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起底这个有故事的精
2019-07-23 14:48
小说《西游记》中的妖怪多不胜数,但对电影而言,只有两类最受偏爱:一类是以牛魔王为首的多情男妖,一类是以盘丝洞蜘蛛精为代表的美艳女妖,前者有趣,后者有味,都是有故事的妖。
 
这回要讲的 故事主角白骨精(巩俐饰),也是个有故事的妖,遇上唐僧(冯绍峰饰)师徒四人后,她前世今生的坎坷命运以及和云海西国国王(费翔饰)之间不得不说的恩怨都渐渐浮出水面。
 

有故事的女人

白骨精的前世今生在原著小说中没有做任何交代,只知道她是白虎岭修炼成精的一具尸骨。
 
跟那些和天上神仙多少是沾亲带故的妖怪不同, 她出身卑微,法力极弱,也没啥看家法宝,除了挑拨唐僧师徒关系,没能同猴哥打上一个回合就被消灭了。
 
这是我們熟悉的“三打白骨精”的剧情:老板唐僧没有实际本事,空有慈悲壮志;手下三名员工,老大实力最强但做事鲁莽,老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老三是个老好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白骨精在这个西天取经团成立初期闯入,幻化人形,欺骗老板唐僧,想要空手套白狼,无奈首席员工齐天大圣慧眼识破玄机,顶着被排挤的压力护住了团队的利益。
 
电影[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要给白骨精翻案。这么多年来,她都是以一个小小的尸魔形象示人,管辖范围不过一个区区的白虎岭。
 
上面没有罩着她的后台,下面没有可调配的精兵强将,真正是白手起家的独立女强人。关于她更多的故事,鲜见赘述。
 
 
电影[香港制造] 中,身处单亲贫困家庭中的古惑仔中秋,在周围一班朋友的身上悟出了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不只我有,阿龙,阿屏、阿珊,就连在厕所里砍老爸的学生都有”。如今,是时候说说白骨精背后的女性故事了。
 
文艺作品里,堕入罪恶深渊的女子,往往可能也会有个不幸的过去。
 
潘金莲身为丫鬟,因不从雇主老爷的淫欲之求,被嫁给了卖烧饼的武大郎,后受美男子西门庆蛊惑,恶毒之心渐渐释放。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 欲为其鸣不平,然时代裹挟着弱女子,男人操控着她的命运,处境不曾稍有改善;胡金铨的[山中传奇] 里,徐凤饰演的女厉鬼,生前为了争宠,对妙龄少女狠下杀手,但后来自己也被逐出府第。
 
卑微的身份,使女性常常是集受害者与施害者于一身。
 
封建社会里,女人渴望的一切都附属在男人身上,也因此常常遭遇不幸。然而,更大的不幸是死后命运也操控在他人手中。
 
徐克的[倩女幽魂]中,女鬼聂小倩原本是官家小姐,出嫁途中遭遇不幸去世,死后骨灰坛被千年树妖控制,又被逼祸害人间好色青年。
 
在本片中,白骨精的命运比楼上几位更惨, 生前本是良家妇女,千年之前,与唐僧的前世还有段复杂往事。
 
后来,她因受到封建习俗的迫害致死,修炼成妖,蹲守白虎岭。虽为妖,但人性尚存。
 
孰料,云海西国国王也习得一些妖术,做着长生不老的美梦,干了坏事就往白骨精身上赖,因而人间对其异常恐惧,盛传她喜欢吃小孩,逼得她不得不与人类为敌。生前死后,白骨精都要承受为人所害的后果。
 
 
唐僧一行路过白虎岭,白骨精想要摆脱千年轮回之苦,不想再投胎转世成为人,所以便有了要吃唐僧肉的计划。
 
变成老妇人、老头子这些雕虫小技,当然还能派上搅乱师徒情的立场,但她真正的本领不只如此。白骨精掳走唐僧后,被气走的孙悟空又不得不杀回来解救师父。
 
然而师父和白骨精已经“难分”,佛门弟子度一人和度众生的难题摆在了唐僧与孙悟空的面前。而在另一边,反派大Boss云海西国国王对唐僧也虎视眈眈很久了,定然也要插上一脚。
 
 

三打升级三斗

在经典的央视版《西游记》里,白骨精不仅实力不足,而且脑力也明显不够,两次都没骗过孙悟空的法眼,还非要来个第三次,结果不自量力被打死。虽然唐僧赶走了孙悟空,但白骨精自己啥也没捞到,还葬送了千年修行。
 
