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片
[海洋之歌]
Song of the Sea
8.3
简介: 爱尔兰民谣小调的动画乡愁
导演: 汤姆·摩尔
主演: 大卫·罗尔/布莱丹·格里森/丽莎·汉尼根/菲奥纽拉·弗拉纳根/露西·奥康奈尔
上映时间: 2014.09.06
欧洲
动作
0
导演
童心与神秘的结合
8.5
表演
配音表现力突出
8
剧本
简单故事的浓烈叙述
8
剪辑
镜头过渡如万花筒
7.9
视效
独到的构图和画风
8.8
音效
如睡前故事的细腻
8.5

推荐理由:画面精美的欧式动画、好听至极的爱尔兰民谣、感人肺腑的温情故事

推荐人群:爱尔兰民谣爱好者、文艺青年、双子女、环保主义者、全年龄人群、动画从业者

媒体评分

豆瓣 8.8  IMDb 8.2  烂番茄 98%

媒体评论

《综艺》[海洋之歌]跟[凯尔经的秘密]相比色彩更沉稳、柔和,有更丰富的视觉设计,而在音乐方面更是超凡脱俗。

《好莱坞报道者》:制作团队没有向任何电影借鉴,很幸运,他们就这么原汁原味的把电影拍了下来。

《华盛顿邮报》:陶醉于各个方面:故事、配音、画面、音乐。 

影迷评论

从未有过的暖心动画电影之一。(sidsin21_metacritic)

爱尔兰民谣真是世界上最神奇的音乐,感觉用在哪里用都是完美到天衣无缝,最后彻底被小精灵的歌声秒杀了。(亵渎电影_豆瓣)

动画很华丽,很高兴看这么一个恬静的现代儿童电影。(Alec Barniskis_烂番茄) 

看电影评论

画面精美,爱尔兰民谣唱出的精美童话。

>>>>>>>>>>

电影讲述了一个迷失和回家的故事,架构出一个遗世独立的世界,结合爱尔兰的海洋文化和乡野风情,视觉风格上又融入了浮世绘、工笔、水墨的元素,配乐如仙乐般空灵优美,是一部几乎完美的动画电影。

凯尔特的薄暮

“但愿将来有一天,我们能在黛绿群山中与巨龙作战,或者领悟到一切传奇,实乃糅杂了人类在更加恢弘的日子里,将犯罪孽的图像寓言。”

——威廉·巴特勒·叶芝(爱尔兰)

p2233505173.jpg

海豹姬、巨人与红发玛查

传说居住于苏格兰奥克尼郡和舍尔特兰岛附近海域中的海豹姬,外形与常人并无二致,但体外却长着一层光滑的海豹皮,使他们可以在水中自在地游泳。当她上岸的时候,会褪下自己的海豹皮,如果有人找到并把它藏起来,找不到“衣服”的“少女”会主动嫁给你。不过当她今后又找回自己的皮肤的话,会立刻返回大海。在爱尔兰的民间传说中,据说那些天生有蹼的婴儿就有着海豹人的血统。

在另一个古老的传说中,巨人麦克·利尔失去了妻子,他的眼泪化为汪洋大海,肆意淹没陆地。为了拯救因此丧失栖息地的诸位生灵,母亲‘红发的玛查’将儿子变为石像。它巨大的身躯成为海洋中一座孤岛,为因他失去家园的生灵提供了栖息地。

然而玛查在‘诛杀’亲子的自我责难之下迷失。她打着‘救人’的幌子把精灵的情感都关进玻璃瓶,当精灵们的情感消失殆尽,他们也同样变成石像,唯一能够解除魔法的是海豹女的歌声。

1.png

导演汤姆·摩尔在影片中隐晦的向我们讲述了这两个来自爱尔兰的民间传说。相较于其它同类型的动画电影,我们依旧能从中找到熟悉的设定,从家庭危机中主动或被动出逃的主人公历经一段探险,获得治愈,在此过程中导演顺势表达自己的人文主义关怀。

然而更加受人喜爱的[海洋之歌]明显被一条与众不同的丝线串连起来,铃铛作响发出轻灵的声音,来自爱尔兰的两个民间故事带我们看到了目光所及之外的那片蓝色。

摩尔巧妙的将神话世界与现实世界对应,因失去妻子伤心过度的巨人与相同处境的父亲康纳有着一样的心情,“红发玛查”则与尖酸刻薄“不招人待见”的奶奶相对应,码头工作人员曾背着她喊“老女巫”正是创作者有意向我们提示这点,而“海豹女”西尔莎就是将这两个世界真正连接在一起的关键点。

导演费尽心思创作出的神话人物与现实世界共存的时空,其实就是想告诉我们:“仙人们确确实实存在。”

p2185912580.jpg

被父亲强制送往都柏林奶奶家的本和西尔莎并不满意城市生活,一心想回小岛。他们的计谋在万圣节终于得逞,兄妹二人踏上回家路。这回,他们面临的不只是漫漫长路,还有民间传说中的奇幻世界。这里也便是导演想象力的用武之地。

三只凯尔特民间传说中被称为“the deenashee”的精灵,在城堡里拉琴唱起灵动的歌曲;每一根发丝里都储有记忆的“很白很长很直”老爷爷,借给他们能“引路”的白发丝儿和“御风飞行”之术;他们当然也遇到了能蛊惑人心把精灵变成石像的“红发玛查”,玻璃瓶内的情绪蠢蠢欲动。

找回海豹皮的西尔莎又能变成那只灵动的白海豹,一甩尾飞向空中完整的唱出《海洋之歌》,万物苏醒,音符具象为金光闪闪的解药(星星),温柔的穿过每一座需要它的石像。连巨人麦克·利尔也苏醒,活动了他“沉睡”多年的筋骨。

