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姜文:我不接受第五代导演这个说法
2018-09-13 19:16
本文整理自2018年9月13日tiff姜文大师班,内容有删减修改。
 
完整视频请戳这里
 
对谈环节
 
Q:您的电影效果非常好,视觉效果非常好,您的电影故事性非常强、进展特别快,也特别有幽默感,您拍电影希望达到的效果是什么样的?
 
A:我希望达到的就是这个效果(笑)。主持人的感受,就是我想达到的效果,所以我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Q:您的电影为什么这么快?
 
A:我刚才跟我太太来的路上还说,我是一个耐心比较差的人。我也很奇怪,实际上我看的时候,有时候我不觉得快。
 
第一次提醒我(电影)节奏并不慢的是在25年前,东京现象所,我当时在东京做电影配光,他在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配,那时候没有电脑配光。
 
他们就说,你这个电影又不是武打片,又不是成龙的电影,又不是李小龙的电影,但是你里面的镜头数好像比香港电影还多。我说是吗,这是什么意思啊。他就说其实就是节奏很快啊。
 
就是每个镜头的剪接点,就是你有多少个镜头,他们说一般动作片在2000个(镜头),而我那个电影已经超过2000个甚至更多。
 
但是也有他们产生错觉的地方,比如说我可能有20个剪接点,不是“噗儿”(迅速摆动手)马上过去的,它可能是一个流畅的过程。
 
比方说[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拿着望远镜看蚊帐后面米兰的照片。
 
▲马小军拿着望远镜
 
实际上如果拿望远镜(看照片)就这么过去了,但我要让这个照片在望远镜里产生一个印象,所以必须让(镜头)过去之后“啪”再回来,过去再回来。
 
这里面需要用不同的剪接方式,让这个照片在你的视觉里面保存。
 
因为一秒钟24格,1格你是没有印象的,你可能在4格才能产生印象,所以这里面是个技术问题,我想让它产生一个印象,但实际上你做了很多剪接点,不仅仅是一个快的效果。
 
Q:快速节奏的这部分效果,您觉得是在创作阶段产生的还是在剪辑阶段?
 
A:我觉得写的时候并不慢,因为我想说的挺多的,又只有两个小时,所以只能尽量节省时间。剪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把一些没用的东西拿掉(会显得更快)。
 
这可能跟我的成长经历有关,我大概23、4岁的时候去西班牙的电影节,我看所有的电影节奏都特别好、特别快,都砸在心眼儿里去。
 
尤其那时候年轻,喜欢用快节奏。
 
等你再去看电影节上的中国电影,就会觉得,我去,怎么这么慢啊,看半天还在这儿。
 
当时我就觉得,不行,我坚决不能再拍这种慢节奏的,我一定要有一天,让一个外国人问我,“姜文,你的电影为什么这么快啊”。(笑)
 
Q:关于电影创作的经历,是什么使您对电影产生兴趣的,是不是有哪部电影让您想要做电影?
 
A:对小孩儿来说,其实就是打仗的电影让我最兴奋,因为,我不知道那是假的,我以为是真的,当然有的时候让我觉得很恐怖,就会被吓到。
 
这个东西我就觉得,啊,这是可以吓着人的,也可以让这么多大人来一起玩儿打仗。这一点让我特别上瘾,想将来把这事儿(拍电影)给做了。
 
Q:有哪部战争片让您印象深刻?
 
A:我记得,但我怕你不记得(指主持人)。我恐怕你也不知道(对着翻译姐姐说)。
 
这电影叫[平原游击队],谁知道(与现场互动),有知道的啊!后来我还发现一电影叫[南征北战],它们有意思都是50年代拍的。
 
▲这俩电影都是1952年拍的
 
都是在我出生11年前拍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迷恋这俩部黑白电影,反反复复的看,追着去各种电影院看。
 
后来我才明白,[平原游击队]很像一部西部片,就是英雄骑着马,拿双枪,然后可以不扶马,回过身来开双枪。一、两个英雄从山上下来,把日本军队搅乱,胜利了就走掉。
 
后来我看了一个约翰·韦恩的电影,有点儿像我的名字哈,Jiang Wen(John Wayne)。他赶着马,在马背上,从这个马追到那个马。
 
总之我就是觉得[平原游击队]像美国的西部片。
 
Q:作为中国第五代导演像张艺谋、陈凯歌和你是怎么改变中国电影的?
 
