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科技失控启示录——网络篇
2019-09-06 12:09
人们渴望相聚。我们在大海深处铺设光缆,我们在大气层外布局卫星,就是为了让全球各地的人都可以通过网络相互连通。
 
从分门别类的论坛,到轻松简约的聊天室,如今,微博让新闻传播得更快,微信让朋友间的交流更加密切。遗憾的是,我们忘却了萨特的那句真理——他人即地狱。互联网,正在让这个地狱离每个人更近。

两个世界

两点联通便成线,两线交叉便成网。线的本质在于沟通,网的本质在于捕获,在于控制。
 
人类,作为一种高级智慧生命,其实有个很大的缺陷,即信息交换的速率太慢。人与人之间交换信息只能靠语言和文字,这还包含了各种各样的潜台词、谎言、策略等。计算机则不同,计算机的语言是就是,否就是否。计算机一联通,便能组成高速交换信息的互联网。
 
互联网建立之初,与现实世界还是相互隔离开来的。但发展至如今,由于信息传输的优势,互联网已经接入到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用来助推社会体系更加高效便捷的运转。
 
细田守在2009年推出的动画电影[夏日大作战],就描述了一个与现实生活接连得十分紧密的虚拟网络。事实上,这已经不算是虚拟的了。
 
人们的日常生活、交通、医疗、金融,全都可以在网络之中完成,换句话说,现实社会已经完全被这个无形的网所掌控。它是维系社会秩序的核心体系,一旦它遭到了破坏,现实世界也会随之彻底失控!
 
网络的连通性,能够让这种失控从一个领域迅速蔓延到另一个领域。这种特性,提高了便利性,却让安全性大大降低。就像是曹操部队不识水性,而将船只铁索连环,最终却在火攻之下,全军覆没。而对于现代社会,谁掌握了网络,谁就掌握了社会的命脉。虚拟的网络,反而成了现实世界的支配者。
 
常言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对于当今的网络时代,高智商的黑客成了最让人担忧的人群。
 
 
在2016年的影片[绝对控制]里,皮尔斯·布鲁斯南主演一名科技公司的总裁,他的家庭住所是一栋顶级的全智能别墅,然而,因为一个骇客的复仇,他的智能家居反而被骇客轻而易举地利用,成为窥视隐私、控制生活、威胁人身的武器。
 
即使骇客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好奇少年,也难以避免造成重大的网络失控。在1983年的电影[战争游戏]里,还在上中学的大卫是个电脑天才,他在家中通过网络访问到了一台美国军用超级计算机,却以为是一个电脑游戏进行破解,随后便开始用它玩起“世界大战”的游戏。
 
他所不知的是,这个看似简单的游戏,正在触发美苏之间的核战争。
 
如今,互联网还在不停地扩大、发展,已经成为人类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终于发现,网络对人性的袒露,远比现实世界对人性的袒露更加容易,更加深邃。网络失控,已经成为我们当下最忧心忧虑的科技阴暗面。

无处藏身

网络世界的形成,本不是技术使然,而是人类本身对于现实世界的一次造反。
 
人们爱上互联网的理由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极其单纯的虚拟世界,这里遮蔽了一切出身、地位、外貌、学历,不分性别、年纪,不分国别、种族,每个用户在这里都是平等的、自由的,他们尽情地分享知识,分享资源,分享情感。
 
在森田芳光执导的[春天的情书]里,呈现的还是网络初期的青涩,人们只是用键盘敲打出一行行文字,在都市的夜色映衬下,显得格外轻松、惬意。在那个互联网刚刚兴起的年代,网络与现实生活还没有产生密切的联系。
 
它就像是一个崭新的乌托邦,去中心化,无国界化,人人平等,知识共享。那是一个纯粹理想的国度,每个用户都在那里受益匪浅。
 
正如斯皮尔伯格在去年的新片[头号玩家]里所号召的那样,保持虚拟世界的平等和共享,一个出身底层的孩子,同样能够有机会在网络世界里学习知识,证明自己的价值。
 
 
然而,互联网的发展最终还是与现实世界产生了连接。商业进了来,权力进了来,用户被绑上了实名制,与现实世界几无分别。
 
互联网这片虚拟的净土在消逝,换来的只是无处不在的商业广告、乌烟瘴气的暴力舆论、简单片面的评分等级。甚至强化了现实世界的残酷、个体生活的压力以及贫富差距的对立。
 
更重要的是,它本是自由的天堂,如今却已让自由消逝殆尽。
 
2013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职员、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外包技术员爱德华·斯诺登,向媒体披露了美国政府“棱镜”监听计划的秘密文档。
 
