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当斯通遇见丽莎
2019-08-07 15:58
“疼痛是怎样的?”主人公斯通的发问引出了本片的主题。
 
考夫曼要探讨的绝不是人生的愉悦,这个常以“不太好”形容自我生活的害羞小个子,总是迷恋着人生的背光面:失落、悲伤、沮丧、离别,他的作品就像是一座以自我为名的孤岛,如伊甸园般庇护着这些负面情绪,这次前来游荡的斯通是一位成功的励志演说家,而他却拥有一颗绝望的心,借着这副走失了灵魂的躯体,考夫曼又开始询问那些根本性的哲学命题,存在的意义,爱的价值。
 
有时候,得怀疑考夫曼是否在编写一本关于各类精神病症的百科全书,他的每部作品都或多或少与各类精神病症有些关系。
 
成名作[成为约 翰·马尔科维奇] 即是以开脑式的奇幻戏法,展示了人格解体障碍患者的“灵肉分离”(认为自己的举动不受自我意识操控);在导演处女作[纽约提喻法] 中,考夫曼则用了一个不断提及自我将死的剧作家,呢喃出科塔尔症候群的阴影(片中男主的姓即 是科塔尔,病症包括自认是活死人和自毁倾向)。
 
[失常] 则由此往前更进了一步,无论是男主姓名的直白寓意(Stone/石头),还是他所患的怪病——弗雷格利综合症——一种认为其他所有人都是同一人的精神疾病,不过一如既往地,考夫曼从头到尾都没在片中交代这个背景。
 
也许从影片伊始,考夫曼就在掐着秒钟计算,看观众什么时候能从那些模糊线索中意识到他对男主的独特设定。
 
 
是一开始就奇怪为什么斯通前任的声音会是男声;还是能从一晃而过的画面中,捕捉到iPod上显示的那首男声《Lakme》的演唱者实际为琼·萨瑟兰;或是有知识面涉猎更广者,能一眼看出斯通入住酒店的店名“弗雷格利”是有所暗指。
 
当然,能跟上他的节奏的毕竟是少数,这些具有互动性的文字游戏,更多是在作为补充强化着我们对斯通的认识:他是典型的中产阶级,并且小有名气,却始终郁郁寡欢,认为自己出了问题。
 
正当他面临崩溃时,将斯通从理性边缘拉回的,是丽莎的声音——他唯一能辨识的女声,而丽莎刚好是斯通的一位忠实读者和仰慕者,郎情妾意,轻易便擦出了爱的火花。
 
除了考夫曼的金字招牌外,本片最博眼球的恐怕还是那枚R级认证。
 
考夫曼非但没有刻意回避性爱场景,尺度反是比其之前的真人作品放得更宽,像是有意强调这是一部成人动画。
 
相比硬得令人瞠目结舌的[美国战队:世界警察],斯通和丽莎做足全套的床戏却是格外柔软,每幕特写都散发着皮肤的温度和爱的荷尔蒙。
 
而伴随着男女主此起彼伏的高潮声,当你暗想这不过就是个设置独特的爱情故事时,考夫曼总能带来更多惊喜。
 
斯通“一觉醒后”的梦魇场景,将整部影片的氛围都带入了菲利普·K·迪克笔下的超现实世界。酒店变成了一座实质意义上的监狱,好像每个人都在阻止他变得快乐,他面部的下半部分也最终掉落,连回到了现实中,他对丽莎的爱也开始变得丑陋起来。
 
撕裂了所有美好幻象的考夫曼并不愿停手,还借着在讲台上崩溃的斯通,大肆抨击了奉行愚民政策的美国政府。一切反转,如同斯通与丽莎的相遇才是一场梦。
 
 
作为一部“粘土”动画,[失常] 能以真实感触动人心,其原因除了制作上力求写实外,很大部分是得益于三位演员绝妙的配音,他们与角色融为一体的声演,为空洞的硅胶玩偶注入了人性。
 
尤其是为“其他所有人”配音的诺南,他的声音里既留有其中每个角色的特殊性(小孩、女人),又保持 了一种统一的单调性,配合着角色上下分开的面具式脸庞,和生硬的机械化举止,都与影片“人的异化”这一主题丝丝相扣。
 
