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此去十万八千里
2019-07-24 12:27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放在今日视野之下,重讲这个经典神话故事,必然会加入一些当下特色。
 
爱讲道理的唐僧、专业能力靠得住的猴哥、被嫌弃的白骨精,还有插科打诨的八戒和憨厚老实的沙僧,他们身上具有了更多时下的解读意义。
 

“唐僧”冯绍峰:一个刚出大学的师父

唐僧,要正统,有迟重瑞版(央视版《西游记》) 的植根人心;要歪门,有罗家英版([大话西游]) 的笑癫众生。
 
有两座大山在前,这次不管是追本溯源还是剑走偏锋,都必然会引来争议。冯绍峰选择走一条“不完美”的道路,演绎了一个有缺陷但在不断成长的唐僧。
 
三打白骨精的故事我们很熟悉,那这部的剧本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冯绍峰:它的结构非常好,每个角色都有发挥空间,猪八戒跟之前有很大的不同,白骨精也完全不是大家想像中那样的反派。她是一个有苦衷、让人同情、可怜的妖怪。
 
为什么要吃唐僧呢?因为这样才能不再进入轮回,而害怕轮回是因为她在曾经是人的时候遭受过巨大的痛苦。
 
唐僧这个形象有过很多经典版本,你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冯绍峰:最深的印象是他是个端庄、温和、有佛性的人物。第一感觉都是这样子的,比较端着的,有师父的威严。
 
这次你演的唐僧会有什么不同?
 
冯绍峰:我希望寻找到一种突破,让他更落地、更轻盈,更接近于我们生活中最真实的人。
 
开始就是一个小和尚,有很多的不足,也有犯傻的时候, 很不完美,这就是我想要演的唐僧。一心向佛、慈悲为怀之外,还要表现一些他最初的缺点。
 
你是如何去演出一个与众不同的唐僧?
 
冯绍峰:主要是从人物的成长和变化上来着手, 不要大家一想到唐僧就是碎碎念、唠唠叨叨的, 那种有点偏符号化了。
 
我想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来演,好比一个刚出大学的学生,没有经历过社会的磨砺,还有理想和抱负,而孙悟空是一个被关押了五百年的重刑犯,两人在一起肯定会有很多化学反应,发生各种各样的摩擦、碰撞,甚至互相不理解。
 
猪八戒和沙僧这次是怎样一个形象设定?
 
冯绍峰:八戒呢,我觉得小沈阳这次演的是非常有他独特个人风格的形象,谁也想不到他会那样去演猪八戒,非常现代,说的台词和语气,还有种东北二人转的感觉,这些都是他独特的说话方式,很松。
 
可以说这个猪八戒有了小沈阳的特质, 他经常会有一些临场的发挥,不会完全按照剧本来,而是说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生活里的话,很新鲜。
 
沙僧就是一个特别直特别呆萌,比我还呆萌的角色,一根筋,眼睛永远都是瞪得大大直直的, 说什么“师父说的对啊”、“大师兄说的对啊”,他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他有他喜感的东西在那份耿直里面。
 
白骨精在小说中只是一个尸魔,并没有很深的背景展开,电影里有了背景设定。
 
冯绍峰:我们这部里面会比较完整的阐述她的前世今生。
 
跟以前相比,也是很颠覆的。
 
冯绍峰:对,白骨精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 跟唐僧的前世还有一些渊源,而且还有很多感情戏,非常感人。
 
云海西国国王在唐僧和孙悟空之间也会造成一次师徒冲突吗?
 
冯绍峰:会的,里面甚至会有一点无间道的感觉, 有一些悬疑的东西加入到里面,具体不能剧透太多,哈哈。
 
 

“悟空”郭富城:一只用眼神演戏的猴子

 
从牛魔王到孙悟空,郭富城跟《西游记》缘分不浅。30年的舞台功力,在洪金宝大哥的调教下,成就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孙悟空。
 
[三打白骨精]已经是系列第二部了,你怎么看《西游记》这个平台?
 
