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从伦敦到欧洲
2019-07-15 10:34
MCU真正的谢幕落在了小蜘蛛的身上,这位超英配得上,不过压力也不小。
 
新世纪以来的三位蜘蛛侠,演员都各有讨喜之处,最终决定其成就的,反倒是制作团队的诚心与妙手。
 
这不,说是远征欧洲,但有时候,伦敦就能把这事办了。
 

纽约之外

毋庸置疑,蜘蛛侠一直属于纽约。在曼哈顿的摩天大楼间穿梭,和布鲁克林的街头涂鸦合影,在皇后区的街角商店里和老板贫嘴,这才是我们熟悉的小蜘蛛。
 
“影片依然从纽约开始,暑假前的最后一天。”执行制片人Eric Carroll说,“影片整体上是一个公路片的模式:先是尼克·弗瑞(塞缪尔·L·杰克逊饰)和特工希尔(寇碧·史莫德斯饰)在墨西哥调查一起与自然元素有关的袭击案件,此时彼得·帕克正在纽约准备启程去欧洲旅行。
 
然后,彼得和朋友们在威尼斯遭遇了水元素怪物Hydro Man的袭击,尼克也正式将蜘蛛侠收编入自己的队伍。
 
之后,他们又去到了瑞士的阿尔卑斯山,在布拉格和火元素怪物Molten Man大战,再之后是柏林和荷兰的一个小村庄,影片的高潮戏则在伦敦。”
 
“欧洲不需要社区片警蜘蛛侠。”这是小蜘蛛在先导预告片里说出的台词,而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小蜘蛛从来都是嘴上说不,身体却很诚实。即便远在大洋彼岸的欧洲,他也是所到之处最闪耀的片警。
 
 
2018年8月8日,伦敦Leavesden Studios片场,[蜘蛛侠:英雄远征]探班在即。
 
听完执行制片人Carroll的整体介绍,记者团被带到了制片设计的办公室,桌子上摆满了纸板制成的场景模型。
 
制片设计师Claude Paré一一讲解:“开始的墨西哥部分其实是在西班牙北部的贝尔奇特城拍摄的外景,内景则是在此搭建的,包括萨缪勒·L·杰克逊和寇碧·史莫德斯对话的部分。”
 
然后他转向第二模型:“第二个出现的元素怪物是水元素,场景设置在威尼斯,彼得要在运河之间穿梭,在屋顶上奔跑打斗,大部分的动作戏是在片场搭建的场景中完成的,不过之后也会去威尼斯实拍一小部分。”
 
接着,他指向了一个广场形状的模型:“这个场景设定在捷克的布拉格,但是我们是在离布拉格一小时车程之外的利贝雷兹小镇拍摄的,因为那里正好有一个类似的广场,所以我们很幸运的不需要搭景了。”
 
然而,由于演员档期的缘故,还是有部分布拉格的场景是在伦敦的绿幕前面完成的,“你们可以看到,我们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拍摄的,而是按照怎样能够优化时间经济成本来考虑的。” Paré很诚实地说。
 
“我们还搭了一个室内的场景,是史塔克公司的专机内部,有一场哈皮(乔恩·费儒饰)和彼得谈话的戏。” Paré接着说,“机舱内部还有一个装满武器道具的工作室,这些道具完全是用3D打印技术制作出来的,这种技术现在是场景制作的主流,随手托一个文件包进去,瞬间就能打印出来需要的道具。”
 
最后的一场景是纽约,一家黑帮聚头的酒吧,在预告片中我们看到小蜘蛛教训了黑帮团伙之后,用蜘蛛网把他们黏在柱子和天花板上,然后贱贱地说:“我要去欧洲度假了!”这个场景几天之后即将拍摄完毕,就将被拆掉了。
 

在伦敦建一个威尼斯

当我站在Leavesden Studios片场的威尼斯布景中,真的很难说服自己仍身在伦敦。
 
阡陌纵横的运河,河上的拱形小桥,鹅卵碎石的人行道,就连路旁咖啡馆的遮雨棚都如此的欧式,户外的餐桌上铺着红色方格条纹的桌布,放着纸壳做的意大利文菜单(需要细节到这个程度的吗)。
 
 
街边的店铺当然都是表面装饰,没有内部结构的模型,但是酒吧前台的酒柜装饰、花店门口的花瓶摆设、纪念品商店的陈列橱窗等等,却是应有尽有。艳阳高照的伦敦八月天,微风习习,刺眼地照在波光粼粼的河水上,南意的海岛风情跃然纸上,以假乱真。
 
