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戛纳电影节的100个小秘密
2019-06-21 14:46

戛纳电影节,你不知道的100个秘密

戛纳是个奇幻的世界。这里既有艺术和电影,交织着历史和现实;也有黑幕和八卦,挑动着电影节背后的敏感神经。
 
衡量一个电影节的标准有很多:参展影片、国家数量、明星阵容都是重要的指标,但评价一个电影节是否够劲爆,还得看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一)不得不说的事
1.1938年夏天,三个公务员法国人艾隆杰、英国人内维尔·和美国人哈罗德打算坐船离开威尼斯。对威尼斯电影节的失望,催生了他们开办一个全新电影节的想法,这才有了如今的戛纳。
 
2.戛纳电影节早期,社交活动凌驾于电影之上,电影只是人们举办酒会和晚宴的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3.这里的海滨大道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街道之一,充斥着沙滩、鲜花、电影,十分浪漫。然而几个世纪前,这里曾血流成河,罗马人、西班牙人、撒拉逊人、萨瓦人都轮流侵占过它,远不像现在这样安详。
 
4.戛纳电影节“鲜花之战”的游行花车创意,是抄袭尼斯的“海边漫步大道”。
 
5.每次戛纳花车游行之后,清洁工人都会群起抗议,要求加薪。
 
 
6.对于1946年出生的戛纳电影节来说,它的十周年生日却是在1958年,因为中途1948和1950年有两届被迫停办。一次是经费紧张,另一次是和威尼斯的斗争。
 
7.1979年,柏林电影节将举办时间从原来的6~7月提前到了戛纳之前的2月,摆明了是要抢夺最佳影片的世界首映,成为世界第一,柏林和戛纳之间的梁子就此结下。
 
8.卡尔顿酒店是戛纳的旗舰基地,每年五月,评审团主席、明星、贵宾和电影节领导都会选择在这里下榻,美国好莱坞的业务总部也设在这里。
 
9.戛纳电影节开始前的两三天,卡尔顿已经进入接待“野蛮人”的备战状态:珍贵的地毯被撤掉,换上廉价品;各种精品店入驻大堂,连灯罩上都贴着商家的标签,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广告的机会。
 
10.除了卖场,卡尔顿更像一个剧院。这里隐藏着许多明星和电影人的小秘密,保镖24小时守护在主人的房间门口,每一扇门后边都有许多不能说的故事。
 
11.电影节期间,戛纳所有的酒店订房,要么够订十二天,要么一天都没有,而且要事先付清。
 
12.戛纳酒店中,礼宾司的工作服领子上会别有一只金钥匙,这对于客人出现的临时需求十分有用,其中也包含性需求。
 
13.戛纳电影节开幕的前一天,酒店会把客房的点餐服务和餐厅的菜单,一律改成为一张名为“电影节”的点菜卡,而且要贵得多。
 
14.戛纳是一场流动的盛宴,当夜幕降临,这里会举办各式各样的派对和酒会,没有任何事能动摇这个狂野的传统。
 
 
15.戛纳酒会的邀请函通常是一张A5大小的卡片,“严限个人”(只对一个人有效),受邀人的工作人员和助理都不能进去。
 
16.很久以来,戛纳的“海滩派对”一直是派对中的派对。但政府有规定,凌晨一点前必须强制休兵,所以如果有人和你说“我们在凌晨两点左右在海滩见面”意味着此人把你当成个傻子,要放你鸽子了。 
 
17.在戛纳,不同的酒会提供不同类别的酒,比如影评人周的开、闭幕酒会主打白葡萄酒;导演双周的开、闭幕酒会则供应啤酒。
 
18.戛纳红毯尽头,是几级著名的台阶,它才是戛纳红毯选手们最重要的展示场地,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是,如果明星不传送飞吻,就要以挥手来问候群众。
 
19.服装设计师会抢着打扮那些来到戛纳、却没有任何作品或是具体目的的演艺人员,毕竟一套晚礼服就等于杂志上的一页广告呢。
 
20.光脚走红毯是吸引人的一种方式,最早开启这一传统的是戈达尔。他还曾双手倒立走上红毯台阶,颠覆了所有中规中矩的红毯范儿! 
 