郭富城:《西游记》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小说,过去有很多不同的类型,电影也好,电视剧、动画也好,都吸引了很多的观众。
 
不同年代的不同演员去演,都会有他不同的个性。这四个角色都是陪伴我们成长的,所以大家对里面的故事都有一点概念,听到《西游记》应该就会有期待了吧。
 
为什么会选择扮演孙悟空这个角色?
 
郭富城:我想作为一个演员,就应该是要演什么像什么的,我非常愿意去接受不一样的挑战,我也不想去重复以前的角色,让我演孙悟空的话, 可能大家会看到我在舞台上30年的经验,我不会躲藏这样的角色,会努力地配合。
 
当然这次[三打白骨精] 里面,是孙悟空先出来,遇到唐僧,还有他的师弟,然后再遇上白骨精,对于整个故事来说,在不同层面上,孙悟空会有非常多的发挥空间。
 
除了对他功夫的充分展示外,他也会有很多的内心戏,所以对我来说,孙悟空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有很多跨度的演出。
 
你刚刚说到孙悟空在情感上有着复杂的变化,那在表演的时候怎么去揣摩、演绎这种变化?
 
郭富城: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眼睛,假设他是一只动物,你可以从他的肢体语言、表情、眼神得到信息,眼神是最能打动观众的。
 
这次动作戏很多,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郭富城:因为这次是洪金宝负责动作部署,他是非常有经验的了,设计的动作非常有力量和美感。
 
我很开心能够跟洪金宝大哥合作,他设计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跟剧情配合,很灵活,变化很多。
 
孙悟空的造型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郭富城:跟奚仲文老师还有吴丽璐老师合作非常开心,他们都是大师级的,打造给我们的服装都会让观众眼前一亮。
 
造型设计的话,都是先出一个图片,然后有非常厉害的特效化妆师帮我去化妆,每一根头发、胡子都经过长时间的试妆调整, 然后演变到现在的样子。
 
你觉得要怎么以现代的语境去定义古代文学中孙悟空这个人?
 
郭富城:英雄。他的能力实在是太大了,武功无人能敌,性格也特别突出。
 
这部电影里的师徒关系是怎样的?
 
郭富城:一开始孙悟空是一只野猴,在五行山下压了五百年,然后释放出来,没有人可以收服他的,在遇到唐僧之后就不一样了。
 
这一次很微妙的是,我觉得每个演员扮演的角色都是为他而生的,冯绍峰给我的感觉就像唐僧。
 
小沈阳的猪八戒就自带幽默气场,跟平时生活里一样。罗仲谦的沙僧也有很大不同,他演了一个有幽默感的人, 有很多喜剧的点。
 
白骨精身上的美艳、倔强,还有傲,我觉得也只有巩俐有这样的气场。
 
这是你跟巩俐第一次合作?
 
郭富城:是的,我觉得她是一个充满自信的人,没有什么小动作,也不是很多话,跟她合作电影非常的开心。
 

“八戒”小沈阳: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在以往的《西游记》作品中,猪八戒总是扮演着贪吃好色的负面形象,但这并不是小沈阳想要表现的样子。
 
于是,这个不安分的演员,开始找编剧议台词,找导演换造型,改兵器,把自己扮成了西游史上第一个“韩范儿”猪八戒。
 
你在拍戏前有重温《西游记》吗?
 
小沈阳:不能看,因为看了心里面就会有影子。既然接了这个角色,我希望能够按照自己的想象力来发挥,看看到底能演成什么样子,大家会不会接受,这对我很重要。
 
而且在[三打白骨精] 中,我们也加入了一些很新颖的东西,比如说轮回,轮回这个概念本身不新颖,但是它会和白骨精的故事有个很好的结合。
 
这版猪八戒与以往相比,创新在哪?
 
