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红毯上,穿裤子的女人把我帅弯了
2018-05-13 10:35
1971年,小野洋子的实验短片[苍蝇]入选戛纳。
 
她一身利落的皮短裤、长皮靴和choker、墨镜的组合,牵着一身休闲牛仔的约翰·列侬的手,就这样走上了戛纳红毯。
 
这份不受礼服束缚的肆意、随性,在戛纳70多年的历史上,都很难找到第二人。
 
▲小野洋子和约翰·列侬在1971年的戛纳上
 
毕竟,用料精致、价格昂贵的高定礼服,或深V高叉,性感浪漫,或裙裾摇曳,曼妙优美,它们才是红毯的主角。
 
我们关注一年一度的戛纳电影盛宴,很多时候,又常常为红毯和红毯上华美激情的礼服所倾倒。
 
就像高定礼服所代表的身份、地位、品味、教养等诸多无形语言,这一套关于穿衣服的规矩也都是在无形中自然成立的。
 
当然,现在在红毯上看到穿着西服套装或长裤的女星们,早已不再是多令人惊讶的事情。
 
它们一样正式、简练而高雅。
 
▲今年戛纳上穿裤装的评委们
 
但在仅仅几十年前,穿上裤装,对于西方女人来说,仍然意味着不可思议的反叛、前卫,和边缘。
 
礼服裙的統治
女裤的粗鄙
 
1800年,在时尚之都的巴黎,官方颁布了一条禁令,“女性禁止穿裤装”。
 
在欧洲历史上,女人的正装一直都是长裙。
 
从15世纪,因为参加宫廷活动而风靡起来的宫廷礼服(Court Dress),需要穿着束身衣和庞大的裙撑。
 
到16、17世纪,出现的稍微轻便一些的晚间长裙(Night Gown),再到19世纪,浪漫主义、新古典主义等不同风格下,礼服的多元发展。
 
▲左宫廷礼服;右晚间长裙
 
女人想要穿裤子?快别想了,那是男人的专属。
 
只有游荡在草原、未开化的游牧民族,才会让女人穿裤子。
 
而在文明的欧洲大陆,裤子这种会使两腿分立,露出腿的轮廓的“粗鄙物”,对男人来说可是赤裸裸的诱惑。
 
是绝对不允许的存在。
 
15世纪,被烧死的法国民族英雄圣女贞德,罪名之一就是“穿上了男人的衣服”。
 
▲穿男性裤子的圣女贞德
 
贞德之后,直到19世纪中期自行车的发明,才促使了一些穿裤子的女性反叛者出现。
 
美国有了第一个穿裤子工作的女军医玛丽·爱德华·沃克,因为穿裤子违法,玛丽还多次被警察逮捕。
 
直到国会通过特殊立法,批准她工作时才享有穿裤子的特权!
 
▲只有在工作时穿裤子的玛丽
 
1910年前后,欧洲的法律对于女人骑马或骑自行车时穿裤子,终于开始放松了限制。
 
但直到二战之前,女人们穿着裤子在大街上轻歌漫步,都是着实难得一见的情景。
 
1932年,美国著名影星玛琳·黛德丽因为穿着长裤在巴黎街头行走,还差点被以“有伤风化罪”抓到警局;
 
