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算清当年这笔账
2019-08-08 10:39
什么样的作品,摆脱了电影对艺术性偏执的追求,仍能博得满堂喝彩,甚至让学院派张开怀抱表示欢迎?
 
[大空头]或许会给你答案。
 
2016年热议的影片中,它与[聚焦]的取胜方式相似,在技术层面达到优秀影片的基准线后,具备丰富的现世意义。它
 
们是另一类“大师作品”,当别人力争超凡脱俗的艺术境界时,将目光锁定影响世界的现实故事。毕竟,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苟且。
 
题材使然,[大空头] 给人一种晦涩难懂的无聊之感,“卖空”、“对赌”、“信用违约互换”等金融概念将观众绕得一头雾水。
 
这些名词被发明出来,就是为了起到隔绝大众和金融行业的作用, 让你觉得高端复杂,因此对交易经理言听计从, 其目的也就达到了。
 
[大空头]要做的是反推这个过程——用一目了然的举例、类比和模型,让观众明白2008年金融危机的内幕。
 
 
于是让玛格特·罗比在泡泡浴中喝着香槟解释“次级抵押贷款”的概念;让赛琳娜·戈麦斯在转轮赌桌前重现对赌债券的原理;让法餐大厨用不新鲜的海鲜汤说明华尔街打包的债券有多垃圾。
 
如此一来,扫盲的同时兼具喜剧效果。当初对于擅长拍喜剧的亚当·麦凯如何涉足金融题材的疑问,现在绍然若揭。
 
也只有采用容易跳脱的喜剧手法,才能成功将迈克尔·刘易斯信息量报表的原著搬上银幕。
 
什么是打破第四面墙的最好方法?在恶作剧前皎洁地跟观众眨眨眼,拽着他们加入共谋?还是至始至终和谐调皮地跟观众套近乎?
 
实际上, 两者都需要。因此瑞恩·高斯林要在展现了自己四千七百万美金的分红过后,道貌岸然地对着镜头说:“我明显感觉到你在批判我。”
 
芬·维特洛克要在按照剧本完成表演后,表示实际上根本不是那样,你看这编剧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加上反应时代背景的蒙太奇,类似于手持镜头的颠簸感,让有幸跟着电影在整个事件由里到外走一遭的观众——甚至当年的受害者——觉得曾经遥不可及的真相近在眼前。
 
至此,我们开始接近重点:[大空头] 最大的野心是要算清一笔账。
 
尽管史蒂夫·卡瑞尔把愤世嫉俗的投资人演得更加愤世嫉俗;克里斯蒂安·贝尔穿着从原型人物家里顺来的破短裤破背心,把社交障碍演得惟妙惟肖,然而都不足以让这群“卖空者”成为英雄,正因为他们果决的判断,给整个金融体系的崩溃增添一层冷血的阴霾。
 
就像布拉德·皮特所言:“对赌金融体系的崩溃,意味着当我们赚得盆满钵满时,千万人将流离失所。”
 
 
电影人很明白这其中的道德歧义,因此无意将观众引导至支持主角的道路,相信听到卡瑞尔说“为金融危机买账的永远是普通人”后,观众的心是哇凉的。
 
但民众是无辜的,这是好莱坞的良知通过[大空头] 澄清的另一个事实。
 
尤其是影片上映时间正值美国大选,候选人们争相大吼着拥有最完善的金融改革方案,非常有必要让民众知道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怎样的教训。
 
当年在检讨金融危机时,不少人将罪魁祸首归咎于民众的贪婪,“美国梦”的虚伪。但人们不知道的是,穆迪、标准普尔等评级机构早已被大银行收买;投行投资杠杆不断调升;对赌体系的形成使得资本能在华尔街上演拉斯维加斯的游戏。
 
在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监守自盗] 教科书般的阐述后,[大空头] 再一次将可怖的真相用诙谐的方式娓娓道来。即,是整个华尔街集体冒着巨大风险,追求价值上亿的红利,造成了失控、超越监管、难以规范的局面,最终埋下定时炸弹。
 
而最恐怖的部分在于,当观众终于看清了那场危机时,会发觉时代再一次身陷窘境。根据彭博社消息,硅谷科技为放贷市场量身定做的制度,走的是当年住房市场泡沫的老路。
 
比如只需要8分钟,就可为12人的小公司筹到百万贷款,且不必缴税。几家线上贷款公司施行着“不问资格一律放贷”的政策,兴奋的借款人根本不了解其中的风险。
 
与此同时,贷款公司也正筹划着,该如何将贷款捆绑成债券进行销售。
 
皮特曾代表他的制作公司说:“这是一个必须要讲的故事,因为我们的状况从未改变。”
 
大型银行一如既往,甚至变得更大,投资杠杆的数字依然触目惊心。那场危机并未终结层出不穷的金融衍生品,结尾字幕告诉观众它们换汤不换药, 只不过有了一个更加高端的名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大空头] 不是终结,而是开端。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在未来的某一天将全部卷土重来。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2月上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云小主
🤣
2019-08-10   23:05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