21.辨认一个“名人”最有效的方法,是观察他会不会留下来看电影。如果他走完红毯和台阶之后,立刻从电影宫侧门的楼梯悄悄走人,那就只是来享受作秀快感的小人物。
 
22.电影节只向专业人士开放,考虑到戛纳市政府提供了不少的预算补助,戛纳特别保留了卢米埃尔戏院百分之八的电影票,供市民抽签免费进入。
 
23.在戛纳电影宫,一层中间区域的位置被称为“电影方块”,能否坐在这片区域,往往昭示着一个人的权势指数或者职业生涯的地位。
 
24.电影节期间,电影票有时可以充当一般等价物。一些小气的专业人士会把电影邀请函塞给美容院或者餐厅、酒店,当成服务员的小费。
 
25.观众多票少的情况间接刺激了犯罪的滋长。互联网上衍生出一种欺诈性销售,向游客出售整套观影、晚宴流程,电影院不得不向法院提出诉讼,以此来警示那些上当的傻子。
 
26.戛纳电影节没有领导,总监全权代理一切。
 
27.在戛纳,总监的合同上没有任职期限,只要他愿意,可以一直做到去世前一天,除非犯了严重的错误被解雇。
 
28.对电影节总监来说,除了要有美学判断、电影评选、解决冲突的能力,还得有威胁警告、恶意诽谤、背后插刀的经验。
 
29.总监最恨的就是批评电影的影评人,说死对头也不为过。
 
30.电影节期间的影评人要连续几天一场接一场没有间断地看电影,累的像狗一样,以至于对影片的审判变得格外严厉。
 
31.在戛纳,明星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大部分时间是孤独的,除了盛装打扮面对镜头,就是独自待在被保镖牢牢把守的套房里,寸步难行。
 
32.当电影人和明星身处戛纳时,外界的一切都和他们无关了,这群人满脑子只会想着“我要怎么打扮自己?如何拿到今晚最抢手的电影票?”
 
33.红毯上,明星们经常通过主动犯错的手段来吸人眼球,或摔倒春光乍泄,或肩带断掉露出一球,只要能证明今夜自己是最美的女人,怎么都行。
 
34.明星的经纪人往往行为粗鲁,十分傲慢,撒谎不眨眼,大把的钞票更助长了这种气焰。在明星答应邀请的电影节期间,如果有工作上门,经纪人绝对会卯足劲取消戛纳的邀请,以争取赚钱的机会。
 
35.戛纳从来不缺小明星,她们总是想尽各种办法吸引电影人的注意,其中“尽量少穿”和“宽衣解带”是最常用的两招。
 
 
36.在戛纳电影节,每张海报都很珍贵,如果上面恰好有评委和主席团的签名,那么这张海报就成为了一个稀奇的宝贝,很快就会有收藏家联系你。
 
37.动画是戛纳的穷亲戚,因为动画很少为电影节带来明星。
 
38.电影节也有阶段性的高峰和低谷,有的年份精品众多,有的年份乏善可陈,因为那些佳片导演往往需要两年时间来制作他的下一部影片。
 
39. 戛纳金摄影机奖设立之初,本想让所有在戛纳的影评人都能参与投票,结果有些记者根本没看过电影就乱投,且很多人将票投给自己的熟人和朋友,无奈之下,戛纳只好退而求其次,设置了传统的评审团。
 
40.金摄影机奖评审团由戛纳各不同单元评委组成。每位评审在选取“金摄影机奖”时都或多或少偏向自家单元,结果是“导演双周”和“一种注目”赢得了最多的金摄影机奖,内部宫斗的结果。
 
41.一开始,金摄影机奖奖品是一台真正的十六毫米摄影机,目的是让赢家用于下一部电影的堪景过程,结果发现根本没人用它。
 
42.1991年之前,戛纳电影节在法国各大电视台的存在感很低,极不受重视,只是勉强在电影节最后一天的午间新闻中公布下获奖名单,直播和转播之类的,做梦都不敢想。
 
43.选择上台颁奖的演员是个难题,戛纳总希望能请到重量级嘉宾,结果总难尽人意。哪怕负责艺术公关的老兄在上帝面前发誓,杰克·尼科尔森一定会来,到最后一刻,出现颁奖的还是一位二流演员。
 
