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对不起,我只是一部续集
2019-08-02 13:00
清朝年间,江湖上众望所归的铁贝勒过世。一时间,人情汹汹,一场不测大乱正隐隐发动。恶徒凶魔戴阎王(贾森·斯科特·李饰)伺机而起,瞄准武林领袖的信物——青冥宝剑。
 
俞秀莲(杨紫琼饰)见 此情形,放弃隐居,重出江湖。孟思昭(甄子丹饰) 眼见江湖风波骤起,俞秀莲势单力薄,挺身而出, 仗剑除魔。
 
2000年上映的[卧虎藏龙],时至今日,如同一件传承至今的古瓷,在人们细琢的目光里,浓稠氤氲的时光中,缓行穿过,深染影迷的真情。
 
2016 年,[卧虎藏龙:青冥宝剑]蹑迹而来。其实,当前影市拍摄续集已是一时风尚,[卧虎藏龙]深蕴十数年,是要拍摄续集了。
 

活在心里的

[卧虎藏龙]里,百转纠结的人情故事,难辨难明的情感暗流是最让影迷着迷的。
 
玉娇龙与罗小虎之情发生在青春“能作”期,专门选在千里瀚海之中完成他俩的首次对撞。其时,玉娇龙无聊懒撒,罗小虎则英气勃发,两人虽然地位悬殊,但是青春火辣都是一样灼人。于是,故事发生了。
 
另一面,李慕白将至得道之时,在玄关之外旋身返回人世。因为人世之间还有俞秀莲,以及冥冥之中,拦在前路,千娇百媚地等着他的玉娇龙。真正的故事开始了。
 
李安不愧老江湖,修为深厚。玉娇龙非作不可的青春,在无数影片的开发下,早就演变成了一道文化快餐,混入了太多的程式化内容,难以负载让他满意的人情纠葛。真正的、能够魅惑众生的戏魂还是在李慕白身上。
 
首先,李慕白与俞秀莲那欲说还休、欲罢不能的情欲纠葛,对于现代人来说未免太过矫情。但是两人之间藕断丝连、难以自明,也难以道出的情愫,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仍然会有体会。
 
并且,作为一个中国人,看着古人的情欲故事,是完全能够理解两人间的反复纠结挣扎,以及欣赏从中升华出的情爱之美。越是得不到,越是向往。向往以至绝处,高绝之美随之拔地而起。
 
中华之人的情爱理想就是这样,以含蓄折磨人,在辗转反侧、临阵脱逃的一次次自虐中,迷惑众生,铸成永恒的经典。
 
 
此外,李慕白对玉娇龙的心迹也是难以自明。江南竹海,竹叶团团簇簇,随风赋形,摇曳变幻,暗郁难明。李慕白面对玉娇龙,他到底渴望什么,是得到她,还是拯救她,他自己知道么。
 
李慕白,人人敬仰的一代宗师,他怎么可以有一瞬难以自持。然而,他又为什么不可以有一瞬的任性任情。
 
中国人的情欲如同一团暗影,有形无形之间,诱人步入其中,却最终徒劳而返,一切竟如起初。可是经历过一趟的人,心中总会有一种幽冥深邃之感,久久徘徊不去。
 
属于世界的青春玉娇龙,引来了专属中华的、内心百转千回的李慕白。而这百转千回、摇惑人心的情欲,才是[卧虎藏龙]久久入驻人心  的根本。
 
它的续集[卧虎藏龙:青冥宝剑]就不会承载这么多信息,要轻省许多。影片中,清朝某年,江湖利益在朝廷上,最重要的代表人物铁贝勒离世,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权力真空。
 
戴阎王趁机而起,争夺武林中的领袖地位。俞秀莲不能坐视邪恶势力做大,毅然重出江湖。正邪两派势力,针尖对上了麦芒,一场大战已经无可回避。
 
[青冥宝剑]与[卧虎藏龙]在剧情上有着不一样的着力点。
 
前者为清朝的江湖、青年的反叛操劳,后者为蛮不讲理的青春、以及讲不清理的情欲忧伤不已。前者对观众来说,是戏,而后者则是情怀。
 
[青冥宝剑]可能并不需要[卧虎藏龙] 式的对普遍人性的深度发掘,窥视其中无尽黑暗,和这黑暗中的惊昡一闪。即使这样,“青冥”中,大理石般高大上的江湖情操,也是无法取幻,暗郁难明。李慕白面对玉娇龙,他到底渴望什代人的情欲沉浮的。
 
