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已逝的贝托鲁奇,是个妖人
2018-11-27 16:37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末代皇帝]、[戏梦巴黎]的导演,昨天逝世,享年77岁。
 
▲贝托鲁奇
 
在上世纪80年代,能称之为“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外国导演可不多,他大概能算头一个。
 
毕竟,再之前的米开朗琪罗·安东尼奥尼,1972年来实地拍了一部[中国],中国人民并不买账,认为丑化了中国。
 
▲而贝托鲁奇的[末代皇帝],相对就讨人喜欢的多
 
在1988年的奥斯卡上,这部电影拿下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九项大奖。
 
贝托鲁奇在领奖时说:
 
“我想感谢中国人民,他们允许我在他们美丽的土地上拍摄。
 
谢谢我的中国皇帝尊龙,中国皇后陈冲。”
 
这端端正正的“感谢”,在贝托鲁奇处,挺稀罕的。
 
在我看来,他有点妖气,惊世骇俗之语多,四平八稳的话少。
 
就说这感谢中国的前一句,他说要给学院磕头(Chinese Ketou);
 
感谢中国的后一句,他抒发感慨,说人们都说纽约是个大苹果啊,而我觉得好莱坞是个“大奶头”。
 
▲哈?
 
抛出这一句没头没脑的“大奶头”,他便下了台,留下满场人面面相觑。
 
隔很久他才说,因为那天晚上[末代皇帝]拿了九个奖啊。
 
我就想,啊,好莱坞真是个大乳房,慷慨地喂给我们奶汁。
 
没想到第二天,我在日落大道上开着车呢,就听见电台传出:
 
“下面我们来听一首来自大乳头的歌曲。”
 
这不是他第一次以人体部位做比喻。
 
他读弗洛伊德读得多,电影里用的相关意象也多,性是他电影里逃不开的一个话题。
 
记者、影评人,也爱用精神分析打开他的话匣子。
 
1973年,他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提到了和阿德里娅娜·阿斯蒂([两人曾合作过[革命前夕])的关系。
 
“对啊,我俩好上了。
 
但我爱上了我电影里所有的演员,男的和女的。
 
他们都是我阴茎的延长物。”
 
▲阿德里娅娜·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