二战期间,苏联骁勇善战、作出过巨大贡献的女兵们,清一色的都穿着裙子上战场。
 
▲穿着裙子上战场的苏联女兵们
 
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流行文化领域出现了特立独行的设计师可可·香奈儿。
 
一次去海滩时,香奈儿不想穿泳装,于是随手换了一条水手穿的海军裤,没想到,却意外带火了这条裤子。
 
于是,她在此基础加以改良,设计出了女子穿的宽松裤,令裤装开始风靡一时。
 
▲穿着海军裤的可可·香奈儿
 
在她的影响下,好莱坞的几个知名女星也开始加入这场“裤子革命”。
 
之前提到的玛琳·黛德丽,以在[摩洛哥](1930)中穿着一套男士礼服而闻名,她也成了第一个把裤装穿到银幕上的好莱坞女星。
 
▲[摩洛哥]中的玛琳·黛德丽
 
接着是凯瑟琳·赫本,她在[费城故事](1940)中换了三套长裤套装,将她婉慧又英气的一面展现地淋漓尽致。
 
▲[费城故事]中三套长裤套装
 
还有在生活中极喜欢穿衬衫、长裤的葛丽泰·嘉宝,引领了一种经典而中性的嘉宝syle。
 
在彼时,舆论环境尚不宽容之时,这些女裤革命的先锋者们,第一次用长裤在千娇百媚的女装设计中突围出来。
 
这时的裤装,是一种反叛,是激流,是武器,也是无声的抗议。
 
真正的改变
从YSL吸烟裝开始
 
即使二战让越多越多的女性开始穿上了裤子,也越来越多的女星(比如奥黛丽·赫本),开始将自己的长裤形象定格在银幕上。
 
但,穿裤装出现在严肃的正式场合,比如电影节的红毯、或是婚礼上,仍然是不能想象的一件事。
 
1971年,有个女人打破了这种限制。
 
她穿着一套白色的男式礼服出现在了自己的婚礼上,开了70年代性别革命、男装女穿的先河。
 
她就是滚石乐队主唱米克·贾格尔的第一任妻子,碧安卡·贾格尔。
 
▲婚礼上穿着白色礼服的碧安卡·贾格尔
 
而她穿的这套白色礼服,自然也不是什么泛泛之物,它有一个改变了时尚史的名字——
 
YSL吸烟装(Le smoking)。
 
吸烟装,源自英国,也就是简便的无尾礼服,因为男士在参加完宴会换下燕尾服进吸烟室吸烟穿着而得名。
 
法国设计师伊夫·圣罗兰,即在此基础上,推出了他轰动一时的女士吸烟装。
 
▲摄影大师赫尔穆特·牛顿在1975年为法国版《Vogue》拍摄的吸烟装时尚大片
 
那是1966年,早一年,法国女性才终于获得了无需经丈夫授权参加工作的权利。
 
也是同年,在法国社会上下展开了一场「女性能否穿裤子」的讨论。
 
就连设计师皮尔·卡丹都说:
 
裤子更多用于睡袍,女人在大白天穿着裤子出门就像穿着睡袍出门,相信女人们不会傻到白天穿着睡袍出门。
 
而想法前卫又敏锐的圣罗兰,自然与之持相反态度。
 
50年代开始,从西部牛仔身上获得灵感的牛仔裤已经跨过大西洋,进入欧洲市场。
 
牛仔服跨越社会阶层,越来越成为男男女女共同喜欢的叛逆和休闲良品。
 
到65年,裤子的产量甚至第一次超过了裙子。
 
这样的背景下,古板守旧的法国时装界却仍然瞧不上女性裤装,没人把它当回事。
 
“只适合在家里穿”、“上不了台面”、“不入流”,是时尚界对此的普遍想法。
 
在1967年的YSL春夏高定秀场上,圣罗兰让模特们穿着白衬衫,打上男式领结,穿上裁剪流畅的黑色礼服套装,自信地走上了T台。
 
女人可以性感又刚毅,高贵又柔情,震惊了整个时装界。
 
▲YSL秀上的吸烟装
 
当然也有时尚杂志和正式场合挣扎抵抗过这种潮流:
 
圣罗兰的好友、纽约名媛南·肯普纳身着YSL套装进餐厅时,曾被拒之门外,被人称她的裤装是“下流的”。
 
于是,南直接脱掉了长裤,只穿着西装外套就走进了餐厅。
 
其实,也得益于南·肯普纳、碧安卡·贾格尔,以及凯瑟琳·德纳芙、贝蒂·卡特鲁、妮可等等名人和社会名流以身对吸烟装的推广。
 
▲左圣罗兰和凯瑟琳·德纳芙;右和贝蒂·卡特鲁
 
从70年代开始,女人们这才有资格在公共和正式场合穿上了裤装。
 
女性强人和
权利套裝
 
1978年,奥斯卡的颁奖礼上,黛安·基顿凭借[安妮·霍尔]获得最佳女主角。
 
银幕上,她不仅穿着卡其色男式的休闲裤,甚至还抢了男式马甲和领带过来穿在了身上。
 
▲黛安·基顿在[安妮·霍尔]中的男性穿着
 
银幕下,她把这身穿到了奥斯卡颁奖礼上,还是惊呆了多数人。
 
就连电影的服装设计师都对此表示难以理解,导演伍迪·艾伦倒是十足看得开,宠溺回应道:
 
由她去吧,谁让她是个天才呢。
 
▲左[安妮·霍尔]电影剧照;右奥斯卡上
 
黛安·基顿偏中性甚至男性化的着装风格,对时尚界产生了重要影响。
 
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位名叫乔治·阿玛尼的意大利设计师,开始在时装界发动起一场革命。
 
以男装起家的阿玛尼,将男装改良,增大垫肩,设计出了中性色彩浓厚的“权力套装(Power Suit)”。
 
79年,英国第一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穿着她有着宽阔垫肩的西装套裙入主唐宁街。
 
80年代,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穿着她们的权力套装,在职场高层展露头角。
 
当时,出现了众多风靡一时的描述上班族的肥皂剧,比如《豪门恩怨》、《上班女郎》等。
 
剧中的女主角们都蹬着高跟,套着权力套装,自信优雅地周旋在职场。
 
▲《上班女郎》、《豪门恩怨》中的权力套装
 
另一边,奥斯卡的红毯上,朱迪·福斯特、朱莉娅·罗伯茨等越多越多的女星们也开始穿着阿玛尼的套装。
 
从这个时候开始,权力套装就像它的名字所展示的,越发承载起了女性渴望和展示话语权的意味。
 
简洁、干练、专业和力量,取代了之前女裤所含的反叛、边缘的意味。
 
▲穿阿玛尼套装的女星们
 
所以,即使而今的西方主流文化仍是以裙装为主,但裤装也早已成为优雅、时尚女装的一个类别。
 
就像法国时装设计师让·保罗·戈尔捷所说:
 
裤子随着你的脚步往前走,裙子有自己的生命力,但裤子的生命力在穿着者身上!
 
一场百年来关于裤子的惊心动魄的革命,终于,我们可以在任何场合穿着裤子。
 
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破词儿
 
文_卷卷毛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wumiemars
更自由更有个性
2018-05-13   15:57
十三姨的风尘
因为怕摔倒,但有人却“故意”摔倒展示给大家看。
2018-05-13   15:55
一壹一益
显得干脆利落,有什么不好
2018-05-13   15:54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