并且,[青冥宝剑] 里,侠义之士心中崇信、口中宣讲的道义、责任等等,此类过于泛泛的国际化用语,对于一个传统的中国故事来说,未免有些陌生。
 
中国观众对诸多穿着清朝服饰,垂着长辫的中国古人,说着超级英雄般的豪言壮语,可能并不适应。因此,这样的侠士恐怕难以引导观众走入故事之中,为他们担惊受怕。
 
 
[ 卧虎藏龙]中虽然没有像样的江湖大义要维护,但是其中的男女幽情则被演绎得让人心痒痒。
 
[青冥宝剑]虽然以续集之名继承了[卧虎藏龙] 部分剧情,但骨子里已变成了以江湖恩怨打头阵, 再辅以儿女情仇,一个超级大反派戴阎王,呼唤武功盖世的侠客降临江湖。
 
此时的江湖风起云涌,江湖安全岌岌可危,现在谈情说爱,苍生不答应。所以,[青冥宝剑] 的江湖中,维护江湖和平发展,才是所有人体现生命价值的唯一正途。宝剑出鞘,大战在即,儿女之情,抽空再聊。
 
安叔的江湖弥漫着牵动人心的情欲迷雾,取自人性的原型,打得浪漫,爱的深沉。
 
八爷(袁和平)的江湖装载着是非大义,取自故事的原型,打得凶狠,爱的真诚。两者之  间纵使剧情隐约相关,但是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可比性。前者潜入人心中丝丝缕缕的幽暗,难辨难明;后者轰轰烈烈的都是动作戏,黑白明了,爱恨清晰, 不容一点含糊。
 
因此,[卧虎藏龙]引人入画,发人幽思,如清泉幽咽,浸沁人心,最终,观者身不由己,坠身其中,把一个虚构的故事演绎成了自己的故事。
 
[青冥宝剑] 呼啸而来,浩荡而去,只为驰骋江湖的酣畅痛快。或许这就是两者最大的区别,也是袁和平和李安的区别。
 

看在眼里的

[卧虎藏龙]里,情欲古调让中国人惊赏不已,外国人恐怕就有些吃不消。可是,清丽流转的画面让全世界惊艳。
 
清朝各类建筑在共同的古朴之韵下,各有格制,特点鲜明。民宅清雅端正,厅堂开阔,布局明朗从容;官舍巨宅依托深厚的底蕴,气度雍容。
 
自然所现,一陂盈盈的水田占至画面的多半;竹林顶梢,成片的竹叶不见边际,随风漫漫,如汤汤清流,每一处的风景都足以潜入影迷的幽思之中。
 
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华传统文化中,所特有的水墨画般的视觉体验。它们都是一样的线条平缓舒展,形块清宁,安适地着落在天地间,有着不喧不噪的安宁品行。
 
竹林一幕,竹叶纷纷,如同泼墨晕染而出,漫漫而来,像是无可描述的迷茫,可是依然有着节制与法度。其中,片片竹叶虽然难见形迹,但是依旧有着浓淡深浅的变化,为这片流墨添上无尽的曲折。
 
李安再以缓缓的移动镜头,展出如斯美景,使得影片更加贴合古时韵味。
 
此时的影像如同一幅徐缓展开的水墨长卷,不同于西方的线性透视,以东方式的散点透视带出一番清凝美景。同时,镜头移动中的从容安稳,又和中华文化中的雍容沉稳的气度十分相合。中华情韵就这样绵密地渗入到了一幅幅清幽的画面之中。
 