44.在很多人看来,戛纳展示常客的新作品是一种偷懒的选片方案。这意味着观众会少看到一部前卫的新人电影,有悖于戛纳发掘电影新作者、探讨电影新趋势的宗旨。
 
45.“呜,呜!”是戛纳电影节盛行的一场电影运动,是大家纾解压力的方式。或齐声叫好,或全场哗然,又或者火上浇油,既是戛纳的常态,也是电影节观众狂热崇拜的时尚。
 
46.戛纳的“呜”声大概包含四种可能:第一种是对选片人的下马威,片子太烂;第二种是谴责评审团的评奖结果,这么烂的片也能得奖?第三种是来自竞争对手的恶意雇佣,其他电影节用这种手段来拉低人们对戛纳的好感;还有一种是来自观众对电影自发性地抵制和抗议,可能因为不堪入目的镜头,也可能因为导演自以为是的想法。
 
47.宗教电影是戛纳电影节这些年以来,获金棕榈概率最高的电影类型,虽然表达的可能是对信仰的严厉批判,但没办法,在戛纳才气才是王道。
 
48.戛纳是一座巴别塔,大家用各种语言在这里交流,即使很多时候都是废话。
 
 
49.在戛纳电影节的新闻发布会上,电影人经常大肆嘲讽,因为有时记者问的问题实在是太蠢了。
 
50.[E.T.外星人]一直到今天仍然是戛纳历史上最受欢迎的闭幕电影。
 
51.戛纳喜欢小成本电影,更喜欢它们没头没脑地突然蹦出来,就像[逍遥骑士],一出场就全球叫好。
 
52.有时,在戛纳搞点丑闻没什么坏处,反而会起到宣传的作用。
 
53.戛纳电影节的工作人员往往分两类:一类来自巴黎总部,是电影节的固定团队;另一类是现场临时招聘的员工,任职时间为期两周。
 
54.戛纳评审团主席的男女数量向来落差极大,这不禁让人怀疑电影节的领导人是否有一丝丝的“厌女症”?
 
55.开幕电影的选择极端重要,在习惯上,最好能让接下来一小撮参加晚宴和聚会的嘉宾,心情愉悦、胃口大开。
 
56.戛纳电影节的常客又被称为“订户”或“回锅肉”最典型的当属肯·洛奇和伍迪·艾伦,他们带作品参加戛纳十几次,次数多到好像戛纳对他们特别偏袒。
 
57.大导演们也不愿意总来戛纳,因为观众对他们的期望太高,很难每次出手都是杰作,这时媒体就不肯放过他们了。
 
58.从1972年开始,电影节透过选片自主,摆脱了政治和外交的束缚。政治人物虽然继续把“推荐信”发到电影中心,但是电影中心的人根本不会将这些推荐信转发到评审团手里。
 
59.评审团成员之间经常爆发撕逼大战,有的两败俱伤,老死不相往来;有的尴尬笑笑,维持着表面的友谊,然后私底下大骂对方智障。
 
60.而评审团的组成,要在性别、职业、国籍、世代和肤色等各项因素之间取得微妙的平衡,除此之外,成员还必须要具备崇高的国际声誉,以及足够的电影知识。
 
61.组织一个评审团并不容易:有人拖着不肯回复,因为担心他在这段时间内签下的电影有所延误;有人觉得自己被联系得太晚,内心受伤;还有评审团主席想安插自己的评委,以利于辅助投票。
 
62.从1991年开始,戛纳电影课已经变得像法国长棍面包一样传统。客座导演和主持人进行对话,有时会揭露一些小秘密,远比新闻发布会吸引人的多。
 
63.在电影课开始之前有个小组午餐,午餐的目的是尽量使艺术家放松,也是上台前的暖身,这顿饭经常爆料不断。
 
64.1968年5月,是七十年以来唯一的一次,电影节被中途砍断。混乱中,叛逆者戈达尔叫嚣着:“学生与工人已经团结在一起了,还说什么运镜和特写,你们是白痴!”有人愤怒地甩了他一记耳光,连眼镜都被打飞了,但这也阻止不了“五月风暴”的脚步。
 
