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2018年狂赚一个亿,她究竟还在哭什么?
2019-01-03 15:13
小S又双叒叕哭了!
 
最近,她上了一档名叫[小姐姐的花店]的慢综艺,在节目和内地演员宋佳一起边喝酒边聊天,酒过三巡,她开始掏心窝:
 
“我就是一个妈妈,一个中年妇女”
 
“我到底会什么,我觉得我一点都不会主持”
 
“网友说我虎背熊腰,老态尽显”
 
 
小S的自怨与自哀,连初次见面的宋佳都忍不住心疼:
 
“小S,我真的觉得你太不爱你自己了”
 
 
逼得小S直接在节目里哭出来:
 
 
她的哭,对于非粉丝的人看来,或许很不理解了。毕竟她可是“人生胜利组”成员。
 
从收入来说,小S可是台湾地区2018年年收入最高的主持人。
 
2018,她靠着2个内地节目和广告代言,年收1亿5320万元新台币(约3422万人民币)夺冠,虽然碍于限酬令主持价码降价,但1集酬劳仍是[康熙来了]的30倍。
 
 
从家庭来看,嫁入“豪门”之后,生了三个可爱的女儿的小S,看上去也是温情满满。
 
▲小S穿DIOR和PRADA洋裝,和3个宝贝女兒一起拍vogue杂志封面
 
而且在未来几年,作为gay icon的她也不会糊太快,毕竟喜欢她的族群一直很稳定,工作上,节目代言应该也不会变少。
 
虽然生活表面上越过越好了,但和[娱乐百分百]时期的“疯狂搞怪徐老师”以及[康熙来了]里“放得开的小S”不同:
 
▲娱乐百分百时期的小S很敢于扮丑
 
▲康熙来了时期天不怕地不怕的小S
 
现在的小S常常在大众面前哭。
 
生日哭:
 
39岁生日那天,她在微博和脸书发布了一个视频。在视频里,她抹着泪,醉醺醺地说:
 
“因为我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可以获得你们的喜爱和祝福。”
 
 
家人生病了也哭:
 
奶奶生病了以后,她po过一段4分钟的视频,这个视频前面一大段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她的脸,哭到皱成一团。最后她说:
 
“爸,奶奶不记得我们了。”
 
 
连和妈妈一起庆祝个母亲节,小S也一边感恩一边哭着感叹:
 
当妈妈太难了!
 
 
从2016年[康熙来了]停播以后,小S的每一次上热搜几乎都是因为哭,喜欢的人觉得这是真性情,不喜欢的则觉得这是作!
 
 
那么问题来了,亿万富翁的小S究竟在哭些什么呢。
 
其实用四个字就能概括了:
 
中年危机。
 
 
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中年危机的第一体现便是工作不顺。而中年小S,也有同样的困扰。
 
随着“康熙”的解体,台湾综艺大不如前。尤其是综艺节目里不能随意安插广告的限制,让资本无法进入,很大程度限制了台湾综艺的发展。
 
以蔡康永为首的台湾艺人和台湾电视制作人纷纷北上,寻找更多发展。小S也是。
 
虽然,她在康熙来了解体的同年(2016年),就接到内地的首个综艺[姐姐好饿]。
 
 
但这个节目从首集开始就总有人唱衰:
 
有人说说这个节目“尴尬”、“木有内涵”;也有人说这个节目太过over;更有人说,小S离了蔡康永,就像谢娜离了何炅一样,撑不了场。
 
小S很快就坐不住了,直接下场怒怼:
 
“尴尬就别看了,回去看康熙”
 
 
然而表面看起来这么“刚”的小S,内心却是如王伟忠所说的,很怂的。
 
15年[康熙来了]还没结束的时候,小S就曾接受过[人物周刊]的采访,她在那个访问里直接表示,自己从来不敢独当一面:
 
我一直佩服勇敢的人,比如蔡康永。他可以一个人主持金马奖。我问他,“怎么样,你紧不紧张”,他都处之泰然。我想他内心一定有紧张的时候,但他掩饰得很好。
 
每次我老公说,你赶快去大陆演个戏或者当主持、当评审,我一直给自己找借口,其实是害怕。
 
因为怂,所以从来不主动改变。
 
早年间,她和姐姐大S主持的[综艺百分百],也是大S先主动请辞;到了[康熙来了],也是搭档蔡康永先提出了结束。
 
▲早年间什么都依靠姐姐
 
▲到了康熙时期,这个依靠变成了蔡康永
 
然而,当总是“被动妥协”的小S终于“没有了依靠”,只能靠自己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人生被困住了:
 
