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凛冬时节又逢君
2019-07-04 16:43
到了第七季,编剧们已经完全摆脱了原著引力,这也意味着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控制力。
 
幸运的是,前六季的耕耘,到这时该收获了。一切包袱,在这一季可以抖落了。
 
这是“所有人见所有人”的一季。分久必合,散落各地的主角们,初遇的初遇,重逢的重逢,相恋的相恋。所有叙事线索,终于汇入同一条河流。
 
吊了六季的胃口,此时到了让人大快朵颐的时候。所以,这一季虽然已经疲软,但不断的刺激,又有情怀加持,使它仍受好评。
 
这一季缩水到七集,但即便如此,每一集的信息量也没有更丰富,反而比任何一季都像仓促的流水账。所有的情节,都是那么回事儿,又不像那么回事儿。
 

指头之死

小指头之死,在剧情设计上的耍赖程度,堪比上一季的野火焚城。权力游戏眼看到了白热化的阶段,难解难分,便不再抽丝剥茧,而是彻底将难题格式化。
 
 
关于小指头贝里席大人,有一种观点得到不少人的认可:即他与英国历史上备受争议的奥利弗·克伦威尔多有相似之处。
 
他们都出身不高,克伦威尔出生于乡绅家庭,而小指头的父亲,是仅仅拥有几块岩石地的小领主。但显然,他们都不甘于这种命运。
 
克伦威尔从低位向上爬,废除英格兰君主制,处死了国王查理一世,自己却成为独裁者。
 
而前几季中,小指头的庞大野心与幕后操盘的能力,已经昭然若揭。依克伦威尔的人生轨迹,宗教也对他极其重要,小指头本也大概率要与大麻雀交锋一场,互相利用,或成为后者的信徒。
 
 
只是大麻雀死得猝然,小指头更加窝囊。小指头在《权力的游戏》中,代表的正是精通游戏规则,受到出身限制,野心、私心旺盛,但在客观上,会改变整场游戏的力量。
 
相较于贵族出身,血统纯正的丹妮莉丝,他才更有可能是“打破权力之轮”,要求改变这贵族世袭规则的人,尽管这种改变未必出自他自觉。
 
如此草草收场,权力之轮只能继续转动——看最后一季中,议会潦草成立,选举莫名进行,不免想起指头叔曾经的宏图壮志。
 
《权力的游戏》当然并不严格与欧洲历史对应,但显然,作者的笔对小指头的安排不应止于此。
 
难以想象,克伦威尔这般人物,会因错误相信,一个女孩对他绝对信任,而放松警惕,并最终被处死。
 
贝里席大人也许真的死于珊莎之手,但作为以英格兰护国公为原型的人物,他的死,不会如此轻率。马丁的笔,会以更多的耐心,铺垫他的马失前蹄。
 

分久必合

这种莽撞而草率的笔法,在失去了原著支撑的第七季里,并不鲜见。
 
马丁的原著,好在草蛇灰线,人物命运皆有迹可循,从A点必然走到B点。这AB之间,铺垫了丰富的细节。对于剧集来说,找出角色们将要抵达的B点不难,难的是这其间的细节如何补足。
 
剧情发展到这一步,必须是所有人完成性格转变,能力升级,继而所有人见所有人。一开头,就是艾莉亚假扮为瓦德·佛雷,将佛雷家灭门。
 
艾莉亚那长长的死亡清单已经列了有些时日,从一时意气而没能力复仇,到如今从千面之神处学成归来,一场杀戮在所难免。这种期待不断被满足的感受,在剧集中一再出现。
 
六季过去了,散落的史塔克兄弟姐妹重逢了,雪诺去龙石岛见到了丹妮莉丝,席恩也以远不比昨日的心境再次面对雪诺,连冰原狼娜梅莉亚,也以自己的方式,向曾经的主人艾莉亚致意。
 
这对习惯了延时满足的观众们来说,是一剂重药。
 
就像《红楼梦》的判词早写明了姐姐妹妹的命运,在《冰与火之歌》里,不同的预言、谶语也早就暗示了这一切。“孤狼必死,群狼可活”,因这一句话,史塔克家的兄弟姐妹飘零了整整六季,如今是时候群狼重聚。
 
观众期盼了六季,终于在此时得到了满足。而“预言中的王子”,将带领维斯特洛,打败长城外的尸鬼,谁是预言中的王子,众说纷纭,而且,未必是男性“王子”,也因此,重要的“嫌疑人”,丹妮莉丝和雪诺该会面了。
 