小沈阳:最开始也是按照传统造型来装扮的,但穿上之后看上去很恐怖,不方便表演,也怕台词上会有局限性。
 
所以我就跟导演商量,别太吓人了, 还是萌一点吧。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加了一些新感觉,比如像“偶像范儿”,设计得赶上当下的流行趋势。
 
猪脸和美男子这两个形象,是如何切换的?
 
小沈阳:我比较喜欢猪脸,会有意思一些,好色、贪吃、懒惰这些都不能丢掉。
 
美男子的造型就是本脸,因为他会36变嘛,看见女孩子的时候,一定要给女孩一个很好的面容,所以就切换到美男子的形象。虽然是妖中一头猪,但仍然感觉自己是最帅的。
 
能讲讲“刚才那猪脸的没在这”这段吗?
 
小沈阳:其实这段戏已经删了很多,我在厨房有一场大戏,就是演我调戏两个女孩。
 
因为我进厨房的时候是一个猪脸,还是踩着云进来的,讲自己怎么帅,后来女孩跑了,我就追出去。在表演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八戒不觉得自己是猪,一直都是把自己当做人。
 
在你表演中,哪些是原剧本中没有的?
 
小沈阳:我把台词都改成了现代话,我不一定会按照编剧给的台词说。但是编剧很有才华,我跟他讲大概想表达的意思,他帮我写词,而且在现场我也会和导演沟通这个问题。
 
你为打戏做了哪些准备?
 
小沈阳:其实猪八戒的打戏不多,主要是打得漂亮,我跟导演商量少打一点,就跟沙僧在一起玩点小聪明,让他去前边打,我在后边比划。
 
而且八戒的打戏也能体现它的性格,虽然平时站在沙僧后面,但是当师父被抓走的时候,八戒凶狠的一面也表现出来了,暴露出很酷的本性。
 
电影中,猪八戒会是一个负面形象吗?
 
小沈阳:其实小时候我在看三打白骨精这段时, 确实很烦猪八戒,总有想揍他的感觉。
 
我演的时候,就特别怕这一点,所以这段我一表而过。即便有一些争吵,猪八戒也是听从大伙的,不会去主动煽风点火。那些嘲讽猴哥的话被我设计在与师傅行进的路上,我尽量去表现这些小的细节。
 
最重要的是,在戏里面八戒不受白骨精的蛊惑,他对谁都喜欢就是不喜欢白骨精,就像是第七感吧, 所以对白骨精很不礼貌。
 
你觉得猪八戒为什么招人喜欢?
 
小沈阳:这个是我理解不到的,你说他什么毛病都犯,还煽风点火,但大家对他就是不疼不痒。你想打他吧,还喜欢看他,没有他不行,他的作用是很奇妙的。
 
 

“沙僧”罗仲谦:一个能打会卖萌的师弟

 
在以往改编自《西游记》的影视作品中,沙僧永远是最循规蹈矩的一位。
 
连师傅遇难,他也要先去询问孙悟空和猪八戒的意见,然后再在一旁慌慌张张,不知所措。
 
而罗仲谦这次饰演的沙僧,不仅将这种慌张劲给演绎成了天然萌,而且面对困难,他也将不再犹豫, 勇于冲上前与妖精一决高下。
 
 
这次沙僧的蓝色造型很特别,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虑?
 
罗仲谦:其实这个造型跟原著小说是一样的,皮肤是蓝的,眼睛很大。在还没定妆的时候,我就在想,要粘胡子,然后再挺个大肚子,会不会很怪。
 
但他们跟我说这次不同,这次的沙僧会比较壮,而且是蓝色的。最后特效化妆师化好妆之后,看上去的确很有感觉。
 
你有没有看过之前许多影视剧中,不同版本的沙僧,给你什么感觉?
 
罗仲谦:有,在我知道要演沙僧的时候,我同事跟我说,你跟阳哥、城哥、峰哥、巩姐一起拍戏。因为我不可以空手跟他们对戏,所以就要做功课,看不同版本的沙僧,看他们有什么特点是可以给我来用。
 
但是后来我发现,沙僧跟我自己有点像,就是平常不太爱说话,而且外表很凶,但内心却是一个小朋友
 
 
你这次的妆很厚,每天都要化6个小时,这对你的表演有影响吗?
 
