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百大银幕经典角色(下)
2019-06-25 11:31

2010年

068.志明/春娇
余文乐/杨千嬅 饰
[志明与春娇] (2010)
 
“有些事不用一个晚上都做完,我们又不赶时间。”
 
张志明是个慢人,优柔寡断;余春娇是个直人,大大咧咧。两人因吸烟相识,春娇喜欢志明的单纯天真,志明喜欢春娇的直率坦荡。
 
烟,对于两人来说,是神游的片刻,是自在的喘息,是巷口的浪漫,是拐角的心跳。“志明与春娇”本是台湾地区的俗语,象征爱情中的善男信女,在香港导演彭浩翔摇曳的镜头里,呈现的是都市街头平平常常的一对情侣。
 
他们游离于世俗之外,像两个长不大的顽童,坚守自己的私属乐趣。余文乐与杨千嬅,完全放松地出演,使得角色如此真实,如此紧贴地气儿。
 
彭浩翔这回放下了奇情,舍弃了怪谈,用两个简单又典型的男女青年,缔造了一对最难忘的银幕形象。
 
 
069.森口悠子
松隆子 饰
[告白](2010)
 
“现在开始是你重生的第一步……开玩笑的哦!”
 
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森口老师采取了最极端且见效的方法:被夺走的生命(女儿),以命相抵太便宜了,那就杀死你最爱的母亲,让你感受一下相同的痛楚。
 
[告白]剥开了日本校园中最黑暗的一面,在《少年法》的保护下,浇灌出的却是人性至恶。
 
善良的人无法在这种环境下生存,想要用普通教学方式感化是行不通的寺田老师被吞噬了,而森口老师选择最强硬的反击。
 
早年以清纯形象演恋爱剧知名的松隆子,凭借这部电影完成了转型,此后她多次饰演恶女和犯罪者角色,毕竟[告白]中的森口老师,已是日影史上难得一见的强势女性。
 
 
070.妮娜
娜塔丽·波特曼
[黑天鹅](2010)
 
“我很完美。”
 
黑天鹅是欲望、邪恶、自我与释放,它危险又诱人,妖冶又美艳,它是妮娜埋藏在心底的另一个自己,那个她极度渴求却又不敢面对的自己。
 
妮娜在一步步变成黑天鹅的过程,也是她走向毁灭再新生的过程,贞女般纯洁的妮娜不再,重生的是挣脱了精神枷锁、闪烁着欲念之光的黑天鹅妮娜。
 
从此,世人皆是她的俘虏,臣服于她的展臂与伸足,沉醉于她的邪魅与诱惑。
 
茨威格的这句话是妮娜的最完美写照:“她内在的激情还未苏醒,她真正的、深处的自我尚未成形,只有被狂热的激情激发之后,她才能真正蜕变,绽露出蜷缩的翅膀。”
 
 
071.小黄人
皮埃尔·柯芬/克里斯·雷纳德/杰梅奈·克莱门特 配音
[神偷奶爸](2010)
 
“Ba ba ba ba ba na na.” 
 
试问有谁能够抵挡得住一群小黄人在你的身边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呢,即使他们有点小蠢却可爱到爆炸,他们是最忠心的侍卫,也是最忠诚的朋友,他们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却总是会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这些黄色的大眼萌仔在2010年上映的[神偷奶爸]中一经出现,就立刻牢牢吸引了观众的目光,电影明明是“神偷奶爸”,但似乎并没有人记得那个励志成为世界最坏反派的主角格鲁。
 
小黄人从第一部的配角,到第二部中起到关键作用的角色,再到以他们为主角的大电影,都足以看出他们在观众心中的地位。
 
事实证明,只要你足够可爱,大电影什么的完全不是痴人说梦。
 
 
072.超杀女
科洛·莫瑞兹 饰
[海扁王](2010)
 
“einy ,meany,miny,mo.” 
 
