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新赏 | 白蛇:缘起
2019-01-21 11:21
江上,许宣清唱 《何须问》,让我为之一振。
 
“君不见/东流水/来时无踪迹/一去无穷已/君不见/城上日/今暝没山去/明朝复更出”……
 
短短一段歌词,融入了贺兰进明的《行路难五首》、鲍照的《拟行路难十八首》中的若干名句,虽有堆砌之嫌,可已经有融会贯通之意了。
 
不料《白蛇:缘起》看到最后,竟然只是另一个《何须问》。
 
摄人心魄的美,到最后还是流于虚张声势;自成一派的原创,到最后发现只是博采众长的堆砌;东方文化的引言,最后还是用西方的咏叹做了了结。
 
《白蛇》最大的问题是混乱。
 
中国动画终于讲述了一个成人的故事,甚至还出现了国产动画罕见的床戏,但故事内核最终还是因为许宣和白蛇感情的简单而滑向了幼稚。
 
无论画面还是台词都试图在镇守东方的尊严,尤其是宝青坊颇有东方神韵,但最后的高潮部分,无论是美术还是破局逻辑都是西方美学的不战而胜。
 
影片出现了“人间多的是长了两只脚的恶人,长了条尾巴又怎么样”这类深刻的台词,可无论是故事的起承转合还是情感的此起彼伏都停滞于肤浅。
 
细节的铺排也很用心,如许宣房子边立着一块牌匾写着保安堂,五百年后白娘子和许仙开的药店也叫保安堂。可细节只是做为细节存在,没有起到细节应该起到的编织和深化作用。
 
就连让我一次感叹画面之美的东方意韵,也只是采撷了具体而随意摆放,彼此之间缺少内在的勾连。
 
一次次看到影片强行突破的努力,也看到它一次次力有不逮的勉强。
 
它的原创性是刻苦学习后对自己下的狠功夫。
 
一部95分钟的《白蛇:缘起》,纷纷致敬了《青蛇》、《新白娘子传奇》、《倩女幽魂》、徐克若干电影、迪士尼若干电影。
 
它的美学是各个功用明确原件的镶嵌,欠缺一种原生性。
 
原因在于——
 
一,主题不够妖。
 
还记得徐克拍摄于1993年的《青蛇》吗?因为拍出了蛇的人性和与人的蛇性,显得妖艳异常。《白蛇:缘起》太端庄了,连带着那么先锋的画面都老气横秋起来。
 
二,动作不够蛇。
 
困在天罗地网一幕,白蛇如人类般挣扎,没有扭曲,没有缠绕,即便是在最后关头,主创也没有让白蛇发散出哪怕一点的蛇性。
 
三,镜头调动不够动画。
 
相对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的镜头调动更加自由,表达也更加灵动。《白蛇》的问题是,采用了动画的形式,但镜头语言仍然按部就班在局限在真人电影的语境里。
 
《白蛇:缘起》有一种滞涩感,是那种努力云淡风轻但一直紧绷着的滞涩。《白蛇:缘起》有一种空旷感,是那种用太多的元素太多的细节去铺排,但仍然掩饰不住内心慌张的拥挤的空旷。
 
内容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阿郎看电影
 
文_阿郎
编辑_孑然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萨菲罗斯
笔者也是爱之深责之切啊,期待大银幕的观影体验,不过很欣慰的是国内动画产业总算有点摆脱必须低龄、必须要有教育意义、必须幼齿的怪圈的意思。期待国产动画崛起立于世界强者之林,重回六、七十年代国内动画产业在国际上的殊荣和光辉地位,那时真正在国际上屡获奖项的动画大国是咱们中国!
2019-01-22   08:27
追风少年
期待
2019-01-21   13:10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