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你真的看懂了[地球最后的夜晚]吗?
2019-01-01 14:53
01
 
这不是一部符合常规尺寸的电影,对《地球最后的夜晚》任何一个款式的的痛骂或热爱,都不可耻。
 
叙事模式,成为众矢之的。
 
事实上,以黄觉饰演的罗紘武戴上3D眼睛为界,《地球》的故事一分为二。
 
前半段讲的是父亲过世,罗紘武回到故乡凯里。家乡,已经物是人非,但仍时时逼迫他想起,12年前,被杀的好友白猫和神秘消失的情人万绮雯。
 
他去拜访白猫的母亲,在她那个古老的理发店里,聊起了很多旧事。一起沉浮于往事里的,还有12年前就不知所踪的的情人。
 
在父亲的遗物里,罗紘武发现了一张老照片,他相信,这属于早就不知所踪的母亲。沿着照片上的线索,罗紘武踏上了寻找的旅途。
 
走着走着,他已经无法分辨,要找的是母亲还是情人。
 
后半段讲的是罗紘武迷路,误入一座老房子,赢了一场兵乓球。在一个戴着牛头骨面具的少年指引下,来到一个小镇,遇到台球店老板凯珍。
 
当晚野柚子歌舞厅有一场露天演出,凯珍最后一个上场。
 
在凯珍上场之前,罗紘武遇到了一个染了红色头发的女人,举着一个火把,质问一个男人。而凯珍也告诉他,可以带他去一个甜蜜的房子,只要念出一句咒语,房子就会旋转起来。
 
而此时,梳妆台上,罗紘武送给凯珍的烟火,一直闪耀。
 
两个部分最直接的联系是演员,汤唯饰演了第一部分里的万绮雯和第二部分里的凯珍。张艾嘉饰演了第一部分里小白猫的母亲和第二部分里的红头发女人。
 
两个部分明显的区别在于第一部分是2D,第二部分就是那个一镜到底的3D长镜头。
 
从内容上说,这种设置的原理很简单,2D部分是现实,现实是混乱、断裂、无解、苦涩的。3D部分是梦境,梦境是被情绪PS过的现实,是立体、浪漫、连续、甜蜜的。
 
二者混合在一起,我们可以称其为超现实。
 
02
 
《地球最后的夜晚》最终成为一部潮湿、粘稠、暧昧的电影,它对梦境与现实的边缘不做任何切割,对梦与现实的搅拌行为,也并未掺杂太功利性的目的。
 
梦比现实更接近欲望本体。在梦里出现的人,更接近你所想的样子,这是真实自身所携带的清晰,同时梦会打破现实的物理逻辑,这是虚无天然的混沌。
 
它用真实倾诉虚无,就像罗紘武混淆了情人和母亲,因为在男性的角度,情人有时候也承担了母亲的角色。
 
作为一场盛大的潜意识流淌的梦,《地球》搅浑了常规叙事里梦境与现实、过去与现在、此地和彼地的分野。
 
它的呈现方式,也不是观众惯常意义上容易介入的故事和人物,而是一种情绪的流动,一种对潜意识的猎捕。
 
影片分为前后两个部分,但两部分其实互为整体。
 
毕赣在流淌的影像里,埋伏了无数线索。这些神秘的线索互相映射、互为因果,把观看演变为理性和感性、意识与潜意识的心理游戏。
 
色彩是一个主要手段。
 
罗紘武根据换一本绿皮书去寻找万绮雯,这本书是万绮雯从一对情人的房间里偷出来的。书里有一个爱情故事,只要念出扉页上的咒语,爱人的房子就会旋转起来。
 
12年前,万绮雯穿着墨绿色的长裙。
 
在那场露天演出里,有人唱《墨绿的夜》。
 
12年后,小白猫的母亲问罗紘武,“你妈妈染发会染什么颜色?”,他回答,“红色”。梦境里,张艾嘉就染着一头红发。
 
在梦境里,凯珍穿一件红色的皮夹克。
 
墨绿是蛇蝎美人的颜色,是阴暗、歹毒,是心机的颜色。红色是天真少女的颜色,是明亮、激情,是爱情的颜色。
 
汤唯饰演的角色都和水有关联,漏水的房间、废旧的泳池、下雨的屋檐、掉落的水杯。
 
张艾嘉饰演的角色都和火有关,最后她顶着一头红发,举着一个火把,要那个她爱着的男人带她走。
 
生命的玄妙还在于打破界限,看似水火不容的两种个性,可以用时存在于一个生命个体之上,如汤唯对黄觉的第一句话是借个火,而张艾嘉的第一句话是,“没水了”。
 
所以,一个母亲也是与别人私奔的情人,一个情人,也曾经短暂地做过母亲。他曾经想做一个尽职的父亲,同时也是一个别人不尽职的儿子。
 
03
 
《地球最后的夜晚》主要构成物质是浪漫,这些浪漫借由无数细节散发出来。
 
如苹果,罗紘武说母亲偷不到蜂蜜就吃一个苹果。小白猫一边哭一边连核吃掉一个苹果。小白猫把枪藏在苹果堆里。罗紘武一边走一边吃苹果。马受惊,苹果散落一地。
 
如野柚子,万绮雯和罗紘武约定,如果她能在夏天找到一个野柚子,他就帮她实现一个愿望。在他们幽会的房间附近长满了野柚子树。凯珍打游戏时说,柚子最难打出来。露天演出的歌舞厅
 
