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改变俄罗斯摇滚乐史的男人
2018-08-10 17:05
20世纪80年代初,列宁格勒的盛夏时节。
 
地下摇滚正悄然盛行,俱乐部的观众席对于演出现场来说却静得出奇;
 
唯一的躁动来源,全都留给了舞台。
 
▲影片的开头,演出已经在进行中
 
戴着墨镜留着披头士发型的男孩子们,几个从后台偷偷溜进来的朋友。
 
聚光灯肆意地挥洒在台上,幕布后和座位前,来来回回溜达着俱乐部管理者和审查人员。
 
台下的年轻人不出声地跟着哼唱,默默在脚底打着节拍。
 
▲举牌子的女孩子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
 
“够了,别闹了,这是不被允许的。”
 
管理者的着急和无奈,姑娘们几句嘻嘻哈哈的辩驳后,不了了之。
 
演出顺利结束——没有欢呼尖叫,掌声听起来也很平静;
 
▲观众们正襟危坐的反应,有如是听了一场政治会议
 
但每个人脸上的神情,要溢出来的心满意足,是掩盖不住的。
 
这群苏联青年们,仿佛刚受了洗礼一般,台上的光同样也打在他们的脸上。
 
仅用五分钟,[盛夏]一上来就默不作声、未夹态度地,展现了一幅勃列日涅夫政权后期图景。
 
▲涂鸦、音乐和夏天
 
但影射的部分,点到就收。
 
在时代背景如此明显的电影中,导演却选择了最隐晦的方式——
 
观众可以感受到的是,当时的苏联社会氛围只是影片的背景。
 
故事和表达的重心,全放在了主人公们似水的日子里。
 
盛夏、摇滚、欢笑、青春、树林、海滩,再到街道、汽车、墙壁上的画,他们的色彩冲破了黑白的镜头。
 
这一切都是真实而热血的,这一切,都是快乐的,因为我们谁都值得拥有。
 
放肆歌唱,跟我释放热爱的模样
 
和其他所有年轻的音乐家一样,维克多爱听当时最火的一批摇滚和朋克——
 
从披头士、齐柏林飞艇和滚石,到地下丝绒、大卫·鲍伊和伊基·波普……
 
与此同时,他也在自己的音乐事业上不断地探寻着。
 
▲他结识了自己的偶像麦克,和其妻子娜塔莎
 
他和新朋友们在沙滩上弹着吉他唱歌,伴着篝火起舞,脱光衣服冲进海浪。
 
这个振奋人心的音乐小团体,在电车上怒怼那些试图剥夺他们权利、疏远他们的保守公民。
 
用超现实的幻想填充着这部音乐剧赞歌。
 
他们能在漆黑的小屋里摆弄着零散的乐器,他们也能在隔几天的晚上统治俱乐部的舞台。
 
▲MV模式全开
 
维克多毫不意外地和麦克的妻子娜塔莎陷入恋情——但这段三角恋情并不使故事的天平倾斜;
 
作为摇滚传记片,这部电影的内容里异常的干净。
 
没有什么满屏的毒品,只有音符和歌词,“苏联音乐家必须找到人性中所有美好的东西”。
 
导演用松散的风格手法、美妙的镜头运用和精准的场面调度,安排出了一幕幕无比后现代的青春油画。
 
▲雨中歌唱的女人
 
因为爱与失落从符拉迪沃斯托克一路飞来,只为顶着大雨跑进电话亭向路人诉说苦闷。
 
一身红衣在黑白色调中尤其亮眼。
 
所有生活在压抑沉闷之中的人,就如同这场雨中的这个女人,用旋律释放了出来。
 
▲维克多得到麦克的帮助
 
他们谈心,写歌,录音,为乐队取名;
 
麦克仍然懂得照顾他的生活,维克多在音乐的路上也逐渐走上正轨。
 
而后面活泼无比的,向音乐专辑封面致敬的桥段,倒让我想起了[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里对经典电影的致敬方式。
 
▲上图[盛夏]致敬“谁人乐队”、下图[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中“袜条橙”
 