同样,[青冥宝剑] 也要在画面上下一番功夫。
 
作为视觉系大片,又有国际上段位不低的特效团队倾力助拳,它在风光上出手必然力大势沉,无往不利。
 
影片取景新西兰,当地秀美宽广的风光,足以让所有古装武侠大片的主创,心痒难挨,把持不住,更让置身其中的侠义之士,为如画江山,前仆后继,视死如归。
 
 
然而,[青冥宝剑] 讲述的则是一个相对简单的故事,戴阎王拉拢一大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建立了一个黑暗组织,与正派开战。
 
侠客俞秀莲联合孟思昭看到情势对正派不利,慨然上阵。故事的框架已定,江湖上黑云摧城,侠客们哪有工夫像李慕白、玉娇龙那样见天地、见本心。他们风急马快,争赴危难或者明哲保身。
 
所以,此处风景就没有李慕白、玉娇龙等人的心绪浸染,只有刀剑争鸣,大开大敞的景致做成了侠义英雄施展身姿的巨幅背景。
 
当然,凡有八爷做主创的影片,打戏都是最大的看点之一。[卧虎藏龙]的打戏,八爷帮衬安叔,绝了。
 
玉娇龙深夜盗取青冥剑,先是贝勒府的护院教头巡视庭院,与人一路客套,当时情景一派安详宁煦。直到玉娇龙从教头身后滑过,背景处,头顶树杈一晃,配乐陡然变调,转为繁鼓密点,节奏登时一紧。
 
开打。
 
玉娇龙将几个寻常护院甩掉之后,此次武侠才艺大比拼的正角俞秀莲才登场。她追逐玉娇龙,两人施展轻功,在一片片鳞鳞相衔的屋顶,身形流利,飘若飞燕,起落有致,往来自如。
 
 
八爷的功夫向来“以假乱真”。两人打斗中,俞秀莲轻功不如玉娇龙,所以使尽招数,一心想把玉娇龙拽在地上,玉娇龙当然奋力挣脱。
 
两人的打斗据此展开。她们之间你来我往,一招克制一招,一招抵挡一招,招招生生不息,招招历历在目,招招有理有据,让银幕上的此刻与下一刻之间丝丝相扣, 也就扣住了观众的注意力。
 
[青冥宝剑] 照样是八爷的手笔,气势比上部丝毫不衰。影片中的正反两派,从多人围殴一人,到高手对决,悬崖大战,再到冰湖对阵,塔上决胜负,杀气催动杀气,招式勾出招式,假戏真做,一路密密铺来。
 
此外武功与武人向来是一体两面,什么样的人练什么样的功。戴阎王生性阴沉粗鲁、体型庞硕,所用武功也是刚猛凶悍一路。
 
孟思昭身为江湖人人敬重的大侠,身形耸立如岳,威严自生,出手如长河奔流,势不可挡,一代宗师的气场瞬时胀满每一寸空间。
 
俞秀莲虽为武人,但是女性温秀轻袅依然在舞刀弄剑之时,油然而起,缤纷摇曳,她身姿如舞,击剑如歌,竟然没有本分杀伐的戾气。撇去正邪之分,他们一样好看。八爷的武功向来都是这样筑虚成实,炼假成真,有得看。
 

这一次讲什么是江湖——专访主演杨紫琼

15年前,俞秀莲是[卧虎藏龙]里李慕白的红颜知己,肩负将青冥宝剑转交给贝勒爷的重任;现在,她是[青冥宝剑]里的侠客孟思昭的旧情人,两人再聚的契机也关乎青冥剑。
 
“江湖虽乱,道义未绝”。   再次出演俞秀莲,也是杨紫琼再次走进一个侠女的内心世界。
 
江湖需要侠客
 
俞秀莲是本片唯一保留的在第一部里就存在的角色,是什么促使她重出江湖?
 
杨紫琼:江湖是一个特别危险的世界。她是大侠,一天是,永远都是,江湖有问题,她就一定会去。
 
有人要称霸武林,就会不讲道理,所以这次,她碰到了戴阎王,很有力量很凶狠的一个角色。他想得到青冥剑,称霸武林。俞秀莲觉得的这样恶人得逞,整个江湖就会大乱,所以一定要出来。
 
新演员刘承羽在片中饰演玉娇龙的养女雪瓶,小说中,她和玉娇龙的性格其实还有点像。
 
杨紫琼:对,她身手很好,但是年轻人没有定力,所以这一次俞秀莲的角色变成一个师父,之前她不想要收徒弟,但看到雪瓶后,感觉如果不对她进行调整,她会走上一条歪路。
 
你曾说喜欢俞秀莲是因为觉得她是中国女人的代表,那么在你看来她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人吗?
 