罗仲谦:颜色不太会,胡子有影响。一开始胡子是很大很密的,我跟导演说这样会看不到我的表情,重点是我的笑容。
 
因为导演想要这个沙僧比较可爱嘛,笑容多一点,所以造型改了很多次,胡子也变小了。
 
[三打白骨精]中的沙僧,与原著中的沙僧相比,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
 
罗仲谦:有,就是能打。以前的沙僧遇到困难,只会在旁边慌慌张张,不知该怎么办。但这次的沙僧,虽然平常像小朋友,但有困难的时候,他就是个英雄,很能打的。
 
你有为片中的武打戏份,提前做准备吗?
 
罗仲谦:我差不多提早了两个月来到拍摄地点, 开始训练。因为我们的武术导演洪金宝,对于演员的要求很高。
 
在片场,只要没拍到我,我就会顺手拿一个兵器,去请教老师该怎么打。
 
这部戏中的沙僧,增加了一些萌的元素,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剧本的设定?
 
罗仲谦:每一个徒弟,都需要有一个特殊的性格, 大师兄果断,二师兄爱耍小聪明,而沙僧就是很听话。
 
而且,导演希望这个沙僧比较开心一点。所以,其他人在说对白的时候,我的反应就是嘿嘿嘿嘿,比较呆萌。
 
片场有没有碰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跟巩俐之间的对戏?
 
罗仲谦:第一次见到巩俐时,就觉得好漂亮,但是不敢跟她说话。在杀青的那天,她给了我一张照片,写了一些鼓励的话,很感动。
 
最搞笑的就是我跟阳哥啦,我跟阳哥平时拍戏聊天,其实有大半天都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
 
 

“白骨精”巩俐:一个有血有肉的女妖

白骨精的故事,在原著里着墨实在不多,却在后世的演绎里几经变化,甚至偶尔还会加上些旖旎色彩,可见其挖掘空间之大。
 
这一次,她不再是一个来路不明去向不定的小妖,也不一定会以棍下亡魂来作为结局,她有了自己的前世今生,有了巩俐女王般的演绎。
 
 
是什么契机让你加入了[三打白骨精]?
 
巩俐:其实一开始是刚拍完[归来]以后,我就希望接下来的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是另外一个巩俐出现在银幕里面,所以当我听说让我演这个, 我脑子里就出现了白骨精的形象,跟冯婉喻([归 来])有着天壤之别,就觉得是个很好的机会。
 
会觉得有挑战吗?
 
巩俐:会!而且我觉得这是另外一种挑战,当时在[归来]的时候,我说那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我觉得这个比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加高了一筹。
 
所以这个任务对我来说,那种压力也是很久没有过的了。
 
是角色类型给你的压力吗?
 
巩俐:因为这个电影这个故事是家喻户晓的,每个人对白骨精,对孙悟空,对这师徒四人都有自己的想象,那你怎么才能在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超乎他们的想象力?
 
所以我觉得很难,她是一个新的人物,要塑造一个新的白骨精。
 
西游这个题材对你的吸引是不是也挺大?
 
巩俐:挺大的,从小不认字的时候是看小人书的, 之后也看了很多关于西游的书,我们家里就有, 一套一套的,当时就想象自己如果也是一个可以 飞的,可以变来变去的人,一定会很有意思,那时 候就经常问父母说这是真事吗。
 
白骨精在原著小说里其实戏份不多,在{三打白骨 精/里她又是反派,你在表演的时候赋予了角色哪 些特殊的气质?
 
