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9-07-09 16:52
“每一代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传奇”,在约翰·威廉姆斯气势雄浑的配乐中,[星球大战Ⅸ:天行者崛起]预告片的画面上缓缓打出“传奇即将迎来最后结局”的字幕。
 
这一瞬间,只要你是一个真正的星战粉,难免会红了眼眶,感到些微的鼻酸。但你是否会忆起,将近21年前,[星战前传之魅影危机]发布了第一支预告片。
 
当时它的片头还有20世纪福斯的logo,伴随着经典配乐和塔图因的沙漠镜头,画面中出现的字幕是“每一趟旅途都有启程之时,每一个传奇都有开始”。
 
 

传奇超长待机

每一个传奇都有开始,风起于青萍之末,英雄出于草莽之间。对于[星球大战]这个发展逾四十年、粉丝忠实度和吸金力在全球都屈指可数的系列来说,“开始”的定义稍微有点复杂。
 
以拍摄时间而言,计算通胀率后,北美票房仅次于[乱世佳人]的[星球大战Ⅳ:新希望]是系列的开端,但以故事的起源而言,名声不佳的[星战前传之魅影危机]才是真正的开始。
 
无论星战粉的心绪如何晦涩纠结,离开[星球大战]的卢卡斯对[魅影危机]一直怀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在今年的[星球大战]庆典上,[星球大战Ⅸ]的正式标题、帕尔帕廷皇帝的回归和“银河边缘”园区即将开幕的消息吸引了绝大部分星战粉的眼球。
 
除了少数认真收看了每一场座谈会的死忠粉和也许数量更少的前传粉,可能没有多少人注意到,[魅影危机]举办了纪念公映20周年的座谈会,卢卡斯还特意录制了一段录像送给星战粉中,没有对他口诛笔伐了二十年的那部分。
 
卢卡斯说:“粉丝永远是这些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显然,在场的你们都是[星球大战Ⅰ]的粉丝,我爱你们每一个人”。
 
感人肺腑吗?还是觉得感慨万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句至理名言在[魅影危机]上得到了完美体现。
 
1998年11月18日,[魅影危机]的预告首次贴片于环球影业的[第六感生死缘],这部由布拉德·皮特主演的电影不算特别难看,却足足长达3个小时,有无数星战粉为了观看只有2分12秒的预告片,不得不掏出4.69美元,被迫走进电影院,又在看完预告片后匆匆离去。
 
[第六感生死缘]本身乏善可陈,只是因为[魅影危机]的预告即将掀起未来二十年内愈演愈烈的预告片大战,而经常被顺带提起。
 
在[魅影危机]之前,即使是北美观众,也少有人认识到预告片的无上威力。
 
在[魅影危机]之后,几乎每一部商业大片都会在网上发布各种版本的预告片,每一次预告片的发布都像一场集体的狂欢活动,甚至出现了正式版预告片的预告片,粉丝像苦苦等待电影的上映日期一样,期待着每一支预告片的华丽现身。
 
在Youtube尚未主宰在线视频市场的日子里,[星球大战]的官方网站上,[魅影危机]的预告片被下载了约1000万次。
 
有无数星战粉在网络社区中讨论、猜测着可能发生的剧情,那是在1977年到1983年间,观看过正传三部曲的观众们,只能凭空幻想的故事。
 
[魅影危机]的第一支预告片的剪辑不甚出色,但无论是纳布的沼泽,还是塔图因的沙丘,都呈现出一种静谧神秘的风貌。
 
在壮观的希德王宫中,阿米达拉女王立于巨大的窗边默默沉思,[星球大战]的主题曲骤然响起,一个在飞梭赛车中的主视角镜头暗示着驾驶者的身份。
 
 
预告片里,以童年安纳金和魁刚·金的镜头为最多,达斯·摩尔的全身镜头一闪而过,此时的尤达仍是电动木偶,不是在[克隆人的进攻]后,一直使用的3DCG。
 
 
 
