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超英外壳下的一群大男孩
2019-06-14 10:52

美队&蚁人

 
 
能聊一聊蚁人第一次遇见美国队长那场戏吗?
 
保罗·路德:我在片中特意演得夸张了一点,因为这是在[蚁人]之后,我第一次跟复仇者联盟成员同框,之前就是我自己,所以我不可避免地有些小激动,非常小粉丝心态,所以拍那场戏,很容易就对美队星星眼。
 
我是说你瞧瞧他(捏了克里斯·埃文斯的肱二头肌),怎么能够?你们说说,怎么能够?我知道现在,还记着他们穿着战服的样子。
 
谁在片场最时尚,谁在生活中最时尚?
 
克里斯·埃文斯:在片场,大家都是来工作,戏服、妆化都是角色需要,没谁会想着时尚不时尚。生活中,我会说是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你看看他,戴了47条手链。
 
保罗·路德:我今天还在欣赏他的47条手链。
 
克里斯·埃文斯:我就在想,他睡觉时,会摘下来吗?真的有点像约翰尼·德普呢!
 
保罗·路德:再说他总是在健身,难道手链不会很碍事吗?
 
扮演超级英雄,是否对现世生活中的你,有什么感染作用?
 
保罗·路德:我扮演的是一个想要成为超级英雄的人,但他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本身就在挣扎于做一个好爸爸,做一个好人,我是一位父亲,也是一位演员,我有表演的渴望,做演员是我一生梦寐以求的工作,有时,我会自私地想要去外地拍片,孩子们不能跟我去,因为他们要上学。
 
平衡工作和个人生活,以一种令人尊敬的方式去对待一切,在这方面,我是很能与斯科特共鸣的。
 
问你一个昨天记者会的问题(埃文斯因拍摄其他作品,飞机晚到,错过了4月17日的上海记者会),你还记得作为美队拍摄的第一个镜头吗?
 
克里斯·埃文斯:第一个镜头?我还真不记得了,我理应记得,但却忘记了,想找也能找到,该死,但现在完全想不起。
 
但我记得试拍的细节,你们懂的,正式开拍之前,他们会给你穿上戏服拍一些测试的镜头。
 
我穿着美队的制服,心想:“这完全不行啊,为啥找我演。”那时候制服还没有完全做好,更像是美队睡服,还试了不同大小的盾牌。我要去查查,一定要想起来。
 
如果复仇者联盟成员扮演者真的是一家人的话,你们两个会担任什么角色,认为其他人会担任什么角色?
 
保罗·路德:我明白了,就是让我们说谁是怪叔叔呗!
 
克里斯·埃文斯:怪叔叔的话,一定是杰瑞米·雷纳。
 
保罗·路德:我们戏外也是有沟通的,我们有个短信群。(想了很久)马克·鲁法洛非常认真负责,算是大家庭里的成年人,比较有责任感,会关心国家大事。我们都是熊孩子。
 
克里斯·埃文斯:可怜的斯嘉丽·约翰逊,总是要忍受我们,因为我们真的是一群傻蛋。
 
不过我要说,你们一定要写下来,我看着你们呢,写下来,保罗·路德和唐·钱德尔绝对是大家庭里,最棒的串串字玩家。
 
有的时候,保罗的词板上会出现我完全不认识的词,你会以为那词根本不存在,保罗会说:“啊,这个词呀,意思是南非的一种没有羽毛的鸟。”我一脸懵逼,结果谷歌一下,还真是这个意思,这个混蛋。
 
跟你问的问题没啥关系,但料算是爆出去了。
 
 

雷神&鹰眼

你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杰瑞米·雷纳: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克里斯的时候,是跟小罗伯特·唐尼在一起,我俩都觉得我们恨这个家伙,又高又帅,我们就在想怎么才能把他搞下去!(大笑)
 
我们是演员,靠假装为生的,演超级英雄,意味着你要穿着制服假装,大家都没有架子。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出演[复仇者联盟]那会,有人提醒说,哎呀,他们肯定都会臭屁,架子很大,其实完全不是那样。大家瞬间都很有默契,从那之后,成为了朋友,这都九年了。
 
为了保持身材,你们很讲究饮食,这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吗?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我这次尝试了比较素食的食谱,不是完全的素食主义,但吃的绝大部分都是植物相关的食品。
 
拍第一部雷神的时候,我真的是吃了太多动物蛋白,的确对增肌很有帮助,但我意识到我吃的比我真正所需要的,多太多了。
 
会选择什么高热量食物来偷偷腥呢?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披萨或是北京烤鸭。
 
出演这么多次超级英雄,担不担心被框住,总是演同一类型的角色?
 
杰瑞米·雷纳:也没有很多角色使用弓箭吧?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你可以演罗宾汉呀!
 
杰瑞米·雷纳:罗宾汉还是算了吧!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我的情况,跟杰瑞米不一样,他演这个角色之前,已经有过很多经典的作品。
 
我出演托尔,算是我的第一部重头作品,很多人第一次认识我,都是因为扮演那个角色。最开始,我的确需要更加努力,让选角导演、导演意识到我可以胜任其他角色。
 
但实际上,扮演托尔,为我打开了很多大门,我从未觉得我被定型了。
 
 
 
采编_大卫荣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5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凌霄公子
蚁人好可爱
2019-06-14   14:4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