直到穿着夏威夷衬衫、卡其短裤和鸭舌帽的工作人员,扛着笨重的器械走来走去,方才打破这番错觉。
 
“荷兰弟”汤姆·霍兰德正在不远处拍戏。这一幕是水城大战,大致的情节是高中生们在游览威尼斯的时候,突然遭遇怪物偷袭,紧要关头,彼得·帕克掏出紧身衣,变身蜘蛛侠,一番缠斗难免。
 
荷兰弟的这个镜头不算太难,他要从一架贡多拉上跳到岸上。彼时他还没换上蜘蛛侠战服,只穿着格子衬衫和牛仔裤的便服。镜头给到他的腿部特写,荷兰弟身手敏捷,在贡多拉和岸上来回跳跃,步伐稳健。拍完两条之后,开始和导演沟通调整,精神看起来一直很不错。
 
当天还有彼得·帕克的死党耐德(雅各布·巴特朗饰)和他的新女朋友(Angourie Rice饰)的戏份。他们坐在一所贡多拉中,被迎面而来的巨浪拍个浑身湿透。
 
这个镜头拍起来很麻烦,一方面是cue很多:高压水枪要按时喷水,同时贡多拉后面有另外一只船将它向后拖拽,两位演员要配合惊恐的尖叫,每拍完一条,他们要去吹干,再重新来。
 
难怪我们见到雅各布的时候,他已经一脸倦容,对于好多问题仿佛也没有多谈的心情。
 

主演初体验

对于荷兰弟这个采访对象,记者们心照不宣又跃跃欲试的一点,在于谁能让他“不小心”又把不该说的话脱口而出——毕竟这位少年有一段知名的说话不过脑子的黑历史,以至于导演组都拒绝把完整的[复仇者联盟3]剧本给他看。
 
大家拐外抹角地尝试再三:这一部里有什么让你感到兴奋的点啦,有没有什么让你感到震惊的情节啦,有没有什么神秘的人物登场啦。
 
不过,在自己的主场,荷兰弟谨慎了许多。“我得想想哪些能说……”他用手摸着下巴,眯着眼睛望天,然后给出了一个(不情愿的)很官方的回答。
 
高高瘦瘦的赞达亚,身穿一件“女权运动者”的T恤和牛仔裤走进来(你会找到她在电影里也穿了这件),头发蓬松地扎成一个髻,不施粉末,就是一个清清爽爽的高中生。
 
这位从迪士尼频道出道的年轻女演员,从[蜘蛛侠:英雄归来]和[马戏之王]一路走来,已经在演技和口碑上受到了一致的认可,但是这一切还是掩盖不住她本人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少女的事实。
 
采访的过程中,她的肢体状态很放松,有时还把单腿折起,踩在座椅上,活脱脱就是一个和你在课间闲聊的女同学。她说起话来语速很快,活力四射,很难让人不产生好感。
 

神秘客戏服

“老吉”杰克·吉伦哈尔曾经差一点就成为蜘蛛侠本侠来的。2003年左右,拍完第一部[蜘蛛侠]的托比·马奎尔,由于背部受伤,正面临辞演换角的可能。[死亡幻觉](2001)之后小有名气的吉伦哈尔,是名单上的下一个蜘蛛侠人选。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马奎尔回归又连拍了两部[蜘蛛侠],凑成三部曲,而15年后,吉伦哈尔成为了[蜘蛛侠:英雄远征]中的神秘客昆廷·贝克。
 
 
服装组的工作人员向我们展示了神秘客在影片中所穿的戏服:以绿色和金色为主色调的金属质感紧身衣,外加红色的斗篷。
 
“我们参考了原漫画中的设计,然后将它转化为一个可以让演员实穿的戏服,不能太沉,尤其是还要考虑衣服上的LED灯光效果——这套服装里面有大概400个灯泡和线路,技术人员可以对它们进行远程控制,这些都需要为灯光组和特效组服务。”艺术总监Grant Armstrong介绍道,“同时我们也借鉴了漫威其他的超级英雄,比如雷神和幻视(都是有斗篷的),还有[角斗士]中杰昆·菲尼克斯的罗马皇帝。”
 
“事实上,杰克比我们想象得更爱这套戏服。”副服装设计师Michael Mooney说,“我们以为他只会在扫描和灯光测试的时候才会穿全套,不过实际上,在拍很多特效动作戏场面的时候,他也主动要求穿上戏服。”
 