A:其实,我不知道在中国有没有第五代(导演)这件事儿。
 
我一直是不认为可以用“代”来衡量创作者的。但我也听说这是为了表述方便,对我来说接受这个说法儿很困难。
 
我认为,电影是由不同的人拍的,尽管他们是一代,恐怕也是不一样的做法。
 
很多年轻人拍出来的电影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不断耳目一新、耳目一新、耳目一新。但就像比利·怀尔德常说的“它到底新在哪儿啊”。
 
如果是这么新一下、新一下、新一下,那这个世界得新成什么样啊,早就变成一个理想世界了。
 
其实,这种新就是换了件新衣服而已,人不可能变得那么快。你如果真的想把你的电影变得太新的话,就会有大部分的观众跟你说看不懂,不知道他拍的是什么,然后(观众)就会跟不上了。
 
电影其实是没有办法做的太新。
 
像法国人、意大利人、德国人在二战以后做了一些新浪潮、新电影,等做到一定程度后都会停在那儿,观众长起来之后,他们没比上一代新到哪里去;
 
或者不是观众的事儿,是人类(思维)没有那么快的发展、那么快的进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能看80年前的电影,还把它们当成经典的原因。
 
我觉得我比较幸运的是,我跟中国上到100岁下到比我小10岁的导演,差不多都合作过,这是比较幸运的。
 
但这也让我从中观察到,导演都是在努力地讲让观众理解的故事。
 
当然,技术各方面会好一点,唯一的进步就是让他们逐渐往个人化和心灵里面去(探索),但是仍然很困难。
 
Q:1994年您就拍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当时为什么有这个想法,不单单是做演员演戏了,而是自己当导演拍电影?
 
A:我做演员的时候经常帮导演写剧本。我参加的很多电影里面都有我写的部分。
 
那些导演有时候会很高兴,有时候也会假装高兴心里不高兴(大笑)。然后说,算了,干脆你自己当导演得了。
 
那好吧,既然我愿意写剧本那就自己导呗。
 
Q:您的电影在中国非常受欢迎,尤其是这几部[让子弹飞]、[一步之遥]、[邪不压正]。在北美也有很多人关注您的电影。您觉得需要什么元素,才能够让国产电影在国内外同样受欢迎?
 
A:他(指主持人)真是一个很爱中国的人啊,谢谢你。对中国电影提多么高的要求啊。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问,有哪个国家能够达到这样的情况呢,在自己国家卖得非常好在全世界也非常好。
 
我觉得连《圣经》都达不到。
 
Q:您说的对,这确实是很少见的现象,偶尔可能有个别的电影,像英国电影[国王的演说]、法国电影[触不可及]。
 
A:是,奇迹总会发生的,意外也会发生。
 
就像我的[让子弹飞]在中国卖那么好的票房,其实也是个意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卖座),超出我的想象。可能更接近[平原游击队]了吧。
 
我非常同意他(主持人)说的,我也特别盼望着有一种电影是全世界都能同时看同时喜欢的,但是确实挺少的。
 
我也看过一些好的法国电影、德国电影,包括南美的电影,我说怎么谁都不知道,好多人都没看过,很奇怪。
 
像以前美国电影在中国还是美国喜欢的中国就能喜欢,但是现在美国好的电影在中国也不行了。有些到中国,大家也觉得“嘶”(不是很买账)。
 
我觉得这也许不是件坏事儿,每个人有每个人强烈的自我需求。
 
你比如说“星战”,我参演的那个,在北美就卖的特别好,在中国就是一个中流的票房成绩。
 
你说要是没我在里面(参演)得什么样儿啊(笑)。
 
Q:(大笑)听说您儿子是星战粉,所以您在电影里有出演孩子一定会非常骄傲兴奋吧。
 
A: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他们是真的粉,从小就看。
 
我其实没看过,我说看什么呢,他们就跟我讲,讲的特别多特别生动。然后,剧本也是给他们看,我大儿子说你必须演这个,这个电影怎么怎么好。
 
我说那我一定去,尽管我没看过前面我也得努力把它演好。他们制片公司也挺好的,拿去给我看招待我的家人,我就把俩儿子请去看了。
 
看完之后,俩人就出去了,我说怎么样啊。(我儿子说)“行吧,就是没我看的头两个好”。我说完了,那白去了。
 
Q:电影是需要审查的这件事儿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您在创作、写作的时候,是怎么应对审查这个环节的?
 
A:这两天我正在看一本书叫《对话比利·怀尔德》
 
▲书非常有意思
 
他在里面说,我很吃惊好莱坞很成功的一个导演,玛丽莲·梦露、赫本的一些片子都是他拍的,他是一个德国人,后来四五十、五六十年代在好莱坞拍了很多好电影。
 
他也很痛苦,居然在当时的好莱坞还有人审他的片子,还要改这儿改那儿。我也很吃惊,这是什么情况,我不看他的东西我也不知道。
 
我当然不希望有人审电影了,全世界没有人喜欢这个。但是现实在那儿摆着,他(指向主持人)能告诉我怎么办吗?
 