谁也不知道拥有甜美笑容外表下的可爱萝莉转起刀来有多么绚烂,她一边露出天真的笑意,一边将刀插进敌人胸口,面对大块头敌人也依然像砍瓜切菜般容易。
 
影史中的暴力萝莉不在少数,但超杀女依然从其中杀出一条血路,靠的就是外表与武力值的绝大反差以及高超的智商。
 
漂亮可爱的迷惑性外表,活泼幽默的个性,再配以暴力凶猛的杀人技术,格斗、冷兵器、枪械皆可为她所用,如此巨大的反差不仅不违合,甚至还让观众沉醉其中,无论戏里戏外都喜爱这一角色到无法自拔的地步。
 
萝莉并不都是单纯无害的,如果你起了什么坏心思,她很可能会一枪打爆你的头。
 
 

2011年

073.桃姐
叶德娴 饰
[桃姐](2011)
 
“我不怕的,半截身子都在土里了。”
 
年轻人说向死而生,强调的是如何生,老年人说向死而生,真正的问题可能是如何面对即将或者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
 
桃姐令人感动的不只是她为雇主一家常年的付出,以及和他们建立的如亲人一般的感情,还有她在晚年与一手带大的“少爷”之间平凡有爱的相处时光。
 
桃姐照顾他们家一辈子,“少爷”照顾她的晚年。
 
在人生的弥留之际,难免充满伤感时刻,但在桃姐身上,一切就像她的生活一样,平静,承受,理解。
 
无需过多言语,导演许鞍华在最自然的日常时光中,刻画了一个人平凡却动人的晚年。
 
 
074.仁浩
孔侑 饰
[熔炉](2011)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不论从电影史看,还是社会进程意义上来看,姜仁浩这个人物都可以算做一个伟大的主人公。
 
如果没有他不凡的勇气和超乎常人的正义感,就不会有真的改变国家的《熔炉法》。
 
他是聋哑学校新上任的老师,偶然发现学校教职工性侵学生的秘密,决定孤注一掷,挑战权威,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讨回正义。
 
作为促成[熔炉]开拍的重要一员,孔侑比任何人都适合参演这个角色。这是一次神圣的演出,孔侑把读过原著后所感受到的情绪都传递给了观众。
 
那是一种迫切想要改变现实的焦灼,他的煎熬、颤抖、无力和哭喊是那么真实。那种表演,千言万语也无法企及。
 
 
075.司机
瑞恩·高斯林 饰
[亡命驾驶](2011) 
 
“我会照顾你。”
 
这是高斯林与雷弗恩的初次合作,这里高斯林饰演了一个冷峻暴力、沉默寡言而具有道德冲突感的角色。
 
"英雄"都是沉默者,白天他是好莱坞默默无名的特技演员,表演危险的特技动作场面;晚上他是协助黑帮分子抢劫的无名车手,摆脱警察的追捕。
 
从白天到黑夜,他始终没有名字,只是作为他人生活中的一个符号而存在。总是身穿蝎子夹克,带着赛车手套,嘴里叼着牙签的他,对待周围一切都是沉着冷静,眼神里丝毫没有慌张和恐惧。
 
直到他遇见她,孤胆车手开始为了心爱的人和她的家人铤而走险。然而,英雄救美在此上演的不是大团圆结局,却是各奔未知前路的伤感。
 
 

2012年

076.弗兰西丝
格蕾塔·葛韦格饰
[弗兰西丝·哈](2012)
 
“男人们驾驭不了我们,到头来我们都是独身主义者。”
 
女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奇妙,有时友情的浓度比爱情还高,弗兰西丝的友情亦是如此。这个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女孩儿,真诚又笨拙地生活。
 
当与索菲的闺蜜关系结束,弗兰西丝即便不情愿,也只能学会习惯这样的情感空白。她也会时不时咒骂索菲的“背叛”,也会在一个个夜晚的窗台边孤独地抽烟。
 
她会继续想要和不同的新朋友重拾天真的友谊,在一次次和朋友喧闹、玩乐、强颜欢笑之后,再落回到被挖走一部分的生活当中, 失落感油然而生。
 
呵,女人。
 
好在她热爱生活,哪怕现实处境并不如意, 但她永远相信生活是美好的,并且一直努力朝着梦想前进。
 
 
 
077.乔治
让-路易·特兰蒂尼昂饰
[爱](2012)
 
“你不会相信,有只鸽子飞进来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这次我抓到了它,实际上一点都不难,不过我还是把它给放了。”
 