杨紫琼:我觉得传统的中国女人,跟现代的中国女人也很像,内涵都保持这个样子。
 
俞秀莲很独立,现在你看中国女孩也是很独立,很能干,但又很含蓄、很斯文。俞秀莲给我的感觉是她很会看着家人,也会看着外人,里面外面她都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侠。
 
你最喜欢俞秀莲什么,最不喜欢什么?
 
杨紫琼:她把什么都太放在心里面了,应该有时候要放出来一些,但是她是俞秀莲,承担很多责任。
 
第一部里俞秀莲向玉娇龙提到过孟思昭。
 
杨紫琼:对,她是俞秀莲去世的未婚夫。
 
在这部他又“复活”了,你们之间的感情是怎样的?
 
杨紫琼:他这个角色很特别、很神秘,突然在俞秀莲的生命里出现,以为是这样的时候,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走到一个时间点,为了爱情可以放下任何东西的,或者努力去争斗,他们两个的感情很纠结。
 
俞秀莲和孟思昭有没有对打的场面?
 
杨紫琼:没有,我们始终是一条船上的人,只有一个敌人,就是戴阎王。
 
电影需要功夫
 
 
[卧虎藏龙:青冥宝剑]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杨紫琼:很多年轻观众没有在大银幕上看过[卧虎藏龙]。我们知道,李慕白 和俞秀莲决心退隐江湖,所以要把青冥剑交给贝勒爷。
 
这部的故事很特别, 会带你进去(看看)什么是江湖。袁和平有他的方法和风格来讲述这个故事。  作为一个演员,碰到这么好的一个角色,感觉很有挑战性。
 
你说袁和平会有一些新的创意,可以举些例子吗?
 
杨紫琼:这次的班底是中外最好的团队,两个文化碰撞到一起,希望给我们的武侠片带来一些特别的看法。
 
摄影师、服装设计都是奥斯卡级别的,他们全部都来北京做过研究学习,回新西兰片场的时候用船运了三吨的道具。
 
你和袁和平导演以前合作过,觉得他做武术指导和做导演有哪些不同吗?
 
杨紫琼:做导演辛苦很多,全部环节你都要过问。做武术执导他也很尽责,不是当你需要他来指导武术时才过来,他也很关心武戏和文戏的衔接,以及根据文戏设计动作。
 
你说过做武打演员很辛苦,为什么坚持这么多年?
 
杨紫琼:做武打的其实都很辛苦,因为真的要去打,不只是打人家也要被人打,有时还会错伤到人,但很值得。
 
常常有人说“用替身吧”,但我要自己做, 因为机会难得,一个打五个,还不会被打死,真的很好玩。不过你要做得好才可以,所以要锻炼。
 
我会跟武师沟通,让他们知道我的程度是到哪里,对彼此要有信心,这是非常重要的,戏里面大家就可以猛一点,因为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功夫电影一直比较受欢迎,你觉得这是因为什么?
 
杨紫琼:因为它会带你去另外一个世界,现实生活中我们没有这样的机会, 但是(看电影)那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就会想,哇,如果我在那里就好了,超  帅,那是我最喜欢的想象世界。
 

专访“雪瓶”刘承羽

雪瓶是如何成为俞秀莲的徒弟的?
 
刘承羽:最初,俞秀莲看到我身上某些不同寻常的特质。虽然我想要隐藏我的招式,但她仍然悄悄地关注着我,并且发现我让她想起了从前的一位故人。
 
她看到了我身上的潜质,所以才会想要帮助和教诲我。虽然开始我一直不肯接受她的教导。
 
这场江湖的正邪大战,雪瓶扮 了什么样的角色?
 
