
查尔斯是艾恩斯接拍的第一个电影角色,此前他主要是一名舞台剧演员,因而表演时有较重的舞台腔调。导演卡雷尔时常提醒他,“不要觉得自己要表达很多,放松表情。” 这也是拍片时不喜欢说太多的卡雷尔给艾恩斯在表演上最多的提示。
 
 
对于表演经验丰富的梅 丽尔·斯特里普,卡雷尔也是如此,即使不满意, 也不会指导太多。
 
有场萨拉和查尔斯在棚屋里的戏,梅丽尔·斯特里普有句台词一直说得不够自然,反反复复演了20多次。即使这样,导演仍一直不给她示范如何读台词,也不告诉她该怎么 样,只是说,“我们再来一次吧,好吗?再来一次吧。”梅丽尔·斯特里普几乎要被弄哭。

那场梅丽尔·斯特里普令人印象深刻的海堤回眸的戏,实际上是在摄影棚内完成,因为海浪 实在太大,十分危险。
 
拍摄远景时,剧组用绳子把演员和堤岸的石柱拴在了一起;拍摄“回眸”特写的部分时,剧组在摄影棚内安装了巨大的水箱和风扇。开拍后,打开水箱,水流冲下来,在梅丽尔·斯特里普回头时,风扇把水吹向她。

配乐师访谈

花絮的最后一部分是配乐师卡尔·戴维斯的访谈。他与导演卡雷尔在1960年代相识于社交场 合,当他加入到[法国中尉的女人]的工作中时,电影已经拍完,正在进行剪辑,配乐也只是暂时的。
 
卡雷尔原本想使用已有的古典音乐,但制片人觉得版权花费太高,所以建议卡尔·戴维斯说服他使用新创作的配乐。

那个经典的海堤场景,卡尔·戴维斯称之为 “萨拉的漫步” 。导演在给他解释这段萨拉的内心独白时说,“我觉得是渴望,渴望爱,渴望生活的经历,是渴望,你明白吗? ”
 
于是他使用了相对阴郁的音调。在一些特别的片段里,卡尔·戴维斯使用了管弦音乐,还有些独奏,他经常让弦乐器独奏的单调与丰富多彩的合奏形成对比。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3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柳暗百花明
《看电影》鉴碟·[法国中尉的女人]标准美国A区蓝光版
2019-10-02   07:52
柳暗百花明
没看见电影,怎么评论。
2019-10-02   07:49
draccula
梅姨一直很稳
2019-10-02   00:25
爱看电影
👍
2019-09-26   23:5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