65.1976年之前,戛纳电影一直有一条著名的“第五条规定”:如果任何一个参与国觉得被放映的电影所冒犯,有权利要求剪掉某个片段或撤销电影,这使电影节成为了一场国际博弈。
 
66.没有争议就没有成功的电影节,而戛纳电影节最大的争议往往源于某部电影入围了官方评选,但很多人却认为这部片子根本不该获选。
 
67.电影节还在旧电影宫举行的时候,台阶上的仪仗队起初是由市政警察所组成的,他们更在乎的是骄傲地出现在照片上, 而不是维持治安或保护明星。
 
68.在戛纳,排片有很大的学问。从第一周的星期五到下一周的星期一之间,被认为是“魔法”时段,这是电影节著名的第一个周末,大家都到了,精神抖擞,心情轻松,这段时间的电影往往决定了电影节的成败。
 
69.每年戛纳会收到一千多部参赛影片,哪怕工作人员不眠不休也无法在规定时间内看完,所以大部分影片都看不到结尾。
 
70.在胶片电影时代,谨小慎微的制片人会故意在第三卷胶片的中间塞一张小纸片,如果电影被退回之后 这张小纸片仍在,那就是没有看完电影的证据!
 
(二)电影大佬在戛纳
71.1983年春天的某个夜晚,伊莎贝尔·阿佳妮得罪了戛纳电影节的摄影师们,结果摄影师在她走红毯的时候,一致将相机放在地上,形成了著名的“罢拍事件”。
 
 
72.早先的世界首富阿迦汗三世对戛纳电影节没什么好感,但为了讨妻子的欢心,他慷慨地决定将私人别墅Yakimour让出来,给戛纳的评审团使用。
 
73.1979年的[曼哈顿]是伍迪·艾伦电影第一次在戛纳放映,虽然好评如潮,结束后掌声长达7分钟,但是他人不在现场,因为他不喜欢旅行,想宅在家里。
 
74.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没有任何一部作品在戛纳出现过。
 
75.为了拍[现代启示录],弗朗西斯·科波拉几乎倾家荡产,到戛纳放映之前,他完全到达了痴迷状态,每周都会重拍一个结尾,选择恐惧症到放映前一刻。最终他决定在老电影宫的大厅里放了一个结局,然后在旁边街道上租了个小厅,放映了另一个结局,这在戛纳放映中从未出现过。
 
76.在[现代启示录]的双胞胎放映之间,还夹着一场电影节主席和评审团主席的强强对抗,这场内部斗争场面极其火爆,如果两人手边有枪的话,绝对会就地解决,血流成河。
 
77.1997年,伊朗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在获得金棕榈后,差点被本国教派的极端分子处以乱石之刑,只因为凯瑟琳·德纳芙在颁奖时,祝福式的亲吻了他,阿巴斯只能等风头过去才敢回国。
 
78.戛纳不止一次出现亲吻风波。2014年,戛纳开幕式上,83岁的电影节主席吉尔·雅各布礼仪性的亲吻了伊朗女演员蕾拉·哈塔米,受到了相关教派和伊朗文化部的怒骂攻击。
 
79.1967年的闭幕典礼上,演员碧姬·芭铎努力保持微笑,却被人群拥挤的近乎窒息,惊恐万分。厌恶透了戛纳的歇斯底里,她发誓此生再不来戛纳电影节。
 
80.巴赞曾表示:希望戛纳“对庆祝活动和社交礼仪关注少一点,对电影关注多一点”,这一想法近年来得到了落实,庆祝活动大大减少,因为缺钱。
 
81.坦白来说,当你是一个有才华且受人尊重的导演,却在大型电影节少有收获时,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你的电影无关紧要小题大做,要么那些评委都是傻逼,显然意大利导演马克·贝洛奇奥认为是后者。
 
82.1947年,英格玛·伯格曼被瑞典的影评人否定,万般失落下,他来到戛纳寻求认同,之后他成为了世界顶级电影大师,啪啪打脸瑞典影评人。
 
83.评审团并非绝对公平,奖项背后往往是各方妥协的结果。第十五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最终颁给了巴西电影[诺言]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不过这对巴西是很好的,因为在那之后拉丁美洲再也没有拿过金棕榈。
 