巩俐:每个人在表演上可能都会有自己的一个表 演方式。我觉得反派呢,不能反着演,反着演可能就错了。
 
还有我特别感谢导演,他给了我很多的提示。我们在讨论剧本的时候,就说过这个角色 她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坏人,所有的事情,包括到 最后成为千年的妖精,都是有原因的。
这样的话, 在扮演她的过程中,你就可以一步一步地根据这 个原因去塑造角色。虽然这个角色是我们编的, 但是我一定要找到她的合理性。
 
她为什么是这样子的,为什么变得邪恶了,为什么有的时候又很温 柔。这对一个演员来说很重要。导演就说,这次不是要让一个人去演妖精,而是要让一个妖精去演—个人。
 
具体表演的方法呢?
 
巩俐:我找到了一种很特殊的方式,就是没有呼吸的表演。
 
因为她是妖精,肯定跟人不一样,她的呼吸是很细微的,说话的时候,她可能只动眼睛, 身体动得很少,如果是一个大的特写,或者很紧急的情况下,她回头都是很慢的,我觉得这对白骨精来说是一个崭新的表演方式。
 
导演说她是偏静态的,没有那些碎的动作,只要一个眼神,就很厉害了。我觉得她的标志就是她的定数,就是没有呼吸的表演。
 
你觉得她身上有女王气质吗?
 
巩俐:这个肯定是有的,她是一个千年妖精啊,我 觉得她经历那么多之后,对什么东西都不在意了,什么都不怕,只要你别惹我,我也让你好好活着。
 
但如果你惹到我的话,就别想活了。她是一个很 聪明的妖精,有千年的修炼,武功又很高强。看完 这个电影以后,你不会恨白骨精的,反倒可能会喜 欢上她。
 
听说白骨精好像有六七种造型,而且那个老太太的妆尤为出彩?
 
巩俐:导演说,这个老太太的妆,不能完全变成另 外一个人,不然你找别人演就行了,就不用巩俐演了,所以可能某些细节上有变化,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巩俐。
 
那个妆要化八小时,卸妆都要三小时,所以我们拍了四天,化了四天,我特别喜欢那个妆。
 
动作戏有没有问题?
 
巩俐:我特别喜欢吊威亚,一点恐惧感都没有,洪金宝老师他们做的威亚衣都是量身定做的,所以穿起来也不难受。
 
像好多镜头是从很高的地方一 下子冲下来,速度很快,快到地面的时候再停住, 我很享受在空中飞的感觉。
 
你觉得郭富城身上哪些气质是符合孙悟空的?
 
巩俐:因为郭富城会舞蹈,他的身体很柔软,很灵 活,而且他演戏这么多年,我觉得演技一直都在提升。
 
之前没跟他合作过,接触完之后,觉得他是特别认真的一个演员,他在现场从来不看手机, 也很少跟人家聊天,不拍戏的时候总是在练他的金箍棒。而且很多的武打动作他都不要替身。
 
我们俩有很多文戏嘛,如果那个镜头没有他只有我,他也会站在对面跟我配戏,像现在很多人其实如果没有他的戏,他可能就随便找个副导演跟你又寸词了。
 
拍打戏的时候他也会给我一些建议, 比如说你脚抬高一点可能会怎么样,或者头低一 点,手抬高一点,这个动作会更容易之类的。
 
费翔之前说过,能跟你合作是他关于演戏的一个 大梦想。
 
巩俐:谢谢费翔老师,其实自从看了春节联欢晚会他那个《冬天里的一把火》之后,一直都没见过他真人,我也想见见心中的偶像啊。
 
他在美国百老汇演了这么多年的歌剧,在表演上他已经很成功了,所以他的参与我觉得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当时拍戏的时候他特别投入,我们大家都很冷嘛, 但是他穿得很少,里边儿也不穿保暖内衣,那个服装老实说,他不喜欢,说这个太麻烦了,人家给他暖宝宝,他也不要。
 
当时我就说我给你两个小暖宝你拿着吧,你手实在太凉了,完了他就拿着了,我特别开心,别人给他他都没要。
 
说说跟郑保瑞导演合作的感受吧?
 
