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用脚说话
2019-09-02 11:50
[旺扎的雨靴]里,小旺扎心心念念,想要一双雨靴。
 
小时候,人总会有那么几件非常想要的东西。当你能自己挣钱之后,想起来那几件东西,也许都不是难事。
 
但恰恰因为那时候和心爱之物像隔着天堑,怎么也够不着,才心焦心躁,抓心挠肝地想要,得到了也才欢天喜地,像得了天下最了不起的宝座。
 
大人们冷冰冰板着脸,觉得这只是小孩子的三分钟热度。毕竟能用钱买到的东西,看起来也并不惊人;毕竟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像只为了满足一时的虚荣。
 
[旺扎的雨靴]妙就妙在,这件叫旺扎辗转反侧的东西,是一双鞋。
 
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虽然旺扎为了在小贩处买到雨靴,撒谎说自己受伤、头痛,不能去上课。但那样子实在局促的很,期期艾艾,借口也敷衍,太容易被戳穿。一切验证着,这年纪的孩子,没什么骗人的才能。
 
而鞋子穿在脚上。按身体语言的说法,脚也是最不会骗人的。
 
虽然[旺扎的雨靴]基于原著小说,“雨靴”非电影原创,但一旦影像化,实在妙极了。因为旺扎想要的是雨靴,镜头便时不时给脚部特写;即使不是特写镜头,你也忍不住往他脚上瞧。而他的脚,真是诚实。
 
他穿上隔壁姐姐的雨靴,就顾不上小姐姐了。鞋比脚大,但小脚还是奋力带着大鞋往水里趟,步子比上岸的鱼扑腾得还欢。那双脚在水里毫无章法地飞踹,溅起一大波水花,一点也不用担心湿了鞋。脚的步法,宣告着它爱自由。
 
 
他看见小贩的车上有一双儿童雨鞋,就飞奔回家找妈妈买鞋。那双脚紧赶慢赶,前脚还没落地,后脚就着急争先,步子因为急促而东倒西歪,就为了在家和小贩之间来来回回,让躺在小贩车里的那双蓝色胶鞋成为自己的附属。脚的步法,毫不掩饰它的渴望。
 
他没买着鞋,徘徊在教室外,怕老师发现他骗人责罚他。那双脚走得步子凌乱,没一会儿又被套上了一个塑料袋,左右脚因为这个塑料袋,而身份悬殊。一只脚只配在地面上颠,另一只却能大大方方抬起来,仗着塑料袋的加持伸进花坛的积水里。脚的步法,泄露了它的喜好。
 
甚至当脚在晴天被闷在雨靴里,它也十分坦诚地散发臭味。旺扎怯怯地抬起脚来闻,脚却毫不怯场地臭。
 
也许电影在本质上就是恋足的。[肖申克的救赎]一边用画外音说着“说真的,谁会留意别人的鞋子呢”,一边把镜头对准安迪脚上那锃亮的鞋。我也说真的,在电影里看一个人足部的次数,也许比在现实里多得多。
 
镜头偏爱脚的真实不做作。脚踏的步法倾吐人的心情,脚套上的鞋子泄露人的身份。这种藏着小心机的表达方式让电影有余味。
 
[王牌特工:特工学院]里,哈里强调“牛津好过布洛克”,以简约的鞋子式样彰显王牌特工的品位。[摇摆狂潮]里,奇秀在战俘营里想要一双踢踏舞鞋,得到这样一双鞋,几乎意味着他在精神上摆脱了战俘身份。
 
还有什么比[穿靴子的猫]更证实鞋子的重要性?如果没有靴子,这只猫平平无奇,只是又一只大胖橘,恰恰是这双鞋,给了他“文明”的身份。反例则是[太阳照常升起]里的疯妈,她总是光着脚满村跑,是人类又怎么样?她早就被驱逐到文明之外,被定义为“疯”。
 
所以在电影设计层面,旺扎想要的是一双雨靴,不仅用脚的语言叫电影真诚烂漫,本身的心理动机也太合理了。想要一双雨靴,哪里是虚荣,而是想身份得到认可,自尊得到尊重。旺扎也有令全班同学艳羡的铁皮青蛙,但不行,没有雨靴就是不行。
 
下雨了,所有同学都穿着雨靴趟过水坑,只有旺扎得让小姐姐背过去。这一事件还被同学在全班宣扬,引得一阵哄笑。没有雨靴,我要这铁皮青蛙又有何用?
 
旺扎就好像被驱逐出了文明世界之外,成了一个有着高端玩具的野蛮人。等到旺扎终于有了雨靴,以为可以被归入文明世界了,天却又不下雨了。晴天里套着雨靴的旺扎,仍然在孩子的世界里像个异类,旺扎的现状与世界的规则总是错位。
 
 
就算是出名的“恋足癖”昆汀,他电影里的脚,也不仅是性感的符号。[杀死比尔]里,新娘刚刚苏醒过来,光着一双脚逃出医院。她借助轮椅逃到了停车场,躺在车厢里用意念祈祷这双失去知觉的脚动起来。
 
镜头定在乌玛·瑟曼光着的脚丫子上,说起来这非常符合昆汀的恶趣味了,但观众此时却无意关注“性感”,而是悬着心希望这双脚恢复知觉。
 
这光着的脚,暴露了新娘此刻的脆弱。她刚刚从鬼门关中回来,对于这个文明世界毫无防备,连双能护住脚的鞋都没有,连双能逃亡的脚也没有。
 
电影是能用脚说话的。它说得,比台词表达得还真切,它点出的,搞不好是现实都未曾察觉的真相。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8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draccula
用眼看
2019-09-03   00:19
爱看电影
👍
2019-09-02   23:53
Ada
🍊
2019-09-02   22:02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