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惠英红
2017-11-28 17:13
姓名:惠英红
性别:
职业:演员
星座:水瓶座
婚姻:未婚
出生地:中国香港
出生日期:1960.2.2
代表作品:[疯猴](1979)、[武馆](1981)、[长辈](1981)、[十八般武艺](1982)、[虎胆女儿红](1989)、[舞台姊妹](1990)、[心魔](2009)、[僵尸](2013)、[幸运是我](2016)、[K女士](2016)、[血观音](2017)
 
2009年,惠英红凭借[心魔]里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妈妈角色,获得了第46届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奖。
 
2017年,她凭借[血观音]里那个富有心机的强势妈妈,进一步获得了第54届金马奖的最佳女主角奖。
 
八年,两次当“妈”之间,她又经历了一次演艺生涯的转折点,相比那一阵被动的失落时光,这次算是一次主动出击的胜利。
 
她端着奖杯,站在台上,哽咽着说着获奖感言,而我们仿佛听到了一个故事——那个被流放的公主,回来了。
 
一种放弃叫重新开始
在57岁这个年纪拍动作片,或许对惠英红来说已经走到了极限。
 
她在拍[K女士]的时候旧伤复发,拍完最后一场戏就被抬进医院,复伤导致左边膝盖永久残废。
 
这一次惠英红说,我不拍了。
 
但是这个极限,更多应该是,“我玩够了”的意思。
 
当然,她放弃的是打戏,而一段新的演艺旅程才刚刚开始。
 
“我这一辈子所做的行业不多,我入行(打戏)到现在是四十年,那往后不会一个事业做到五十年、六十年。”
 
对她来说,人到某个时间点会碰到一些转折,改变自己的生活,或是改变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是一个长远计划的人。”
 
这个计划要安排在什么时间呢,其实也没有大概的时间,不会太远,也不会太近。
 
就在她犹犹豫豫的时候,杨雅喆找上了她,给了她一个剧本。
 
“那个导演说愿意来香港,其实我真的很惊讶。本来我以为是我去台湾,去见导演,我没想到导演会来。”
 
由于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的角色和故事,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接,不知道自己接了之后到底能不能拍好。
 
但是杨雅喆的诚挚一下激发了惠英红的认真劲儿。
 
“所以我就马上搜导演的电影来看。”
 
“我觉得我真的蛮幸运的,因为一个演员有的时候真的很需要导演,导演的功力,到导演的手法,他的风格。”
 
“其实我没怎么拍过这种风格,没怎么拍导演这类的故事,那我在想,应该对我来说是一种突破吧。”
 
放弃一个自己熟门熟路的行业,去接触一个新的陌生的领域,无论对谁来说,内心或多或少都会产生点畏怯。
 
但惠英红更怕的是失去一个好的机会。
 
她一路走到了金马的舞台上,接过“最佳女主角”的奖杯,热泪盈眶,心情却放飞的时候,不忘调侃自己。
 
“我看到剧本真的非常好,所以我耍了一点小手段。”
 
(台下的人: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角色分配的时候就想象到自己是棠夫人,我创作的那个棠夫人,演给导演看。”
 
“我务必要拿到这个机会,因为我觉得这个机会能够让我再发挥我的小宇宙一样给观众看到,惠英红有另外一方面。”
 
所以演员惠英红,才刚刚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一种坚持叫不能后悔
惠英红女士的认真,是在还没有去台湾地区拍[血观音]之前就开始做功课。
 
“我看了剧本之后马上有很多画面,因为我习惯,如果是一个好的剧本,我(脑海里)出现的不是文字,而是画面。”
 
“每场戏应该怎么走位,怎么去跟演员互相的对,整场戏会出现在那个画面里面。”
 
那个时候导演还没去找她,刚看到剧本,惠英红就开始想,这个角色应该像谁。
 
那是一个生活中的人,后来找到她的一个朋友,70多岁,香港地区的一个老妇人,她是上海人。
 
她就是那个感觉,“我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出来它是怎样,它就是这样。我一直在找这种类型的人物。”
 
后来跟杨雅喆第一次见面,她就提到了这位某某某名媛。
 
“因为我希望我能演一个角色是真实的人,而不是自己在想的那种。”
 
“因为自己想有时候可能没有生命,可是如果你在世界上找到某一个人,你可以抓出来,演这个角色,她就是有血、有肉、有骨头的,因为她是真实的。”
 
她说的那种女人,是到七八十岁了,站出来还会有那种味道,高贵、冷艳,不容侵犯。
 
“然后也给这个棠夫人一个前面的故事,因为有前面这个故事,她在中间演的时候会带着那种味道。”
 
所谓“前面的故事”,就是编剧老师们常说的人物前史。
 
一个认真的演员,总会在意这个东西,事关这个角色的生命。
 
“所以也有一场戏是我加上一些小动作,是希望能带上它前面的一些小故事,也算是给这个女人在背后的一个生命吧。”
 
在尝试新类型上,惠英红希望她所演出的角色中,不会有重叠的演绎方法出现。
 
以前演过的那种类型,不要,就要新鲜的。
 
“让观众看了之后不会说,啊,惠英红演妈妈又是这样,或是怎样。”
 
“所以其实是有压力的,不过我想这种压力对我来说我很享受,因为,你紧张一个好的电影,才会发挥很好。”
 
“因为我尊重自己的工作,我是一个演员,那演员所做的任何事情在工作上其实是永久地留下来。”
 
“因为有画面,那所以每个镜头我都会希望能够做得最完美,省得以后人家看到我演得不好,我自己心里难过。”
 
电影是瞬间的艺术,表演是瞬间的,影像却是长存的,所以那一瞬间的努力,变得尤为重要。
 
所以惠英红说,以后不能后悔啊。
 
 
一种幸运叫惠英红
惠英红这个名字不是谁都能叫的,算命的说了,她是“流亡公主”的命。
 
惠英红说,流亡公主也是公主嘛。
 
年幼时期,她曾经度过一段艰苦的日子,和妈妈一起在红灯区要饭,卖小商品。
 
但是她说,在那一块,虽然穷,但得到了大人们的宠爱,真的过得跟公主一样,大鱼大肉也是随便吃。
 
十二岁的时候开始去夜总会跳舞,开始赚钱,再大一些,便受到了张彻的赏识,出演了[射雕英雄传续集]里的穆念慈。
 
幸运是惠英红,在张彻和刘家良的赏识下,她开始了“打女”的演艺生涯。
 
[疯猴]、[武馆]、[长辈]、[十八般武艺]、[虎胆女儿红]等代表作的相继问世让她成为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员。
 
后来随着邵氏的退潮,因为从前的好运气养成了她不愿意主动“敲门”的公主脾气,演艺生涯也陷入低谷,灰心丧志。
 
2003年开始,她又重新振作起来,加入了TVB(香港无线电视)。
 
开始迎接新角色,也迎来了新的嘉奖,2009年惠英红凭[心魔]获得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随后[幸运是我]、[僵尸]带来的奖项和荣誉接踵而至。
 
大家都在感慨,幸运的惠英红又回来了。
 
但是真正了解她的人才知道,这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
 
[血观音]又是一次新的体验,在这里开始,惠英红不再用“打”去证明自己的厉害了。
 
“在戏里我是她们母亲,是一个外表很温柔,很会照顾人,内心就是“血观音”哈哈哈哈,非常骇人。”
 
 | 哭包
编辑 |程孝童
 | Irene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陈扑
恭喜惠英红,三度拿奖,是幸运,也是赞许。
2017-11-29   13:00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