他们爱慕着、仰望着这些乐队,他们拼尽全力想要成为同样的音乐家。
 
他们也想要听到孩子们在走廊上唱着他们写的歌。
 
勇气和才华,带着他们奔向大海,带着他们穿过街道,带着他们走上舞台——
 
他们准备好了。
 
▲在最后时刻,维克多一身黑画着眼线出现在观众面前
 
而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一个穿着简单T恤夹克的害羞少年。
 
这个新的造型伴着他向生命的顶峰走去——成为神?噢,世上只有一个神。
 
在苏联解体的前夕,他带领着无数怀揣“改变”梦想的追随者,跃进摇滚的天堂。
 
命运多舛,愿你抱紧自由的灵魂
 
本片的故事,是根据东欧伟大的摇滚乐队“Kino”(Кино,意为“电影、影象”)乐队主唱。
 
“苏联摇滚教父”维克多·崔成名前的早期生活经历改编而成的。
 
他的乐队是俄罗斯音乐史上最受欢迎和音乐影响力最大的乐队之一。
 
崔是韩裔移民的后代,在列宁格勒出生长大,十七岁就开始写歌。
 
▲被认为是俄罗斯摇滚的先驱之一,他在整个苏联推广了这一流派
 
乐队最受欢迎的时期,甚至引发了一阵类似披头士粉丝中“Beatlemania”全球性浪潮般的“Kinomania”效应。
 
1990年,28岁的他在著名的卢日尼基体育场举行了最后一场演唱会后不久,因车祸意外于拉脱维亚不幸身亡。
 
到现在,崔在许多国家仍然拥有大批忠实的追随者,包括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
 
▲粉丝们的自发哀悼摄于崔去世的两天后,墙上写着他的名字画着和平反战符号
 
崔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致力于为政治变革发声。
 
他的歌词和他的影响力,无一不被俄罗斯民众传唱至今。
 
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摇滚乐是主要局限于列宁格勒的地下运动。
 
在政府的支持下,莫斯科的流行歌星,在排行榜上独占鳌头并获得最多的曝光率。
 
而摇滚乐并不受当时的政府欢迎,摇滚乐队几乎没有得到任何资助,也很少被媒体曝光。
 
列宁格勒摇滚俱乐部,是为数不多的允许摇滚乐队表演的公共场所之一。
 
崔和他的好友们,为了演出,辗转于各种公寓和地下音乐会之间,最后来到莫斯科。
 
认识了知名乐手、“水族馆”乐队主唱鲍里斯·格列宾什科夫。
 
凭自己的才华得到了鲍里斯的帮助,并组建了乐队。
 
▲崔和第一任妻子玛丽安妮
 
而本片选取的崔的生活片段,是他还未如后来那样紧密接触政治的时期。刻画了相对平和的一段历程。
 
他的偶像麦克·诺门科,是俄罗斯摇滚运动的奠基乐队之一、苏联杰出的蓝调摇滚乐队“Zoopark”的主唱。
 
而[盛夏]这部电影的成形基础,也有部分来源于麦克的爱人娜塔莎的回忆录。
 
▲麦克和娜塔莎
 
这部备受期待的纪录片在戛纳首映的时候,导演基里尔·谢列布连尼科夫正在家中受到软禁,无法参加活动。
 
他和伊朗导演贾法·潘纳希一样被政府禁止前往。
 
去年八月,谢列布连尼科夫受指控“挪用公款”,拍摄也被迫打断。
 
这则消息立刻上了新闻头条引起轰动。
 
这一事件和谢列布连尼科夫之前的数部暗指政治时局作品不无关系。
 
而在戛纳的红毯上,来到现场的主创们也公开支持导演,反对软禁行为。
 
▲[盛夏]剧组在戛纳电影节
 
“谣言五花八门,真相只有一个。”
 
制片人伊利亚·斯图尔特说,谢列布连尼科夫的摇滚里,政治因素是次要的。
 
这部电影的重心,是为了讲述摇滚在那时那地作为“边缘”“亚文化”的存在。
 
摇滚本来就是政治的,甚至可以说是最政治的音乐。
 
但[盛夏]中的摇滚是关于纯粹、关于反叛,关于时代精神的。
 
它是自由、爱、文化和代际更迭,“这部电影本该是俄罗斯的骄傲”。
 
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电影解毒
 
文_YorkshireViking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猫奴十二年
2018-08-11   15:47
诺兰教徒
😄
2018-08-11   07:40
喋影虫虫
2018-08-11   00:24
改名字了
崔健要是早出道十年,就是中国的viktor吧。
2018-08-10   23:55
kyzoe
至少比崔健走红要早,却有着不同的意义。
2018-08-10   22:58
Jadi
他们突破了封锁,压制,但最后成就了传奇。
2018-08-10   22:50
Johnson
被人遗忘的Viktor传奇
2018-08-10   22:37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