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这电影光是上个色就能算史诗
2019-01-12 13:16
刚刚过去的2018年11月11日,是一战结束一百周年纪念日。
 
在这场持续了四年的战争中,共有将近一千万名士兵战死沙场。
 
11月份的英超赛场上,球员们都佩戴起了寓意着反战的红色罂粟花,来纪念那些逝于战场的年轻灵魂们。
 
▲英超赛场上球迷拼起来的“虞美人”花
 
以史诗巨作[指环王]系列闻名的导演彼得·杰克逊也赶上了这个纪念日,推出了这部对一战士兵的纪录片[他们已不再变老]。
 
他们已不再变老,片名这般忧郁、悲伤,来源于一首诗歌。
 
英国诗人劳伦斯·比尼恩曾在《谨献给阵亡将士》中写下了这句名句:
 
They shall grow not old.
 
他们的确不会再变老,那些年轻的男孩们,将自己永远定格在了那个时代,以及仅留下的寥寥影像。
 
▲[他们已不再变老]海报
 
所幸导演彼得·杰克逊,在花费的四年时间里以极特殊的耐心和精力,完成了这部特殊的纪录片。
 
01
 
说[他们已不再变老]特殊并不是夸张,而是因为它在纪录片形式上几乎是颠覆性的。
 
它的画面都来自那些沉睡于博物馆中的百年前的影像,它的旁白声音全出自60年代对一战老兵的采访原声。
 
在纪录片追求的真实性、在对历史的还原度上,恐怕没有人会比它做到更极致。
 
 
 
▲[他们已不再变老]修复前后
 
20世纪初时,摄影技术已经日臻成熟,发生于20年代的一战期间,其实留下了很多纪实性影像资料。
 
只不过,受限于当时技术,那些100年前的影像资料虽然留下来并不少,但要么是断续不完整,要么是充满着噪点、化学污迹和划痕。
 
而这次的修复工作,是英国帝国战争博物馆主导、和导演彼得·杰克逊的一次合作项目。
 
▲彼得·杰克逊
 
导演直接拿到了对方交给的超过100个小时的古早影像资料,除此之外,还能使用BBC的所有影音资料库。
 
要求只有两个:只使用这些档案资料、并且以原创的方式进行。
 
虽然[他们已不再变老]最后呈现出来只有90多分钟,但实际上,杰克逊做了一个更惊人的工作——
 
他把拿到的100多个小时影像全部修复了。
 
几十年间积累的划痕、灰尘和污迹,全部被清理干净,然后这些原始材料又被放回到了帝国战争博物馆。
 
不仅仅如此,还有其他技术调整,比如对帧数的改变。
 
要知道,以前的那种老式手摇摄影机,每秒只有10到18帧,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正常影像都是24帧。
 
所以,古早的默片在而今看来就像是故意放快的卓别林式喜剧一样,为了改变这一点,杰克逊对帧数也做了调整。
 
当然,还有更直观的,是为电影的核心部分上色。
 
从纪录片第25分钟20秒开始,跟着年轻士兵们一起走进战壕,老旧的黑白影像被银幕撑开,一个清晰的、彩色的战壕世界出现在人们眼前。
 
▲[他们已不再变老]世界打开
 
有人形容这是一个“绿野仙踪”式的奇妙时刻——
 
以彩色进入一个新世界,更得以让观众能以一种更自然、更亲密的方式面对这些百年前的人。
 
至于声音,电影从始至终贯穿的旁白出自60年代为拍摄纪录片《第一次世界大战:伟大的战争》保留下来的老兵采访。
 
杰克逊从超过100个士兵、600个小时的采访录里精心挑选出了电影的故事线。
 
光是挑选影像和录音的这一工作,就花费了超过1年的时间。
 
而除了旁白之外的音效,鉴于当时并没有完善的收声技术,所以都是后期重做的。
 
团队找了专门的唇语专家辨认那些对白,再找配音人员配上去。
 
▲其他声效采集
 
[他们已不再变老]追求的精细,让杰克逊和团队花了整整四年时间来完成也就不足为奇了。
 
“卫报”的电影评论家说它最终实现的效果是“令人激动的”:
 