除了老熟人尤达的现身之外,最能让星战粉尖叫的镜头应该是由全英武术冠军雷·帕克饰演,以一种既优雅又狞猛的姿态,打开手中双头红色光剑的达斯·摩尔。
 
 
虽然还在对苹果进行着大刀阔斧的改革,史蒂夫·乔布斯也与卢卡斯达成了一个协议,卢卡斯影业将通过苹果的QuickTime发布预告片。
 
据说[魅影危机]预告片的总下载量达到了3500万的惊人数字。
 
通过预告片的造势,卢卡斯影业和20世纪福斯为[魅影危机]创造了一个前所未见的期待值。
 
粉丝的狂热既因为成功的营销,也由于时机的成熟,就在两年前的1997年,为纪念[星球大战Ⅳ:新希望]上映20周年,卢卡斯影业重新制作发行了正传三部曲的影碟,激起了星战粉对往昔峥嵘岁月的怀旧之情。
 

维达不能止于此

在撰写[帝国反击战]剧本时,因为达斯·维达真实身份的揭露,卢卡斯开始思考整个故事的发展方向,当[绝地归来]的最后一幕真正为这个父与子的救赎故事划下句点时,卢卡斯又感到身心疲惫,宣布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1980年代时的卢卡斯曾经表示,他不想再回到[星球大战]的世界中,并在[绝地归来]上映时非正式地取消了拍摄续集三部曲的计划,现在,更让他着迷的是挖掘成为达斯·维达之前的安纳金·天行者的过往经历。
 
 
正传电影结束后,卢卡斯将星战的角色授权给多家漫画公司,虽然从未承认这些漫画故事属于正史。
 
以黑马漫画的[黑暗帝国]、[传承]为代表,而蒂莫西·赞恩撰写的[索龙]三部曲小说也大受欢迎,在[绝地归来]上映10年后,[星球大战]仍然拥有大批忠实的粉丝,他们渴望看到更多星战电影。
 
1993年,有若干媒体爆出卢卡斯将制作星战前传的消息,在他的设想中,前传电影的主角是和儿子卢克一样,在塔图因长大的安纳金·天行者,而不是人气同样极高的欧比旺·肯诺比。
 
这个作为系列起源的故事必然是一出悲剧,卢卡斯并不是要用前传去补完正传中没有交代清楚的剧情,在他看来,六部电影将组成一个完整的传奇,始于安纳金,也以他的死亡告终。
 
1994年11月1日,卢卡斯开始为前传三部曲编写剧本,实际上,除了剧本方面亲力亲为之外,卢卡斯对执导电影本身没有多大执念。朗·霍华德、罗伯特·泽米基斯和斯皮尔伯格都是他考虑过的导演人选。
 
然而,三位大导都告诉他应该亲自指导这部电影,因为他们觉得这个项目“太令人生畏”。
 
 
考虑到在拍摄[帝国反击战]时,卢卡斯与导演厄文·克什纳的矛盾激化后造成的后果,三位大导的婉转拒绝大概只是一种场面话。
 
上了年纪后,长相才愈发和蔼的卢卡斯以在片场独断专行闻名,更没有人会喜欢自己选择的跟随者超过自己。
 
[帝国反击战]上映后,接受采访的卢卡斯对克什纳的羡慕之情溢于言表,因为“无数人告诉他[帝国反击战]比前作更加优秀”。
 
而前传遭到北美星战粉的疯狂抨击之后,卢卡斯又多次在访谈中公开表示,[帝国反击战]才是星战六部曲中最差的一部。
 

总得上路

[魅影危机]的前期筹备工作长达两年,由工业光魔的艺术总监道格·蒋率领的设计团队一共设计了数千张概念图。
 
[魅影危机]的美术风格与正传电影截然不同,科洛桑和纳布的建筑都显得更加华丽、富庶,更有都市感。
 
因为社会阶层复杂,出现的人物也分属不同阶级,因地理环境的不同产生肤色和审美上的差异,[魅影危机]里共使用了从简陋到精美,从单调到繁复,风格迥异的一千多套服装。
 
 
 