神秘客的漫画造型无法令人忽视的第一点是:头戴“金鱼缸”。这个透明的玻璃头盔被放置在戏服的上面,“这个只是用来参考”,Grant解释道,“实际拍摄中,头盔的部分完全是后期特效完成的。”
 
对于小蜘蛛来说,他在这一部中也有了新的造型,除了从[复仇者联盟3]之后沿用的金属蜘蛛战甲,他有了一套全新的纯黑色战斗服。
 
这是尼克·弗瑞给他的,他们需要保持低调,整体上向神盾局的服装风格靠拢。”Grant说,“汤姆·霍兰德也长了一岁,身体上有了更多变化,我们请他过来做了十次细致的测量和扫描,保证戏服可以完全贴合适应他的身体。
 

主创采访——嗨翻欧洲

续集中的彼得·帕克和上一部中有什么相同和不同?
 
汤姆·霍兰德:我非常享受第一部里,彼得就是一个发现自己拥有超能力的青少年,这一部里,我也期望会有这样的时刻。当然,你也能看到彼得有些许的成长和成熟,但是本质上他还是一个16岁的男孩,处在一个玩乐至上的年龄。
 
这一部对你而言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汤姆·霍兰德:嗯……是在伦敦拍摄吧,这是个不错的惊喜。上一部[蜘蛛侠:英雄归来],我在离家千里的地方拍摄;这一次[蜘蛛侠:英雄远征],我却在离家40分钟车程的地方拍摄(笑)。但是我没在家住,每天还是要坐车去片场。
 
亲身上阵拍摄动作戏,感觉如何?你好像一个迷你版本的汤姆·克鲁斯,几乎事事都要自己来。
 
汤姆·霍兰德:我也不是每一幕都自己来啦,有一些动作我不可能完成。如果我的替身能够完成得更好,我非常乐意让他来做。
 
但是有些时候,只要我排练得够刻苦,练习个几周,我是可以自己上的。我当然乐意亲自上阵,也希望这样会让电影更好看。
 
彼得·帕克和尼克·弗瑞之间的化学反应怎么样?和萨缪尔·L·杰克逊的合作感受如何?
 
汤姆·霍兰德:简单说,就是棒极了,非常好玩。老早之前,远在漫威宇宙之前,我就是他的粉丝了。
 
看到他们两个有对手戏,也是很有趣的,彼得是搞笑卦的,很粘人,(神盾局)局长则是有点凶的那种。有点像他和钢铁侠之间的感觉,但是不敢太随便。
 
和杰克·吉伦哈尔这种老手演对手戏,有什么感受?
 
汤姆·霍兰德:能和这些人合作,我觉得非常幸运。每年我都要和我的经纪团队坐下来,列个单子,有多少演员和导演我想在未来有所合作,杰克一直都在这个单子上。
 
能在“蜘蛛侠”这个情况下合作,没有更好的了。大多数我合作的演员都有个开关,一说“开始”,他们就立即进入角色。
 
但是杰克好像没有这个开关,他的自我和角色仿佛是无缝衔接的,有时候我以为他只是在跟我说话,谁知他已经开始演戏了。诚然,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演对手戏有点像打网球,当你和更好的对手比赛,你也会试着让自己也玩得更好。当我和这么好的演员演对手戏,也会更加注意细节,让整体看起来更完美。和杰克合作是我的荣幸。
 
当你看到新的蜘蛛侠战服,有什么第一反应?
 
汤姆·霍兰德:赞,因为我终于可以穿着它上厕所了。(笑)当然,它看起来也超酷,我本人表示很兴奋!
 
你个人最喜欢的是哪一幕?
 
汤姆·霍兰德:有一幕是我、赞达雅和杰克,一镜到底,在影片中间部分,剧情正紧张的时候。我不能告诉你具体的内容,不然就剧透了,但是杰克太搞笑了,我们的部分已经拍好了,接下来是杰克的特写,我只能背过身去,因为笑得太厉害。
 
抱歉,杰克,但是你真的太好笑了。(注:看了片子后各位可以猜猜到底是哪一幕。)
 
 
你还要保持神秘的身份吗?还不能被完全等同于玛丽·简?
 
赞达亚:对!说来有点好笑,我已经被训练得完全不能提及这个名字,即便被别人叫我这个名字,我都变得很警惕,有种“嘿!快住口,我会有麻烦的!嘘!”的感觉(笑)。
 
这次拍摄对于你们来说,是不是有点像暑假旅行?
 
