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斜塔本是平地起
2019-07-03 16:30
即便后期有所崩,权游的剧集还是和未完的小说一起构建了一个庞大的世界,有限的篇幅无法面面俱到。
 
从第一季开始,我们会遵循剧集如何走向崩塌的主线,对应原著,挪步观剧,看多少细微的操作,一点点离散了一个世界的向心力。
 

再见,POV

《冰与火之歌》最大的结构特点,就是POV式的章节安排。
 
原书第一卷共74章(序章+73POV章),总共有八个角色视点,分别是布兰、凯特琳、丹妮莉丝、艾德、琼恩、艾莉亚、提利昂、珊莎(按出场章节顺序排列),其中艾德占据了15章,凯特琳11章、丹妮莉丝10章、琼恩和提利昂9章、艾丽娅8章、珊莎7和布兰7章。
 
简单分析下这种写法的好处,第一,易于辨认核心角色,为了让大量角色合理出场,需要牵连角色群、角色事件最多的那些作为视点角色,能达成这种叙事功能的角色本身,也会被环绕在他/她周围的故事进一步强化;
 
第二,让伏笔、隐线满天飞,尤其是在君临阶段,既然是权力的游戏的主战场,太多的阴谋、交易、秘密不该直接诉诸笔端,视点叙事,可以很自如地回避这些,但谁来揭露,何时呈现,对作者有极高要求;
 
第三,制造惊愕。相信很多人第一次看原著的读者都经历了“艾德的冲击”。
 
诚然,一个成熟的读者,不难判断艾德的角色设定和塑造,已经摆明了他玩不动权力的游戏,不会有好下场。
 
但让初读的我们相信一个在第一卷有五分之一篇幅,临死前又经过了那么多铺垫的艾德,最终就真挂了,并由此成了作者的“达摩克里斯之笔”,牵动无数读者的心,这种惊愕效果实在太突出了。
 
 
当然,缓过来后,去回味那个不太容易判断的变数“乔佛里”,这样的处理又着实“情理之中”,而这种情理,也为他自己的“意料之外”,埋下了绝佳的伏笔。
 
当然,第一季对POV还是尽可能遵循的,毕竟角色和世界还是比较集中,并不需要太多全新的叙述来补充。不过剧集在保留的同事,还是对POV里的角色进行了删减和简化。
 
在混沌理论中,有一个说法叫“初始条件敏感性”,大意是最初的一点点改变,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带来巨大的变化。比如把一只铅笔,笔芯朝下,放在指头上,只要一点点很微小偏离发生,就会导致整个笔倒下。
 
 
POV里的删减与简化就是这种初始条件改变,无非是在第一季的阶段,这些改变可能还造成不了什么明显地、直观地发生什么偏离。
 
比如在第九集,提利昂被任命为国王之手,泰温送别的那段,原著中,凯冯叔叔其实也被留了下来,但在剧集中被去掉。这是非常微小的改动,对那场戏本身谈不上影响。
 
但是无论对于塑造泰温,还是塑造凯冯,这无疑都是弱化——那些对话的细节味道,请自行去品味,不过这种裁撤,也决定了凯冯在2DB那的价值,也难怪会在之后的第六季中,以如此草率的方式被干掉。
 
原著小说里有太多这样出彩的配角,都在第一季开始阶段,就被进行着如此微妙的手术,比如后续几季“令人印象深刻”的卢斯·波顿。
 
公平地说,POV手法无法持续的情况下,剧集同样拥有了更多自由塑造角色空间,在整个主创团队一致的努力下,无论第一季,还是之后,也都贡献了很多堪称杰出的小段,延续狮家线,泰温的亮相,就是其中妙笔。
 
 
为了避免说灌水,本文只会在泰温这部分长篇引用原文。
 
《冰与火之歌》原著是透过提利昂,让泰温亮相的,从登场时间来说,是比较晚的(第57章),而手法,则是非常标准、纯熟的人物描写:
 
“身兼凯岩城公爵与西境守护二职的泰温·兰尼斯特现年五十多岁,却健壮得像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即便坐着,他依旧显得身躯高大,两腿颀长,肩膀宽厚,小腹平坦,手臂虽细却肌肉结实。自从原本蓬厚的金发开始渐渐稀少后,他便命令理发师把他剃成光头;泰温公爵是个做事果敢决断的人,因此他也把唇边和下巴的胡子通通刮干净,只留两颊鬓须,两大丛结实的金胡子从双耳一直覆到下颚。他的眼睛淡绿中带着金黄。曾经有个愚蠢的弄臣开玩笑说泰温大人连拉的屎里都有黄金——此人据说还活着,不过住在凯岩城最深处的地牢里。”
 
剧集则是出现在第七集开始,除了让泰温出场,也让第一卷很有人气,但有缺少合理出场机会的詹姆有了可互动的关系,而且这段对于我们理解泰温的性格、信念、对儿子的不同态度、对政治斗争的价值、对军事斗争的意义等,都有很大的帮助,更不用说还有小说不具备的演员表演加成。
 
