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我的传奇,源自[洛奇]
2019-07-08 13:01
戛纳或许不是一个热爱动作片的地方,但有一点我很确定,戛纳爱西尔维斯特·史泰龙。
 
今年四位大师,史泰龙拿到了时间最往后却是地位最重要的第四场大师班,就连大师班的地点也从500座的布努埃尔厅,换到了2000座的德彪西厅,这是大师班首次在后者举办,座无虚席。
 
我坐在第一排,左边是一位年近70岁的老人,右边是一位不满20岁的小伙,二人的激动程度都远胜于我,大师班结束,借了我的笔上前要签名的小伙,差点被保安掀翻,这在戛纳,算是很狂野了。
 
 
■你成为演员的道路很艰辛,是否曾经怀疑成为不了演员?
 
史泰龙:没有,但是我很清楚,我有一些外形上的缺点,我发音不是特别清晰,我出生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令我在说话的时候,有一种独特的声音。
 
我那是试镜广告的时候,选角导演会说:“你到底在说什么?那是什么语言?”我知道情况很糟,因为就连阿诺德·施瓦辛格都跟我说:“哥们,你有口音!”我心想,谁都能说我有口音,你可没有资格说我。
 
我跟阿诺德应该开一所学校,专门教演员念台词。多好,我们都能成为演员,任何人都可以。
 
 
■在我看来,[洛奇]是美国影史非常重要的一部作品,你觉得它是当时那个时代的产物吗?
 
史泰龙:[洛奇]是当代的一个奇观,纸面上,它怎么看都是失败的作品,不出名的演员,拳击题材,当时不是很受欢迎,或许美国拍过300部拳击电影,299部都是失败的,观众就是不买账。
 
这部影片,只拍了25天,非常迅速,成本不到100万美元。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孤苦的男人,直到遇到了一个女人后,获得了重生,我一直在强调,其实这不是一部拳击电影,拳手刚好是他的职业,他也可能是面包师,或是修自行车的。
 
拳击更像是一种比喻,因为生活本身就是战斗,跟时间竞速,跟机遇战斗,永不休止。
 
那年是1976年,美国建国200周年,那个时期,[出租车司机]、[电视台风云]还有[总统班底],都有很强的政治性,反映当下比较黑暗的背景,我其实有点天真,拍了[洛奇],非常的积极向上,可能刚好观众想要换换胃口,我也许就是撞大运了。
 
 
■对于影片的拍摄,你有哪些难忘的回忆?
 
史泰龙:整个拍摄就是大型DIY(自己动手)现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自以为我知道,简直就像是一次试验。
 
拳击我不会,得学。剧组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免费劳力,没有工钱。没有化妆间,换衣服就在车后座换,服装部门的衣服,都是我们自己的衣服。
 
我对[洛奇]的回忆就是,美好的东西,真的可以通过很少的东西创造出来。我们的摄影师从没拍过电影,混音师也是,但他们最终提名了奥斯卡奖,连狗狗都是我自己去借的。
 
即便我们拍完了,公司也不喜欢,他们本来说不会院线发行,我们努力游说,他们松口可能会在汽车影院放映,现在几乎都没有汽车影院了,票价大概每人75美分吧。
 
我们不断地抗争,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想让我演,他们想找伯特·雷诺兹、瑞安·奥尼尔、詹姆斯·肯恩、罗伯特·雷德福,就是找只袋鼠,也不想要我。
 
当时他们知道我演过[狂野少年],就同意我演了,结果我出现在片场,他们说我们想要的不是他,是长得帅那个(佩里·金)。我当时说:“太迟了!”一切真的是个意外。
 
■你如何看到[洛奇]在这么多年后,仍然被这么多人喜爱?费城艺术博物馆的台阶上,每天都会有很多游客。
 
史泰龙:真的很赞,我不想把这都归结于我,我认为这是心理层面上的作用。
 
影片中洛奇第一次爬上这段台阶,他没有成功,他不够强壮,后来他成功登顶,我认为对很多人来说,能够爬上去,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我见过孕妇爬阶梯,我见过有坐轮椅的人被人抬上去,它是一种象征,我爬上去了,我成功了!
 
从这,足见电影的力量。当时我之所以选这段台阶,是因为没有预算了,心想干脆让洛奇爬上去,我试了试,真的太高了,就决定让洛奇第一次失败,妄想第二次,展现他变强了,他抱着狗狗爬上去。
 
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那条狗70多公斤呢,爬的时候腿直抖,看起来很糟糕,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洛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你上台领奖说到:“我要对所有的洛奇们说一句,我爱你们!”你认为现在仍然有很多洛奇吗?你想对他们说些什么?
 
