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神起神灭野火烧
2019-07-04 16:16
上一季,剧集已经赶上了小说的步伐。马丁懒懒不想写,来,编剧们,笔给您,您来写。
 
第六季的故事,便开始走出自己的道路。在小说中,主线人物的命运正都到一个微妙的临界点。
 
丹妮莉丝骑龙遁去,落在多斯拉克海边,刚被贾科卡奥发现;提利昂还在寻找丹妮莉丝的路上;雪诺被守夜人兄弟插刀,生死未卜;艾莉亚正侍奉千面之神;珊莎在河谷地以阿莲的名义生活着;布兰还在同三眼乌鸦学习;瑟曦游街后正休养生息。
 
正是风浪前的平静。剧集只消顺着写出那惊涛骇浪。失去了原著的支撑,魔法助力却更多了。当然,《权游》从来是现实与魔幻并行。用魔法解决故事发展,当然很方便,但正是因为太方便,也有耍赖的危险。
 
死而复生,只要铺垫得够,也并不偏离原著;但一把火解决了教会与皇室纠缠千百年的关系,这可离题太远了。
 

雪诺复活

守夜人兄弟一人给了雪诺一刀。在原著里,雪诺的故事线停留在“他没感觉到第四刀。只有冷……”
 
语言的艺术在此处,是暧昧地形容这濒死的状态,至于结果,猜去吧。乍看上去,这又是一次《权游》式的说死就死,但无论是书迷还是剧迷,都不买这账——雪诺肯定会复活,别溜粉啦。
 
剧集在原著之前就让雪诺复活,其实是顺水推舟。守夜人不得参与权力的纷争,他们唯一的使命,是守卫住绝境长城,“至死方休”——守夜人誓言里的原话。
 
雪诺这一死,也早在他念出守夜人的誓言时,就注定有这么一遭了。只有这样,“至死方休”才不意味着永远,而有期限。
 
 
唯一值得吐槽的地方,是Jon Snow琼恩·雪诺被当做Snow White白雪公主的恶趣味。
 
红袍女巫法作半晌,却什么也没有发生。所有人都以为无望之时,雪诺才像要把毒苹果咳出来那般,倒吸一口凉气,垂死病中惊坐起状。不少观众心目中的《权游》男主角,死而复生这一出大戏,却格外寒碜。
 
但这寒碜其实是优点。在《权游》中,魔法的呈现并不神乎其技。这倒并不是为了省经费制作龙的特效。在远古的传说中,龙、巫师、魔药等等奇幻事物就像街边的瓜摊那么稀松平常,魔法的日常感,赋予《权游》世界别样的魅力。
 

旧神显灵

雪诺倒抽一口凉气在意料之中。但这一季中真正让观众倒抽一口凉气的场面,是阿多的失控。
 
阿多年轻时智力受损,只会说“阿多(Hodor)”。但谁在乎呢?只把他当做背着布兰的忠诚仆人,从没有人想要探寻他的内心世界。或者说,几乎没有人想过,他也有内心世界。
 
至于他智力受损的原因?没有人问起,不过是个根本没人注意到的谜面。但这个谜面,却在六季之后揭开了谜底。
 
夜王攻击布兰的千钧一发之际,阿多死死堵住门口,而受布兰视野的影响,过去时间线上的阿多,也口吐白沫,只会大喊“顶住门(Hold the Door)”——Hodor,阿多。
 
 
当马丁把“顶住门”的典故告诉编剧,编剧同样是惊呆的表情。但马丁后来也透露,具体的“顶住门”场景,他为小说设想的,和剧集中表现的并不相同。
 
而有消息称,这个名字是马丁1991年想到的,而《冰与火之歌》的第一部,《权力的游戏》是在1996年出版的。好点子越耐得住寂寞越香。
 
而这一幕,同样是以阿多的牺牲,换来了布兰逃出生天,真正“升级”为三眼乌鸦。布兰成为旧神代表。这次升级,因魔法严密的逻辑,产生壮烈的仪式感和宿命感。
 
比起后来完全脱离原著的布兰称王,不难发现,有马丁大爷提供拐棍,《权游》的走向,总归是八九不离十。
 

野火焚玫瑰

这一季有两场重要的火。一是丹妮莉丝又一次浴火而安然无恙,另一次就是瑟曦动用野火,炸毁贝勒大圣堂。
 
后一场火,瑟曦不仅除掉了洛拉斯·提利尔、玛格丽·提利尔,这两个来自高庭的眼中钉,还一劳永逸地铲除了大麻雀,从此权力之路上,不再有教会这个绊脚石。
 
但这一季,宗教和权力的角力,是核心课题之一。
 
 
在欧洲史上,罗马教会的鼎盛时期,欧洲君主登上王座,皆需罗马教皇册封。那时的教会,甚至不像《权游》中有教团武装,但势力却称雄整个欧洲。若国王对教会放肆,教皇大可开除他们的教籍。
 