剧集最佳的设计,就是让泰温“解鹿”。
 
 
打猎在任何文明的中古时期,都是统治阶层的军事训练一课——并不只是休闲。
 
他纯熟地操作,剥皮、翻皮、割肉、取内脏等,制造了巨大的威严感和恐怖感,他对詹姆的“训诫”并没有让动作迟滞,如果再附会上一点拜拉席恩鹿家的指涉,那么这一解鹿之举,在视觉传达上,可谓登峰造极。
 
这种基于角色深度的理解,进行的创作,在剧集前期,并非罕见,然而,你在这方面发掘得很深,就会喟叹后期为情节改造角色的行为,是多么得遗憾。

徒利不配拥有姓名

无论是小说还是剧集,读者/观众首先投入感情的,必然是狼家。
 
北境是故事之始,狼家是首卷之重。除了艾德,无论是活在剧集还是“活在”原著,狼家只有大家长艾德壮烈了一把。
 
但是史塔克家,并没有因为主角们的存活,获得更多的完整性,实际上,从第一季开始,因为一个姓名的家族惨遭删减,整个大世界已经在斜向成长。
 
让我们看看第10集罗柏一节,他被推选为北境之王,作为整个五王之战的重要一幕,角色和对话数量遭到了大量的压缩,很多贵族之间的小细节不复存在。
 
不过2DB并没有“忘记”(这可是他们的重要技能),构成维斯特洛世界的一些核心元素,比如北境的先民故事、旧神信仰,坦格利安用龙征服了北境,但现在没有了龙。
 
罗柏也几乎原样照搬的书中的话,论证兰礼在继承权上的顺位问题,还举例布兰不能先于自己成为临冬城城主。
 
这一幕的精彩在于,角色们除了按照以往达成的角色塑造在行动、在说话,更与维斯特洛世界的设定,产生了自然的联系,那些宗教、那些宗法、那些誓言如何影响人们,人们又如何利用它们,以此,维斯特洛的人与世界,互相缠绕。
 
我们虽然是完全的旁观者,却很容易进入其中,我们可以用自己的理解,去看、去思考,这种说服人的逻辑是好是坏,我认同或者不认同,但这是故事将一个整体制作出之后,才能拥有的效果。
 
在权游故事的开端,这些东西通过角色、情节被相当扎实地搭建起来。之后,它当然可以被摧毁、被重塑,但你不能把这些构成世界的砖瓦,直接抽走,仿佛他们没有存在过。
 
而这,正是随着剧集的年年推进,发生在我们眼前的事情。
 
这也是前文提及的初始条件敏感的表现,如果说那些太多名字的贵族们做些删减,还说得过去,那么关于徒利不配拥有姓名这一删改,后果就注定波及全季了。
 
 
考虑到血色婚礼之后,马丁依然以“石心夫人”为凯特琳续命,不知道他在第一季时,面对徒利家的消失,是否感到惋惜。
 
奔流城的河间地是狮狼争霸的核心地带,却几乎只存在于剧集的对白之中,黑鱼、艾德慕连脸都没露,也牵连到鹰巢城代表的谷地贵族,存在感被大幅度削弱,整个战争的格局被无形中打薄了。
 
更何况,凯特琳是一个拥有11章POV的核心角色,2DB对女性角色把握是一个可印证的缺点,这在后期会更为明显,但回首开端,对凯特琳的处理或许是这一缺点的初露端倪吧。
 
还是之前罗柏封王的一节——它本就是凯特琳的POV带出,她本来有一大段基于母亲的立场,与群雄的对话,结果尽数消失,于是,河间地贵族的拥王之举,也随之消失。
 
而凯特琳的很多性格和内心,我们自然也无从理解。这也为后面徒利这条线相关角色的命运,挖好了坑,只是当时,我们或许不会意识到,这巨大的偏执会变成最后的强拆。
 
谢谢2DB在最后的新选王会又突然记得了河间与谷地,这简直是太有价值和决定性的两票了。
 
 
第一季IMDb分集评分
凛冬将至Winter Is Coming 9.1 2DB
国王大道The Kingsroad 8.8 2DB
雪诺大人Lord Snow 8.7 2DB
残缺之躯Cripples, Bastards, and Broken Things 8.8 Bryan Cogman
狮狼之争The Wolf and the Lion 9.1 2DB
金王冠A Golden Crown 9.2  Jane Espenson+2DB
不胜则死You Win or You Die 9.2 2DB
剑之尖端The Pointy End  9.1 George R.R. Martin
贝勒Baelor 9.6 2DB
火与血Fire and Blood 9.5  2DB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爱看电影
👍
2019-07-03   22:36
老安头
精彩!
2019-07-03   19:32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