这次的电影版中,既然扩充了白骨精的背景,实力也相应有所增长,霸气犹如女王。
 
所以“三打”就不是“三次挨打”了,白骨精已经由山中小妖升级为“妖皇”,对孙悟空(郭富城饰)率领 的“护卫小队”的考验也跟着升级。
 
一向好吃懒做的猪八戒(小沈阳饰)和永远只会说“大师兄,师父被抓走了”、“师父,大师兄说的对啊”两句台词的沙悟净(罗仲谦饰),都像开了外挂一样,战斗力猛增。
 
白骨精用的招数没变,猪八戒和沙悟净也还是无法识破她的骗局,能耐最大的孙悟空挺身而出。但取经信念不坚定的他,遭受误解之后,心中也是一万头小鹿乱撞。
 
白骨精没有被打死,反到设计掳走了唐僧,与其合二为一,三打白骨精变成了三斗白骨精,难度和智力都进化了。
 
“三打”是影片的重头戏,但故事要从唐僧刚刚踏上旅途、孙悟空还压在五指山下说起。
 
涉世未深的唐僧救出江湖经验丰富的孙悟空后,又依靠他和天上神仙相助,相继收下带罪在身的猪八戒和沙悟净。
 
角色设置上,虽有一些小变化, 但一些经典特征依然被保留下来:猪八戒依旧好色,但变“帅”了,有点韩范儿;沙和尚还是永远很老实的跟着组织走,不搞小动作,但比以前版本中的更加强壮有气势。
 
他们都比之前能打许多, 上天入地、翻山倒海、幻影遁形,现代特效技术让“他们”有了更大的表演空间。
 
[大话西游] 里让所有西游角色都走了一个极端,孙悟空师兄弟三人转世成为强盗,喜欢传授佛法的唐僧成了“恐怖”的唠叨之王,废话、蠢话与至理名言混杂在一起,向他人的双耳倾泻而出, 也不顾及对方的感受。观众在其中看到了后现代的解构文化。
 
 
本片对唐僧的形象也有所改动,但跳跃性没有如此之大。原著小说和电视剧中,唐僧都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以一身浩然正气带领三个需要戴罪立功的天庭后备人才,前去西方“留学镀金”。
 
而在本片中,展示了唐僧在其中的成长过程,他从原本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和尚踏上取经之途,跟着大家一起经历磨难后,渐渐才有了大师风范。
 
影片因为要为白骨精完全衍生出一个新故事,所以改编也是非常大的。
 
三打集武斗和智斗于一体,每一打都像是一次闯关升级,到最后,云海西国国王才是要消灭的“大怪兽”,但估计观众是不会在这样的剧情中解读出后现代精神来。
 
各具特色的神话人物、危机四伏的妖魔世界、异域风情的云海西国,由他们构成的一个魔幻时空里的对决游戏,才是这样一个故事想要重点展示给观众看的。
 

白骨精,何方妖孽?

一笔直通西方路,两扇打开大千门,金蝉子转世的唐僧位居御弟,身骑白马,还被三个长得肆无忌惮的徒弟簇拥着,假装不经意地彰显着一个高富帅小鲜肉的存在感。
 
妖魔鬼怪闻着肉香,早早地就候下了, 女妖精们更是以飞蛾扑火的决绝姿态,义无反顾地往上扑,其中名气最大也最难缠的,当属白骨精。
 
白骨精的等级认证
 
白骨精,其实是个没啥技术含量的民间叫法,吴承恩从没公开承认过。
 
《西游记》第27回两次点明了这位著名妖怪的身份,回目写得清楚明白:“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文中再作进一步交代:“他是个潜灵作怪的僵尸,在此迷人败本,被我打杀,他就现了本相。他那脊梁上有一行字,叫做白骨夫人”。
 
“尸魔”二字听着顿时高大上了,“夫人”二字也自带三分贵气,有一股从山野小妖质变成阶段Boss的奢华感。
 
这是本片着重表现的人物设定,事实上,也正是吴承恩的本意。
 
且看孙悟空的金箍棒,属于开山劈海的神器,单重量就达到一万三千五百斤, 一棒封喉,所以原著里有个诨名叫“哭丧棒”。
 
先听听不打诳语的出家人唐僧的供词:“你拿了那哭丧棒,一时不知好歹,辞打起人来,撞出大祸, 教我怎的脱身?” 再听听自诩老实的猪八戒的供词:“倘或言语上略不相对,他那哭丧棒又重,假若不知高低,捞上几下,我怎的活得成么?”
 
西天路上,妖魔鬼怪排好队等着吃唐僧肉, 若不是那些早不知干嘛去了的神仙菩萨,关键时刻冒出来拦着护着,死在金箍棒下的不知几何,有哪个挨得到孙悟空三打?
 
