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漫改狂潮
2019-09-17 15:37
两部上映于平成尾声的电影——[飞翔吧!琦玉]和[王者天下],不出意外将成为今年日本最卖座的真人电影。这是近年来日本电影市场的缩影,真人电影想要大卖,只有漫改一途。
 
这种“无聊”的现状什么时候才会改变呢?也许要等到日本作为漫画大国的现状改变的那一天。
 

时代的变迁
 
[海街日记]在四年前成为是枝裕和第一部漫改作品,不仅得到了东宝的发行,拿下32亿票房,还入围了当年戛纳主竞赛,在各方面对是枝裕和都算得上一部意义非凡的电影,却也被诟病太商业、深度不够。
 
反对者有足够的理由,在这个被动画和漫改占据的世道里,如果连独立电影出身的是枝裕和都“投诚”了,那日本电影还有希望吗?
 
不过对于是枝这种地位的导演来说,他拍漫改并非电影公司制片人的压力,纯粹只是《海街日记》原作的家庭题材对了他的胃口。话说回来,漫改电影和原创剧本电影并不存在优先级或是鄙视链,比如戛纳金棕榈的[阿黛尔的生活]也是漫改,决定一部电影好坏的永远是电影本身。
 
早在平成最初那几年,就有老牌电影人试水漫改。筱田正浩曾被视为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新浪潮的代表,他在1990年拍摄了根据藤子不二雄A原作漫画改编的[少年时代]。
 
从题材看,这部讲述战争末年平民生活的电影很传统,但一些关于军国主义反思的意向表达,如不断出现在神社前的亡灵又显得很现代。国民漫画家藤子不二雄A亲自担任该片企画和制作,让[少年时代]成为日本最早的漫改佳作。
 
筱田正浩曾于1964年试水剑戟片,拍了一部以幕末风云人物清河八郎为主角的[暗杀]。
 
抛开片末最后五分钟极为前卫的第一视角暗杀戏,这部改编自司马辽太郎历史小说的电影,大概算得上那个年代的主流电影。日本电影自诞生起,其进化过程中都经历着原创和改编的角力,从最开始的改编戏剧,到改编历史小说,再到如今漫改和轻小说改编大行其道,倒也符合历史规律。
 
再以深作欣二为例,让这位暴力美学大师扬名立万的[无仁义之战]系列,改编自黑帮成员实录文学,而到了2000年左右,深作欣二最后一部[大逃杀]却是漫改。
 
 
历史的潮流、时代的大趋势是无人能改变的,日本漫画历经手冢治虫的革新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大发展,成为日本国民老少咸宜的精神食粮,那么漫画和另一种主要休闲娱乐方式——电影的结合是必然的。
 
不过现在大量平庸的漫改电影充斥市场,原创佳作在票房排行榜上难觅踪迹也是事实。究其根源,泡沫经济的破灭和电影公司的保守心态造成了这一现象。
 
有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教训,日本各行各业的决策者都不敢再做太过激进的投资,片厂制瓦解后,电影公司的新模式是多家出资平摊风险。东宝最先采用的制作委员会模式,时其市场份额达到了松竹和东映两家总和,这一模式也就被普遍接受成为主流。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主流商业电影,往往是电影公司发行+电视台制作+出版社提供版权的模式——众所周知,现在漫画杂志和单行本销量在下降,TV动画只能靠卖BD回本,那么电影就成为了各方面必须死守的盈利点。
 
在这种形势下,越来越多的导演只能被动接受制片人的漫改企画。园子温拍摄的两部[新宿天鹅],甚至被索尼剥夺了终剪权,这种好莱坞制作品模式让不少传统电影人颇有微词。不过没办法,艺术家也是要吃饭的嘛。

潮流正当时
 
三年前,东宝和华纳召开联合发布会,日本最大的两家电影公司宣布将首次合拍电影。他们选择了一个巨大的IP:《JOJO的奇妙冒险》真人版。
 
真人电影的故事背景是漫画第四部,第四代JOJO东方仗助的故事,加之影片中会出现全作人气最高的空条承太郎,这部名为[JOJO的奇妙冒险:不灭钻石 第一章]的漫改,隔着屏幕都能嗅到喷薄而出的野心,打造属于日本的超级英雄系列。
 
然而现实是,真人电影的票房和人气都跟不上投资,第二部遥遥无期,一揽子计划看起来已经夭折。
 
[JOJO]真人版并非烂片,剧情还算还原,原作精髓“替身”在CG制作下也是像模像样,甚至漫改片很容易遭诟病的选角,无论山崎贤人还是伊势谷友介的扮相都得到了原作粉丝认可。饶是如此,真人电影仍然没能让大众认可。
 
原因也许出在普通观众接受不了太过漫画风的角色造型(比如主人公的锅盖头),那些大吼大叫的炫酷招式也未免太中二。
 
处于同样困境的还有[死神]真人版,当技术能力已经可以呈现漫画的表现方式时,却发现大众并不买账——这一困境制约了日本电影公司的超英梦,也让前几年一股脑的少年漫改热潮稍微冷却了一些。
 
就目前来说,最成功的漫改[浪客剑心]系列,既是现实题材又能归为新时代的剑戟片。
 
同样,少女漫改的金字塔尖[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也是现实题材。这种现象会让人困惑,漫改的流行,到底是日本观众喜欢漫画,还是日本电影的原创能力匮乏。
 
试问,如果现在还存在桥本忍这样的名编剧,还存在黑泽组的剧本先行法,他们能够写出比《浪客剑心》、比《NANA》更精彩的故事吗?很可惜,平成年代的名编剧,他们把所有热情都投入到了电视剧的脚本编写上,早就了日剧的黄金时代,而电影脚本,如果导演不能一己承担,只能依赖于漫画和小说改编了。
 
华纳在拍摄[浪客剑心]第二部时,采取了单社制作、配给的模式,而非现在主流的制作委员会模式。
 
首部电影的成功,让华纳高层有了承担所有风险和收益的信心。这种信心同样建立在电影周边的大规模贩售上。[浪客剑心]真人版上映期间,大到剑心和志志雄布偶,小到逆刃刀样式的裁纸刀,电影院的剑心周边卖到缺货。这一系列为华纳带来的巨额利润,电影周边成为了大头。
 
这就是漫改电影的天生优势,在日本这样一个有卖塑料小人传统的动漫大国里,电影周边的潜力远远没有开发出来。像迪士尼漫威那样,把卖兵人当成一门和电影相关的生意来经营,也许会成为日本漫改下一阶段的潮流。
 
 
松竹公司在[东京食尸鬼]第一部票房未达预期的情况下,执意继续拍摄这个系列——哪怕第二部的CG画面少得可怜,肉眼可见的贫穷——这个漫改IP蕴藏着太大的商机,不想错过。
 
漫改电影在平成30年从小众变成了主流,最重要的节点应该是2006年[死亡笔记]的上映。此前,华纳日本一直作为单纯的引进商存在,凭借真人版[死亡笔记]获得成功后,趁热打铁依靠一系列真人漫改,迅速超越东映和松竹,成为日本第二大的电影公司。
 
特摄片乃至东映的衰落很大程度上要拜漫改崛起所赐。可以说漫改电影是平成后十年至今的大潮流,在下一个潮流出现前,这种类型片——严格来说,这种商业模式,将继续影响日本电影的方方面面。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9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draccula
好作品不问出处
2019-09-18   00:30
爱看电影
👍
2019-09-17   23:3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