巩俐:谈剧本的时候,他还在泰国拍[杀破狼H],我们在北京谈了七八次,他都是下午飞过来,谈 完之后晚上又飞回去再拍,这种精神特别的感动我。
 
也听了很多香港人说他的经历,说他是什么 活儿都干过的一个导演,所以他什么都懂。后来他就去无锡开始拍了,我去得稍微晚了一个星期。
 
到现场之后,我的观察是首先他对服装就不满意,觉得我的服装太普通了,就让那个团队一直在画图做小样,用了很长时间,不做好他是不会放弃的,这衣服我们不满意,我们就不拍巩俐,先拍别人的。
 
拍戏的时候他也是对机器很清楚,包括3D的摄像机啊什么的,他什么都知道。有一个拍唐僧的很长很长的镜头,摄影师都想不出来,是导演自己想的。
 
他也会给我们很大的空间,让演员充分发挥。
 

继续拆解西游——专访郑保瑞导演

[大闹天宫]讲的是神、魔对立,[三打白骨精]则瞄准人、妖仇怨,郑保瑞导演对于西游故事的探索兴致盎然,他愿意思考探究的,是表层情节下故事发展的深层原因。
 
于是白骨夫人有了前世今生,唐僧师徒也各自明晰了动机。
 
 
想象空间宽广
 
为什么选择三打白骨精这一段?
 
郑保瑞:因为这是他们师徒四人刚出来的时候, 几个在一起,关系和意志都有待考验,所以我们可以对他们四人的关系进行相对充裕、丰满一些的改编。
 
三打白骨精的故事中,孙悟空在唐僧面前打死了人,死的其实是妖怪,但是唐僧看不到, 所以就很生气。
 
孙悟空离开后又回去救了师父, 因而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很矛盾的,非常有意思。故事里原本就有那个结构,可以把他们的团队关系描写得非常好。
 
这个故事比较打动你的是什么?
 
郑保瑞: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想象的空间,刚才说到唐僧和孙悟空的关系。以前我看的时候总是在想,孙悟空为什么救他呢?
 
他打死了妖怪,唐僧还要赶他走。但是在这个故事里面,我希望把唐僧这个角色强化,你会看到唐僧为什么要把孙悟空赶走,他会有自己的立场。
 
在做剧本之前我列了很多问题,比如唐僧有什么能力让孙悟空一直跟着他,孙悟空为什么不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就飞到西天,而是跟着唐僧一步步走。
 
我想观众也有非常多的这类问题,所以在我们的设定里,没有避开那些问题,反而是希望去解决那些问题。
 
比如在电影里你会看到孙悟空如果想一个跟头飞走,就会发现自己还站在原地,是佛祖让他一步步走过去的,那才是他需要经历的东西。这样每一个演员都可以更立体,更丰满一些。
 
孙悟空和白骨精的关系仍然是对立的吗?
 
郑保瑞:我们把那个对立加强了,我觉得白骨精这个妖怪,她懂得太多,知道你的弱点在哪儿,知道你的需求在哪儿。
 
我觉得在这一集里面,白骨精更像是心魔,把孙悟空内心的东西勾出来,然后不费力地就把他们打散。
 
电影里的“三打”是什么意思?
 
郑保瑞:三打对于他们的关系来说,是三个阶段。第一打是误会,第二打是再看各自的立场。
 
唐僧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有人会告诉他,你就是一个小和尚,凭什么去救那个世界,佛祖都救不了,你能吗?如果没有那个猴子在你身边,你根本就是一个废人,什么地方都去不了,这对他来讲是一个蛮大的打击。
 
唐僧就相当于一个大学生嘛,我们都经历过,以为会干一番事业,结果根本不是这样。你学的东西可能一点用都没有,这时候唐僧就要问自己,要不要这样往下走?
 