刘承羽:我觉得这不是关于正与邪的,而是关于渴望得到力量,以及得到后如何利用它的。
 
正与邪不像黑与白那样分明,灰色的阴影地带在每个人心中滋生。雪瓶有颗善良的心,但她也曾被黑暗所笼罩。她与其他人并肩而战,是为了让江湖重新达到平衡,不让青冥宝剑落入坏人之手。
 
 
雪瓶在片中的性格转变过程是怎样的?
 
刘承羽:雪瓶有一把剑,剑柄上刻着一朵莲花。电影开头,她心中抱有很多愤怒和仇恨,这让她非常暴躁而且不守规矩。
 
通过俞秀莲的教导,她找到了内心的平和, 并且最终为了保护青冥宝剑,选择与像俞秀莲和孟思昭这样的高人并肩战斗。
 
袁和平、杨紫琼和甄子丹给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刘承羽:袁导非常难取悦,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得到他的认可。
 
甄子丹在片场就跟在家一样,拍电影非常自然,人也很幽默,一点不像他演的角色那样严肃。和我对手戏最多的杨紫琼,在片中是我的导师,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对我很照顾 。
 
如果身处所谓的江湖,你觉得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刘承羽:我想跟随我的内心,不受责任义务的限制,尝试摆脱所有桎梏。我们当然应该追寻荣耀、道德与公正,但我们也应该允许激情四射的年轻人们在这片狂野的土地上刻下自己印记。
 

我加重了武打的力量——专访导演袁和平

在武术指导和导演两个身份间,自由切换四十多年,袁和平对拍武侠电影早已轻车熟路。
 
但本片特殊的地方是,前面立着[卧虎藏龙]这座大山,而袁正好是那部的武指。接过续集导筒后,他注定会褪去   “青冥宝剑”里李安的“儒雅”,重新铸上他的“道义”江湖风。
 
俞秀莲是中心人物
 
影片改编自王度庐的小说《铁骑银瓶》,你做了怎样的改编?
 
袁和平:其实我想拍一些有点思想错误、反叛的年轻人,电影的中心人物就是俞秀莲,是个侠女,很有江湖道义。她引导两个年轻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反叛并不一定是坏事,只要有道理,就可以做。
 
续集中雪瓶是玉娇龙的养女,她是否传承了玉娇龙敢爱敢恨的性格?
 
袁和平:她并非是玉娇龙一样的性格,不是敢爱敢恨。她是为了做一件事情,才进江湖的,然后被俞秀莲带进王府,受她的训练,已经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
 
在这部只保留了上部杨紫琼饰演的俞秀莲,她起到什么作用?
 
袁和平:她的角色会作为灵魂人物串起整个戏, 把整部戏带动起来。
 
第一部[卧虎藏龙]里曾提到过孟思昭为了成全俞秀莲和李慕白已经死了,这部为什么选择让他回归?
 
袁和平:写剧本的时候,有股力量让他回归。江湖上发生大事情,青冥宝剑可能会被坏人夺去。他就出来保护,遇到了俞秀莲,于是旧的感情复燃了。
 
从一开始的误会,到渐渐的了解,最后变成真正的好朋友。
 
俞秀莲和李慕白的感情在[卧虎藏龙]里很隐忍,在这部中,她和孟思昭的感情是怎样的?
 
袁和平:他们三个人都有心理负担。孟思昭为什么要离开俞秀莲?因为他觉得俞秀莲和李慕白在一起会更好。
 
后来,李慕白因故死亡,江湖上发生大事件,所以又跟俞秀莲汇合,有一些误会,但很快也就消解了。
 
青冥宝剑在江湖里为什么那么重要?
 
袁和平:它在江湖上代表很崇高的地位,戴阎王认为夺取这把剑就可以号令天下,其实也不一定。
 
但是,这把剑落到坏人手上,就会危害天下。所以,代表侠义人士的俞秀莲他们,就一定要把青冥宝剑拿到手,不能让他得逞。
 
影片增加了许多角色,例如铁芳、雪瓶,是不是意味着格局更大呢?
 
袁和平:其实我不太喜欢复杂的故事,剧本越简单越好,太复杂了,就会没有空间去写人物的性格、感情,让这些慢慢发展出来。
 
为什么会添加这两个角色?因为新面孔会比较有吸引力,可能会有新的感觉。可以让俞秀莲把这两个新角色的戏带出来。
 
雪瓶的扮演者刘承羽是个澳大利亚人,你是怎么选中她的?
 