当时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被困住了,一直在做主持人,也没有任何突破。
 
对自己没自信,大家都觉得我是人生胜利组,但其实我胆小、害怕和没有安全感──就像我一直都在犹豫要不要一个人主持节目,犹豫了那麽多年,也没有举动一样。
 
(节选自16年小S的[红秀]专访)
 
当然了,我们前面也提到了,小S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做了自己单人的节目。然而,这节目却因为审查的原因,很快就黄了:
 
 
理由和网友们反感的理由差不多:
 
一言不合就吃豆腐!对于内地综艺来说,尺度太大了。
 
 
▲从马英九到黄渤,小S摸遍了两岸三地大部分男性名人的胸
 
主持工作的不顺一直延续到2018年,虽然她和蔡康永再次合体,但[康熙来了]的辉煌也随着台综的没落不复存在了!
 
于是这个打着“康熙第二”,实则就是电视购物的节目[真相吧,花花万物],也是获得了满满的恶评:
 
 
这部比[姐姐好饿]还难看一百倍的节目,果然也获得了比[姐姐好饿]还低的豆瓣评分:
 
 
除了主持能力遭受质疑,以她为主角的电影[吃吃的爱],更是遭遇了口碑票房双双滑铁卢。
 
当年,此片的内地票房仅为2700万。虽然比不上同档期7亿票房的[加勒比海盗];10亿票房的[摔跤吧!爸爸]。
 
但以[吃吃的爱]的阵容,连陈嘉上导演的[荡寇风云](5000万票房)的票房都比不上,可见有多惨了……
 
 
于是,小S和蔡康永回到台湾进行马拉松式的拉票,从台北到高雄,最终把台湾地区票房推至7500万台币,约1600万RMB。
 
结果被台湾民众批评,在内地票房失利,又回来台湾吃窝边草,PTT上以“小S是史上最顾人怨(讨人厌)女星”做标题的帖子不断。
 
 
事业上的打击,让人到中年的小S越来越不自信。
 
甚至开始想靠微整形让自己变美,然而,肉毒和玻尿酸除了让她的脸变得更僵以外,并没有让她变得更加自信。
 
▲小S脸书上吐槽自己是“僵脸怪”
 
反而开始恶性循环,正如文章开头的节目里,她提到的那样,她收到了姐姐大S发来的”激励“自己变得更好的“网友们的恶评“:
 
 
而这些恶评除了骂她的,还有骂她老公许雅钧的。
 
作为公众人物,小S的婚姻生活也一直备受瞩目,而且是“不太好”的那种瞩目。
 
比如,一直只有女儿的她总是被传闻忍辱负重拼男孩:
 
 
再比如:
 
每个月都要出现的“老公出轨”传闻:
 
 
以及每隔几年都要出现的“家暴”传闻:
 
 
当年夫家所开的宣称“纯天然”的面包品牌胖达人被查出含有9种香精,小S站出来道歉:
 
 
之后,她便在媒体面前消失了一整子:
 
(那阵子)我把自己关住了。以前《康熙来了》录影是允许记者探班的,那时我跟康永哥说,让我们简单过一阵,他完全支持我,我们就把《康熙来了》的大门关上了。
 
我老公也不出门,我俩就每天在阳台上,看着大马路谈心。
 
跟他说,一定会过去。也有朋友来给我们一些鼓励。我一直跟自己讲,事情总会过去。其实我是很容易让事情过去的人,像蟑螂,不太打得死。我的功课是让他站起来。
 
我跟老公说,你把电视关掉,世界没有这么差。我说,你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政论节目与电视新闻这么小的世界当中。
 
因为他每天看,就会觉得所有人都在恨我们全家。可其实我们出去面对别人,走在路上大家都说:“小S加油!”大部分人是很好的。
 
(节选自[人物周刊]2015年小S专访内容)
 
虽然小S这些年总是风波不断,但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这些传闻的真实性。
 
能看到的只是,她对她老公的爱,和对她自己家庭的支持。我们无法定义这是否是盲目的爱。
 
但我们的确在小S身上看到了一个“在工作家庭里一直追求平衡,但是当两方面都失控以后,甚至有些迷失了自我”的“中年妇女”。
 
虽然是个巨星,但在中年危机这个坎,小S却和普通中年女性没有任何区别。
 
 
小S在给蔡健雅的歌曲[被驯服的象]里,写了这样的一段自白:
 