白骨精的计谋也是推进他们关系的过程,最终,他们四个人一定可以走下去的。我觉得四个人如果少一个,他们就走不过,所以三打白骨精就是一个关于团队怎么建立的过程。
 
电影会把格局拉得很大吗?
 
郑保瑞:也不是很大,我觉得就是发生在一个星期内吧。空间上的话,[三打白骨精] 肯定没有[大闹天宫] 大,但是这样我们会更专注在人物方面,大场面当然也会有的。
 
这种魔幻类型的电影,它在剧本上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郑保瑞:肯定是很大的,但是创作这种魔幻电影啊,我自己的经历是从很虚到实在。
 
就你开始筹备的阶段,你会想到很多变化,想要创造一些观众从没感受过的东西,但是慢慢推进的过程里, 另一项工作就是把它收了回来,去落实。
 
从道具, 到造型,到特效,剧本的过程其实也是考虑后期怎样落实的过程。
 
细节设定繁复
 
云海西国有没有国家上的参考?
 
郑保瑞:很多,因为它是神话的东西,不能够太写实,但我们都会有个依据,比如土耳其啊,波斯啊,都是可以参考的。
 
白骨精洞府的设计是怎样的?
 
郑保瑞:要有冷冰冰的气氛,把东方和西方的东西结合在一起,让观众有距离感,有一种往西走了的感觉。
 
白骨精与其他妖怪不一样,她是从人变成妖的, 那她的经历有什么特别?
 
郑保瑞:这个肯定要看电影才知道,我只能跟你讲她对人性非常失望,甚至已经绝望了,她觉得所有人的本性都是坏的,她是受害者。
 
白骨精这个人物不能光是一个反派,她有自己的立足点,可以选择去轮回,但她没有,反而希望做妖精。
 
她在那里一千年,其实没有往前走,她一直在仇恨那边站着,没有跨过去。
 
她也有一种宿命感?
 
郑保瑞:我不知道那个是不是宿命感,但我觉得她自己不认为那是问题,她觉得我就是这样,我做事是有依据的,我不是坏人。
 
所以白骨精不是一个纯粹的反派?
 
郑保瑞:当然她是一个反派,一个非常有力量的角色,但是我们给她赋予了很多跟以前不一样的东西,能看到她曾经背负的过去。
 
她做了那么久的妖怪,是怎么走过来的,又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她的感情也来自于她自己。
 
我觉得白骨精挺恨自己的,她恨自己曾经经历的东西,恨自己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是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她的命运, 她不能抗拒,只能慢慢接受。
 
还有就是,巩俐小姐演出来的白骨精是你看不透的,这也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神在这部里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郑保瑞:站在旁边的吧,没有太多神,当然观音是一个智者的角度,帮孙悟空去明白一些东西,但是真正落实下来,神仙并不是重点,还是在于人与人、人与妖魔之间关系互动的过程里。
 
孙悟空、猪八戒、沙僧也是妖,他们和白骨精有什么不一样?
 
郑保瑞: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风格,跟以往都非常不同。
 
所以沙僧的蓝色皮肤是出于这个考虑吗?
 
郑保瑞:我想把他弄得年轻一点,所以找了个比较年轻的演员。
 
其实沙僧以前蛮模糊的,就是挑着担,有大胡子,我想把他弄得更酷,就找罗仲谦去做。以前的沙僧其实没什么存在感,但是这一次我想让他变成一个重要的角色,所以我突出他的皮肤。
 
当我们确定那个造型的时候,也试过很多颜色,后来我们参考的是印度的一些神还是菩萨,全是蓝的,将它摆放在外形上的时候,我们觉得非常搭,原本以为会太突兀,但是四个人放在一起做造型就发现,还蛮和谐的。
 
那个造型也给了演员很大的自信,他会觉得穿成这样就是沙僧,不会觉得太特殊。
 
唐僧的造型也是非常与众不同。
 
郑保瑞:其实我们觉得白色很神圣,但是他还没有成为圣僧,不能一开始就给我那个感觉,所以我们把他降低下来,变成蓝色,一个比较和谐的颜色,我想要的是他还会成长的感觉。
 
这次在美术上,像画的图纸,有没有一个数量?
 
