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连载 丨 2018全球年度剧集十佳 (上)
2019-01-22 13:01
10 毒枭:墨西哥Narcos: Mexico Season 1
 
 
无声的控诉
 
2015年开播的网飞剧集[毒枭]经过前三季讲述了哥伦比亚两代毒枭埃斯科瓦尔集团和卡林集团从兴起到覆灭的过程,创造了这个主要讲西班牙语的剧集在美国本土以及全球的收视神话。
 
而随着哥伦比亚的故事讲述完毕,今年播出的[毒枭]新一季,则以番外篇的形式,将镜头转向80年代的墨西哥。
 
启用全新的演员阵容,讲述了墨西哥毒枭教父,外号“瘦子”的米格尔·安赫尔·加利亚多创立瓜达拉哈拉毒品帝国。
 
新的人物以及熟悉的形式,给予观众的则是相似却不尽相同的体验。
 
如果说第一二季的埃斯科瓦尔是梦想家,在哥伦比亚的乱世中,自然而然登上了顶峰。
 
第三季的卡利是商人,总是权衡利弊,老奸巨猾,一切从最实际出发。到了这季的米格尔则完全是一个推销员,这个最美国梦(或者说是墨西哥梦)的职业。
 
与哥伦比亚的毒枭上来就卖海洛因不同,米格尔则是从(已在加拿大等国家或地区合法化的)大麻入手。
 
先是一个个游说墨西哥各个地区的帮派大佬,又各个击破政府官员,统一了帮派,将全墨西哥的大麻种植完全企业化管理。
 
到了第五集,米格尔更靠着自己强力的推销能力来到哥伦比亚,联系上了之前三季的大佬卡利集团和埃斯科瓦尔集团,让他们可以靠着自己的关系从墨西哥往美国输送毒品。
 
也完成了这部外传,链接正传的功效。迭戈·卢纳对于这个角色的塑造,不同于前三季的几位毒枭,而是给予了他一个偏软弱的性格。
 
正如同推销员总是需要为客户考虑一样,米格尔这个角色也总是受制于他所依靠的各方大佬,在大多数时候并没有自己的发言权。
 
直到最后,他几乎已经出局时,才真正激发了自己内心的枭雄,重新掌控局势,完成了推销员到大佬的崛起之路。
 
[毒枭]系列总是以DEA探员和毒枭作为双线叙事,这一季也不能免俗,由迈克尔·佩纳饰演的奇科,占据了双主角的另一端。
 
事实上,熟悉[毒枭]前几季的观众,会对前三季主角哈维尔·佩纳探员的一句台词“美国探员不怕被绑架,这一切都要感谢奇科”留有印象。
 
而这其中所提到的奇科,正是本剧的主角。在第一季时,甚至有角色将奇科比作是“DEA的耶稣”。而他的死亡,则引发了历史上墨西哥毒战的升级。
 
和早已盖棺定论的哥伦比亚毒品战争不同,墨西哥的毒战一直都是现在进行时。
 
在本剧于墨西哥拍摄时,剧组的当地选址向导卡洛斯·门佐·波特被谋杀,这几乎是当地毒枭对剧组的一个明显的警告。
 
事实上,本剧剧情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墨西哥政府,正是其与毒枭勾结,甚至暗中控制毒品网络,才造成了此前毒战的屡战屡败。
 
换句话说,墨西哥政府才是这部剧中真正的“毒枭”。而正是这样的论调,招致了某些势力的不安,最终以谋杀对剧组进行警告。
 
而回应这些谋杀,剧组则采用了无声的抗议,在拷打奇科的段落中,特意用几次“哔”消音,消去了数个关键名字。
 
其中原因,无非就是这些幕后黑手可能依然在墨西哥掌权,而剧组并无法真正指控他们。
 
但同时,剧集依然要展现自己的态度,他们本可以什么都不说剪掉这段,但他们说出来,就是为了让所有观众,感觉到邪恶的真实存在。
 
这已超越了艺术作品,达到了历史使命的高度。这样不能说出名字的黑手,才是现实中毒战最可怕的地方。
 
从[毒枭]第一季第一集开始,导演何塞·帕迪里亚就确定了剧集的整体方向,即仿照马丁·斯科塞斯的[好家伙],以主角大量旁白的形式交待整个毒战的背景和大量历史知识。
 
同时在叙事上,可以超越既定时间,达成旁白对历史的倒叙。
 
前三季都是采用了已经登场的探员进行旁白,到了《墨西哥》则采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这个旁白既不属于奇科,也不属于剧中登场的任何角色。
 
这样的处理在大多数时间,都让人感到不适,因为一个完全独立于剧集的旁白,在逻辑上便不再合理。
 
但当观众以为抓到了剧集的bug时,奇科被谋杀,剧集进入最后一集的最后一场戏,疑问终于得到解答。
 
随着斯科特·麦克纳里饰演的全新DEA探员穿过边境,携带重型武器来到墨西哥,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整个第一季其实只是一次漫长的铺垫,真正的主角这才登场。
 
最终,观众才恍然大悟,原来整个第一季都是往既定路线前进的局,真正的主角这才登场。
 
可惜一切都要等到明年的第二季了!
 
