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阳台上]影评
2019-06-11 10:56

感觉为本

[阳台上]的开头是颇有趣味的,张猛一个东北汉子,拍出了上海的潮湿、暧昧、市井,甚至“嗲”。
 
上海不光是东方明珠和外滩,也是曲径通幽:曲折的路上东倒西歪着各式摊点,路似乎要拐到尽头了,却柳暗花明出现了一条弄堂,弄堂里,有穿汗衫的中年男人,头发一丝不苟的中年女人,和他们带着轴劲的儿子。
 
但这种趣味,没有持续到影片结束,就像影片中的公交车,有普通话报站,也有英语的,但始终没像真实的上海那样,用吴侬软语再来一遍。
 
张猛还是没忍住,加入了他最擅长的东北元素,让男主角结识了一位东北同事,东北式的贫嘴搞笑,便水到渠成。这倒也算得合理,出山海关闯荡的东北人本就遍天下。
 
 
 
但在电影中,这种杂糅,不只是两个地域的风格,而是在方方面面。
 
他想致敬的太多。男主角的桌面,用了[春光乍泄]的剧照;和同事在隧道中乘摩托,那悠长、回旋而又相互依偎的一条路,又像极了[堕落天使]。
 
而男主角始终在跟随杀父仇人、跟随杀父仇人的女儿,时不时的眼睛特写、狭缝和窗台中的偷窥镜头,又致敬[后窗],当然也要出现一架望远镜。
 
而决心复仇,却总被别的东西带偏了注意力,最终冲动行事却无疾而终,又有些许[毕业生]结尾的迷茫感。
 
 
这是一部神奇的电影,悬疑感、迷茫感、暧昧感、同时纠缠其中。而且,这些感觉才是电影的本体。它无心叙事,而更注重营造这些感觉。
 
于是使用胶片摄影,是必然的选择。周冬雨饰演的仇人女儿,在电影的大半时间里,没有台词,而成了一种意象。她被男主角窥视,呈现在镜头里,总是局部,总是远景,总是朦胧。
 
调慢的镜头,是烂漫的,从这些镜头里,不难体味到男主角的好奇、困惑、怜悯,和一点点的心动,也可以看到最美的周冬雨。
 
 
男主角本想复仇,却在跟踪仇人的过程中,在他家对面找了份工作,认识了兄弟,还迷恋上窥视仇人之女的感觉,一连串的事件,与迷幻的镜头相得益彰。
 
男主角的摇摆,造成了电影的摇摆。在观感上,这部电影像一座迷宫,屡屡让人走入死胡同,撞到头。它的杂糅,是一种古怪的趣味,虽然,也叫人疲倦。
 
 
 
文_姜不停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4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draccula
咸湿
2019-06-11   11: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