除此之外,雪诺是雷加·坦格利安与莱安娜·史塔克之子,也早就是公开的秘密,坦格利安保留瓦雷利亚近亲通婚的传统,也不稀奇。雪诺与丹妮莉丝的相恋,当然完全在计划之中。
 
 
 
但在处理上,已经大不如前了。
 
试想在瑟曦小时候,“蛤蟆”巫姬对她的预言,其中一句指其三个孩子的死亡:“他们将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
 
这一幕在剧中发生在第五季,乔佛里当然是在第四季已经毒发身亡,而弥赛菈在第二季,已经被送到多恩,等待联姻。
 
《权游》并不着急描绘弥赛菈的命运,而是在第四季大张旗鼓地描绘了多恩的红毒蛇,及其情妇放浪潇洒,有仇必报的性格,又在比武审判中,叫“魔山”格雷果·克里冈不光彩地战胜他。如此一来,弥赛菈悲惨的死亡,当然在路上了。
 
托曼的死亡亦如是,第六季一整季的时间,描绘他的善良甚至软弱。当他终于认清母亲瑟曦的凶残,那纵身一跃也在情理之中了。只是两句预言,毫不吝啬笔墨铺陈。
 
而到了这一季,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为了权力分寸必争的角力,已经荡然无存。而这恰恰应该是在“所有人见所有人”之时,更为彰显的。这种缺失,在没血缘的人相见时更为明显。
 
典型的一幕,是第二集时,丹妮莉丝召开会议,与会的除了丹妮莉丝和她的女王之手提利昂,还有铁群岛的雅拉·葛雷乔伊、高庭的“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多恩的艾拉莉亚·沙德。
 
 
这些人物从未在一场戏中全部出现过,但彼此间又有各有恩怨。此时,因为共同的敌人瑟曦,他们集结成了松散的联盟。这一幕是戏剧性的。
 
但剧集将这种恩怨关系处理成了吐槽大会。提利昂嘲讽多恩人连小女孩也杀,指艾拉莉亚毒杀了无辜的弥赛菈;艾拉莉亚反过来指责提利昂,称红毒蛇奥柏伦·马泰尔是为他战死;连“荆棘女王”一把年纪也沉不住气,絮叨起孙女玛格丽受人爱戴有何用,还不是被瑟曦那个妖后杀死,意在教丹妮莉丝做人。
 
一干人等心里想到什么就说,把想法口播出来显得造作,完全不是“权力的游戏”,倒像是现代化公司“扁平化管理”。
 

科学万岁

事到如今,该为学城叫一声屈了。
 
在剧集中,学城的地位被压缩了。想来,连叱咤风云的教会也能被一把野火灭了,作为新生力量的科学代表,学城的戏份当然也可以被牺牲。不然,一出混杂了政治、财富、科学、宗教的权利游戏,该有多庞杂(好看)呐。
 
在原著中,学城的马尔温博士曾有一番惊人之语:“你以为龙是怎么绝种的?拿铁剑的屠龙勇士干的?学城企图构建的世界中没有巫术、预言和玻璃蜡烛的位置,更不用说龙了。”学城的野心更大,不止要“打破权力之轮”,还要建立一个科学的世界。
 
权利的游戏,本该也包括科学这个玩家。但在剧集里,学城更多沦为一个资料库,一个信息集散中心。
 
信鸦在这里飞来飞去;山姆翻阅这里的史料,了解到雪诺的身世秘密。但在这一季里,学城博了一把存在感。
 
原著中,乔拉·莫尔蒙爵士并没有患上灰鳞病这一遭,也就没有在学城被山姆救治这一出。山姆治疗灰鳞病的一系列操作,堪称外科手术。只是,在权力的游戏,已经没有科学玩家容身之地的情况下,这么现代化的一出,反而叫人唏嘘。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IMDb分集评分
龙石岛Dragonstone 8.7 2DB
风暴降生Stormborn 9.0 Bryan Cogman
女王的正义The Queen's Justice 9.2 2DB
战利品The Spoils of War 9.8 2DB
东海望Eastwatch 8.9 Dave Hill
长城之外Beyond the Wall 9.1 2DB
龙与狼The Dragon and the Wolf 9.5 2DB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家国天下
马丁老爷子还是厉害
2019-07-07   15:52
凌霄公子
第七季还可以的
2019-07-05   08:33
不知不觉
第七季也还好,差强人意
2019-07-05   07:46
老安头
刚刚看过 有启发!
2019-07-05   07:22
Ada
🍌
2019-07-04   23:15
爱看电影
👍
2019-07-04   22:53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