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幕后之手风浪涌
2019-07-04 11:21
《权力的游戏》里,标题C位自然是权力。但明面上争抢铁王座的,并不是最有趣的一群人,光有他们,这盘权力的局,也不成游戏。
 
之所以这场游戏能玩得起来,原因还在那些目的暧昧的人。《权游》有了他们,就好像[蝙蝠侠]有了小丑,为什么那么严肃?比起明晃晃的争权夺利,暗地里制造混乱,不是更有趣吗?
 
第四季中,幕后之手浮出水面,一言一行都耐人寻味。但这一季也是他们的巅峰时刻——仰赖原著的精心布局才有如此盛况,但当时,谁也没料到剧集里的他们,会草草收场。
 

原著的好耐性

在某种意义上,这一季真正的主角,是小指头。是他开启了这场权力的游戏,或至少是最早掷骰子的那个人。这是乔治·马丁设置的几个最大伏笔之一。整部《权力的游戏》,以前任国王之手琼恩·艾林的死亡开局。而杀他的凶手,却迟迟没有公布。
 
正是这场“意外”,引发了史塔克家族的南下之旅,奈德不得不继任国王之手,并负责调查琼恩的死亡。此后几年里,人们每每谈起《权力的游戏》,总要感慨,史塔克家族的悲剧,正是始于他们不懂政治,却来到了权力中心君临,误入了这盘棋局。
 
此去经年,奈德·史塔克想查明艾林死因,却殒命于广场,乔佛里狂妄的刀下;长子罗柏的尸身,被插上了狼头;史塔克的兄弟姐妹四散,“孤狼必死,群狼可活”的箴言时时在耳畔。
 
核心事件的密集发生,让人几乎要忘却故事的开头。
 
 
而此时,已经是《权力的游戏》开播第四年,局面由琼恩·艾林之死而起,但早已发展得如脱缰野马,真相也不是任何问题的解药了。
 
艾林疯癫的妻子莱莎冷不防提起这茬,还像极了她对小指头疯狂的爱情宣言:“哪个妻子可以像我一样为你做那些事?哪个妻子可以像我这样信任你?你给了我那些‘泪珠’,要我倒进琼恩的酒里,我丈夫的酒里;你让我写信给凯特琳,告诉她是兰尼斯特……”
 
这番告白被小指头的吻堵了回去,但也不消多说。
 
整个维斯特洛的故事,七大王国各占据舞台的一隅,但狼家无疑占据焦点位置。与之共情三季之后,观众早已同史塔克们一样,深陷舞台之中。这一番告白,恰似舞台的背景板掉落了一角,露出一个人影,人们这时才发现,呵,小指头,是整个舞台的总设计师,咱们都只是提线木偶。
 
耐性,是《冰与火之歌》文字最大的魅力。马丁不慌不忙地编织种种线索,春天播下种子,秋天,甚至来年秋天收获也不迟。
 
在马丁笔下,小指头“嘴角挂着轻慢的微笑”、“语带讥讽”,而艾丹·吉伦同样演绎出了这个角色莫测的意味。
 
 
旁人的目的,都是在这场权力游戏中掌握主动权,建立属于自己的秩序。而小指头的目的,则非建立秩序,而是创造无序,只有在混乱中,他这种贫贱出身之人,才有可乘之机。
 
他承诺凯特琳帮助奈德,却亲手把匕首抵在他的下巴上——他在这场游戏里,是个重要玩家,但直到第四季,你才知道他玩得有多大。
 
这种铺陈的耐性,在大部分电视剧中并不多见。客厅里的电视,在同家中种种视听媒体争宠,没有足够密度的刺激可不行。这种耐性,正由原著赋予《权力的游戏》。
 
 

剧集的“早熟”

但在这一季里,剧集与原著的重要分歧在于,当小指头的布局被揭晓,莱莎姨妈也被他推下月台,这又一桩谋杀案,该由谁来掩盖。
 
原著中的指头叔仍成熟稳重,大局尽在掌握,随手栽赃给了无辜的歌手,一手筹划了一切,又怎么会被这么件小小的杀人案难倒?
 