文档表明,美国政府通过“棱镜”项目可以直接从包括微软、谷歌、雅虎、Facebook、PalTalk、AOL、Skype、YouTube以及苹果在内的9个公司服务器收集情报信息。
 
人们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电影[国家公敌]中,我们就曾看到腐败的政府要员利用安全局的特权,对威尔·史密斯饰演的一名普通律师进行全方位的严密监视。这样一部听上去玄而又玄的电影,成为了真实世界的反照。
 
安全和隐私,是一对互相矛盾的悖论命题。监控,本是为了精确打击犯罪,但最终却触犯到了人民的私密生活。互联网的诞生,本身为了更加智能、高效地运转社会体系,却最终成了人们心中恐慌的对象。
 
大多数都不知道,在我们看到网络表层之下,还有着一个看不见、无法用超链接访问的暗网。暗网真实存在于现有网络的数据库,其蕴含的数据量更是普通网络的几个数量级。
 
正如去年的桌面电影[解除好友2:暗网]中揭示的那样,随意的捡到一台笔记本电脑,竟发现了暗网的存在,满足自己偷窥欲的同时,也遭到了暗网的窥视,导致最后引火上身。
 
剧集[黑镜]第三季,也有一个小故事《黑函之舞》,讲述了人们在暗网的监视下,被抓住了个人的小癖好,最终成为黑客的傀儡。
 
人类本想加强网络对恶行的监管,却没想到反而让自己暴露在严密的监管之下。安全与隐私,永远处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左右为难之中,如何平衡好两者的关系,也成为我们最为担心、烦恼的现实。

娱乐至死

我们往往担心显而易见的威胁,对于网络技术也是如此,像隐私的丧失、强权的监管、黑客的攻击、人工智能的觉醒。但那些看上去特别美好的地方,却因为不容易引起警惕,而更容易让我们堕入其中。
 
在美国作家尼尔·波兹曼的著作《娱乐至死》的前言,他对比了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和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两本书。
 
他写道:“奥威尔警告人们将受到外来压迫的奴役,而赫胥黎则认为,人们失去自由、成功和历史并不是’老大哥’之过。在他看来,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
 
 
在他看来,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更有可能成为今天社会的预言。人类最终会因为科技,消除了犯罪,消除了痛苦,消除了羁绊,社会统一、安定,人民生活幸福美满。
 
虽然在波兹曼的笔下,指出的是对电视媒体的警惕,但对于现今无处不在的网络媒体,他的预言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因为网络的高度发展而变得更加令人担忧。
 
 
要知道,利用虚拟幻觉控制住人的精神思想,更容易实现对实体的囚禁。[黑客帝国]就鲜明地展现了机器人通过虚拟网络奴役人类的可怕景象。而在皮克斯的动画电影[机器人总动员]里,人类因为整日沉浸在虚拟世界里,运动能力全都已经退化,并且长久没有体验到现实生活的人际交往。
 
当然,这些影片所讲的都是人们被强迫进入网络世界,其实让人们自愿地、主动地投身到娱乐的幻觉中,也同样轻而易举。
 
在英剧[黑镜]第一季有个故事,讲述的是未来的人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在类似健身房的地方骑自行车,赚取消费点数,而娱乐方式就只有观看各种形式的电视节目,选秀节目,情色节目,惊悚直播等等。
 
主人公最后明知道是媒体的诱骗,明知道自己获得的不过是大一点的假象,但仍然选择成为娱乐业的俘虏。
 
阿里·福尔曼的[未来学大会]试图通过动画镜头与真人镜头的来回切换,强化出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反差。在那个未来世界里,人人都可以被数字化。一无所有的底层贫民沉浸在虚拟的数字世界,麻醉着空虚的自我。而现实中,你却只能看到那一个个空洞的眼神。
 
娱乐是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过度地沉溺,必然会导致玩物丧志。不再思考,不再忧虑,社会在堕落,人脑在退化,文明在倒走,正如波兹曼所说,“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不仅害怕那些“可憎的事物”,也更加害怕那些“可爱的事物”。于是,今天的科技失控,也许最需要警惕的,也许正是你享受的那一刻。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9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云小主
😳
2019-09-08   00:5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