[魅影危机]的正式拍摄从1997年6月26日开始,在意大利和突尼斯完成短暂外景拍摄后,摄制组重回利维斯登工作室。
 
电影于9月26日杀青,补拍工作则延续了很久,1997年11月进行了第一次补拍,随后是1998年3月和8月,直到1999年3月还在补拍最后一个镜头。
 
然后,是1999年5月,经过16年的漫长等待,经历卢卡斯对电影构想一再的推倒重来,纵然最有耐心的粉丝此时也心急如焚。
 
16号的首映式结束后,看完[魅影危机]的影评人给出了让人失望的评价,好一点的评价还算不温不火,苛刻一点的则金句百出,比如《滚石》杂志的影评,“充当壁纸的演员,幼稚的笑话,没有任何浪漫可言,人物对话像一本电脑操作手册”。
 
尽管批评远远多于赞美,3天后的19号,为了第一时间目睹[魅影危机]的真容,通宵排队的星战粉还是冲进了电影院。
 
加上对[星球大战]有一定兴趣的路人观众,[魅影危机]轻而易举创造了票房奇迹。
 
那是1999年的5月,常被拿出来和前传相比的[指环王Ⅰ:魔戒再现]要到两年之后才会上映,[蜘蛛侠]第一部还要等上三年,在[侏罗纪公园]系列的大爆之后,好莱坞已经很久没有上演过如此的盛事。
 
[魅影危机]在北美取得4.74亿美元票房,全球票房高达10.27亿美元,成为当年毋庸置疑的年冠,与此同时,粉丝的失望也是显而易见的。
 
先期的造势吊足了影评人、粉丝和普通观众的胃口,他们以为会看到一部至少远远高于好莱坞平均水平的佳作,不仅仅有令人瞠目结舌的视效,还要有细腻的人物刻画和震撼人心的故事。
 
连卢卡斯自己都把这种“失望”归咎于观众期待值太高,他在采访中表示:“当你对电影有过高的期望时,它不可能满足你。”
 
众所周知,卢卡斯是一个固执己见的人,但在这件事上,他也许道出了一部分真相。
 
[魅影危机]的热度不逊色于任何一部好莱坞大片,不过相比今天的网络营销,它的宣传还是显得很有节制,一共只发布了两部预告片,也并没有拿预告片的播放量与同期大片攀比,再发表几篇吹嘘热度的通稿。

毕竟是一个开始

1977年的[新希望]以超出时代的特效永远改变了电影工业,但几乎没有人意识到,1999年的[魅影危机]同样改变了好莱坞的商业片体系。
 
2019年的观众已经对MCU模式的电影宇宙习以为常,几乎每一家制片公司都想通过一个故事矩阵,把最能卖的角色和电影联系在一起。
 
今天的观众也难以想象,在几十年前的好莱坞,一部票房刷新纪录的电影未必一定会有续集,卢卡斯就在很长时间内,彻底放弃了拍摄新三部曲的计划。
 
[魅影危机]不仅是一场特效革命,也预示着未来好莱坞大片的发展模式,前传、续集、外传组成的庞大阵容将推动一个电影宇宙向前行进,直到它的故事不再受人欢迎,无人问津。
 
以电影为核心,剧集、动画、漫画、小说、游戏……不停加入更多角色和背景故事,不是为了推进剧情,而是共同为IP的商业价值添砖加瓦。
 
 
[魅影危机]证明了这个模式的可行性,现在,属于卢卡斯星战的银河系比他最初设想时要广漠得多了。
 
在这个模式的运作下,剧本甚至不需要交代故事背景,衔接[星球大战Ⅱ:克隆人的进攻]和[星球大战Ⅲ:西斯的复仇]的任务交给了动画[克隆人战争]。
 
两部电影间有长达三年的时间跨度,不明所以的观众看到[西斯的复仇]时,很可能会感到一头雾水,但电影本身依然大卖。
 
于是,当迪士尼花费40亿美元收购卢卡斯影业时,购买的并不是再制作几部电影的权力。它一劳永逸地买下了被称为“星球大战”的世界,这里有成千上万的角色和故事,足够再开垦几十年。
 
