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表演,是我天生就该做的事
2019-07-08 15:26
戛纳一直是个矛盾的个体,一方面他们想要展现标新立异,独领风骚的电影节统治力,一方面他们坚守阵地,循规蹈矩,不肯退让一丝一毫。
 
这个问题在阿兰·德龙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毫无疑问德龙是戛纳的宠儿,主演电影六度入围,其中[豹]拿到金棕榈。他也毫无疑问是法国最著名的男演员之一,在中国的认知度数一数二。可他那张嘴引来了争议,多次性别歧视、恐同、种族歧视言论将他推上风口浪尖。
 
去年戛纳,在评审团主席凯特·布兰切特的领导下,Me Too运动在戛纳无处不见。但今年,他们貌似突然对德龙的言论视而不见,顶着无数反对的声音,嘉奖“艺术”,褒奖德龙。
 
毕竟这里是法国,法国人,大多数,还是爱他的。
 
 
■你第一次来戛纳,是1957年,还是1956年?
 
阿兰·德龙:1956年末。
 
■你那个时候还不是演员。
 
阿兰·德龙:我之前在印度尼西亚当兵,过我自己的生活,有个女人爱上了我,她说我要带你去戛纳,我说戛纳是什么?一切就是这么开始的。
 
■聊聊你第一次来戛纳的感受。
 
阿兰·德龙:记不清了,我跟着一个女孩(布丽吉特·奥贝尔)来的,她爱我,我爱她,我跟着她一起走了红地毯,走上了戛纳著名的台阶,我能感觉到大家想知道我什么来头,我是谁?抱歉,我自大地说,我当时模样挺俊的。
 
■第一次戛纳,你都遇到了谁?
 
阿兰·德龙:我谁都不认识。一切都是个意外,我退伍从亚洲回到法国,不知道该做什么,如果没有认识这些女人,我可能早就死了。
 
为什么是女人救了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因为我长得挺俊吧。
 
■第一次站在摄像机前,你感觉如何?
 
阿兰·德龙:没有一开始就很适应,但那种感觉来得很快。我最开始不想拍,导演(伊夫·阿莱格雷)的妻子,很喜欢我,拼了命为我争取到这个角色。
 
第一天,第一场戏之前,导演给我说,我要跟你聊聊,于是他来到了我的更衣室,他所说的话改变了我的一生,非常重要,非常核心,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他说:“不要演,不要装,像你看着我这样去看,像你跟我说话这样去念台词,像你听我说话这样去倾听,做你自己,不要演,要鲜活,去体验。”这番话对我很受用。
 
我真就这么做了,活在我的角色当中,不过这样对跟我在一起的女人很不好,我这天是个警察,第二天又变了个人。
 
我不像很多法国演员,经受过正统的训练,我什么都不懂,就是想导演说的那样,活在角色中。
 
 
■那其实你跟史蒂夫·麦奎恩很像,有点美国演员的那种传统。
 
阿兰·德龙:是有一点,令人惊讶的是,我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仿佛老天安排好,表演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摄像机摆在我面前,立刻就觉得这是我的地盘,那是1957年,我是无名小卒,1958年,有100多位法国演员竞争[花月断肠时]的男主,跟罗密·施奈德合作,他们选择了我。1959年,多亏了[怒海沉尸](1960年上映),我就已经全球知名了。
 
■让我们来谈谈[怒海沉尸],你本来不是扮演男主,而是出演菲利普,男二,是怎么成为男主的呢?
 
阿兰·德龙:我们在香舍丽榭的某个地方,制片人在,导演雷内·克莱芒也在,我说男二这个角色不该我演,他们都很惊讶,说你是个不知名的演员,给你男二挺不错了,你不想演吗?我说你们随便。
 
我坚称男二不适合我,男一才适合我。他们说我啥也不懂,我说我就算不懂,也知道男一才适合我。
 
他们劝我说,你不能这么跟制片人说话。饭桌上一片寂静,我说如果觉得我不行,那就找别人。雷内的妻子贝拉那时正在厨房洗碗,她大声说:“那小个子说的没错!”就这样,我成为了男一。
 
■你不单在片中非常英俊,你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神秘,让人猜不透,法国跟你同时代的演员做不多,也没有美国演员能做到。
 