乔治一直在被逼迫、撕扯,他目睹着妻子不听使唤的身体逐渐空壳化,但仍无怨无悔地尽着丈夫的职责。
 
可病痛在消解另一半的存在意义时,深情之下的缝隙也在啃噬乔治,直至噩梦里那只黑暗处的手扼住他的咽喉,他是失语的,脆弱的。
 
他筑起防卫堡垒, 任何外来者的入侵,都极易破坏他建立的微弱平衡。
 
因此面对护工、妻子学生甚至女儿的来访,他都会谨慎地关起房门,生怕那份中产阶级的尊严、学识与优雅,不堪一击地崩塌。
 
死亡本相前步履维艰的看护路程,透着妻子体态衰朽的腐烂气息,没有所谓爱的恒久,只有爱的无力、局限,冷峻的现实摊在乔治眼前,他沦为决绝的戕害者与受害者。
 
 
078.克拉拉
安妮卡·韦德科普饰
[狩猎](2012)
 
“他什么也没做,我都是乱说的,就是这样。这是真的。”
 
克拉拉走路内八字,她寡言孤僻,只有细心的卢卡斯能察觉到她走路不爱踩线的强迫症。
 
在尚且无知的年纪,克拉拉的生活充斥的是父母无休止的争吵与漠视。而卢卡斯善意的关照,成了她拼命想拽住的稻草。
 
在自私的单向“示爱”无疾而终时,她撒气似的一句谎言不断发酵,酝酿出盲目正义的猎场,把卢卡斯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多年后那荒唐的善意,仍在伺机放枪。克拉拉总被误认为是罪魁祸首, 殊不知她澄清过事实,两次,但众人不曾倾听。
 
这群置于道德制高点的猎杀者们, 沉浸在蒙昧和暴戾里,无限放大克拉拉无意的残忍。她的话语被截取,而她本人再度被忽视冷落。
 
 
079.绯村剑心
佐藤健 饰
[浪客剑心](2012)
 
“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的伎俩,不管用多么美丽的借口去掩盖,这终究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在近年来鱼龙混杂的漫改真人电影中,[浪客剑心]三部曲(即将变成五部曲)是能够排进总统山的存在。
 
没有超能力,有一身天下无敌的剑术和一副兼济天下的胸怀,这才是真正属于日本的超级英雄,或曰浪人,或曰武士。
 
在默片时代就已诞生的剑戟片,大多数的主人公都是浪人而非有身份的武士,主题多是行侠仗义而非报效主公。
 
就如剑心的好身手,[浪客剑心]最出彩的地方在于动作戏,区别于传统剑戟片的一招致命,融入了香港动作片武指的剑术对决,给人眼花缭乱的观感,在新时代里,为日渐衰亡的剑戟片开创了一条新路。
 
 

2013年

080.宫二
章子怡 饰
[一代宗师] (2013)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宫二一生无悔。她对武术有天赋,也痴迷。
 
她是女儿身,却比男儿更刚烈。她沿承世代的规矩和道义,不为乱世所动摇,不因流离而失节。
 
她见不得叶问得胜出头,非要再与他比试一番不可。她看不惯马三嚣张跋扈,要替父报仇。她退去婚约,誓守奉道,打废仇人,一了心结。
 
她真的无悔吗?她说,那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该有多无趣啊。
 
她悔与叶问有缘无分,悔不能将父亲绝学传递后世。在这颠沛流离的动荡时局,又能有几分称心如意。
 
这个角色多多少少有着章子怡自发的霸气洒脱,又不像玉娇龙那么冲动叛逆。她既象征了传统女性的坚贞守信,也代表了新时代女性的独立自信。
 
这位女中豪杰、一代宗师终将被我们铭记。
 
 
081.横道世之介
高良健吾 饰
[横道世之介](2013)
 
“光是认识他,就觉得赚到了。”
 
大银幕上的高良健吾是个不走运的男人,他的角色总是难逃一死,无论阴郁却死得轰轰烈烈的亮司(白夜行),还是阳光又死得平平淡淡的世之介,仿佛是他的归宿。
 
横道世之介的死没有宿命感,或者说这部电影通篇是在说他曾经活过
 
一个平凡的青年,如何拥有了友情和爱情,如何向阳而生——对于他的朋友和恋人来说,世之介本人就像是太阳,一直傻呵呵地乐着,需要他时他一定会出现,共度一段美好时光后,他又不辞而别,如每个人记忆里珍藏着的、回不去的往事。
 
每个人都需要世之介,祝看过这部电影的每个人都能遇见世之介。
 
 
082.罗恩
马修·麦康纳 饰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2013)
 
“有时候明知那种生活我可能没有机会体验可还是想为之奋斗。”
 