如此漫长而喧嚣的旅程中,也就出了这么一个白骨精。
 
 
难道她皮糙肉厚特别扛打?难道她的特殊武将技能是不死?都不是。她只是在天朝取经男团生命中,兢兢业业地展示着一个有分量的反派应有的职业素养,在齐天大圣、天蓬元帅、卷帘大将这些牛逼哄哄的名号面前有勇有谋。
 
原著刻画十分详细,首先,演技好,伪装到位,骗过除火眼金睛的孙悟空之外的所有人;其次,临场应变能力好,几番盘问对答如流毫无破绽;此外,异常执着,屡败屡战,绝不轻言放弃, 洋溢着小强精神;最后,遗毒无穷,就连灰飞烟灭都像是自导自演的一场离间计,促使唐僧恨逐孙悟空。
 
而本片恰恰需要这样一个反派来映照一路走来的艰辛。如果白骨精有墓志铭,上面刻的一定是“做一个耐撕的妖”。
 
白骨精的颜值认证
 
其它妖精皆为禽兽花木幻化而来,白骨精跟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她原本是人,并且是个女人,背后潜台词可以有无数种可能。
 
原著虽未铺陈她为什么成了山中潜灵,但死在这种“峰岩重叠,涧壑湾环。虎狼成阵走,麂鹿作群行”的深山老林,必定是横死。
 
[ 三打白骨精] 补缀了白骨精生前的身份背景,说起来也是一部封建社会荼毒女性的血泪史。
 
她原是个下嫁到山村里的小媳妇,只因嫁过来后家人接连亡故,被无知村民判定不详,遭到无情迫害,最终香消玉殒。
 
红颜命薄的故事往往最是男默女泪,也最是无奈。
 
吴承恩似乎也对白骨精的“红颜”地位充满了认同感,短短一个回目内,不惜由远及近三次描写其容貌。
 
依次是“月貌花容的女儿,说不尽那眉清目秀,齿白唇红”,“翠袖轻摇笼玉笋,湘裙斜拽显金莲。汗流粉面花含露,尘拂峨眉柳带烟”,以及“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天然性格清。体似燕藏柳,声如莺啭林。半放海棠笼晓日,才开芍药弄春晴”。
 
 
美人款款走来,看得越发真切,一次比一次具体,也一次比一次骚情,仿佛倾注了作者胸中无限的大爱。
 
影片找来巩俐演白骨夫人,无疑突出了“夫人”的女王气场,唐僧则被生生衬托成各种意义上的小鲜肉,反正《西游记》里的女妖精们,不是想吃他,就是想收他。
 
倘若大家注意回目,就会发现是“三戏”而非“三打”,差之一字,失之千里, 从限制级暴力场面一秒钟变少儿不宜粉红场面, 满满的霸道女流氓调戏佛家小鲜肉的既视感。
 
白骨精的性格认证
 
这么个高颜值尤物死于非命,心中必有不甘,非但她自己不答应,当代女权主义者也不答应, 作者吴承恩更不答应。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也是《西游记》最具爆点的主题,孙悟空大闹天宫就是反抗。而白骨精即便生前是一介弱女无力反抗,死后也要凭借一缕怨念化作厉鬼,报复那个吃人的封建社会。
 
所以,正如巩俐所说,这个白骨精有她的人生经历和行为动机,所作所为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善恶来评价。
 
然而妖也有命数,常见的是千年天劫,[三打白骨精] 的设定殊途同归,白骨精适逢千年,不得不重坠轮回投胎做人。做人还是做妖,这是命运交给她的第一道选择题,没有留下其他余地。
 
感叹“人生如此艰难”绝非现代人的专利,跟白骨精共同生活在唐代的诗人李白就抒发过“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小情绪。[青蛇] 里白素贞是这么对小青说的:“做人有太多规矩,硬去做,不能做一个好的人。”但她明明又曾说做人好,令道行不深的小青非常郁闷。
 
面对那位在做人做妖问题上立场游移的本家妹子,白骨精呵呵一笑,揣着一颗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初心,以独立自主的当代女性风范,从心底里发出“做妖”的呐喊。
 
她根本不屑做人,不屑那个曾经和当下都负了她的人世。
 
 
曾经的不详流言, 当下盛传的白骨精吃小孩的流言,皆非事实,只因为她是女人或者女妖,就平白无故招来这些污蔑。
 
所以,堕入妖道本身就是一个站在对立面的反抗姿态,是白骨精跟性别和命运的抗争。如果说,命运天定,那么她,偏偏要逆天改命。
 
这唐僧肉,有条件要吃,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吃,驱使她的不是贪婪,而是勇于逆天的豪情。
 
巩俐曾表示,片名叫“白骨精三打孙悟空”才更贴切。
 
除了暗示白骨精武力值爆表,配得上大圣这个强劲对手,更暗示了她被逼到不打不行的地步,成为天朝取经男团生命中一个大写的挑战。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6年1月下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贾玲珍土豪小妹
妖怪复刻
2019-08-04   16:37
Ada
2019-07-23   19:1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