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黑色喜剧为什么总是笨贼一箩筐?
2018-11-20 14:24
章宇曾是[我不是药神]里惊艳了众人的黄毛,这一次,他演贵州的憨匪一位。
 
叼着烟,戴上头盔,和小伙伴不慌不忙地来一顿抢劫。
 
虽然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末了全成了笑话。
 
逃跑时摩托发动过猛飞到了树上、回去再一看抢到的一堆全它么是手机模型。
 
尽管他自称人狠话不多的悍匪,却被人做成鬼畜放到网络上恶搞,喜得“憨匪”称号一枚。
 
[无名之辈]净得黑色喜剧真传。
 
把一个有些悲伤的小镇小人物群像故事拍得喜感十足,又足够动人。
 
▲[无名之辈]剧照,两位憨匪去抢劫
 
虽然结尾突然转折、回归现实主义略有些让人扫兴(但可以理解),但章宇和潘斌龙这对憨匪搭档倒是十足出彩。
 
他俩可以说贡献了电影绝大多数笑点,也承包了很多泪点。
 
让人想起[两杆大烟枪]里那对去偷枪的笨贼搭档、[疯狂的赛车]里的那对笨蛋杀手。
 
▲[疯狂的赛车]里姐夫和妹夫的笨蛋杀手一对
 
笨贼一对、笨劫匪一双、笨杀手两位,似乎早已成了黑色喜剧的标配,但是,为毛呢?
 
黑色幽默
 
黑色喜剧虽然并不完全等同于黑色幽默,但的确有很多对黑色幽默的妙用。
 
而有这样一个故事可以通俗地理解黑色幽默:
 
某个被判绞刑的人,在临上绞架前,指着绞刑架故作轻松地询问刽子手:
 
“你肯定这玩意儿结实吗?” 
 
也难怪黑色幽默又被称为“绞刑架下的幽默”。
 
▲[万世魔星]结尾
 
喜剧团体巨蟒团的[万世魔星]结尾,一群人被挂在十字架上,眼看谋生无望——
 
大家却吹着口哨,欢快地唱起了那首经典的《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
 
生命中总有些不如意,它们真的能让你抓狂,还有些能让你咒骂不停。
 
当你咀嚼生活的乏味,别抱怨,吹个口哨,这能帮事情变好。
 
还有,总要看到生活光明的一面,因为生活如此荒诞,死亡是最终的结局,你总得鞠躬谢幕。
 
英国人爱这首歌,他们喜欢在足球场上主队输了球之后唱,喜欢在葬礼上唱。
 
生活遇到困境和烦恼,他们也总能随便哼上个一段。
 
甚至当82年在福克兰群岛战争中沉没的海军幸存者们,等待救援时他们也在合唱
 
“总要看到生活光明的一面”。
 
▲[万世魔星]结尾
 
这么看,黑色幽默其实是一种很积极的幽默。
 
即使在无解的困境里,也能高调自嘲上一把,即使是悲剧,也能演出一种绝望的喜剧效果。
 
它们把原本令人悲伤的死亡、失败、战争、犯罪等悲剧题材变成了调侃对象,变成了搞笑来源。
 
原本,黑色幽默是盛行、繁荣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一种文学流派。
 
上世纪中叶,接连经历了二战、朝鲜战争,美国社会陷入了一种异常不安中:
 
冷战思维、劳资矛盾、麦卡锡主义,还有接下来的越战泥潭、民权运动。
 
面对传统真理遭遇质疑的无所适从之背景,对现实采取嘲笑、讽刺和幻想,荒诞而非理性的黑色幽默出现了。
 
《第22条军规》、《万有引力之虹》、《第五号屠场》都是这个流派的代表作品。
 
《第22条军规》中一个经典的悖论是:
 
只有疯子才能获准免于飞行,但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而一旦提出申请,恰好证明了你是一个正常人。
 
▲1970年同名电影[第22条军规]剧照
 
《第五号屠场》中,毕利无论描述多血肉横飞的惨状,都是一副轻松、戏谑的口吻:就这么回事。
 
当这种流派的荒诞精神被盖·里奇、科恩兄弟、昆汀、马丁·麦克唐纳等导演用到电影中——
 
就有了把痛苦与欢乐、残忍与柔情并列在一起的黑色喜剧。
 
笨贼的幽默
 
[低俗小说]开头,一对日常吃着早餐、打情骂俏的小情侣吃完饭就突然决定当场打劫了。
 
[疯狂的赛车]里,那对农村出身的笨蛋杀手二人组贡献了不少金句:
 
比如“干一行爱一行,有胆量才能有产量!”;
 
再比如为了卖弄专业,没看清目标照片也要烧了的“不烧不专业”。
 
[无名之辈]里的章宇和潘斌龙,一瘦一胖,一冒失一冷静。
 
章宇野心大,处处强调要“一步一个脚印,做大做强”。
 
潘斌龙附和打的圆场里,都是浓浓的兄弟情义,还有傻气。
 
▲[无名之辈]里的章宇和潘斌龙
 
笨贼总要一对,笨劫匪和笨杀手同理。
 
这已经成了黑色喜剧不成文的标配。
 
早时,黑色幽默文学搞得都是死亡、战争、犯罪等严肃题材;黑色喜剧嘛,自然不会放过类型片。
 
犯罪片、强盗片尤其。
 
在传统强盗片中,杀手和强盗往往是英雄传奇。
 
他们目标明确、手法犀利,或喜欢劫富济贫,或人格魅力爆棚。
 
黑色喜剧也是略带夸张地描绘这些人的犯罪活动,但不再是充满激情式的。
 
他们更接近普通人,甚至更傻些,更荒唐可笑。
 
[买凶杀人]里的杀手怕老婆;
 