赞达亚:确实是这样!老实说,这里的生活有点无聊,我们又不能去伦敦,只能在片场内外走来走去,但是好在我们一直待在一起,一起拍摄的时候还是挺好玩的,每天要去工作的时候我都好兴奋,因为除了拍摄之外,我真的没啥好做的事情(笑)!
 
我每天都问:今天要不要拍我?拍我的背影或者过肩景吗?我会到场的!离这里不远有一家保龄球馆和一家电影院,几乎是我们所有的娱乐场所了。
 
你怎么看待人们对于[蜘蛛侠:英雄归来]中MJ这个角色的反馈?
 
赞达亚:很显然,我们虽然从原著中提取了这个角色的精华,但是也对她做出了巨大的改动。第一部中,我们开始重塑这个角色,这一部中,观众对她会有更多的了解。
 
上一次,你虽然在很多场合看到她的身影,但是都只是一闪而过;这一次,我们有时间看到更多面的她,并且观众们也意识到她应该就是漫画中的那个人(玛丽·简),对她会有很多预设的判断。当然,观众们也会看到更多她和朋友们之间的互动。
 
是不是很多女孩观众向你表达过,MJ这个角色让她们很有代入感?
 
赞达亚:是的!很多女孩说:“哇,她真是太接地气了!就像现实中的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读书的那种女孩!”
 
每个人生活中可能都会认识这样的女孩,或者切中了她们性格中的某一部分。这点对于我而言很重要:我们不止展示单一的女性形象,全世界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女孩子,我们需要创造不一样的叙事视角。
 
她不是那种各方面都完美无缺的、让同性感到很有压迫感的女孩,我觉得这一点很酷。
 
她和彼得之间会产生情愫吗?
 
赞达亚:有一点。但是我觉得更多像是16岁青少年之间那种有点懵懂又尴尬的感觉,因为他们都还不确定,正是这种小尴尬、小别扭,也制造很多幽默的时刻。
 
你有向导演提出关于角色的建议吗?
 
赞达亚:有的。其实剧本已经塑造一个有说服力的角色,我不会有那种“我觉得她不会做这种事”的时刻,他们很理解这个角色,我不用对乔(·沃茨,本片导演)说“哦,我不想成为被拯救的那一个!”这种话。
 
有的时候他们会即兴增加一些搞笑的点,比如临时给我一些古怪的台词叫我说,我也很乐意尝试不同的版本。
 
这些都创造很多好笑的桥段,比如我们会尝试拍一条尴尬的沉默,下一条导演就说:“这条你们随便发挥”。总之,我们一起创造了很多很棒的戏份。
 
你有看什么青少年电影来帮助自己入戏吗?
 
赞达亚:青少年电影?这听起来有点疯狂,但是不长时间之前,我自己也是个青少年啊!(笑)在这方面,我还有挺多一手经验的。
 
MJ跟我自己有些像,只不过她是一个更高配置的版本,在很多方面更极致,这部作品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演员本人的影子,所以我们表现得都挺自然的,也因为我们都认识很长时间了。
 
对于我而言,这就像重新回到学校,和好朋友们重新参加了一个超赞的夏令营。
 
在[蜘蛛侠:英雄归来]和[马戏之王]中,你的角色都很抢眼,接下来你对自己的职业有什么规划?
 
赞达亚:我不敢说有什么具体的计划,但是我知道我应该听从自己的直觉,做感觉对的事情,然后就是不心急,慢慢来。
 
对于我的背景——迪士尼频道出道的人而言,我不急着去挑大梁,不要饥不择食,而是等待合适的机会出现,做出正确的抉择。
 
不要偏听他人的意见,而是要相信自己的判断。就像四年前的我也不可能预测自己会成为漫威宇宙的一部分,但是这一切发生了,我觉得自己会等到最好的机会的。
 
 
你觉得你的角色相比第一部由哪些进步?
 
雅各布·巴特朗:坦白说没啥变化(笑)。确实耐德并不是故事的重心,他是彼得的损友和伙伴,一直了解彼得的动态这样。
 
拍摄的过程应该很愉快吧,就像你和小伙伴们一起踏上一段欧洲之旅?
 
雅各布·巴特朗:对,棒极了,我得说,这像一份工作,但又不像一份工作,这其实是我第一次来伦敦,可以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汤姆作为一个本地人也热心地带我四处闲逛。
 
 
 
文/采编_Tilda Li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