史泰龙:我认为现在有更多的洛奇,或是洛琪,只是现在世界更复杂了,我们去战斗的方式也不一样了,但洛奇们可能比那时多了。
 
我当时是个无名小卒,一点都没有夸张,拍[洛奇]之前那年,我是泊车小工,倒不是说泊车有什么不好。
 
我只是想说有的时候,你真的只需要一个好点子,我有100个点子,只有一个是好的,其他的挫败,会让你更聪明,成功会让你更蠢,因为你觉得你不需要再去学到什么东西。
 
我女儿之前想成为一名作家,我说你不想,写作真的很难,是一种近乎于数学的活儿,非常精准,又要不断地修改润色。
 
我给我女儿拿了100本记事本,因为我都是手写,手太笨不会打字。我跟她解释说,写东西,就是需要这种耐心,你每写出一个词,背后都是500个词的累计。她想了想说,我还是回去上大学吧!
 
■在[洛奇]的成功之后,你有想过拍摄续集吗?
 
史泰龙:我在这方面一直被人诟病,说我爱拍续集,但我的看法是,难道电视剧一季一季的,不算是续集吗?同一部剧集,你看了十年还很喜欢,为什么电影只能拍一部?
 
有些电影的确只需要拍一部,但是有些角色,你只看到了他的诞生,他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新问题、新挑战,我写[洛奇]的时候,非常的自傲,连工作都没有,心想着我要拍三部曲。
 
[第一滴血]系列也是同样的情况,没人想让我演,我说不定是第11顺位。他们都认为兰博是个野人,小说里他连小孩子都杀掉。我的想法是把他写成一个心碎的老兵,回到美国,美国是他的母亲,却遗弃了他。
 
当你有这样的角色,你希望看到更多关于他们的故事。还有就是我非常不喜欢看到自己心爱的角色死掉,或许他受了伤,离开了,但不能死。
 
其实写[洛奇]系列的时候,每部他都死了,逻辑上,他应该死掉,但都被我改过来了。也许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去跟现实较劲,如果不考虑逻辑,我还能把这个故事带向什么地方。
 
■[洛奇]成功之后,你是如何选择角色,选择项目的?
 
史泰龙:因为我的身形,我的表演范畴比较固定。
 
表演学校的学生,都认为,或者说,他们被教导,要尽可能地多变,胜任不同的角色,这是很好的理论,但这并不现实,我认为每个人都有其擅长的领域,我在这方面很厉害,但我在另一方面不如那个人。
 
达斯汀·霍夫曼演不了[第一滴血],我演不了[窈窕淑男]。我尽量不踏出的适合的范畴,因为每次踏出,都令我不堪,心想我怎么接演了这种角色,我现在只考虑做好我擅长的,别人擅长的,还是留给别人去做吧。
 
 
■那你是怎么开始转行导演的?
 
史泰龙:我是个很喜欢观察的人,绘画我会一点皮毛,看东西总是以各种各样的角度去看,[洛奇]在奥斯卡拿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我写了[洛奇2]剧本,导演(约翰·G·艾维尔森)很不喜欢,他觉得我应该让洛奇踏入歧途,天天出入花花公子宅邸,变得很腐败,我不同意他的看法,他就辞导了。
 
片厂跟我说,要不你来执导吧?那时候我刚拍完[陋巷风云],大家都觉得这片子怪怪的,我很喜欢。
 
总之呢,[洛奇2]刚刚筹备一周,第一部就拿了奥斯卡,所有人都在问为什么我当导演,拿了最佳导演奖那人怎么没回归?
 
午餐期间,刚好[陋巷风云]北美开画,我走进影院,影厅里一共四个人,就四个!老天啊,我走出影院,知道导演处女作砸锅了,现在,我要执导一部前作刚刚拿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续作。
 
这种压力,让我更努力。我意识到如果我做到了,没啥能难倒我。
 
 
 
编辑_大卫荣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萨菲罗斯
现在,包括好莱坞,这样的世纪符号的影星和传世巨作已经越来越少了,老而弥坚、坚持不懈的力量,本身就是传奇!
2019-07-10   01:28
pocketme(猴哥)
一代动作巨星,依然活跃在一线,今年还有《第一滴血5》。
2019-07-08   15:56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