到底要笑得多虚伪 才能够融入这世界
 
每个人的脸上都像是贴了张一样的假面
 
想不起我在做什麽 想不起我在想什麽
 
想不起灵魂深处 到底发生了什麽
 
迷雾 迷雾 在迷雾 我惊觉自己在原地踏步
 
到底是谁把我心矇住 不想再糊涂
 
迷路 迷路 迷了路 我就彻底被这团迷雾困住
 
谁能够指引我一条路 带我走上正途
 
正如独白所说,这些年来,小S一直在伪装,一直在迷失。
 
然而,中年必然有危机吗?
 
这个节目里的另一个嘉宾却似乎就是一个"中年无危机"的范例,这个女嘉宾就是宋佳。
 
同样作为中年女人(38岁),宋佳却活得更明白。
 
对于事业,她说,演员要有自我修养。
 
 
对于容颜,她说,老了又怎样。
 
 
对于年纪,她说,越沉淀越绽放。
 
 
不可否认的是,小S和宋佳所处的环境有太多的不同。
 
比如宋佳暂时还不需要考虑婚姻和孩子问题,再比如,宋佳所在的圈子并没有遭遇到资本问题…… 
 
但宋佳的态度,对生活的认识,对自我的觉醒,还是值得小S借鉴下的:
 
 
不可否认,小S的中年危机里存在着很多“必然性”:
 
从小S自己的角度看:
 
她的危机包含着台湾综艺没落造成的艺人发展困境,传统文化里糟粕的部分对于中国当代女性的剥削,当然小S自己性格里的懦弱成分也是造成这些失控的重要原因。
 
▲康熙来了创办人王伟忠对小S的形容:卒仔(闽南语里用来形容“很容易就怂的人”)
 
但其实,往大了看,台湾女人的确是“更苦”一些:
 
台湾女人一般都需要“伪装”,外表嗲嗲的,虽然在一般情况下,自己什么都要能干,但在男人面前,就要什么不能干。
 
台湾女人的压力太大了,对内要哄好老公婆婆、照顾好孩子、对外还要做好本职工作。
 
相反,从1949年开始,内地受到的教育就是,“妇女能顶半边天”,“勤劳勇敢”,尤其像宋佳这样的东北女汉子,表现出来的就是不管是在谁的面前,也很有主人翁精神,很自我。
 
而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打倒我们并不是所谓的“中年危机”,而是不够自我的自己。
 
小E在这里并不是想鼓吹不婚主义或者女权主义。宋佳或许不用面对小S需要面对的一切,但她必然有她需要面对新的烦恼。
 
而在这些烦恼面前,如果你失去了自我,那么青年时期、中年时期、老年时期,每个阶段的困难,对你来说,都是危机。
 
在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二季里,对女主米琪影响最深的,便是从自我中觉醒的妈妈。
 
第一季里她严妆以待,虽然是个贵妇,但同时也是米琪的妈妈,哥大数学系教授的妻子,两个孩子的外婆。她的人生要承担的角色太多,但她在众多的角色里,唯独忘了一个,那就是她自己。
 
▲时过境迁,她开始想念“自己”
 
到了第二季,她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独自一人到巴黎,她不再拥有名牌包,养着一只小狗,住在少女时期留学住的房间,甚至和七八个人共用一个卫生间。
 
但她整个人的状态,却神采奕奕。因为这一刻,她不易碎!
 
 
母亲的影响加上亦师亦友的兰尼的那一段ALL ALONE的表演,让米琪知道:为了脱口秀表演,兰尼不得不卖掉了公寓、汽车为支付律师费,脱口秀对于兰尼来说,不仅仅是糊口,更是理想。
 
她也终于意识到,实现理想,都有代价。她无法再做回那个完美婚姻中的果冻女孩。
 
她终于在人生的选择题里,选择了她真正想要的自己,那个做脱口秀的自己。
 
 
对于大部分人,尤其是女性来说,小S和宋佳的故事或许只是一些八卦边角料。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也只是一部美剧,但它们之间所具有的共通性,常常让小E思考,这些事,未来的某天是不是也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呢?
 
而这时候,希望我们都足够勇敢,成为那个不易碎的自己。
 
内容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看电影杂志
 
文_左小E
编辑_孑然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叁迪
🐾
2019-01-04   23:3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