而阿莲——假扮为小指头私生女的珊莎·史塔克——是一旁的观察者,珊莎学会了委曲求全,隐忍不作声,但彻底黑化?对极富耐心的马丁来说,似乎走得太远了。
 
而剧集则显然更希望在珊莎处体现更多的女性主义。不仅由她出面另编了一套说辞,替小指头掩盖,更在之后,以一袭黑衣亮相,标志某种“黑化”仪式的完成。这种改动像一种宣言:珊莎·史塔克将在这权力的游戏中大放异彩。
 
 
而与此同时,原著中的珊莎走了不同的道路,她仍以阿莲的身份活着,虽看清了“小指头从未为她动过一个手指头”,但远不具备同小指头斗智斗勇,甚至反过来利用他的本事。
 
毕竟她是非政治动物史塔克,毕竟珊莎不过是在君临认清了险恶人心,但并没有获得足够的权术训练。尽管原著的走向,依然可能是珊莎走向成熟与强大,但不会这么早。
 
剧集中珊莎的“早熟”,虽因那一袭黑衣而惊艳,但自那时起,珊莎与小指头这条故事线的崩盘,已经在路上了。
 
这条线其实最具戏剧张力,一对相差几十岁的男女互相角力,玩一场控制与反控制的游戏。但也因此,分寸最讲究。
 
[洛丽塔]是一种处理方式,以那个男人的视角,将少女描绘得成熟而狡黠,说辞却很可疑,第三者看来,反衬的是男人的油滑和急于推卸。人们默认年长男性更有阅历,能更老到地控制这段关系。
 
而《权力的游戏》,太急于把主动权交到珊莎手上,其方式,不是以关键事件加速珊莎的成长,而是降低小指头的戒备心,强化表现小指头对珊莎的信任。
 
但要知道,小指头即便面对倾慕过的凯特琳,尚不会放弃制造混乱,从中谋利的野心,更不要说是珊莎,这个缩小版的凯特琳了。后来珊莎决策忽而成熟忽而幼稚,小指头下场的潦草突兀,都是此时剧情拔苗助长、发育不良的锅。
 

两个兰尼斯特之死——别惹小恶魔

《权力的游戏》以“说死就死”闻名。你以为要长命百岁走到故事结尾的,冷不防就被杀了。第一季奈德被杀头如此,第三季的血色婚礼更是登峰造极,“《权游》没有主角”,死神没有优待。什么叫命运无常,当观众看着自己喜爱的角色被杀,领会得最深。
 
但这一季一头一尾,两个兰尼斯特之死,却大快人心,对于早就熟悉剧情的原著粉来说,在整个《权游》中,“期待度”可能仅次于“小剥皮”拉姆斯·雪诺之死。这一次的“说死就死”很美味。
 

乔佛里之死

乔佛里姓拜拉席恩,但是个纯种的兰尼斯特——瑟曦·兰尼斯特与詹姆·兰尼斯特之子。
 
乔佛里也代表了一种无序,但小指头所创造的无序,像牌局中的重新洗牌,乔佛里则完全是不理游戏规则。他纯粹邪恶,纯粹残忍,出尔反尔,嗜杀狂妄。
 
他正死于不守规则——提利尔家族要与国王联姻,但乔佛里这个国王,实在是太不稳定的因素,“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为了孙女“小玫瑰”玛格丽·提利尔能嫁给更守规矩的托曼·拜拉席恩,痛下杀手。
 
乔佛里死之前,正对提利昂极尽嘲讽之能事。要这个侏儒舅舅给他倒酒,让侏儒排演黑水河之战讽刺他的个头。别惹小恶魔,否则,就像乔佛里,咳嗽声中,毒发身亡。
 
 

老泰温之死

泰温·兰尼斯特,摄政王,要类比曹操,一世枭雄,不称王而实质上把控金钱与权力,反正铁王座上,是他不懂事的外孙。
 
只是泰温招惹了小恶魔,指使提利昂深爱的妓女雪伊陷害他,当提利昂看见雪伊躺在父亲的床上,最后那点父子情谊也消耗殆尽。
 
泰温一世英名,最后死在厕所中。原著里,马丁还不怀好意地用一句话总结了他的一生,“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到死也没有拉出黄金来。”
 
原著中种种死亡,贯彻了某种原则:完全不理会游戏规则要遭惩戒,太沉迷于游戏,同样聪明反被聪明误。剧集前几季的死亡如此扣人心弦,引得观众热情整理“死亡清单”,正因为这无序中的有序,耐人寻味。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IMDb分集评分
化为双剑Two Swords 9.1 2DB
皇家婚礼The Lion and the Rose 9.7 George R.R. Martin
碎镣之人Breaker of Chains 8.9 2DB
守誓之剑Oathkeeper 8.9 Bryan Cogman
继他之名First of His Name  8.8 2DB
先民律法The Laws of Gods and Men 9.7 Bryan Cogman
知更展翅Mockingbird 9.2 2DB
山与毒蛇The Mountain and the Viper 9.7 2DB
长城守卫The Watchers on the Wall 9.6 2DB
万生之子The Children 9.7 2DB
 
 
文章首发自《kan'di'a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不知不觉
一段美好的回忆
2019-07-08   07:30
爱看电影
👍
2019-07-07   23:29
张宁
大帝威武
2019-07-07   20:40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