[两杆大烟枪]里的笨贼偷错了目标,才搞出了后来的一系列错乱;
 
[疯狂的石头]里的杀手最后阴错阳差杀死了自己的雇主;
 
[无名之辈]里的劫匪连逃跑用的摩托也能搞飞。
 
▲[疯狂的石头]里的大盗麦克,看起来很专业,结果全是笑话
 
这些笨贼组合的出现,都以极其戏谑的方式颠覆了以往经典犯罪片里的“英雄”式匪徒。
 
而且,制造了独属于他们的笑点。
 
[两杆大烟枪]里的蠢贼不仅没偷对枪支,还被对方老头子把爆炸头打开了个花愣在那里。
 
▲[两杆大烟枪]里头发被打爆的蠢贼
 
[无名之辈]里的两位不仅抢了半天的手机模型,还被逃跑遇到的残疾叼女人制得个服服帖帖。
 
要说,使用蠢贼角色来制造笑点,早在50年代英国的伊灵喜剧中就已经这么做了。
 
科恩兄弟后来拍过一部[老妇杀手]。
 
汤姆·汉克斯等人饰演的蠢贼眼看大计成功之时,被一位老太太搞了个反杀。
 
这部[老妇杀手]即翻拍自50年代的同名伊灵喜剧经典。
 
▲1955年的老版[老妇杀手]海报
 
上世纪80年代,从巨蟒剧团分开之后,独立拍片的约翰·克立斯编剧和出演了又一部笨贼经典[一条叫旺达的鱼]。
 
围绕一枚价值连城的钻石珠宝。
 
几个傻缺盗贼历经磨难,一堆稀奇古怪的人糊里糊涂地被卷入其中,但他们最后还是成功了。
 
▲1988年的[一条叫旺达的鱼]海报
 
后来盖·里奇、科恩兄弟的笨贼式喜剧其实很多都延续了这个模式,只不过他们可以玩得更花。
 
经常是几条线索互相交织,产生出各种出离人控制的意外和巧合。
 
在失控和混乱中,滑稽的笨贼们贡献绝佳笑点,还常常成为结局的牺牲品。
 
小人物的泪
 
贾樟柯现实题材的[任逍遥]结尾让我一直记忆犹新。
 
电影在近两个小时的沉默、压抑氛围过后,大同少年斌斌和小季决定去抢银行。
 
没有枪支的他们自己动手做了个假的炸弹挂在胸前。
 
斌斌从摩托下来,没做任何防护措施的他立马被保安逮了个正着。
 
“你他么地倒是带个打火机啊”,保安一边抓他一边冷静说道。
 
斌斌低下了头,先前的骄傲和希望都在短短两秒之间破灭掉。
 
这一刻的黑色幽默,那么让人悲伤。
 
▲[任逍遥]结尾,斌斌最后在警局里唱了“英雄不怕出身太淡薄,有志气高哪天也骄傲”
 
源自笨贼/笨劫匪/笨杀手的幽默,是一种反常的幽默,也常常是一种小人物的幽默。
 
就像[无名之辈]的电影名字,每个人都是再渺小不过的无名之辈。
 
他们来自乡下,没有来自金钱权势铸成的盔甲。
 
落魄狼狈之时,抢劫几乎是他们心中唯一能改变命运的大事。
 
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去抢旁边的银行,只是想着抢一些手机再卖掉受益。
 
非常简单的思维,甚至可以说蠢。
 
▲[无名之辈]剧照,抢完之后摩托飞到了树上
 
但他们带来的黑色幽默背后,其实是满目的疮痍和黯然神伤。
 
弗洛伊德在《幽默》里说:
 
黑色幽默是自我拒绝被现实的挑衅所折磨,让自己被迫受苦。
 
但正是现实生活那般荒诞不经、残酷无比,正是因为认清了现实的不可靠和希望超脱于现实之上。
 
才有了黑色幽默,才有了这种饱含着苦涩甚至泪水的笑声。
 
还有什么人能比劫匪、盗贼、杀手这些令人讨厌的小人物更能带来观者的复杂情绪呢?
 
如果放在现实境况里,估计很多人会说,我才不稀罕听他们的背后可怜故事,只想他们死。
 
但[无名之辈]告诉你:去听听这些人的故事吧!
 
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破词儿
 
文_卷卷毛
编辑_双子辰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知秋一叶
还是不错的
2018-11-23   17:51
灰太狼
黑色喜剧的创作已经成为套路了,这是创作的瓶颈
2018-11-22   07:12
淸澍
2018-11-21   06:35
pocketme(猴哥)
无名之辈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前半部分。
2018-11-20   22:53
青禾
很期待
2018-11-20   21:35
强者之王
好好,,,,,,,,,,
2018-11-20   16:32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