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娄烨终于找到了那个平衡点
2019-06-10 11:15
娄烨,近乎可以称为影迷群体中讨论度最高的中国第六代导演。
 
手持摄影、躁动的人物情绪,娄烨作品的视听语言总是那么突出,进而自成一体。也因此,人们对他作品的评价总会先入为主的罩上一层文艺的冷涩,好似他所讲述的故事全然是为了提供给那桀骜的一小撮人。
 
而实际早在[危情少女]起,娄烨就在作品的选题和情节中袒露出商业意图。
 
到了[紫蝴蝶]和[浮城谜事],这种尝试变得更为明显,类型片的框架都浮现了出来。但几番尝试总教人觉得有些浅尝辄止,甚至连娄烨自己也未必尽性。
 
就在这番企盼中,[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出现了。
 
 
影片若想一言以蔽之,并不难。城中村的拆迁骚乱,牵出了埋在这片废墟下的官商勾结,更将一段横跨30年的爱恨纠葛摊开。
 
这简单一句话,足可作为梗概放到观众面前,但梅峰、邱玉洁、马英力联合创作的剧本显然不想只用几句话来搪塞观众。
 
于是才有了围绕着杨家栋(井柏然饰)、林慧(宋佳饰)、唐小诺(马思纯饰)、姜紫成(秦昊饰)、连阿云(陈妍希饰)、唐奕杰(张颂文饰),这六个角色125分钟的打转。
 
 
他们如同四面体的六条棱,紧紧地搭放在一起,长短未必相依,但少了哪个都会失掉故事的本源。自然地,戏文的体量用庞杂来描绘才算合适。
 
影片开篇便是一对男女在迷雾林丛中的肆意交欢,可云雨未得几分,却被凌乱衣衫旁的白骨吓得失了神。
 
然而镜头可等不起他们的回神,视角随即转换为城市上空的俯瞰,极目远眺、以窥一隅。纵深式的镜头穿过荒郊、越过高速公路、直抵破败的城中村,真正的骚乱也由此开启。
 
城中村改建受阻,强拆之法自然是引得原住户暴走反抗,混杂着推土机留下的坑坑洼洼,满眼尽是慌乱。
 
娄烨钟爱的手持跟拍此时派上了大用场,镜头时而对准人物的面眸,时而空置于环境之中,挤压出强烈的紧迫感。
 
面对这样的乱,出身于城中村的城建委主任唐奕杰不得不现身说法,苦口婆心稳定情势,却没成想就此高楼坠下搭上性命。影片最浅显的一条导火索也就此显现。
 
叙事节奏继而转向了警官杨家栋对唐主任命案的追根溯源,警匪探案的类型片模式一下就跳了出来。
 
但对于娄烨的作品而言,视听语言的突出是优点,却也是类型化的最大屏障。只是这次他终于找到了解决之法——高速剪辑。
 
最典型的应用便是林慧这一角色的出场,杨家栋在探访唐主任妻子林慧的过程中,影像开始在时间线上疯狂跳跃,不停变化的年代、造型,以及过去与现在的融合皆通过精巧的高速剪辑来达成。
 
不仅呈现了林慧与唐主任背景的复杂,更解决了高剂量文本的吸收问题。商业罪案片最需要的悬疑属性和节奏感同时兑现。
 
但这还不以令影片上升到成功层面。此时,娄烨适时放出了唐、林二人的女儿唐小诺,林慧的旧情人富商姜紫成,令杨家栋探案过程中充满羁绊。
 
他不仅要深挖姜紫成,更要纠缠于与林慧、唐小诺母女的情欲横风之中。而这些复杂性的阐述,实则是要带出整个事件真正的导火索连阿云。
 
 
时间线倒回数年,视角转向这个来自中国台湾的酒家女,她不仅是姜紫成的情人,更是姜紫成这个腐坏商人的镜子。
 
可用之时万般好,一点驳斥就可弃之不要。连阿云知道的太多,她不仅是姜紫成眼中的沙子,更成为了唐、林夫妻共同的威胁。
 
一场车祸意外,似是偶然,却命定般的令阿云奔赴黄泉。姜、唐、林三人一把火令阿云永远的消失。可失去了云的城,必定会迎来风起云涌。
 
此时,娄烨真正想展现的事件导火索才浮现出来。还记得开篇的白骨吗?是的,连阿云一直就在那里。也就此开始,整个影片的谜底托盘而出。
 
娄烨为了加强戏剧冲突,将最重头的打斗场面安排在了后程。移动KTV中杨家栋与姜紫成的争斗通过天旋地转的镜头展现,视觉效果极为突出。
 
而这样的呈现,对于娄烨来说仍旧不满足。尾声的侦探式反转,才是惊鸿一笔,趣味十足。
 
娄烨终于在二十余载的尝试后,寻找到了影片情感和商业性的完美平衡,情绪收放自如。
 
而为了让这种情绪引起更多人的共鸣,娄烨选择了王杰的经典名曲《一场游戏一场梦》作为片尾曲。
 
这首金曲最早作为1987年张艾嘉执导,张曼玉、吴大维主演的[黄色故事]插曲问世,火到享誉两岸三地超三十载。而这三十载也与[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时间背景不谋而合,个中滋味如同歌名那般,不过一场游戏,一场梦。
 
 
文_Harper Die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4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