士兵们在我们眼前恢复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超越现实的生活。
 
“每日电讯报”则评价它是真正“无与伦比的即时性的历史肖像”。
 
杰克逊把它真正做成了工匠活,纯粹而精细,以匠人之心,琢时光之影。
 
02
 
一战期间的西线战场,当英德两边军队陷于僵局、都难以向前推进时,战壕成了两边对战的一个最重要阵地。
 
花了四年时间的[他们已不再变老],最难能可贵的不仅是它的修复工程,更是它把镜头直接对准了那些生活在战壕里的年轻男孩们。
 
我们似乎更容易读到或看到的战争史,常常是被某些重要的战役、战事进展,或是军事技术、将军统帅所填满。
 
至于那些真正的主人公——无数个鲜活的、普通的士兵们,也不过是作为统计数据被记载在史册。
 
杰克逊的[他们已不再变老]并不一样,他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全为了那一个个年轻的孩子,他关注他们的战壕经历、心理感受,所有的振奋、恐惧、人性和友谊,这才是片子如此动人的原因。
 
 
▲[他们已不再变老]士兵们
 
所以,你能听到十几岁的孩子怎么被篡改年龄、强征入伍,你能听到他们从最初带着天真的兴奋参军,到真正经历战壕生活、眼神的丁点光彩被噩梦湮没。
 
纪录片里,所有的战壕生活被涂上了色彩:绿色的草木、暗青的河、棕色的枯木、暗绿的军装。
 
自然也会有那黄绿色的毒雾、棕红色的鼠疫、掀起白色尘土的炮弹、黑黄色的壕沟足(坏疽)。
 
修复后的颜色带来的,更多是腐败和触目惊心。
 
▲黄绿色的毒雾
 
▲黑黄色的壕沟足(坏疽)
 
战壕是他们战斗、休息、生活的地方,换句话说,吃喝拉撒睡都要在这里解决。
 
但战壕绝对不是个很好的“家”,这里到处充斥着腐败的味道。
 
死人和活人共同生活于其中,不断增加的尸体带来的便是腐臭味,一个士兵形容它说:
 
如果你闻过死老鼠的味道,但那要比之糟糕太多太多,你无法从那个味道中逃脱,它到处都是,无处不在。
 
随之而来的,便是肚子吃到圆胖的老鼠,它们以尸体为食,一窝窝一群群,在你睡觉时四处流窜。
 
▲士兵们的日常还有抓老鼠
 
虱子、螨虫、疥疮以及大量的苍蝇,就更是不用提,闲下来时士兵们用火烤虱子竟慢慢变成了一种娱乐活动。
 
此外,年轻士兵们不仅死于枪弹、死于毒气,还会死于鼠疫、死于战壕长久积水带来的坏疽。
 
每到冬天或是暴雨之时,战壕内的积水便成为最艰苦的挑战,有时候会有人被困在深泥里溺水而亡,也有人长久泡在水里生出可怕的坏疽,无奈之时只能截肢。
 
▲被困在积水里
 
上厕所就更有意思。
 
他们会在战壕旁挖出一个一米多的深坑,上面架上木板,可以让人们结队来排泄。
 
没有隐私倒是其次,上厕所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因为对方的炮兵很喜欢专挑这个时候向木板扔上几颗炮弹,有的人可能直接掉在粪坑里窒息而死。
 
▲上厕所
 
[他们已不再变老]里有太多这样艰苦、但有时也有趣的细节,虽然恐怖和死亡的阴影无处不在,但战壕生活仍然有着一些意外的生活味和笑声。
 
你能看到他们在里面一起洗脸、刮胡子,一起围坐烤虱子,互相分享着用汽油桶装的水,用连续高速开枪产生的热量煮水泡茶,一个老兵甚至回忆说:
 
那是与男孩们一起度过的户外野营假期,带着轻微的危险使其变得有趣。
 
▲洗脸刮胡子
 
一种珍贵而荒诞的绞刑架上的欢乐。
 
战争是什么样的,那些真正参与的普通士兵是什么样的,[他们已不再变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真正独一无二的史诗巨作。
 
它不关注战争,它只关注那些“不再变老”的人,是人啊。
 
从怀有拳拳之心入伍,到历经摧残麻木,再到成为战后和平时代的无用者,没有名字的人,他们值得被书写。
 
内容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破词儿
 
文_卷卷毛
编辑_孑然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叁迪
🐾
2019-01-13   01:47
王家兴
o
2019-01-12   16:17
.5391
老树开xin hua
2019-01-12   14:10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