不知考夫曼为何总对人偶着魔,影片中的那尊造型独特的日本性爱人偶,却反讽性地成了爱的信物,就如同这看上去和考夫曼很不搭的动画形式,却包容了他的天马行空,也让考夫曼难得地奉献了一次暖心结尾。
 

玩偶提喻法

定格动画极为耗工耗时,虽然[失常]的片长不足90分钟,但其制作期却长达三年,在此期间,来自Starburns Industries公司的幕后团队共制作了1261张人脸和超1000件的角色服装和小道具。
 
剧本筹资
 
本片剧本源于查理·考夫曼在2005年时(用了假名弗朗西斯·弗雷格利)受作曲家卡特·布尔维尔(本片作曲)邀请,为《Theater of the New Ear》创作的一出以演员们朗读剧本为表演模式的“有声戏剧/Sound Plays”。
 
这出同名独幕剧也是仅有三人表演,伴有背景声效和管弦乐队的配乐。考夫曼和杜克·约翰逊的最初计划是将其改编成一出40分钟的短片,并于2012年在Kickstarter上众筹(一共筹得406237美元),后吸引到了制作公司Starburns Industries加入,[失常]得以扩展成80分钟左右的动画长片。
 
前期配音
 
本片也是在电影正式制作开始前就完成了配音工作,但方式并非是单个录取演员的配音,而是让大卫·休里斯、詹妮弗·杰森·李和汤姆·诺南三人(他们是有声戏剧版《失常》的原班人马)一起录音。
 
他们彩排了一天,然后录了两天。影片中日本性爱人偶的歌声也是由杰森·李配音;诺南则一条条录取了难以辨别的吵杂背景人声;休里斯在配音时还会时不时喝上一口。
 
因为版权问题, 影片在细节处做了一些改动:杰森·李声配的丽萨原是要唱《我心飞扬》;诺南本是要演绎[卡萨布 兰卡]而非[我的高德弗里](片中电视播放影片)。
 
 
雕塑角色
 
男主斯通和女主丽莎的样貌均是参照了特定的真人形象创作而得,前者原型是导演约翰逊的前任姐夫;后者外形是来源于影片制作人在洛杉矶偶遇的一位“具有甜美笑容和美国中西部气质”的路人。
 
片中“其他人”的统一面庞,则是基于了多位Starburns员工的面部叠加综合而得。
 
在雕刻师卡罗尔·科赫根据角色照片雕塑出基本模型后,人偶制作总监卡洛琳·卡斯特里克所带领的小团队(浮动于9至13人之间)便开始根据它们制作人偶。
 
人偶们躯干的用材是硅胶,它们的各类表情面具则是依靠了3D打印的帮助,其后,制作人员还要为它们画上眼球和粘贴头发(丽莎用的是马海毛,斯通用的是羊驼毛)。
 
它们脸上的明显的玩偶连接缝,是制作团队为配合影片的主旨—— “每个人都是被建构的”而刻意为之的。
 
迈克尔和丽萨的人偶制作成本为20000到25000美元, 其余背景角色则是12000美元左右。(PS:他们还专门为有全裸戏的斯通制作了一小袋子的丁丁,尺寸为普通大小)。
 
微型剧场
 
制作人员为片中的五类大场景(机场、车、酒店、性爱用品店、家)共搭建了18个布景舞台。
 
因影片故事背景设定为2005年,从角色服装配饰到建筑的装潢,各背景细节处都要体现出年代感, 制作人员更多是从具有时期文化代表性的电子产品下手:考虑到当时手机的普及率,他们就没有给男主角斯通配置手机,替而代之了一台具有满满时代感的第四代iPod classic;斯通所入住酒店里的电视机也是一台笨重的阴极射线显像管显示器电视。
 
定格性爱
 
[失常] 共包含118089帧画面,这意味着每位动画师每日的工作量是完成48帧。最难的性爱戏拍了6个月,剧组在期间均使用的是丽莎和斯通的特别版人偶。
 
为了让人偶在做各式弯曲动作时, 其表面皮肤仍能保持类真人状态,工作人员用了关节可活动式骨架,而非金属线骨架,其中每副特别骨架的价值为2000美元。因每个木偶只有一英尺(30厘米)高,面部大小在一英寸(2.54厘米)左右,幕后人员要将玩偶的面部放大至12英尺,以保证每个表情在大银幕上展现时也能转达到位。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2月上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Ada
😜
2019-08-15   21:4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