郑保瑞:这个大概一万五千左右吧,上次更多,上次是三万张。我让他们每天都在画,要有很仔细的形象,所以设计图、场景图都画了很多。
 
 
人物关系稳定
 
你觉得巩俐的身上,有哪些东西是跟白骨精比较贴合的?
 
郑保瑞:首先是气场吧,她在外形上,演技上都很有气场,这是符合我们改编后的白骨精的形象定位的。
 
但更重要的是,她的表演让我觉得白骨精里面是有东西的,她不止是那样一个妖魔,她是有依据,有故事的,这个跟外形无关。
 
郭富城在大闹天宫里是牛魔王,这回演孙悟空, 他本人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郑保瑞:当我们找郭富城的时候,他也非常纠结, 对于我来讲,我觉得每一个电影都应该独立去看,这两部虽然是一个系列,但我们一开始就觉得,每一集的孙悟空要找不同的演员去演,给观众不同的感受。
 
所以我没有那个包袱。我跟他讲, 我觉得你跟我需要的孙悟空像,因为我觉得这一次讲的是感情,他要把孙悟空纠结的东西表现出来,不能只是猴子,也不能只是人,那也是一个平衡的过程,所以我觉得郭富城是能担当的。
 
还有就是,有时候你演得好,不代表你动作能撑得住, 但是郭富城跳舞那么久,在体能方面是绝对可以撑住的。
 
孙悟空的人设呢?
 
郑保瑞:除了原本那个比较活泼的调性以外,我们让孙悟空开始有了烦恼,他在五指山下五百年,出来之后要重新适应跟人之间的关系,他比以前成熟了。
 
但是他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他也有问题要考虑,但是他还是保持着活泼,是整个团队里面力量最丰富的角色。
 
在你的理解中,孙悟空是不是一个带着悲情色彩的人物?
 
郑保瑞:对,其实我也说,孙悟空是孤独的,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只有他看得到,这是多惨多孤独啊,你明白吗?
 
刚开始碰到唐僧时,他只是个小和尚啊,有什么能力,为什么你得跟着他走呢,你肯定对他很不爽,而且你去救他,他还会误会,这也是让孙悟空很痛苦的事情,所以他肯定有一部分的悲情。
 
猪八戒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郑保瑞:我跟小沈阳聊的时候就说,猪八戒怎么办?很多人都演过了,他也知道,然后他想了半天,走了之后给我发微信说想到了,他说准备演一个偶像,韩范儿的。
 
猪八戒这个人物空间比较大, 我让他自己去发挥,小沈阳把握得很准确。
 
那这几个人物当中,你个人比较偏爱哪个?
 
郑保瑞:其实孙悟空、唐僧、白骨精我都非常喜欢,这三个对于我来讲,都是跟以前不太一样的, 能够走进角色心里面去看。
 
他们纠结的东西是什么,他们的问题在哪儿,这三个角色都是比较丰满的,所以我很喜欢。
 
他们三个角色刚好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郑保瑞:对,很奇怪的一个三角形,对吧?所以我为什么选择三打白骨精呢呢?因为吴先生实在很厉害,他已经摆好了一个局,那个局不管你怎么改编,都是不能跳出去的。
 
但你只要在里面加以发挥,它就是一个很好的结构和故事载体。所以我非常感谢编剧冉平老师,他把那个结构弄出来了, 告诉我第一打是什么,第二打是什么,我觉得这个三角形很有趣。
 
《西游记》如果还要往下拍的话会拍哪个故事?
 
郑保瑞:如果再往下拍,那一定是要改编女儿国的故事了。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1月下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天王盖地虎4474
悟空,去把从花果山带来的糖葫芦给那些老妖们拿来,糖葫芦好吃竹串儿穿,吃一口能年轻二十年,
2019-08-05   02:3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