影片在导演温柔的叙述下,将民间故事演绎成了一首动人的歌谣,像极了恋人抱着木吉他坐在床头弹唱,柔软的水生动物伸展四肢,精灵的瞳孔里闪烁星光。

p2206228616.jpg

康纳一家在风平浪静的白日重返家园,影片定格在油彩般的灯塔,《海洋之歌》再次响起:“只有潜入深水,才能看到星光的璀璨。升起的风和低语,是一首长长的歌谣,你是否能陪伴我再历一程风雨,在清晨的太阳下,我们再次启程。”

这卷民间故事在丽莎·汉尼根的声音中翻到尾页,结尾依然是重逢与告别。

在西尔莎的歌声中,母亲布罗娜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她的头发和西尔莎一样像海藻般漂浮在空中,显示出生气。“我的儿子,我会在你的故事和歌声中永存。”她留恋这个世界,但又不得不跟随同族返回神明之乡。

东、西方神话虽然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但最终还是殊途同归,就像中国民间故事里神明都要回归西方极乐世界,西方神话也是以神灵与现实世界的剥离而告终。

摩尔用繁复的手绘和“娓娓道来”的缓慢节奏,将脑海中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具象为这首[海洋之歌],把故事讲述的又温柔又美。

我们甚至已经相信,当我们在优美、静谧的地方散步时,这些人离我们不过咫尺,就像叶芝曾说:“哪怕在群山中的白色蘑菇阵里发现天使闪亮的双足,我们也不会非常吃惊。”

p2242682976.jpg

爱尔兰物语

“巨人麦克·利尔失去他的妻子后,心碎一地。他昼夜不停的哭泣,流不尽的泪水化为包裹大地的海洋,直到他被母亲化为石像,巨大的身体成为海中孤岛。”在夕阳映红的耀眼天空下,本兴奋的冲着母亲叫到:“请再多讲一些吧。”

这是影片导演汤姆·摩尔对自己童年的记忆。然而母亲口中有关“仙灵”的睡前故事逐渐被游戏机和互联网取代,怀着敬畏之心上床睡觉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这成为一代人共通的情感失落。

工业建设开始侵蚀安静的乡野,旧事物正在被新事物取代,传唱于老一辈人的凯尔特传说逐渐失传,摩尔说:“失去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和民间传说的消亡会让人类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

p2237188462.jpg

与同样从“工业入侵乡野”中淘金的众多主流动画导演相比,来自爱尔兰的汤姆·摩尔在选材上就先胜一筹。童年记忆产生的情感共鸣,和人类本能对“来处”和“归处”的哲学疑问,就已经让民间故事占了先天优势。

[海洋之歌]也好,同年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的东方传说[辉夜姬物语]也好,实质上都是通过民间故事的再演绎回答自己最初的问题。虽然二者在竞赛单元都落败给萌的犯规的“大白”,但比起程式化的[超能陆战队],二者实则更胜一筹。

p2239758387.jpg

爱尔兰是个美妙的国度。与欧洲版图上的其他国家不同,在海水包裹下的爱尔兰像极了一只巨大而又温柔的水生动物,笨拙的拥抱着每一位栖息在它身体上的生灵,浆果、鲑鱼、还是人类在它眼里别无二致。

发源于这里的爱尔兰文化,也拥有这种温柔的特质,最大的体现就是它的包容性。在爱尔兰,相较于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来说,人和精怪之间反而有着一种怯生生的亲情,双方在论理方面互不相让,但其实都承认对对方拥有感情。

这种“和另一个世界以礼相待”的共生关系,让爱尔兰变成欧洲对“仙灵”最包容的国家,当中世纪的宗教之火在欧洲迅速蔓延燃烧时,与上帝相悖的“仙灵”并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被送往绞刑架和火刑柱赶尽杀绝,而是与“上帝”一起,在这个国家共生下来。

这个温柔的水生生物好像在水中狡黠地向我们偷偷眨了眨眼睛。

p2237188573.jpg

在爱尔兰包容的文化之下,一百年前有诗人叶芝走访西海岸,听老一辈人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回来写下《凯尔特的薄暮》。

五年前来自爱尔兰的动画导演汤姆·摩尔也向我们交出了[凯尔经的秘密]这样优秀的作品。在[凯尔经的秘密]为动画界带来一股清新之风后,摩尔并没有接下主流动画届的橄榄枝,而是又折回爱尔兰,启用爱尔兰班底,打造了这部[海洋之歌]。

这部作品在创作上带有了更多导演个人的印记,发光的水母和色彩斑斓的鱼类在像古堡一样的巨鲨身边穿梭,涌动的水流声和海洋生物的低鸣让这一切美丽的不真实。

摩尔脑海中瑰丽而又柔和的海洋世界同爱尔兰的乡野风情结合在一起,随着兄妹二人的脚步呈现在我们面前。大片的云彩漂浮在这片生机勃勃的乡野之地,狐狸一家和羊群“老道”地投去慵懒的目光对他们行注目礼。

在这里人类不再是一种“高级”生物,狐狸、羊和飞鸟友善的眼神已经昭示了我们之间的亲属关系。没有机器的轰鸣也没有摩天大楼反射出的玻璃光,影片为我们架构出遗世独立的世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摩尔此次浸泡在爱尔兰海洋文化和乡野风情中的新作,在日本漫画,尤其是宫崎骏充满日本元素和人文主义关怀作品,和高畑勋充满乡愁意味作品的影响之下,比前作更上一层楼。

 

2015-05-29 17:30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