罗恩是典型的“反英雄”人物,他给观众最初印象是一个游手好闲、放荡不羁的"恶棍",赌博、酗酒、吸毒、打架、滥交充斥着他的生活。
 
他私生活荒淫无度,,黄赌毒样样均沾,还毫不节制地放荡形骸,挥霍生命。
 
罗恩的形象与”传统英雄””高大全”的人物形象相去甚远,他既没有崇高的道德品质,也没有超凡的才能,他就是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loser。
 
罹患艾滋病成了他人生的转折,至此罗恩告别了曾经的糜烂和浑浑噩噩,走上了自救与救赎之路。
 
他为艾滋病人争取合法权益,与不合理的药品制度斗智斗勇。他从一个loser逐渐蜕变为艾滋病群体争取平等权益的英雄。
 
 
083.阿黛尔
阿黛尔·艾克萨勒霍布洛斯饰
[阿黛尔的生活](2013)
 
“我想念你,无时不刻,只要你,我想念我们的一切。”
 
接近无限温暖的蓝或许是注定的错觉。艾玛那蓝色的头发与瞳孔, 对迷惘的阿黛尔来说,初次瞥见便是致命一击。
 
自由莽撞的阿黛尔沉湎在本能的爱恋中。可蓝色从来都是清冷凉薄的。阶层的鸿沟,炽烈的爱与情欲无法逾越。
 
阿黛尔终究是艾玛那艺术圈子的局外人,面对漫不经心的高谈论阔,她只好无所适从地挤出笑容,而分歧、矛盾在不疾不徐地暗潮涌动。
 
 
懵懂的阿黛尔执着地守护着蓝色,即便艾玛早已褪去蓝发,她义无反顾地跳进蔚蓝的海里漂浮着,似在把逝去的温柔拥入怀里;她特意穿上一袭蓝裙来到画展,即使形单影只。
 
阿黛尔是这场蓝色之爱的荷尔蒙变奏,她耀眼、粗粝,爱得最彻底。
 
 

2014年

084.张自力
廖凡 饰
[白日焰火](2014)
 
“现在,你主动告诉我,比以后告诉别人要好的多。”
 
穿着夹克,在寒冷的冬天继续追查五年前的一件碎尸案,彼时的警察张自力现在只是混迹于保卫科的保安,但仍不忘他经手过的这件案子。
 
影片的开始,他和老婆缠绵之后,便被迫离婚,调查碎尸案搭上两个战友的生命。
 
他的生活一直在坠落,心底的空荡在大雪天烂醉着躺在隧道出口的状态下,展露无遗。新的线索燃起他继续追查的欲望,并且爱上了冷艳的嫌疑人。
 
真相被揭露出来,他一个人放肆地舞蹈,一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还会出现。
 
破了案的张自力,看上去也只是那么脆弱的一个人。
 
 
085.斋藤一子
安藤樱 饰
[百元之恋](2014)
 
“好想赢,就算赢一次也好。”
 
这是一个描述在底层的小人物,是如何在深渊里拼命往上爬的故事。一子是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人,甚至可以是自己的写照。
 
邋遢、浑浑噩噩、人生还未过半却已输了总决算,妥妥的败者组。那么输够了的败犬是不是已经认命?
 
大多数情况下是的,除非来一点外力刺激。可是哪怕在外力刺激下奋发图强,想在拳击台上给人生迎面一击,最终的结局也只能惨然一笑。
 
不过败犬也有想找回的尊严,一子输掉拳赛,走下拳台后哭喊着“我想要赢”,那一刻她至少打赢了过去的自己。
 
这部不是励志片的励志片,致所有伟大的败犬。
 
 
086.弗莱彻
J·K·西蒙斯 饰
[爆裂鼓手](2014)
 
“不是我要的节奏。”
 
有人说弗莱彻不疯魔不成活,但弗莱彻所拥有的气质并不是疯魔。
 
一次又一次的重新考验,越来越高的节奏要求,那是完美主义和极度控制欲亮出的獠牙。他所投射出的压迫与恐惧,也随着逐渐加快的鼓点一路涨高。
 
有人说他是偏执的天才,这话也许不错——他的偏执不止施加于艺术,还要求他必须要将另一个天才的萌芽,亲手葬送在最无法回头的道路上才罢休。
 
无论是否疯魔,天才与否,不幸的是最终他仍然胜利了,他成功地将另一个正常人推向了疯狂和迷失自我的深渊。
 
 
087.艾米
裴淳华 饰
[消失的爱人](2014)
 