袁和平:当时副导演给了一些新人和很红的人让我看。我从中看见她,发现她的气质和我想象的雪瓶很像。而且,她练过跆拳道,对武侠片更容易掌控, 所以就选了她。
 

文戏带出武戏力量

原著在武术方面的描述比较老派,你在武打设计上增加了什么新内容?
 
袁和平:小说对武打场面没有详细的描写,什么门派什么武功都不详细。
 
电影里我们想得很详细,什么武功?怎么样有力量?怎么样好看?都得想。书中的“点穴”在影片里就没有怎么表现,因为点一下就定在那里,不好看。
 
小说中玉娇龙的养女雪瓶有一招“连珠袖箭”,电影里呈现了么?
 
袁和平:没有,因为这招用了暗器,不太光明,不够侠义,就没有采用。
 
那么从[卧虎藏龙]到[卧虎藏龙:青冥宝剑],武戏会有怎样的变化?
 
袁和平:[卧虎藏龙] 里的武打动作都是由我设计、把控,看起来很飘逸、很浪漫,也很有美感。
 
[青冥宝剑]里,除了这些内容, 我还加重了武打的力量,一个招式过来,我该怎么破你的招,类似这样一些动感的力量。
 
而且这部是我做导演,就要设计怎么把文戏推导至动作方面,这样一来就是多了一重内容,就是用文戏慢慢地把武戏推向高潮,表现动作。
 
这样是不是像你以前硬桥硬马的武打风格?
 
袁和平:我总是力图有些不一样,有些创新。如果每部都一样,就不是袁和平了。
 
影片中的武戏的特效部分也是你设计的么?
 
袁和平:影片中全部的武戏,无论是否有特效都是由我参与设计的。我会有一个总体想法, 其他人去实行,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会亲自示范。有时候根据需要才会加一些特效。
 
电影用了很多新人演员,有没有因为你设计的动作难度太大,他们没有完成的?
 
袁和平:没有,他们都能做到。在开拍之前,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月的训练。
 
武戏中,使用替身的戏份多么?
 
袁和平:不多,我拍戏尽量要求演员自己去做, 太危险的动作才会用到专业替身。
 
华语电影中,这些年武打风格都有哪些变化?
 
袁和平:动作电影每隔几年就会换个潮流,不可能一个片种一直拍下去,观众会腻味。未来怎么变呢,不知道。要看这个片种怎么样,我还有没有新的想法,有再改良。
 
据说剧本写作耗时六、七年,是因为遇到了哪方面的困难?
 
袁和平:没有六、七年那么多。开始是一个美国编剧写的剧本,我看了一下, 一点都不行,中国的武侠不是那样子的。
 
我就把我的问题提出来,再改,又不对,又再讲细点给他们,又再改。对白也不好,重编一些,再写一些。这样差不多一年多以后才开拍。
 
影片选用美国编剧来写剧本,使用英文对白,你是怎么考虑的?
 
袁和平:因为美国的老板希望把中国的武侠片,拍摄给美国人、外国人看,所以邀请美国编剧来写,我想也可以这样做来试试看,中西文化交融也许会比较好一点。
 
[卧虎藏龙]里,你担任的是武术指导,这部你是导演,身份的转变,心态上面会有 变化吗?
 
袁和平:拍那么多年的电影,心态上已没有什么变化了。现在主要有一个想法就是,把我们中国人的武侠带给老外的团队,让他们知道中国的武侠是怎么回事。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2月上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凌霄公子
第二部不如第一部
2019-08-04   09:47
萨菲罗斯
第二部真的挺烂的,我记得我在看的时候断断续续看了三次,因为前两次实在撑不住无聊的睡着了。
2019-08-04   00:40
秋收冬藏
2019-08-03   18:11
draccula
还可以继续拍
2019-08-03   11:19
老安头
期待!
2019-08-03   06:29
Ada
🥥
2019-08-02   23:25
爱看电影
👍
2019-08-02   20:26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