这后果可不仅仅是国王百年后上不了天堂,各封地的首领见国王不被教会承认,便可质疑他的合法性,借机反叛。
 
因此,原著中,瑟曦对大麻雀的忌惮是真实的。因为民众对教会虔诚,瑟曦要把控住权力大局,便不得不按大麻雀的规则来。
 
欧洲当权者要摆脱教会的钳制并不容易。亨利八世为了与凯瑟琳离婚,与安·波琳合法再婚,更为了巩固权力,推行了宗教改革。
 
此时马丁·路德的德意志宗教改革早已如火如荼,但亨利八世的改革却还是非常保守,保留了很多天主教的传统,却依然在此后几代君主内反反复复,甚至引发内战。
 
也因此,大麻雀所代表的宗教问题,盘根错节,就其势头来看,势必是每一个想踏上铁王座之人,不得不攻破的最大难关。
 
欧洲几百上千年不曾梳理通的问题,几个小时的电视剧,又怎么能轻松过关?所以,这也是在剧作层面上,最难破的一个局。
 
谁曾想到,这一团剪不断的乱麻,编剧们就没打算解。一团火烧了倒是干净,瑟曦也没有受到任何后续的抵抗。
 
维斯特洛传说中的野火由炼金术士炮制,他们声称,制作野火需要用到魔法。以超自然力量来解决现实问题,历史问题,没有比这更耍赖的了。
 
若真通过杀掉几个人,放一场火来威慑便能成功,欧洲史上的宗教改革便不会这么举步维艰了。宗教这条庞大的叙事线索就此切断,编剧们是省事了。
 
尽管作为单集来看,这一集精彩绝伦,瑟曦像极疯王,大麻雀的狂热终葬送自己,小玫瑰虽看穿了这棋局玩法但仍无奈陪葬,但从剧作层面看,这“游戏”,编剧们出老千啊。
 

真龙燃不尽

讽刺的是,与之相对的另一场火,恰恰是造神运动。丹妮莉丝在原著中被贾科卡奥发现。接下来,她必然不得不与多斯拉克人同行,如何收服他们,是这位演说家型的女王一个小小的任务。
 
剧集里,丹妮莉丝重复了她在第一季中收服卓戈部落的方法。
 
那时候,她火葬卓戈,对女巫施以火刑,她自己也带着三颗龙蛋走入火中,火灭了,天亮了,她从火中走出,除了脸上炭火的痕迹,她毫发无损,还孵化出三条龙。
 
衣衫虽已经烧了干净,她的眼神却坦然坚定,龙展开翅膀,她犹如女神。
 
如今一切重演,卡奥们质疑她不符合部落规矩,她也不满部落的领袖们只带领族人杀烧抢掠。她推翻火盆,燃烧了整个大殿,所有卡奥都被烧死,而她从烈焰中赤身裸体走出,就像天降圣女,整个部落视她为神明。
 
在瑟曦忙着推翻神像时,丹妮莉丝把自己打造成了真神。丹妮莉丝的行动倒谈不上对原著的偏离,只是有些重复罢了,至少有效。
 
 
但这其中的原始宗教意味,不言而喻。
 
丹妮莉丝利用烈火,显示“神迹”,与君临城里,瑟曦利用大麻雀拉拢人心,别无二致。这确实是“权力的游戏”一种重要的玩法。
 
只是这头,丹妮莉丝不惜同样的花招再玩一次,那头,瑟曦却断了后路。两相对照,这两场火,高下立现。
 
它们在某种意义上,都是魔法。但是古代那些观天象,占吉凶,不是为君王的统治背书,就是为篡位背书。老百姓们相信这一套,要玩好权力的游戏,你能利用这一点,却别妄想改造这套占卜系统。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IMDb分集评分
红袍女巫The Red Woman 8.6 2DB
复活Home 9.4 Dave Hill
破誓者Oathbreaker 8.8 2DB
陌客之书Book of the Stranger 9.2 2DB
门The Door 9.7 2DB
吾血之血Blood of My Blood 8.5 Bryan Cogman
破碎之人The Broken Man 8.7 Bryan Cogman
夜之战士No One 8.5 2DB
私生子之战Battle of the Bastards 9.9 2DB
凛冬寒风The Winds of Winter 9.9 2DB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