 
9 杀死伊芙第一季Killing Eve Season 1
 
 
灵魂羁绊,最为致命
 
2017年女性题材的热潮也延续到了2018年,今年上半年BBC以一部双女主的剧集[杀死伊芙]打响了剧集女权的第一炮,而这也得力于该剧的编剧——菲比·沃勒·布里奇。
 
[杀死伊芙]改编自卢克·詹尼斯的中篇小说,书里的主角本来都是男人,是菲比提议全部改成女性的。
 
不仅主角是女性,编剧是女性,甚至导演和主要制作人也都是女性。这部[杀死伊芙]的出现,是女性在影视行业的又一大进步。
 
本剧讲述了机智聪明的怪咖探员与典型的变态反社会冷血杀手之间斗智斗勇的悬疑故事,然而这部剧集又没有这么简单。
 
片中所探讨的角色游离于人性道德的复杂性以及伊芙与薇拉内尔在精神上惺惺相惜、互相吸引、相爱相杀的过程极其细腻精准。
 
薇拉内尔从小缺乏情感感知能力,所以她杀人不眨眼,她迷恋一切可以触动她情感东西,包括伊芙。
 
而在第一季结束,伊芙也的确教会了她什么是爱,捅在薇拉内尔身上那一刀让她知道,爱是疼痛。
 
 
8 利器Sharp Objects
 
 
土壤即原罪
 
不看原著,我们一定很难将[消失的爱人]和[利器]联系都一个作者身上,毕竟这两部被视听化了的作品,呈现形式截然不同。
 
[消失的爱人]有着爽利的节奏,和扣人心弦的悬念推进,它有着强大的戏剧掌控力,能让大部分观众服服帖帖。
 
但[利器]会给人什么样的感觉呢?它可能会让人联想到两个字——“偏题”。
 
同样是调查一件悬疑案件,[利器]的节奏零碎而松散,它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表现女主角卡蜜尔的个人感受上——她与身边人的相处模式,以及过去的痛苦回忆。
 
对于该剧的导演和编剧来说,案件是否根本不重要呢?当然不是。故事的真相直到最后一秒才揭晓,而这个真相也足以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但即使如此,真想也不过是诱导卡蜜尔重返故乡的契机,这个故事里,故乡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即使剧情进展缓慢,但其中的很多细节也足够戳动人心。
 
卡蜜尔成长过程中遭遇的伤痛,多多少少也是许多观众的切身经历——与原生家庭的矛盾,不太成功的感情经历,周围的流言蜚语等等。
 
“锐器”既是卡蜜尔的成长阴影,其实也是这部剧集对观众产生的情感冲击——它不是一记重锤,而是像尖锐的针头一样,密密麻麻地刺痛你。
 
 
7 女鼓手The Little Drummer Girl
 
 
刀尖上的优雅
 
BBC和约翰·勒·卡雷是绝配,正如尺度无限的HBO与乔治·R·R·马丁,它们之间本身不需要太多的妥协和改变,就能碰撞出非常理性的化学效应。
 
但韩国导演朴赞郁和勒·卡雷是否称搭呢?至少比较两位不同领域的创作者已有的作品,答案恐怕有点悬。
 
朴赞郁搭着BBC的平台去执导[女鼓手],本身就是一种博弈,戏里戏外都是如此。
 
从成品来看,勒·卡雷和BBC的黄金组合似乎更抢风头一些,朴赞郁标志性的病态浪漫在剧中展现并不太多,虽然有着优美的美术设计和精致的调度水准,故事却极为慢热。
 
大部分时间里,对峙的双方都是在耐心地试探,就连串联其中的“女鼓手”查理,也多是在就焦虑地等待下一次行动的信号。
 
在这个故事里,朴赞郁将更多的重心投射到了女主角查理的情感纠葛中。
 
而那些妄图对她施以控制的两方,其道德面貌又始终模糊不清——恐怖分子看上去没有那么十恶不赦,而反恐分子也不是一直正义。
 
因此,被突然拉入这个计划的查理会时常疑惑,自己到底是谁,又到底是什么在驱使她在这次行动中站队。
 
这或许也是朴赞郁对命题作文的疑惑,他能做多少,能做到哪一步?他和查理一样,都是在刀尖上战栗的优雅舞者。
 
文_丸内
文_西帕克
文_Agony
编辑_孑然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好事连连
6
2019-02-25   18:49
李开万
mbe
2019-02-01   03:41
李开万
bc
2019-02-01   03:41
李开万
eewewqh
2019-02-01   03:41
凌霄公子
有理
2019-01-24   10:55
叁迪
🐾
2019-01-23   10:00
秋收冬藏
2019-01-22   13:38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