这里是“后[魅影危机]”时代的好莱坞,超级英雄们组成“复仇者联盟”和“正义联盟”,活跃于地球和宇宙之间。
 
连哥斯拉都无法再单打独斗,[哥斯拉2:怪兽之王]宛如一座怪兽们的万神殿,因为每增加一只著名怪兽,就有可能吸引更多观众来到电影院。
 
一部曾经大爆的电影似乎永远无法“入土为安”,拍完前传有续集,拍完续集有外传,拍完外传还有重制,就算数十年前的演员已经垂垂老矣,还可以换上新演员,再卖一波情怀。
 
同样,从[魅影危机]开始,粉丝和导演及演员之间的矛盾也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和星战粉对前传演员及卢卡斯的谩骂相比,今日DC粉批斗扎克·施耐德或漫威粉大骂罗素兄弟的架势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为加加·宾克斯提供动作捕捉和配乐的演员艾哈迈德·贝斯特想过自杀,承受最多压力的卢卡斯在前传电影结束后,还有多个对未来星战故事的设想,但最后还是心灰意冷,把卢卡斯影业和[星球大战]的未来一起卖给了迪士尼。
 
 
[魅影危机]确实有太多不尽人意之处,不过,20年前曾经困扰[星球大战]的问题在今天的漫威电影里反而变本加厉。
 
演员死板地背诵着不知所谓的台词,特效和打斗镜头是电影的唯一看点,绝大部分文戏都让人难以忍受。
 
在一部电影和续集之间,除了中心人物,角色的变化都突兀而毫无缓冲余地,全凭故事需要和导演的恶趣味来安排戏份,以及,不合时宜的搞笑戏份。
 
如今看来,有着奇葩外形和怪异口癖的加·加·宾克斯其实承担了他“不可承受之重”。
 
卢卡斯只是想设计一个在电影中负责插科打诨的搞笑角色,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本来应该因为第一个全CG角色被载入影史的冈根人,最终成为星战宅男心目中最痛恨的角色没有之一。
 
但是,既然星战粉可以吐槽如果有时间机器的话,自己最想做的事是回到前传电影拍摄前,用铁锹杀死卢卡斯,卢卡斯理所当然地在20年后还要予以回击:加·加·宾克斯是我最喜欢的角色。
 
也许因为[星球大战]本质上是一套“儿童片”,沉迷这个世界的某些粉丝继承了孩子的执着和一种天真的恶毒,在获得的东西不能让自己满意时,只会像婴儿一样大哭大闹,绝不妥协。
 
也有更多粉丝学会成熟,越来越多成年后的观众开始欣赏[魅影危机],卢卡斯以自己独有的方式拓展了[星球大战]的世界,不完美,但极富创意,相比之下,迪士尼的续集三部曲成熟但风格保守,讨好粉丝之心昭然。
 
毕竟,“每一代人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传奇”,四十年前、二十年前,直到现在……在正传电影的陪伴下长大粉丝可能对[魅影危机]失望之极,但对于他们的孩子来说,这部[魅影危机]就是属于他们的“开始”。
 
 
文_昊阳
编辑_修罗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凌霄公子
怀念啊
2019-07-10   09:43
老安头
期待!
2019-07-10   03:23
Ada
🤔
2019-07-09   23:49
爱看电影
👍
2019-07-09   22:27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