阿兰·德龙:当时雷内跟我说,把所有场景都想象成你自己的,按照你自己的方式在这些空间去行动。我就是这么做的,那些表演的细节,都是我脑海中存在的东西,我搬出来应用。所以我觉得我在这方面,还是有天赋的。
 
 
■[怒海沉尸]之后,你拍了[洛克兄弟]。
 
阿兰·德龙:是的,[洛克兄弟]的导演卢基诺·维斯康蒂看了[怒海沉尸],说我们就要那个男演员来演这部。
 
■你是怎么认识维斯康蒂的?
 
阿兰·德龙:很平常,他看了[怒海沉尸],他当时正在伦敦弄一部舞台剧,我的经纪人就带着我  去伦敦拜见了他。他直接跟我说,你就是洛克,我看了[怒海],你就是洛克,除非你拒绝。
 
■到了1963年,你成为了那个时代法国最具代表性的演员。
 
阿兰·德龙: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好吧。我所向披靡又一无是处,我是别人给予的。
 
有人问我为什么接受金棕榈终身成就奖,因为我曾经拒绝过,因为我想把奖给我的导演,给雷内,给维斯康蒂,是他们给予了我一切。
 
我像是一位出色的小提琴家,但功劳主要还是指挥家的。但福茂几个月前来找我,跟我解释,说他们都不在了。我想想,的确是这样,那我就代替他们来领这个奖,来纪念他们的才华,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
 
■你很早就开始制片,掌控你的职业生涯,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件事,你无所畏惧是吗?
 
阿兰·德龙:是的,畏畏缩缩的话,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了。
 
1964年,我监制的那部片([不屈的人]),卡司非常棒,我为什么要监制呢?我不是编剧,没上过学,我不知道怎么写东西。我唯一的优势,就是去掌控一部影片,想要掌控,你只能是制片人。去跟编剧抗衡,去跟导演抗衡,去跟摄影和演员抗衡。成了制片人,你就是影片的上司,掌控者。
 
■[不屈的人]之后,你去美国拍了几部影片。
 
阿兰·德龙:是的,当时新浪潮的那批人对我没什么兴趣,我也完全不在乎他们,正好有去美国的机会,我就去那里拍了两年戏,然后就很想念法国,想念巴黎。他们很想让我留在美国,但定居美国,完全不是我的菜,所以我就回来了。
 
■你从美国回来之后,在上世纪60年的后半段拍了很多电影,其中有一部是你的代表作[独行杀手],这是让-皮埃尔·梅尔维尔专门为你写的,如果你不演,就不会拍。能不能聊聊你们的第一次会面?
 
阿兰·德龙:很平常,约了个地方,坐下来,说:“阿兰,我写了故事,我想跟你合作,我是为你而写,片名叫[独行杀手]。”我都不知道这词啥意思(日本武士),我后来才知道,在日本他们把我称作大银幕的日本武士。
 
他开始跟我说这个故事,说了四五分钟,我一句话都没说,他说你可以等我讲完再评论,我跟他讲,不必了,让-皮埃尔,我决定跟你拍这部电影。
 
关于梅尔维尔,我还有一个故事,真人真事,我早上接到电话,说梅尔维尔的工作室着火了,我开车赶过去,警察和火警已经把路围上了,我停了车,他们让我进去,我绕到另一侧,找到了梅尔维尔,一切都烧着了,他看着他的一生在眼前燃烧,我抓住了他的手,示意他我在这里支持他。
 
他看着燃烧的一切,烧成灰烬,他总是叫我“我的Coco”,他那天跟我说,“我的Coco,我们的鸟,在燃烧。我们的鸟,在燃烧。”
 
 
 
编辑_大卫荣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萨菲罗斯
虽然用倾国倾城、风华绝代来形容一个男人的长相是有点用词不当了,但年轻时的他配得起这八个字。
2019-07-11   08:35
老安头
老牌儿硬汉!
2019-07-09   02:39
云小主
⁝⁞⁝⁞Ϛ⃘๑•͡ ི.ྀ̫•๑꒜☂⁝⁞⁝⁝
2019-07-09   01:03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