就叫野柚子。
 
如老鹰,小白猫有一个老鹰的纹身。他父亲的外号就叫老鹰。那个牛头骨面具少年的乒乓球拍上就有一个老鹰的图案。再后来,他把球拍送给了罗紘武,罗紘武叫他小白猫。旋转这个带着老
 
鹰图案的球拍,他和凯珍飞上了天。
 
如钟表。罗紘武在父亲遗留的钟里发现了那个照片。在张艾嘉和那个男人走之前,罗紘武佯装劫匪,要她留下最贵重的东西,但张艾嘉摘下手表递给他,而不是罗紘武隐隐期待的,她应该提
 
及的孩子。
 
罗紘武把表送给了凯珍,她一边抱怨表都不走了,一边戴上。
 
在时间之前与时间之后,爱与信任,被爱与背叛,体贴与伤害,构成了这生生长流的人间。
 
导演毕赣说的是,“在梦里,那些伤害你、利用你、最后离开你的人,都呈现出纯真的一刻。”
 
04
 
毕赣的电影,是一场影像的魔术。
 
起码就《地球最后的夜晚》而言,是一次电影语言上颇具先锋意义的叛逆,可不得不说,这同时也是一次电影叙事本体上的复古。
 
现在对电影的观看,更像是对镜头前端事物的浅阅读,是故事对影像欲望直白的潜规则。
 
《地球》在电影语言上的挑衅,其实只是回归电影传统的视听艺术,除了演员的表演,台词、音效、镜头、光线、景深一起完成叙述。
 
所要讲述的,也不是一个专注于生理反应的刺激性故事,而是一种心理上意识暧昧的感觉。
 
它是在时间的废墟上,重新搭建的潜意识大厦,它以此缝合时间,缝合支离破碎的现实世事。
 
但我仍然只能给《地球最后的夜晚》打7分。
 
在技术美学上,影片狂飙突进般的冒险,细节上欲说还休的韵味,令人赞叹。
 
可在叙事上,混乱、失语,它打破了惯有的叙事逻辑,可并没有生成自己的逻辑。就像一场中途溃败的革命,推翻了一个旧王朝,也没能建立一个新王朝。
 
显而易见的问题来自两处,一是演员。这不并不意味着的汤唯、黄觉和张艾嘉表演上有问题。
 
演员的问题来自于他们和凯里缺少地理性和时间性的命运相关,他们都没有那种当地人的荒芜感。
 
和陈永忠比,他们的表演太准确,没有被当地水汽长时间熨蒸后的变形,精神地带里埋藏了砂砾。
 
另一个问题是,这部以影像叙事见长的电影,叙事的驱动装置仍然是文学。例如只有当男主角说明咒语的作用,并再说出那句咒语后,房间才旋转起来。
 
影像仍然后置,成为语言的一个解释条目。相对于与故事和影像上的血缘关系,情绪与影像仍然生分、隔阂。
 
05
 
作为毕赣的第二部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也暴露了一个导演第二部作品躁动不安的纠结。
 
作为一部电影的主导者,毕赣的心里有执念。
 
毕赣最宝贵的东西就是他的作者性,而作者性是对流水线产业模式永恒的叛逆,《地球》妄图二者兼容的行为,不是壮举,更像是无知者无畏的匹夫之勇。
 
这个执念不仅仅是工业上的贪婪和表达欲上的自私,也是电影私人性与公共性的无谓对抗。
 
当资本大到一定地步,拍摄的主导一定由创作的逻辑向资本的逻辑甩尾飘移。
 
这股惯性甚至不是来自投资方的左右,而是创作团队每一个构成版块之间自然的张力,他们互相配合,也互相摩擦。
 
仅仅因为团队壮大,导演的创作能力就得分裂为若干碎片,以领导能力、解决能力、情商甚至打圆场等方式漂浮在拍摄期间。
 
但显然毕赣既没有做好准备,也不具备这个能力。
 
电影语言和工业语言融合在一起,才叫电影。通过工业语言把自己所理解的电影语言表达出来,一点都不容易。当认为很容易的时候,最大的可能是还站在其中一个的门外。
 
电影是有阶级性的,《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强行突破,极有可能被定性为一场冒犯,而不是革命。
 
内容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阿郎看电影
 
文_阿郎
编辑_孑然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Viver不住北极了
不理解都已经虚构了一个现实为什么还要虚构一个梦,观影体验倒是很舒服
2019-01-03   19:59
洋芋94
前期宣传与影片主题的不符,导致了评分不是那么理想
2019-01-02   10:21
draccula
2019-01-02   10:13
核弹西兰花
2019-01-02   09:04
叁迪
🐾
2019-01-02   08:54
pocketme(猴哥)
能耐心的看完就不错了。
2019-01-02   08:22
灰太狼
看不懂……
2019-01-02   07:27
锦衣夜行9660
这片儿不知道咋样
2019-01-02   06:47
蔡骏2489
活脱脱把我拉回了二十五年前
2019-01-01   22:14
黑白5537
电影带入现实的浪漫艺术,已经超出了视觉享受了。
2019-01-01   20:05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