比利·怀尔德当时也没办法,他就等这事儿过去吧。
 
对我来说,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写剧本的时候,假装没有人审我,假装我怎么写就能怎么拍就完了。
 
你不能写剧本的时候老想这些,不然你怎么写啊。
 
(插播[邪不压正]预告片)
 
A:哇,鹅妹子嘤,谁是这个片的导演。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清新的一个预告片,我后来才发现这是一个单声道的。原来都是好多声儿,弄得我都晕头转向的,这就一个声儿可能更好点儿。
 
观众提问
 
Q1:我想问一下您对这一代的导演有什么忠告吗?
 
A:对哪一代啊?
 
Q1:我们这一代,比如像00年以后的,就是年轻的……
 
A:电影学院读书的是吗?
 
Q1:我现在是高中生,想大学的时候进电影学院。
 
A:我回答问题前,有另一个惊喜,(大师班)开灯之前底下黑压压一片,这么多观众,开灯之后我一看很多都是空座,有点儿像我这部电影[邪不压正]最后在中国的上座率。
 
咱能把灯关了吗,go back to my dream,thank you so much(全场大笑和鼓掌)。
 
给你的忠告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你现在才中学啊,千万别约束自己,你就相信自己能拍得最好就完了,他们全不行,俱往矣,你就能拍好一电影。
 
Q2:您以前去过很多个电影节,对多伦多电影节的印象怎么样?
 
A:就说lovely,非常lovely的地方非常lovely的电影节,因为非常令人放松。(注lovely的一般翻译:可爱的; 令人愉快的; 亲切友好的; 慷慨大方的)
 
Q3:[让子弹飞]在中国上映空前盛世,甚至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A:你说的是我的电影吗?
 
Q3:真的呀。一般导演都会讲情节、情怀,中国对这部电影的报道是说您对女性有一定的情怀。您喜欢着重描写女性、尊重女性,但这真的是您电影想要表达的情怀吗,您真正想要表达的情怀是什么?
 
A:你不用怀疑我对女性的崇拜,你看我的样子让你怀疑这件事儿吗。你可以认为那就是一个向女性致敬的电影。
 
当然,里面的男的也值得致敬。你不能说媒体有什么错,这你要小心,尤其你是记者,别给我下套儿,你们都没错。(观众笑)
 
Q4:我想成为一个导演,但是我学的专业是政治和哲学离电影非常远,您是否推荐我去读电影学院,有一个正式的教育?还有您在创作的时候,如何平衡自己的创作欲望与观众的接受程度。因为我拍了个电影在电影节放,被很多人说看不懂。
 
A:你算找对人了,因为我的电影就被很多人说看不懂。你看咱俩咋交流啊,交流完了还是看不懂。
 
Q4:我非常喜欢你的[太阳照常升起]太完美了。
 
A:那个电影在中国第一次就被观众还有好多影评人很猛烈的攻击,就是看不懂。
 
所以,看不懂在中国,对导演来说是一件不好的事。他们说你让我看不懂了你就很失败,所以你问我我会给你带到更深的沟里去。
 
我能跟你说的是,如果让人看得懂和让人看不懂两个都作为一种追求的话,让人看得懂是更容易的。
 
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头脑很重要,一个与众不同的感受力很重要。
 
你已经有了,所以,你就是想办法怎么跟大伙儿一样一点。这件事儿没那么难,长成你这样比较难。(笑)
 
Q5:您是如何在剪掉很多东西的同时仍然能让观众保持注意度?
 
A:剪掉那些就是让观众保持注意度,你如果不剪的话注意力就分散了。
 
编辑_小烨哥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ET內星人
被所谓文青过誉的商业片大导
2018-09-16   22:32
穿着秋裤的暖男
因吹斯汀
2018-09-16   21:16
卡普空前员工
话糙理不糙,ps.我喜欢周韵😬
2018-09-14   16:22
梦旅人9705
有一种安心感
2018-09-14   10:04
猫奴十二年
2018-09-14   09:56
查理
👍
2018-09-14   09:31
淸澍
2018-09-14   08:30
诺兰教徒
😄
2018-09-14   07:24
锦衣夜行9660
文文就是介么傲娇
2018-09-14   06:46
查无此人
文文可爱
2018-09-14   00:16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