84.布列松是这行里的独行侠,哪怕是入选竞赛片,也拒绝和同行导演们坐在一起,只身藏匿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85.一次晚宴结束,布列松被跟踪的摄影师和摄像师的灯光照的头晕眼花,他火冒三丈地推倒了其中一个,怒吼着消失在了黑暗中,他对戛纳的好感又一次降低了。
 
86.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认为,除了他自己以外,布努埃尔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导演。
 
87.1953年,布努埃尔的电影[他]在戛纳首映时遭到一片嘘声,但布努埃尔并不在意,因为他本来就不愿意把片子交给戛纳放映,那天压根就没来。
 
88.1954年,在谷克多的极力游说下,布努埃尔勉强同意担任戛纳电影节评委,只是为了看看电影节内部如何运作。
 
89.在戛纳电影节,布努埃尔将固执和恶作剧的趣味发挥到了极致。他只喝红酒,因为这是革命的颜色;他会刻意睡在地板上,吓酒店清洁员一跳,然后故作镇静地说:“您看,我有一身硬骨头。”
 
90.2016年,开幕式主持人罗兰·拉斐特对伍迪·艾伦开了个很糟糕的玩笑,还波及到波兰斯基,自那之后,戛纳便有了些不成文的规定:介绍红毯嘉宾的主持人,不能嘲笑红毯上的穿着;不管实际如何,在舞台上,电影必须得到歌颂。
 
91.谷克多做电影节主席期间有个怪癖:一旦觉得肚子饿了,他会立刻要求停止放映电影,带着评审团、演员、艺术家们一起去吃饭,吃饱了再回来接着看。
 
92.美国明星加里·库珀很喜欢戛纳电影节,因为这里有位漂亮的女演员让他痴迷,这姑娘名叫吉赛儿·巴斯卡,以前曾是戛纳的卖花少女。
 
 
93.比亚·戴格玛克可能是戛纳历史上后果最惨的影后。除了获奖的[今生今世]外,作品乏善可陈,多次陷入情殇、疾病之中,又参与诈骗、吸毒等罪行,几度入狱,社会名声坏到极致。
 
94.凯瑟琳·德纳芙前后到过戛纳十九次,由于天生害羞的个性,她一直拒绝登上任何剧院的舞台,还为此推掉过评审团主席的职位。只有一次例外,她高兴地红了脸,同意出任副主席一职,因为那一年的主席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95.多亏了戛纳电影节,不然影帝杰拉尔·德帕迪约可能还在沙滩上打零工,或成为一个职业流氓。
 
96.评审团主席是个很累人的活。1977年5月,罗西里尼去世,他曾在电话中告诉前评审团主席勒布雷特:“我不致于会为了电影节赔上一条命”,结果,真赔上了。
 
97.1978年,费里尼重操旧业,预算十分充足地拍摄了[访谈录],只因为一位有钱大亨的老婆想穿着礼服在戛纳红毯上走一圈。
 
98.1980年,黑泽明凭借[影武士]获得金棕榈大奖,但是,在评审团主席的民族主义压力下,黑泽明不得不和鲍勃·福斯的[爵士春秋]分享这座金棕榈。
 
99.西奥·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每次入选戛纳,总是会招来同样的抱怨,批评这些电影“无聊、多余、自命不凡”。但如果没有电影节的加持,一些电影创作者和他们难以理解的作品将永远不会有人了解。
 
100. 1997年,一座绝无仅有的“金棕榈的金棕榈”颁给了从来没有得过金棕榈的英格玛·伯格曼。
 
感谢戛纳电影节主席吉尔斯·雅各布及其所著《戛纳秘史》一书,让我们有机会可以看到戛纳电影节不为人知的一面。
 
 
 
文_呆猫
编辑_修罗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6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还能优惠
███████看 黃 片【 www.wu3.me 】 ██████
2019-07-20   00:04
z111469
知道秘密越多,就越死得快。
2019-07-04   20:13
家国天下
厉害了
2019-06-22   22:15
Ada
🍒
2019-06-22   21:17
云小主
😣
2019-06-22   18:08
秋收冬藏
2019-06-22   08:55
draccula
竟然有那么多秘密
2019-06-22   01:18
爱看电影
👍
2019-06-21   23:0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