“你以为和某个可爱的中西部女孩在一起就会幸福吗?不可能的宝贝,我才是你的归宿。”
 
婚姻的三个问题,无非就是对方所想、对方所感,以及对方对你做了些什么。既然无法利用前两者,剩下的那一个即使不能加以控制,也不能被其控制。
 
“神奇艾米”绝不是童话书里被人牵着到处走的甜美小公主,她的真正能量只能从她手上的酒瓶和床上的那把刀窥见一斑。
 
婚姻是一场无趣且冗长的游戏,这场游戏当中没有胜利者,只有不甘落败的一方。艾米用叫做控制欲的一根绳索紧紧拴住她能够到的所有人,有些人苟延残喘,有些人气绝身亡。
 
在她步步紧逼的天罗地网中,你没法逃,你也逃不掉。
 
 
088.约翰·杜邦
史蒂夫·卡瑞尔饰
[狐狸猎手](2014)
 
“我成长过程中只有一个朋友, 休·谢利,他是我母亲司机的儿子。16 岁的时候,我发现我母亲付钱让他做我的朋友。”
 
说到底,杜邦是一个孤独古怪的富家小孩,他的终极追问不过是“妈妈,你怎样才能认可我”。
 
偌大的豪宅,他落寞的身影通常是大远景的中央小点。他孜孜不倦地成为鸟类专家、集邮家,卑怯地躲在所谓幕后,假意精致包装,还是换不了母亲的一次点头。
 
摔跤运动,是杜邦渴求母亲赏他小红花的世界级大梦,顺道再充当次自吹自擂的精神领袖。他偏执地组建摔跤队,能使招致麾下的运动员臣服便好。
 
母亲的去世、兄弟俩的“精神叛逃”,使得杜邦那病态魔性的欲望崩溃幻灭。这个任性小孩,只得摧毁一切不可得。
 
 

2015年

089.弗瑞奥萨女王
查理兹·塞隆饰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2015)
 
“记得我吗?”
 
极难甚至无法超越的废土电影,后末世时代的反抗故事。疯狂的追车实拍、真实的狂轰滥炸、喷火的电吉他,集视觉爽感与大片难得的原创性于一体,一切的一切都在弗瑞奥萨摘下机械臂,于荒原的无声呐喊之中,推向高潮。
 
这是一部由残与酷精准拼贴的盛宴,一来一回,便是一趟彻底的洗礼。狂暴之路、逃亡之路、复仇之路,同时也关于救赎,关于末世光景之下的希望之光。
 
依然是塞隆,依然演绎出了酣畅淋漓的生命力。弗瑞奥萨这个角色让自我标榜的女权形象变成了笑话。
 
本片斩获六座奥斯卡小金人,是一场属于幕后班底的胜利。麦克斯系列经历了近40年的沉淀,终于在现代焕发了全新的活力。
 
主角麦克斯必然会踏上新的冒险,而我们是否已经成为了弗瑞奥萨女王的信徒?
 
 
090.丁子聪
白只 饰
[踏血寻梅](2015)
 
“我一点都不讨厌女人,我讨厌的是人。”
 
一对凝视他人的眼睛,流露出空洞又愤怒的目光。感到丁子聪目露凶光,源于人们对他所做之事的恐惧,勉强生存在世,他对周遭充满不满,因此他能理解被他杀害的王佳梅的请求。
 
他答应了她,因此变成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凶手。
 
人为什么会那么残忍,丁子聪的身上能看到一个答案,但不是全部。
 
这个角色具有深入骨髓的悲剧色彩,遭遇令人同情,行为让人痛恨,而他全然不顾一切,如同病入膏肓之人,放弃所有希望,犯下最残忍的罪行。
 
在他的身上,有大多数人的焦虑处境,有遭受生活打击后的消极情绪,悲剧的种子埋藏其中。
 
 
091.聂隐娘
舒淇 饰
[刺客聂隐娘](2015) 
 
“娘娘就是青鸾,一个人,从京师嫁到魏博,没有同类。”
 
一个刺客,却杀不了人。这不是[王牌特工]里,见到血就会呕吐的大反派,而是侯孝贤故事里,一个清淡寡言的女子。
 
聂隐娘的魅力,正在于她本性与身份的错位。她奉命刺杀大僚,却“见大僚小儿可爱,不忍下手”;师父要她刺杀青梅竹马的田季安,更只落得“汝今剑术已成,唯不能斩绝人伦之情”的评价。
 
她武艺高强,少言寡语,神神秘秘,却对每个人都有悲悯,她对田季安有情,对瑚姬爱屋及乌,对师父忠,与娘娘是天涯沦落人。
 
人们要求侠者恣意江湖,又用仁义忠孝将他们框起来。在聂隐娘这个女刺客身上,感性一面被放大,侠的进退维谷,也就更加分明。
 
 
092.卡罗尔
凯特·布兰切特 饰
[卡罗尔](2015)
 
 “我们都不是丑陋的人。”
 
[卡罗尔]是一部“苦情戏”,因为它发生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美国,那时候同性之间的感情是真真实实的禁忌。
 
所以,爱是苦涩的。相比较“一无所有”的特瑞斯来说,有家室的卡罗尔要放弃的爱与承受的苦自然多一些,这种切肤之痛凯特·布兰切特细致地拿捏到位。
 
卡罗尔是一个贵妇,凯特高贵与神秘的气质首先符合人物的身份阶层。
 
与此同时,在面对禁忌之爱时,人物表现出来的低调、冷静、克制与忧愁,又能恰好能呼应那种临渊的处境。
 
在离婚诉讼中大胆承认性倾向的那场戏堪称经典,凯特将一个弱势女性,在面对不公正的社会道德批判时的无畏,演绎得入木三分。
 
 

2016年

093.李
卡西·阿弗莱克 饰
[海边的曼彻斯特](2016)
 
“我撑不下去了。”
 
李·钱德勒的孩子没了。他用挨家挨户的活计流失对家庭和归宿的奢望,对身边所有的秋波暗送都视而不见。
 
一个人蜗居在阴暗的小隔间,压抑许久的情绪总忍不住在酒吧这样的地方突然爆发。并非他不愿意走出那场烧毁一切的大火,而是他认为从此之后的自己已不配拥有幸福。
 
哥哥的突然离世将小侄子安插进了他的生活,他久经封闭的心总算照进了一丝阳光。
 
只是他更加明白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自己的过去不能回头,别人的未来也无法干涉。独自扫掉门前的雪,生活还要继续下去。
 
 
094.米歇尔
伊莎贝尔·于佩尔饰
[她](2016)
 
“或许你不能抠掉他的眼睛,但你至少得狠狠地抓他啊。”
 
唯有伊莎贝尔·于佩尔能铸就米歇尔,她如一团狂乱阴郁的火焰,一颦一蹙间锋芒毕露极富侵略性。
 
米歇尔看似妥协于那破门而入的性暴力,但她更似一半受害者,一半共谋者,隐秘而张扬的欲望也吞噬着施暴者。
 
她从不主动出击,轻而易举地玩弄,一记棒槌就能坦荡无惧地击碎这扭曲病态的关系。
 
米歇尔识破男性们那模糊到真切的弱点,不甘的男下属,懦弱的儿子,还有造成她挥之不去阴霾的杀人犯父亲,她异常犀利坚韧地应对着。
 
送别自杀的父亲时,她冷酷地附身凑近“我到来的消息就杀死了你。”你看,于佩尔仍果决利落,还是多年前的维奥莱特·诺齐埃尔。
 
 
095.父亲温弗雷德
彼得·西蒙尼舍克饰
[托尼·厄德曼](2016)
 
“有时我会想起你小时候学着骑自行车的情景,还有我在公交站找到你的那一天,遗憾的是,我们永远都只是后知后觉,而当你身在局中时,却无法觉察。”
 
银幕上的温情父亲形象已过剩,温弗雷德是个例外,他乱糟糟的, 甚至是惹人厌烦的。
 
戴着一头假发和黑墨镜、呲着假牙,穿着不合身的西装,自顾自地扮成滑稽的虚构人物托尼·厄德曼,侵扰着女儿的日常。
 
他是尴尬的僭越者,女儿分明的职场规则被他的一出出啼笑皆非的闹剧撕破。
 
前一秒他是蒂里亚克的网球拍档,下一秒便佯装成德国大使馆的外交官, 抑或者遽然闯进女儿“裸体派对”的怪物,这些荒诞行为微妙地逾越了女儿苍白严苛的生活规律。
 
温弗雷德他笨拙地以搞怪方式重塑亲情,他摘下保加利亚的怪物面具,气喘吁吁的后背令人难以忘怀。
 
 

2017年

096.米尔德雷德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饰
[三块广告牌](2017)
 
“一个案件被曝光的次数越多,破案的机会就越大。”
 
米尔德雷德代表了女性坚强与柔情的最高结合态。
 
她会抱着灭火器冲向熊熊燃烧的广告牌,也会对着脚上穿的粉红兔子拖鞋默默哭泣;她可以面不改色地质问神父的信仰是否纯粹,也会看着一头广告牌下的小鹿黯然神伤。
 
一次又一次主动找警察的茬,她不是傻,她是没有办法。
 
毕竟世间的一切若公平,又何需三块广告牌。只可惜有些事注定没有结局,一番折腾之后,真相还是如同沙子一般消失在了沙漠里。
 
她可以选择与自己和解,但不会放下肩上那个隐隐作痛的包袱,还有手中那杆要找罪恶出气的枪。
 
 
097.戴安娜·普林斯
盖尔·加朵 饰
[神奇女侠](2017)
 
“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而是你相信什么,我相信的是爱。”
 
电影在推动流行文化结出果实方面,从未过时。角色,就是它的果实之一,而神奇女侠,是超英电影之树,结出的一枚鲜果。
 
电影版本的她,强大、天真,是角色与演员特质的完美叠化,这让这个早已存在的名字,在2017年之后,更频繁地出现在共通的流行文化创造之中,有了这重意义,神奇女侠这个角色之于电影本身的诸多开创,都显得次要了。
 
而在DC超英题材复杂的现实格局之中,神奇女侠这个角色同样是王牌,但有王牌不一定能赢,还得看接下来怎么打。
 
于是,相比于几位谢幕的超级英雄,在演员不更迭的情况下,她又意味着巨大的可能性。
 
 
098.罗根
休·杰克曼 饰
[金刚狼Ⅲ:殊死一战](2017)
 
“别成为他们想让你成为的人。”
 
威名赫赫的金刚狼,是从灾难和非人道中诞生的。
 
当一个有着相似经历的小姑娘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已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勇士。什么庇护所伊甸园,对勉强苟活的他来说都只是幻想。
 
逐日号是一艘梦幻但永远无法登上的船,它载着变种人所向往的安定又美好的结局,向着无边无际的大海漂去。只是X教授、卡利班和罗根都没能看到这画面。
 
最终为保护孩子们冲过边境的金刚狼倒在了那片树林中,他握着女儿的手保证山谷里不会再有枪声。
 
最终他得到了一个特殊的墓碑,一代光荣X战警成员的传奇,就此谢幕。
 
 

2018年

099.灭霸
乔什·布洛林 饰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2018)
 
“要达到绝对的平衡,世间万物都该如此。”
 
作为一路送走初代复仇者的终极大敌,灭霸只有干完大事解甲归田的梦想。
 
一个庄稼人心系宇宙资源问题和星球安危,反派当到这份上,被英雄打垮了也多少有些冤枉。
 
然而漫威电影宇宙的第一个星系必须要有一个边界,六颗无限宝石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它们被千丝万缕的线索,拽向了这位在首次亮相六年之后才出手的终极人物。
 
所以,灭霸必须成为这个宇宙的反派。即使把爱女推下悬崖换取宝石,流下的眼泪也得是鳄鱼的眼泪——所有人的生死都是浮云,农舍对面山头的祥和日落才是灭霸的玫瑰花蕾。
 
 
100.拉扎罗
阿德里亚诺·塔尔迪奥洛 饰
[幸福的拉扎罗](2018)
 
“我不知道,我只有奶奶。”
 
拉扎罗之所以幸福,是因为他像白纸一样天真无邪,纯真善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善良还有邪恶。
 
他的容颜不老,教堂音乐也随着他的离去而飘走。发生在他身上的奇迹,让人联想到圣徒。他是这个混沌世界的镜子,是人们对纯真的渴望,是回不去的乡愁。
 
拉扎罗由素人演员阿德里亚诺·塔尔迪奥洛扮演,就像新现实主义电影中的某些非职业演员一样,带有一种未经雕琢的自发的成分。
 
他表演的朴素和深度,具有强大的感染力。
 
尤其是倒数第二场戏,冰冷的街边,推着卡车的穷人,幸福的拉扎罗,因为目睹了残酷,在片中第一次哭泣时,我们的心都要碎了。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6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张宁
一代宗师宫二
2019-06-28   20:13
凌霄公子
果然经典
2019-06-26   09:22
家国天下
收藏
2019-06-25   14:53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